品茅台看小說

忽然有個女生驚慌而又急迫的呼喊。

「救命,我要退出…」

「我不想死…」

漸漸的,求救聲此起披伏,但,一旦開始基因覺醒,就沒有人可以幫你,一切都要靠自己。

高台之上,年輕的軍官似乎是將所有的情況盡收眼底。

「唉,已經一萬多個了,體質太弱,連第一關都沒有撐過去,去把他們抬出來交給軍醫,確認死亡的就通知家屬。」

這時,江塵忽然感覺到渾身一陣輕鬆,他知道這是自己撐過了第一關,接下來的這一關,才是基因覺醒的關鍵,在引子的作用下,開啟關閉或者沉默的基因,這個過程需要大量的細胞做基礎。

江塵收斂心神,盤坐在地面上。

周圍猩紅妖異的霧氣,如海水倒灌瘋狂的湧入江塵的身體。

劇痛來襲,幾近埋沒江塵的意識。

旋即,痛楚漸漸消失,江塵睜開了眼,眼前,是一片星空。

無數的星辰,在江塵的頭頂上熠熠生輝。

「這是?」

江塵好奇的朝一顆星辰凝目看去。

江塵驚訝的發現,這顆星辰居然是一棵草的形狀。

「這就是我體內被關閉的基因嗎?」

江塵錯愕,人體內居然擁有草的基因。

江塵朝更遠處的另一個星辰看去。

「刀?!」

這是戰鬥基因,在所有基因中戰鬥基因極其的稀有。

開啟了「刀」基因,那麼江塵在煉刀的路上可以輕易的做到一日千里!

江塵往後看去。

後面,「劍」,「骨」,「白虎」,「火」,「冰」…

越往後面的基因,越是稀有,同樣,也越加強大!

江塵不知道是自己獨有這種情況還是所有人都是這種情況。

平常人能看到一顆星辰並且成功覺醒,那便是不錯了。

可江塵的眼前,是無數的星辰!

他遠眺,看向了星空深處那最亮的星辰!

「一雙眼睛。」

「不,那是傳說中的…重瞳!」

重瞳,一目兩眸,這是上古聖人的異象,重瞳者為聖,為神明,歷史上出現的那麼幾個,都是驚天動地的蓋世人物。

【是否選擇重瞳基因作為覺醒基因?】

忽然,一道空靈的聲音在江塵的腦海中響起。

江塵一愣,這是系統?

難道是因為系統的原因,自己才能看到這麼多的基因,甚至可以自己主動選擇?

【是否選擇重瞳基因作為覺醒基因?】

空靈的聲音再次響起,江塵沒有猶豫,猛的說道:「是!」

江塵話語落下的同時,星空中最亮的那顆「重瞳」星辰頓時光芒大盛,比之前炙盛百倍有餘,朝着江塵飛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盛唐的閱讀地址:https://m./15862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盛唐最新章節、盛唐渤海郡公、盛唐全文閱讀、盛唐txt下載、盛唐免費閱讀、盛唐渤海郡公

渤海郡公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晚明霸業、回到明初當王爺、盛唐、

喜歡盛唐請大家收藏:()盛唐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不過,想了想余笙的嘴唇,顧衍的耳根有點泛紅。

反正他上輩子到死也沒嘗過,跟余笙在一起的時候,也只拉過她的手,甚至連抱也沒抱過。

我上輩子怎麼就那麼純情呢?

想到自己上輩子,顧衍就想嘲笑自己,想着想着,顧衍就笑了出來。

余笙和林檸一臉看精神病的眼神看着他,陳柯安這次也加入了她們。

顧衍憋著笑搖了搖頭,有點不敢看余笙,不然他會忍不住盯着余笙的嘴唇看的。

「顧衍,我怎麼覺得你好像越來越開朗了。」林檸說。

「怎麼說?」

「因為剛開始你就跟宋景安一樣,話少臉還臭,我一度以為你是高冷學霸,不過現在看來你還挺好相處的。」

見林檸這樣說,余笙和陳柯安也點點頭。

顧衍想了想自己之前的行為,剛重生,剛經歷自己的死亡和父母的死亡,剛知道高中的自己身上竟然發生過這種事情,他有點接受不了,便執著於找兇手,不免有點神經過敏,但現在他完全放開了,就像宋赫說的,既然重來一次,就活的放肆一點,在乎那麼多幹嘛?

顧衍笑了笑,「可能是剛來這不習慣吧!」

「這樣啊。」

上晚自習的時候,顧衍照例寫完作業后看看余笙。

想到等會要怎麼說,他又愁眉苦臉了起來。

不要臉的話我說不出口啊!

見富婆不在教室,顧衍乾脆偷溜去籃球場打球。

剛把東西收拾好準備走,顧衍想了想,又寫了張紙條給余笙。

顧衍戳戳余笙的背,就把紙條扔了過去,然後從後門偷偷溜了出去。

陳柯安看到他同桌偷溜出去,嘆了口氣,繼續肝他沒寫完的作業了。

余笙看到顧衍扔給她的紙條,轉身往後看,只看見了顧衍的後背。

余笙打開紙條,上面寫着:我在球場,等會放學去那找我。

他去練球了?余笙想。

直到晚自習結束,顧衍都沒回來,余笙想了想,決定去找顧衍。

我不是自己想去,就是去通知他放學了,然後就回家。

對,就是這樣!

林檸因為家遠,而且父親在校外等,還沒打鈴書包就收拾好了,一打鈴,邊給余笙招着手邊衝出了教室。

「今天顧衍不跟你一起回家嗎?」余笙正收拾著書包,陳柯安說。

聽到陳柯安這麼問,余笙的心吃了一緊。

他怎麼知道顧衍每天和我一起回家,我一般都是班裏最後走的呀?

「啊,我們也沒有經常一起回家,就是有時候遇到了,就一起走。」余笙笑笑。

陳柯安恍然大悟,「這樣啊。」

「今天顧衍提前走了,你,你家有人來接你嗎?」陳柯安吞吞吐吐的說。

余笙不知道該怎麼回他了,他不知道顧衍去打球了嗎?

「沒有,我們家那麼近,五分鐘就到了,哪還用人接呀?」

「聽說最近我們小區附近來了群小混混,還是得小心一點。」

說話間,余笙已經收拾好書包了。

陳柯安見余笙準備走,趕緊說:「我們一起…….」

話還沒說完,就被余笙打斷,「我還有點事,你先回去吧!」

說完拍拍他的胳膊就走了。

呼!走出教室后余笙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

余笙走到球場,見只有顧衍一個人在投籃,她走進的時候,顧衍正好投了一個三分。

「顧衍,我來給你說放學了。」說完余笙就轉身準備走。

顧衍本來還準備投一個三分給余笙看的,見她說完就準備走,頓時有點着急,忙上去拉住余笙的手腕。

「先等等。」

余笙被顧衍抓住手腕,接觸到顧衍剛打完球有些燥熱的手,余笙感覺她的手腕也有些發熱。

「還有事嗎?」

「女,女……一起回家啊,這可是我們的約定,不要忘了。」顧衍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口。

「哦,好。」余笙語調輕快的說。

回家路上,顧衍原本走在余笙旁邊,但想到剛打了球,他現在一身的臭汗,怕余笙嫌棄,所以他慢慢的退到余笙的右後方。

余笙見他走到了後面,沒說話,繼續走自己的。

「余笙。」

「嗯?」余笙哼了一聲,顧衍聽不出她的情緒。

「你,你下周去看籃球賽嗎?」顧衍試探的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