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佳倩不放心跟了過來,「夢茹,上完洗手間了?」

「這位凌小姐說我是冒充的,我……」夏夢茹眼淚都出來了,「阿姨,我還是走了吧,免得被人說成是來騙吃騙喝的,我雖然收入不高,但也是憑着自己的雙手在賺錢,還從來沒有被人羞辱過。」

葉佳倩冷眼看着凌若冰,「夢茹,你不用走,若冰,你走!」

凌若冰哭笑不得,「媽,我沒有這麼說,我是覺得,你都沒經過確認,就認了她,不覺得有點荒唐嗎?」

葉佳倩語氣生硬,「荒唐?我把你帶回凌家才是我做過最荒唐的事!」

凌若冰怔住,從小到大,她都在小心翼翼的討好葉佳倩,現在居然對她說出這種話來,也對,小時候葉佳倩就不止一次的提過,要把她送回孤兒院去,現在若雪回來了,哪還有她的位置?

葉佳倩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過了,語氣好了些,「好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妹妹,一起吃個飯就別鬥嘴了,走吧。」

凌若冰還是沒有勇氣跟葉佳倩生氣,跟着回了餐桌旁。

夏夢茹眼底閃過幾縷得意之色,她也看出來了,葉佳倩是真把她當做女兒了,豪門貴族的女兒,一定很幸福吧?

菜上來了,葉佳倩給夏夢茹夾菜,和藹可親的模樣讓凌若冰羨慕,這樣的臉色,葉佳倩只有在沒生下若雪之前才對她有過,那時候,葉佳倩也曾這麼寵愛過她,若雪出生后,她便成了多餘的。

夏夢茹有點緊張,卻又很享受這種有個貴婦做母親的高端生活,普普通通的一餐飯就能吃個幾千塊,「媽,我真的是你女兒嗎?我還有點像是在做夢呢,真害怕夢醒后,我就又變成無父無母的孤兒了。」

葉佳倩也不確定,只是找女兒找了這麼多年,太辛苦,太累了,「沒錯,你就是我的女兒,你有鳳凰玉佩,又能說出大腿傷疤的位置,你就是我女兒。」

凌若冰默默地吃,沒插嘴,免得又被人嫌棄。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隱約的出現了城池。

這城池有些非常明顯的靈山風格!

「喲!這就到天竺國了啊!那距離靈山就不遠了嘛!」唐僧笑了笑。

到了天竺國,接下來就剩下鳳仙郡,玉兔精,黃獅精,犀牛精,寇員外,凌雲渡這些地方,過了凌雲渡就是靈山了。

「有意思!前期全是靈山在搗鬼,來到靈山地界之後,竟然全是天庭在搗鬼,真是有意思!」一想到剩下的這幾難,唐僧的眼中就滿是笑容。

「師傅,前方城池上寫著鳳仙郡!」孫悟空遠眺了一眼對唐僧說道。

「鳳仙郡?」唐僧的眼神立馬冷了起來!

「走,咱們進城!」唐僧說道。

孫悟空和豬八戒他們對視了一眼,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師傅在聽到鳳仙郡這三個字之後變化會這麼大!

進城后,唐僧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他坐下的小白龍感受到師傅散發的氣息之後,走路都變得小心了起來。

因為整個城池散發著一股讓人很不舒服的氣息,百姓們生無可戀的躺在路邊,整個城池顯得非常蕭條,街道上基本上沒有行人。

「走,去郡侯府!」唐僧平靜的說道,但是孫悟空他們卻聽出了壓抑的憤怒!

還沒有到郡侯府,唐僧他們便看到了街道中心的一處祭壇!一個穿著華貴的男子正在祭台上祈求著什麼,磕頭磕的腦袋都破了!

「老天爺啊!我鳳仙郡到底是犯了什麼罪你要這樣折磨我們,如果我們真的得罪了上天,請求上天放過我鳳仙郡的百姓,所有的罪過由我一人承擔!」那個祭台上的男子突然仰天大喊!

「唉!百姓們,本官無能!本官無能啊!」這個男子突然面相百姓跪了下來!

「郡侯!郡侯我等受不起啊!」百姓們見到郡侯跪了下來,他們也齊刷刷的跪了下去!

「這是一個好官!」豬八戒心中說了一句!

不光是豬八戒,孫悟空,熊大,紫霞他們的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走吧!咱們先去郡侯府!」唐僧說了一句!

來到郡侯府,說明緣由之後,唐僧他們住進了郡侯府。

沒過多久,鳳仙郡的郡侯便回來了!

「老爺,府里來了幾個和尚,說是從東土大唐而來的!」郡侯回來之後,下人對他說道。

「快請!」

「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他們隊伍里好像有妖怪!」下人有些顫抖的說道。

「妖怪?」郡侯一聽,第一反應並不是害怕,而是高興!

「快快有請,本侯去換件衣服!」郡侯說完之後便去換衣服去了!而唐僧等人則被帶到了會客廳!

「聖僧!不好意思!本侯怠慢了!」鳳仙郡的郡侯換好衣服之後匆匆忙忙的趕了出來!

「來人,看茶!」坐定之後,郡侯說道。

「老爺!」下人有些為難的喊了一句!

「去!」郡侯只說了一句!下人見此,只能去準備了!

「不用了!不用準備了!」唐僧叫住了準備去備茶的下人!

孫悟空他們對師傅這樣說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因為這鳳仙郡確實特殊。

這鳳仙郡缺水,極度缺水,從孫悟空他們進城之後就發現了。

「郡侯能和我們說一說這鳳仙郡的情況嗎?」唐僧對郡侯說道。

「唉!」鳳仙郡郡侯嘆了一口氣,然後給唐僧他們講起了鳳仙郡的情況。

「三年,整整三年了,我鳳仙郡一滴雨都沒有下啊!」說完后,郡侯掩面而泣!

