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這怎麼可能?」

「我的天哪,這不是在做夢吧,轉眼之間一尊上品先天靈寶就,就廢了?」

「生吞先天靈寶,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莫不是洪荒巨怪,食金獸!」

……

人群議論紛紛,現場掀起軒然大波,久久不能平靜。

眾人看向江楓,俱是瞳孔大睜,彷彿看怪物一樣。

「小五,我們走!」

江楓大手一揮,即刻帶領手下離去。

那赤腳大仙靠在牆上,一臉懵逼,震驚絕倫,完全不知所措。

歸途中,江楓陷入沉思,但很快便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

先前的異常,只怕是他修鍊鴻蒙造化經的結果。

這些時日,他的鴻蒙造化經更進一步,隱約使江楓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慾望。

江楓一直不解,今天總算明白了,就是吞噬先天靈寶的慾望。

這是他修鍊洪荒第一神功的必經之路,也大大解決了他受時間困擾的問題。

先前,他吞噬了赤腳大仙的金光剪,在體內消化分解后,陡然對金系法則的領悟邁出了一小步,初窺門徑。

坦白來說,就是江楓從金光剪上吸取到了金系法則,並劃歸己用,將之領悟。

何為先天靈寶?先天地而生,乃是大道運轉在無窮歲月沉澱積累而下的產物,內含先天靈氣,其上也附著著一定的先天法則。

也因此,先天靈寶才強於後天靈寶,擁有神妙莫測的威能。

而江楓修鍊鴻蒙造化經,至高無上,偉岸無邊,能夠吞噬先天靈寶,將其上的先天法則剝奪下來,化歸己用。

之前在俸祿殿,金光剪被江楓一口吞下所發出的咔嚓聲,並非是江楓被切割血肉的聲音,而是金光剪在霸道的鴻蒙造化經的催動下,在江楓體內經脈間不斷運轉。

這也是江楓煉化剝奪其上先天法則的過程。

就彷彿煉化仙氣修鍊一樣,只不過,仙氣換成了先天靈寶,而江楓收穫的也不是法力,而是更加高深的法則。

「妙,妙啊,不愧是洪荒第一神功!」

江楓不由眉開眼笑,此時此刻,他真正體會到了鴻蒙造化經的恐怖和高深。

如此一來,他參悟法則提升境界便可大大縮短時間,只需要不斷的吞噬先天靈寶,汲取先天法則即可。

這簡直是一條通天的捷徑,坐火箭都不足以形容。

「對了,老大,你殺了王明,那金吒都尉只怕不會善罷甘休,我們要提前防範,做好準備。」趙小五忽然提醒道。

江楓回過神來,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放心吧,金吒暫時不會來找麻煩的。」

「那王明不過區區一玄仙,況且已經死了,沒有絲毫利用價值,金吒還犯不上與我大動干戈,不值得!」

「也是。」趙小五贊同的點了點頭。

「差點忘了,我還有一個黃金寶箱沒有打開呢,看看是什麼獎勵。」江楓忽然想起了這一茬,當下趕忙與系統溝通。

「恭喜宿主,開啟黃金級寶箱,獲得大神通破妄之眼,五行精氣一罐,十尊上品先天靈寶!」

江楓眼前不由一亮,接著便一一查看起來。

大神通破妄之眼,擁有破滅之光,極具摧毀性,威力無窮,同時可看破世間虛妄,使一切秘密都無所遁形。

五行精氣,將之煉化,可大大加深對五行法則的領悟,事半功倍,對凝練胸中五氣,成就太乙金仙大有裨益。

十尊上品先天靈寶就不用說了,雖比不得極品先天靈寶,但對現在的江楓來說,作用極大,可瘋狂煉化,汲取法則,提升境界。

極品先天靈寶,過於強悍,以江楓現如今的境界,還無法吞噬並汲取法則。

不多久,江楓等人返回彌羅宮。

「咦!」

江楓不由驚咦一聲,在宮殿門口,正佇立著一道靚麗婀娜的身影,居然是紫霞仙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龍興城,坐落於星羅帝國境內,距離邊境並不遠。和天斗帝國相比起來,武魂殿在星羅帝國的勢力要弱不少,畢竟星羅帝國是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國家,權利都掌握在帝國和各大家族手中,七大宗門中,只有下四宗有三門在星羅。

