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唐昊,封號斗羅?

難道他就是昊天宗一門雙斗羅之一,封號昊天斗羅的唐昊?」

「不錯。」

看到星河再次點頭承認,朱竹清的眼睛里立時浮現出一抹深深地后怕。

她拍拍自己胸脯道:「幸好剛才他沒有出手,不然我們就死定了!」

「這可不一定。」

星河表情平靜,淡淡回了一句。

因為修鍊大品天仙決的原因,他這些年魂力的增長速度遠遠比不過胡列娜與小舞,但他的真實實力,卻是不能用魂力等級來計算的。

便在這時,朱竹清又道:「所以你們剛才的對話都是真的?

你是教皇比比東的弟子?

那個……昊天斗羅說你你妹妹是個魂獸,也是真的?

還有六年前的事情,又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是化形魂獸?」

朱竹清一連串連珠炮似的發問,讓星河想回答都找不到開口的機會。

等她將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完,星河道:「邊走邊說吧,我慢慢吧六年前的事情告訴你。」

朱竹清滿眼好奇的點了點頭,跟著星河往索托城的方向走去。

星河用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將朱竹清提的那些問題一一回答了,在到達索托城的時候,他一臉鄭重的囑咐道:

「小舞是十萬年魂獸化形而來的秘密,希望你能替我保守,不要把它告訴給任何人。」

「我知道了!」

朱竹清微微點頭,淡漠的語氣中透出一抹堅定。

兩人在這索托城中轉了轉,在快到城中心時,星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嬌小玲瓏的身軀,穿著一身簡單的粉色衣裙,腦後黑色長發紮成的辯子,長若垂地。

星河只簡單看了一眼就立即認出,在前面不遠處站著的人,是小舞。

「小舞!」

他不自覺的出聲輕喚,同時抬腳連踏,爆發出常人難及的速度,兩個閃身來到小舞身前。

正垂首走在前面的小舞突然聽到星河的呼喊,腳步下意識的停頓了下。

還未等她反應過來,她那嬌小的身子便被人擁進了懷中。

「哥!」

感受到如此熟悉而又溫暖的懷抱,小舞只在轉瞬間就確認了懷中人的身份。

她有些激動的出聲呼喚,在她身旁站著的少年卻已條件反射的做出動作,抬腿一記側踢踹向星河面門。

「啪」的一聲輕響,星河抬手抓住了少年踹來的一腳。

「你是誰?」

星河有些好奇的出聲問道,在他懷中膩了好一會兒的小舞終於反應過來。

他急忙鬆開緊抱住星河的雙手,隨即兩手叉腰瞪著那少年道:「小三!你幹嘛打我哥!」

星河與唐三微愣了下,幾乎在同一時間出聲問道。

「小三……你就是唐三?」

「他就是你哥?」

見小舞點頭確認下來,星河放手鬆開了唐三,沖他點點頭道:「我叫星河,是小舞的哥哥。」

「我叫唐三,是小舞的……朋友。」

兩人簡單相互介紹了下,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朱竹清,也在這時走了上來。

星河便又抬手指引向朱竹清,介紹道:「這是我的朋友,朱竹清。」

「你好。」

唐三微微點頭,站在星河身旁的小舞嘟嘴輕哼了下,也向朱竹清點頭示意。

她抬手在星河腰間使勁捏了一下,有些生氣的悄聲問道:「哥你怎麼現在才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我也想早點來的呀,這不是有事情耽擱了嗎。」

腰上傳來的劇烈疼痛讓星河的說話聲都變得有些顫動,

小舞在聽到他輕顫的聲音后,有些不忍的鬆開小手,鼓著嘴巴道:

「那你這個漂亮女朋友又是怎麼回事?就是跟她一起才耽擱了?