「該死的天庭,該死的龍王!」孫悟空聽完之後也有些怒了!

「哼!」唐僧冷哼了一聲,然後他開始聯繫起十二生肖了。

正在西海洞府休息的辰龍突然感受到了唐僧的召喚,他一愣,隨後趕緊向唐僧那邊飛去。

「師傅!您找我?」大概一炷香的時間,辰龍來到了鳳仙郡!

郡侯對辰龍的到來非常驚訝,不過當他看到孫悟空和豬八戒的時候,也就釋懷了,能有這樣的人當徒弟,本事應該不會太小!

「這鳳仙郡的情況你都看到了吧!」唐僧盯著辰龍對他說道。

辰龍一聽,心中頓時一沉:「看……看到了!」

「給為師一個解釋!」唐僧靜靜的看著辰龍!

辰龍看到唐僧這個表情,知道師傅生氣了,如果不能給師傅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今天自己不會好過!

「師傅!這鳳仙郡得罪了天庭,天庭下旨不給鳳仙郡下雨!」辰龍看著唐僧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是誰的人?」唐僧問辰龍!

「我是師傅的人!」辰龍毫不猶豫的說道。

「你這十二生肖地位是怎麼來的?」唐僧繼續問!

「是師傅給的!」

「十二生肖的職責是什麼?」

「監察天下,為民造福!」

「這鳳仙郡在不在這天下之內?這鳳仙郡的百姓算不算我人族?」唐僧說道這裡的時候,語氣突然有些大了!

「算!」辰龍咬牙說道。

「那為何不給他們降雨?」

「師傅!天庭……」

「夠了!」辰龍話還沒說完,唐僧便打斷了他的話!

孫悟空他們看向辰龍的目光充滿了憐憫,天庭,天庭,你老是提天庭幹啥?師傅前面問的那些你還不明白嗎?

孫悟空和豬八戒對視了一眼,緩緩的搖了搖頭!

「你是人族的辰龍,你不是天庭的辰龍,你的果位是天道給的,天道之所以給這個果位,是因為人族!」唐僧冷冷的看著辰龍!

辰龍一聽,立馬反應了過來,然後他趕緊跪了下來:「師傅,徒兒知錯了,求師傅原諒徒兒!」

「你可知這三年鳳仙郡死了多少人?你可知這三年他們是怎麼過來的?原諒你?那鳳仙郡那些死去的百姓怎麼辦?」

「師傅!徒兒知錯了,徒兒認罰!」辰龍對唐僧磕頭說道。

「去!先去給鳳仙郡降雨!為師知道這鳳仙郡受到了天庭的封鎖,但是你要記住,你是人族的辰龍!」唐僧冷冷的看著辰龍!

「是!師傅!徒兒記住了!」辰龍說完后便飛了出去!

「聖僧,這是?十二生肖中的辰龍?」一直沒有說話的郡侯突然開口問到。

「沒錯!他就是辰龍!對於他的失誤,我待他向郡侯賠個不是!」唐僧點了點頭!然後站起身給郡侯鞠了一躬!

「使不得!聖僧,這可使不得啊!」郡侯趕緊把唐僧扶了起來!

(本章完) 一說到要推波助瀾炒作出自己系出身的新生代校花,美術系的男生們個個動力全開。

因為這一次要被師兄們暗箱運作的對象乃是美術系之光——系花林濯濯,也就是本人。

「斌老大你發個話,你說這個仗怎麼打兄弟們就怎麼打!」王軒拍著胸脯說道。

「好說,直接砸錢買票不就得了。」禹沐秋覺得這種時候金錢即正義。

「那這個會不會有點假?而且去年那個抖音投票裏面就有很多網絡水軍,萬一再翻船一次呢?」

「慌什麼?我們學生會有權運作這次校花選舉的具體形式,所以這個事情要這麼來比較有利……」

作為學生會宣傳部長的李斌斌不慌不忙地說出了自己的計劃,聽得眾人眼前一亮。

「妙啊斌老大!」

「真真人才!」

「就是!我大美術系要錢有錢、要人有人,這點小事還不妥妥的。」

這話不假,美術系的學生大多是金錢堆出來的,家底不厚實根本不敢入這個坑,因為一套畫材、一個補習班動輒上萬,加上要定期出去拓展開眼界什麼的,來回打個飛的、合宿、團建什麼的開銷更是個無底洞,這是其一。另一個比較有說服力的原因就是大部分學生選擇大學專業都是為了就業,而美術系是全校被公認最不易就業的專業,所以大家來念這個系主要是因為有錢有閑所以來修養藝術情操,好在將來出了大學門的時候有個高談闊論、逼格過人的談資,也方便接觸更高端的人和事,好如魚得水地融入屬於他們的富人圈子。所以大部分美術系的學生都是家底殷實的富二代,沒有上億也肯定有上千萬,雖然也有極個別的特例,但那是少之又少。

之所以入學第一年本人林濯濯無人問津、沒有這麼多後援團是因為除了美術系以外的院系根本不熟悉本人。

誒?

你們問我迎新會嘛去了?

缺席了唄!

因為迎新大會那天,本人重感冒缺席,一度被學校懷疑新冠肺,所以比正常學生足足晚了快一個月才到校報到,不光被分到一個單室間過活,還他么完美地錯過了一戰封神的機會,白白便宜了那三朵花。

之所以後來被就地封為系花,有必要好好感謝學校的公開課機制,讓本人有機會在大眾視野刷存在。一言以蓋之,都是拜公開課所賜,本人才有機會在系裏漸漸打下堅實的基礎。

「快看!那個坐在第一排的女生是誰啊?賊好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