所以御之一族在當年昊天宗閉宗封山後,為了躲避武魂殿的迫害,就舉族搬遷到了龍興城,在這邊扎了根。

而乾珏和唐三四人,今天就來到了這裏。

「我聽說星羅帝國的生活是有些壓抑的呀,但是為什麼我感覺這龍興城和天斗帝國的城市差不多啊,就和當初的索托城差不多。看,那棟建築是不是大斗魂場啊!」

寧榮榮說着,指向了遠處的一棟巋然聳立的巨大建築,和它比起來,周邊的那些建築都顯得有些相形見絀了。

「可能因為這裏是邊境,距離星羅城太遠的緣故吧。而且這龍興城貿易發達,現在的景象,還是被天斗帝國這幾個月禁止貿易的政策影響了的情況,估計要是之前來,這裏還會更加繁榮!至於那棟大建築…」

乾珏說着,極目遠眺。他和唐三的實力,都是遠超其他小夥伴的。

「沒錯,是大斗魂場,而且看起來,比當初的索託大斗魂場還要巨大一些的樣子。」

乾珏說着,心中也是有些興緻。

說起來,這些年他真正認真動手的戰鬥,就只有前不久在天斗寶庫和芸麟一起對戰楊無雙的那場戰鬥了,而且估計以他現在的實力,大斗魂場中的魂師,也很難讓他有危機之感了,恐怕也只有像之前在索托那樣越級和魂聖戰鬥,才能激起他心中的戰鬥慾望了。

不過說起來,這大斗魂場,也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勢力了,其背後的勢力,是大陸上很強大的七個家族,是獨立於天斗,星羅和武魂殿之外的第四方勢力。

但在原著中,這大斗魂場卻是並沒有怎麼出過手,甚至最後兩大帝國和武魂殿的混戰,他們也沒有出過場,算是原作中的一處敗筆了吧。

畢竟精通建築一道,所以御之一族在龍興城中,也算是有些名號了。乾珏幾人隨便問了一下路,就一路來到了一座和力之一族府邸很是相似的大宅院中。不同的是,力之一族大門牌匾上的書寫的那一個『力』字字體剛勁有力,入木三分,鐵畫般的走勢讓人一看,就充滿著無盡的力道。

而御之一族大門牌匾上的御字,就顯得非常沉穩了,穩得甚至有些古板,橫平豎直的的筆劃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座府邸的人一定是一個非常守舊的人。

「勞煩通稟,就說唐三攜伴來訪。」

走近之後,唐三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上前對着守在府邸外的護衛說道。

「…,請稍等。」

侍衛看了唐三他們幾眼,見他們不像是找事的,便一個拱手,進去稟告了。而回復也很快,乾珏他們在外等待還沒有三分鐘呢,就見泰坦老爺子一臉笑意地快步走了出來,後面還跟着一個面如重燥,膀大腰圓,環眼寸頭的老爺子,簡直就像是老年關羽和張飛的集合體,讓乾珏都不由眉毛一挑。

「哈哈,少主你終於來了!」

泰坦開懷大小地走出來,很是興奮地給了唐三一個擁抱,然後又和乾珏三人點了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而和泰坦的熱情比起來,另一個老爺子就顯得非常冷淡了。臉上不但沒有任何笑意,反而流露出一種疏遠。

「你就是老猩猩說的唐三?唐昊的兒子?」

「是的,晚輩唐三,見過族長。」

唐三此刻還沒有聽泰坦說過其他三族的事情,所以他連御之一族的族長叫什麼都不知道,只能稱呼為族長。

「老夫牛皋,進來吧,進來再說!」

說着,牛皋背着手,轉身就走。

「就是,走走走,我們進去慢慢說!」

泰坦笑呵呵地招呼著唐三幾人進門。牛皋能有現在的態度,自然是他先來的這陣子做的工作了。要知道,原著中,牛皋可是一聽唐三是唐昊的兒子后,立刻就要趕唐三走的,連門都不想讓唐三進。