那你們這一路上都做了些什麼?為什麼耽誤了趕路?」

「她是我朋友,不是女朋友,你這丫頭可不要亂說啊,這兩者間的區別還是蠻大的!」

星河沒好氣的解釋了下,隨後悄聲道:「我是跟她一起來史萊克學院的,有她在我身邊,我不好使用御劍飛行,這技能畢竟太變態了,我想隱藏一下。」

此時一旁站著的唐三和朱竹清都正凝眸看著他們二人,星河抬頭迎上他們的視線,開口道:

「距離史萊克學院報名應該還有些日子,既然已經到索托城了,那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下吧?」

朱竹清微微點頭,唐三道:「史萊克學院還有兩天報名,你也要去史萊克學院?」

「嗯。」

點頭應了聲后,星河帶著幾人尋找酒店。

小舞的指引建議下,他們最終來到了玫瑰酒店。

感受著酒店特有的沁人心脾的玫瑰香氣,星河跟著小舞踏入大堂。

他的視線不自覺的在唐三身上停留了下,心道:

「怎麼還是到了這座酒店……

唐三和戴沐白會不會因此打一架?」

他有些好奇的如是想著,抬手從戒指里取出一小袋金魂幣,來到大堂櫃檯。

「開房。」

星河淡淡說了句,櫃檯后的服務生趕忙彎腰行了個禮。

他看了看朱竹清和小舞,隨後又看向星河唐三,眼中流露出幾分羨慕的光芒,問道:「先生您要開幾間房?」

「額……」

星河轉頭看了身後三人兩眼,然後道:「四間吧。」

「四間嗎?很不巧,我們酒店現在只剩下兩間房了。」

服務員有些曖昧的笑道。

「兩間?」

星河聞言微愣了下:「動漫里不是只有一間房嗎?怎麼現在變兩間了?」

想到這裡的星河淡淡看了服務員一眼,開口道:「不要給我耍花樣,到底還有幾間房。」

櫃檯后的服務員聞言微怔,隨後點頭行禮道:「真的不好意思,我們酒店現在確實只剩下兩間房了,分別是紅色海洋和藍色心情。

這是們酒店最貴最豪華的兩間房,因為房費太貴才沒有開出去。

而其餘價格適中的房間,是真的沒有了。」

「看這服務員臉上的神情,好像說的都是真的……」

星河凝眸沉吟了下,隨後道:「那就開這兩間吧。」

他說著轉頭看向小舞朱竹清,還有唐三:「小舞就和竹清睡一間吧。我和唐三睡一間。」

「我沒問題。」唐三乾脆點了點頭。

小舞和朱竹清也點頭答應。

櫃檯號后的服務生見他們確定下來,正要給他們辦理手續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卻打斷了他的行動。

「要我說,你們還是四個人睡一間吧,或者出去,換個差一點的酒店。」

星河幾人立時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便見三人從酒店門口走了進來。

這三個人自然便是戴沐白和他的兩個雙胞胎好夥伴了。

戴沐白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比起在場的四人都要高出不少。他肩膀寬闊,英俊相貌中帶著幾分剛毅。一襲金色頭髮披在腦後,眸生雙瞳,看上去有幾分邪異的感覺。

戴沐白兩手摟著雙胞胎妹子,緩步走到櫃檯前。

他的目光從小舞星河等人身上掠過,再看到朱竹清時下意識的停頓了下,隨後轉頭對服務生道:「你是新來的吧?不知道這裡總要留一間房給我嗎?」

「你是?」

服務生試探著開口,戴沐白冷冷哼了聲:「叫你們經理出來!」

服務生立馬小跑著去叫經理了,在星河身旁站著的小舞低聲道:「這人好狂妄啊。」

朱竹清卻是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這個人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

戴沐白神色慵懶的靠在櫃檯前,小舞看了幾眼后忍不住踏出一步,對他道:「我說這位大高個子,這房間好像是我們先看上的吧?」

「那又怎麼樣?」

戴沐白頭都沒回,語氣中那一抹輕視讓小舞不由得火冒三丈。

她身子一閃來到戴沐白身後,一雙黑亮的眼睛瞪著他道:「不怎麼樣,讓你滾蛋!」

「很好!」

一聲輕笑之後,戴沐白終於回過身來,冰冷邪異的目光落在小舞身上,饒有興緻的點頭道:「很久沒有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了。

你們身上也有魂力波動,應該是魂師吧?

那你們就一起上好了,我給你們一個讓我滾蛋的機會。

不然,就請你們表演一下滾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