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位仙官剛一念完,只見真武帝君就一指向我指來,我眼睛彷彿失明了似的,瞬間即看不清六位大神的影子。

我回頭看土狼,只覺一陣妖風颳起,土狼已從原地消失得沒影。

我慌神了,也不管自己說的話會不會讓凡人老爸吃驚。

我扯著嗓子對著門口大喊:「我靠,這算什麼?憑什麼就罰我一人?真武大孫子,您可真行……」

我剛喊完,只覺腿下一痛,竟然直直的對著方才真武帝君的方向跪了下去。

我小腿痛的不行,一行清淚霎時從眼角滾出。

我強忍腿痛,嘴裡依然罵著:「你大爺的,我與真武你狗日的不共戴天……」

又是一個耳刮子啪在我臉上,我的臉頰痛得幾乎扭曲,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委屈的不行,再也忍不住身上和心裡的雙重疼痛,大哭著:「爹呀,您快來救救我吧,您看這些狗……這些人做的還是人事嗎?」

我喊的是我天上的爹,在門裡喝水的老爹這時候聽到了我的動靜,以為我是被那土狗欺負了,慌慌張張邊跑邊喊著:

「狗娘養的,敢傷我兒!」

我爸拿了一柄菜刀就沖了出來,但他只看到我在地上跪著,臉頰上面一個紅紅的手掌印,不見土狼,也不見其他任何人影。

「苟蛋兒,人呢?誰打你的?」

我止不住眼裡的淚水,也不敢告訴真武大帝欺負我的事實。

再說了,我說了又有什麼用呢?

以真武大帝的那副無賴德行,我怕我說出來更要遭到他慘的毒手。

而且,真武帝君那一指之下,我神性被剝奪的同時,我體內的另一個原本被我壓制的好好的靈魂瞬間蘇醒了過來。

那是我凡人的靈魂,那個「我」很慫,甚至弱得無趣。

出生半年來,我一直壓制那個靈魂的蘇醒,想讓我的人性蘇醒的緩慢一點,這樣我就可以完全以神的思維佔據這副軀殼的主動權。

在之前九世的時候,我一直都是這麼乾的。

我人世的靈魂太過弱小,我不介意以一個更為強大的靈魂在人世活著。

但那個幼小的「我」隨著時間慢慢長大,偶爾也會威脅我神性的存在。

「我」很不理智,感性,做一些荒唐不可理喻的事情。

即使我很明白很清楚那個「我」一定也是我身體中的一部分。

絕大多數時候,我的神性驅使我在人界活的絕對理智。

我常將「我」區別對待。

在與另一個「我」交流的時候,我把他當做是我凡人體的真正主人。

我勸說他讓我控制這副軀殼,讓他相信我的決定才是最對的。

他有時候不怎麼信任我。

記得有一世,我那世老媽死了。

我理智的認為生老病死是人間常態,應該以一顆平常心對待,傷心一下就行了,不可整日活在母親去世的陰影里。

我強壓住「我」心中巨大的哀傷,去和好朋友打起了籃球。

但好死不死的,我的一個朋友哪壺不開,問我為什麼母親死了還能這麼開心。

「我」一下子情緒爆發,崩潰萬分,感性壓制住了理性。

人世的「我」質問神性的我說:「你怎麼這麼絕情,你老媽死了,難道死的就不是你的親媽么?」

我極力想安撫住崩潰的「我」:「你應該活在當下,而不是活在過去,你還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你應該理性看待死亡,每個人都會面臨死亡!」