而此刻,卻是讓唐三他們進去后再說,也足以說明泰坦這些天做了多少努力了。

「你們下去吧,我要和老猩猩談些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來打擾我們!」

牛皋將唐三等人帶到一個諾大的會客廳后,就將站崗的後輩都給支開了,準備好好將唐三這個麻煩解決了。

他可不想他們御之一族再和昊天宗扯上什麼關係

「說吧,你來這裏到底想幹什麼。還有,天斗帝國怎麼突然就成了武魂殿的傀儡了?要讓老猩猩他們舉族來投奔我。」

「嗯…是這樣的,天斗帝國新登基的…」

唐三當即就簡略地將天斗帝國現在的局勢給牛皋和泰坦兩人描述了一下,但即使只是簡略的描述,也讓這兩位老爺子一臉的吃驚之色。

「照你這麼說,天斗和星羅的戰爭,真的要來了….?!還有上三宗都要搬遷到星羅帝國,昊天宗也要解封了?!!」

牛皋瞪大了眼睛。這種波及整個大陸局勢的動蕩,對他們御之一族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而且龍興城也是一座邊境城市,說不定戰爭就會蔓延這裏,要是真的如此,他們御之一族,接下來肯定要好好準備準備了。

「是這樣的,不過牛前輩也不用慌,經過前陣子老師他們在天斗皇宮的破壞,戰爭,恐怕還會有個幾年才會真正發動,我們還有準備的時間。」

見到牛皋表情有些沉重,唐三就忍不住對牛皋勸慰到。然而…牛皋卻是聽出了唐三的話外之音。

「我們…?小子,你今天來找我們到底是因為什麼?如果是要說服我們回歸昊天宗的話,那就不要開口了,我們御之一族是肯定不會回去的。至於應對大陸動蕩的準備,我們御之一族也會自己做的!」

「當然不是因為這個。我來找你們…」

唐三說到這,忽然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了泰坦。

「泰坦爺爺,你還記得,我以前和你說的唐門的事么?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我來找您和牛前輩,就是想讓你們加入唐門的。」

「時機成熟了?!少主你真的準備現在就建立唐門了?!」

泰坦有些吃驚地看着唐三。

「什麼唐門?老猩猩,你跟我解釋一下。」

牛皋看着泰坦和唐三打啞謎,頗為迷惑地向著泰坦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

泰坦正要開口,卻被唐三搶過了話頭。唐門是他要建立的,要解釋,還是他來解釋最好。

「牛前輩,唐門,是一個和傳統魂師宗門有很大區別的宗門,它不再是靠族群傳承的武魂來維繫,而是靠那一代代傳來下的暗器手法和技術傳承下來的。」

「暗器,牛皋有些疑惑出聲問道?」

但剛問完,他就搖了搖頭,打斷了正準備開口的唐三。

「算了,不管那暗器是什麼,我們御之一族都沒有興趣。我們現在生活得很好,再也不想和昊天宗扯上什麼關係,所以你們也不用和我說什麼了。當然,如果你要說服老猩猩加入你們的宗門,那我管不著,你們慢慢談吧。看在老猩猩的面子上,你們可以在我們府上住下來,我們御之一族不會虧待客人的。」

牛皋說着,就起身準備離開。

「誒我說老猩猩,我怎麼感覺現在你的脾氣比我還火爆了啊。你以前可是很穩重的,怎麼越活越回去了!」

泰坦一把抓住要離開的牛皋,有些無奈地站起了身,不讓他離開。

「我怎麼不穩重了?!我不穩重,我就不會讓他們進門,早趕他們出去了!我就是不想再聽到任何和昊天宗有關的話題不行啊!」

牛皋也是有些惱怒地對泰坦說道。

「牛爺爺,我也和叫泰坦爺爺一樣叫你一聲爺爺吧,您畢竟也是我的長輩。我不知道您為什麼對昊天宗,對我這麼反感,但我猜測,應該也是為了當年昊天宗封山的事。但您有沒有想過,我和我父親,也是受害者。您怨恨昊天宗,我不介意,因為我對他們也有怨氣,但您為什麼對我和我父親也有怨氣呢?」

唐三這時候終於開了口,一臉平靜地對着牛皋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