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實在是太坑人了,尤其這麼多年來,居然沒有一個人清楚的知道舒珏的身份來歷,明面上的就是一個小有資產家的女兒。

所以那些都是假的信息不成。

那位,小姑姑,看來洛家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富有權勢底蘊,因為這個世上還有著能夠讓他們產生絕望的存在。

因為這些,洛家在繁星的事情上不敢糾纏,就是不敢。

再則對方拿出十億來斷絕繁星跟洛家的關係,已經做得很到位,很給洛家面子了,再糾纏又有什麼意思。

至於被繁星拉著離開洛家的舒珏,兩人又坐上停在門口酷男安排好的車子。

當車子開始行駛的時候。

本來壓抑著的繁星,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哭的那叫一個驚天動地,傷心難過。

舒珏面對繁星的哭泣,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因為這個時候繁星太需要好好發泄發泄,哭出來、哭出來就好了。

發泄完后,又是一個女漢子。

這一哭繁星是哭了一兩個小時。

從她們離開洛家,又回到舒珏住的房子,然後舒珏就看著繁星哭。

「還哭啊!哭完沒有?哭完我們要去買東西,你現在除了身上穿戴的,還有在學院宿舍留下的那點東西,什麼都沒要洛家的,所以……星星同學,你連個新牙刷都沒有,我這裡又沒有準備那些東西,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去大採購。」舒珏看了看時間,認為不能任由對方繼續哭下去。

等什麼事情都忙完準備好了,今晚躺床上想怎麼哭都行。

「嗝……嗝……小珏……嗝…你、你都不安慰我。」都哭打嗝的繁星委屈極了。

「我安慰你,你會哭的更暢快,趕緊去洗把臉,你看上去像個兔子一樣。」紅眼紅眼的,還發腫。

一看就是狠狠哭過一場的樣子。

繁星知道自己需要準備的很多。

她要跟洛家斷乾淨。

是不是她早就有這個想法了,所以這段時間她早就把身上的銀行卡,副卡,信用卡什麼的,除了身上留了一點現金,全部都還給了養母。

身上最近也沒有戴任何首飾。

總之,除了身上穿的,還有學院宿舍的那點換洗的,還有一些護膚品,洛家其他的東西,她什麼都沒有再拿再用。

今天……她徹底跟洛家斷乾淨了。

就算她現在身上穿的還是洛家給她的,但小珏花了十億啊!不需要有什麼心理負擔。

現在她需要的是開始新生活,還要做好未來的規劃,她可是欠了小珏十億,還有超級大的人情,她要是不努力,怎麼償還。

即使她心裡知道,小珏根本不需要她償還什麼,但她需要給自己定目標,需要給自己壓力,現在的自由,還是這種沒有負擔的自由,不欠洛家,也不在洛家面前那麼卑微的自由是多麼的來之不易。。 「莉元姬旁邊那個小姐姐怎麼不講故事?」江白問道。

「不會吧?!」

「卧槽,你別嚇人!」其他幾位兄弟有點慌,這個確實有點嚇人了!

「真的!」江白一臉正經的說道。

隨後幾位兄弟反應過來了,現在是恐怖故事大會….