「我」的理性幾乎被我燃燒殆盡,惡狠狠的說:「每個人都會死是吧,那我們先死一下好了。」

我控制不了那股巨大的悲傷情緒,奔上了二十八樓樓頂,一躍而出跳了下去。

……

智者不入愛河,偏偏每一世我都被這種情緒掌控而難逃傷心的結局。

我很討厭自己有這樣的情緒,所以我每一世都想牢牢把握身體的控制權。

這半年裡,我人世的靈魂幾乎陷入永久的沉睡。

「我」很難醒來。

真武帝君這一指之下,我的神性被剝奪的幾乎所剩無幾。

癱坐在地的我如一灘爛泥,我貌似有點不行了。

我想我應該是沒了,我什麼都看不見。

我蜷縮在幼小的身軀里,大聲的哭泣。

「我」的那個幼小軀殼,也因為被真武帝君狠狠的扇了那麼大一巴掌而真正的淚流滿面。

我感覺全身被一陣疲憊籠罩,喪失了所有神力。

我爸喊著我:「苟蛋兒,苟蛋兒……你怎麼樣,誰打了你?」

「這他媽哪個畜生養的,欺負我苟家沒人是吧,給我站出來,看我不剁了你……」

「苟蛋兒,我的兒呀……」我爸聲嘶力竭的喊著我。

我嘴巴想要說話,但是怎麼都說不出來。

我幾乎徹底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凡人,與大羅金仙再沒半點關係。 就在整個IU工作室,因為璉真的話語,再次沉默下來時,工作室的玻璃門被人推開。

「韓特你現在去和蠶室負責部門取得聯繫,暫停十周年巡遊演唱會,至於會場租用費用,我們kakaom全數支付。」

「姳惠你現去網絡技術部門,讓他們打開演唱會退票渠道,凡事想要退票的愛娜,一律全額退款。」

「至於演唱會延期一事,和今天發生的事情,就讓我來登入IU她的官方賬號,做出解釋與回應。」

接到任務從會議室提前退出的林靜玄,剛剛進入工作室就直奔自己的辦公桌,在打開電腦的同時,對着所有看過來的下屬們分配了任務。

「好的,靜玄科長。」

「好的前輩,我現在就去。」

得到任務的姳惠和鄭韓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從各自的位置上起身,轉身就要往外走去。

現在的她(他)們,就是需要有人給他們安排相關事情,至於想要讓他們回去休息,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后,就算躺在床上也會睡不着的,而安靜待在工作室內,又太過壓抑。

「好了,大家現在都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你們需要與愛娜中的代表線上取得聯繫,我們要配合公關部的同事們,開始全力公關了。」

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做好隨時接電話配合的準備,林靜玄這才對着剩下來的同事們嚴肅道。

「靜玄歐巴,我們能行嗎……。」

雖然按照林靜玄的指示,大家紛紛打開了各自的電腦,但是還是有人,忍不住將心底的話語小聲說了出來。

「我們要相信承理事。」

抬頭看了看說話的同事後,林靜玄又環顧了四周工作情緒低落的同事們,神情堅定的吐出八個字,隨即不在言語,低頭開始敲擊鍵盤熟練的輸入密碼登入了IU官方賬號。

終於,在無數徹夜難眠的U愛娜們等待中,kakaom官方和IU官方,前後發表了文章。

前者,也就是公關部接到承理事的命令,是以一種強勢的姿態,直接對一些趁機為了刷熱度沒有下線詆毀自家旗下藝人IU的報社進行了點名警告。

而藉機想讓自家旗下藝人張幾合翻身的drdramc娛樂公司,更是直接被送出了一張律師函,坐等被漢城最高大法院起訴。

至於後者,也就是林靜玄這邊,則是接受到自家理事的命令,要以懷柔手段去和網友接觸。

而林靜玄也很好的執行了,直接用IU官方賬號,用心發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指出了一個女孩這十年的努力付出,在獲取愛娜們和部分吃瓜群眾認可之外,首次正式提及了張幾合這段感情。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的kakaom,在像群眾展示出它該有的驚人底蘊之時,網絡上,突然湧出大批水軍,也開始和孤軍奮戰的愛娜們匯合。

這些水軍,並沒有像以往那樣,一味的去無腦洗白某個藝人,而是在網絡上依附在主力愛娜們周圍進行輔助。

當然,不管你的公關能力多大,公司底蘊多雄厚,你也無法管住別人的看法。

所以自從kakaom站出來后,雖然輿論局勢開始好轉,但是事實就是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這也導致,網絡上的局勢搖擺不定,關於大勢藝人IU的討論熱度一直居高不下,輿論風向更是時好時壞。

…………………。

暫且不提網絡上的激烈爭論,安排完一切事宜的承浩,沒有選擇留在公司,而是獨自駕車回到了家裏。

「噓!」推開車門下車的承浩,疲憊的對着值班的楚斌幾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這才邁步往房屋內走去。

將鞋子放入鞋架,來到客廳的承浩,看着橫七豎八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幾個弟弟還有小舅子李鍾勛后,不由微微愣了愣。

不過,隨即想通的他也就釋然了,抬頭往二樓看去,果然見其中有三間卧室里還亮着燈,想來今天叔叔阿姨也因為擔心自家女兒沒有回家。

至於為什麼明明還有很多房間,這幾個弟弟還是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了,應該也是收到了長輩們的安排。

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不知不覺凌晨三點多了,承浩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選擇上二樓打擾自家已經夠擔憂的幾位長輩,而是直接往自己的主卧走去。

「咔!」輕輕推開房門,承浩看着只亮着兒童照明燈的卧室,脫掉外套拿着手中踮着腳走了進去。

將外套掛在衣架上,承浩來到床邊蹲下身,看着大床上自家四仰八叉口水都流出來了,此時睡的正香的寶貝閨女,幸福笑着從一旁抽出兩張紙巾,輕輕給小傢伙擦了擦口水,順便還忍不住輕輕捏了捏那張粉嫩的小臉。

「唔~。」原本睡的正香的小承恩,不滿的發出兩聲意義不明的哼唧,還以為被蟲蟲襲擾的她抬起小手抹了抹臉,翻了一個身繼續流着口水,進入了夢鄉。

見差點給自家小傢伙弄醒,承浩嚇了一跳,再也不敢去手賤了,萬一剛剛真的醒過來,已經睡完覺充完電的小承恩,會好好告訴自家爸爸什麼叫自作自受,什麼叫(睡覺)充電五分鐘巡航(玩耍)兩小時的後悔。

起身又來到床的另一邊,承浩心疼的看着這個熟睡中,卻依然面色憔悴,眼角還殘留着淡淡紅痕的自家女人。

「知恩吶!我說過了會無條件支持你的一切決定,所以你也一定會原諒我的自私的吧!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否認你的秘密。」

附身輕輕吻了吻自家女人的額頭,承浩就這樣一屁股坐在床邊的地板上,看着床上的知恩輕聲細語自言自語說起話來。

就如承浩說的那樣,如果那時他站出來,主動去否認知恩的話語,那麼事情一切都可能發生轉變,甚至只要公司在操作一番,或許還可以將這次風波轉換成更好的一面。

如:大勢藝人IU為了能讓孩子有一個健康成長的環境,試圖主動承擔下所有,這是一位勇敢偉大的母親。

(求月票,月票,推薦票,角色卡點愛心。) 「前輩…」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的徐賢,李曼曼的應了一聲,只是她的臉色怎麼看起來有些不好呢?

順著徐賢的視線,李曼曼找到了根源所在。舉起手裡的煙朝女孩兒示意了一下:「是不是有些意外?」

徐賢一開始點頭,可後來又搖頭,這倒讓李曼曼有些不懂得她的意思了。

「不是有些意外,是非常意外。」徐賢看著李曼曼的眼睛認真的說著。就在這時候,李柳和其他少女們也像這邊走來。

「還拿著煙幹什麼?很光榮嗎?年紀輕輕的弄得跟小混混一樣?」不出意外的又是一頓訓斥。徐賢伸手輕輕在她的袖口拉了拉,李柳這才把後面的話憋回去。也是,現在這裡這麼多人呢,自己還是給他留點面子吧。

要不說sunny是少女們的里的情商王呢,見氣氛一度有些僵持,她拉著孝淵站出來打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