然後開始吐槽。

「我媽媽說狗能看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佛樂笑著說。

「替身使者之間是會相互吸引的,你也是替身使者之間?」摺疊玩起了jojo梗。

「咳咳咳,言歸正傳!」江白結束了熱場,清了清嗓子,開始講他「親身經歷」的故事。

「這個故事,也得從我初中時期說起。」江白仿照了莉元姬的講法,開始講起了這個故事。

「那是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

「又是夜黑風高,還能不能有別的形容詞了。」啊嗎瑞吐槽道。

「聽我講完。」江白壓了壓手,示意他們別打岔。

「我那晚帶著藍牙耳機玩手機,玩到手機關機了,本來已經很困了,打算直接睡覺,但我又尋思著明天早上得起來用,我就去把手機充上電。」

「摘下耳機,憑感覺找到桌子旁,摸黑去找充電器,可能是手機玩太久的原因吧….」

「就是手機玩太久!」莉元姬笑道。

「小孩子不要學他,少玩手機。」啊嗎瑞對著鏡頭溫馨提示。

「頭很暈,眼睛所視之處灰濛濛的,怎麼也找不著充電器,於是我決定去門口開燈。」

「感覺要來了,我已經嗅到一絲恐怖的氣氛!」大蝦緊張道。

「我走到門口,背後是空蕩的房間,略有一絲寒意,就當我手快碰到開關的一瞬間!一瞬間!」江白突然抬高音量。

「我糙!發生了什麼?」其他兄弟們特別好奇,紛紛催促江白繼續降下去。

「突然!背後傳來一絲空靈的女聲,有點熟悉,忽遠忽近….我一下背脊發涼,整個人僵住了。」

「細思極恐,不是說只有你一個人嗎?」

「卧槽,真的嚇人,這大半夜的。」莉元姬摸了摸手臂上起的雞皮疙瘩。

「困意也沒了,腦子一團漿糊,因為我發現,只有我一個人的屋子裡,為什麼會有這個聲音!」

「為什麼啊!靈異事件?」

雖然說有點害怕,但莉元姬還是捧起了場。

「我頓時失了方寸,不敢去按一下那個開關,不敢開門就跑,更不敢回頭去看!」

「就在此時,我腦子裡回想了一下這個聲音,我發現這個空靈的女聲說的居然是…」

「快回頭?」

「我好慘?」

「不不不,都不對,她說的是….」江白又賣了個關子。

「快點,別賣關子了!」莉元姬催促道,迫不及待想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尾。

「藍牙,已關機。」江白鞠了個躬,然後退回自己原來的位置上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神特么藍牙已關機。」莉元姬緊張的心情一下子緩解,狂笑起來。

人生就是這樣,跌宕起伏。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你在這講笑話呢?確定這是恐怖故事?」大蝦笑道。

「肯定啊,還是親身經歷呢!」江白認真道。

「我可以肯定這個很恐怖,因為我也被嚇到過,還好我的是外國的,只會嘟嘟嘟,被嚇得不輕吧。」啊嗎瑞問道。

「確實,我整個人都傻了。」

「打分吧,這個我給十分,有親身經歷就是不同。」

最後江白的分數只比莉元姬高上一點,不過肯定是不用剪視頻的。

畢竟還有莉元姬墊底呢。

「下一個是誰?」啊嗎瑞問道,因為此刻位置打亂了,還是得按照之前江白的逆時針方向。

「下一個好像是…..」大蝦在腦子裡回憶了一會。

「下一個好像就是你自己。」隨後大蝦想起來了,指著啊嗎瑞說。

「啊?是我嗎?」啊嗎瑞有點茫然。

「嗯,確實。」江白也經過回憶發現下一個確實是啊嗎瑞。

經過確認,啊嗎瑞走向中間。

「首先聲明一下,我這個故事非常恐怖,膽小者捂著耳朵別聽!」啊嗎瑞表情嚴肅的聲明道。

「就這啊?」江白表示不屑,然後立馬捂住了耳朵。

膽小如鼠!

「這個故事是關於我的世界這款遊戲的。」啊嗎瑞說完還特意瞄了一眼江白。

所有兄弟也看著江白,畢竟他們都知道江白前期是靠我的世界這款遊戲發家的。

「你講到這個我就不害怕了,無非就是什麼him之類的都市傳說。」江白又開始膨脹了。

畢竟這種都市傳說早就被嚇過一次。

「有一次我打開我的世界存檔,然後提示讓我更新,我就更新了。」

這是什麼展開?江白也有點懵了,不會是新的都市傳說吧。

「更新完之後呢,一開始還沒注意到,後來我發現每次我一走進礦洞,耳機就會傳來奇怪的聲音,特別詭異!」啊嗎瑞眼睛突然瞪大。

此刻江白已經猜出來是什麼了,畢竟是老玩家。

而且啊嗎瑞暗示的極其明顯,像什麼更新啊礦洞啊江白就懂了。

老懂王了。

不過江白並沒有打岔,因為還要節目效果的嘛!

「有一次,聲音突然變得很大,還有幾隻蝙蝠飛出來!」啊嗎瑞繼續講道。

「是什麼原因呢?!」大蝦有點期待。

「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版本更新了蝙蝠和礦洞的觸發音樂。」啊嗎瑞無語的說。

「那你前面鋪墊的那些幹什麼啊喂!」大蝦吐槽道。

「確實,每次蝙蝠吱吱吱的音效總把我嚇一跳,乍以為苦力怕就在後面爆炸了呢。」江白也無語吐槽道。

「我覺得這是最爛的,一點都不恐怖,三分不能再多了。」小譚道。

莉元姬有些驚訝,居然有講的比他還爛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個?大蝦,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