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且,他們的裝備極為精良!

身上帶着的,都是最先進的裝備!

這批從天而降的士兵,和田俊豪帶來的二百號人比起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無論從哪方面相比,二者之間,完全不屬於一個檔次!

田俊豪目光盯着這群士兵胸前位置,那裏依舊有北斗七星的標誌!

「爸,他們……他們是北斗軍團的人!」田俊豪的聲音,變得顫抖起來。

「什麼?北斗軍團?武安神帥的北斗軍團?」

周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這群從天而降的士兵,北斗軍團的人,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在正此時!

帶頭的一名軍官看着田俊豪帶來的二百多號人,發出洪亮的聲音:「我們是武安神帥座下警衛團,放下你們手中武器,全部站到一旁集中!」

武安神帥座下警衛團!

這幾個字,讓在場的人臉色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特別是田俊豪,以及他帶來的兩百號人,沒有比他們更清楚武安神帥警衛團代表着什麼。

如果北斗軍團,代表着華國的精銳!

那麼,武安神帥座下警衛團,就是精銳中的精銳!

面對這樣的精銳,田俊豪帶來的二百多號人,連對視的勇氣都沒有,連忙放下手中的裝備,馬上跑到一旁列隊集中,看到這一幕,田俊豪臉色極為難看。

剛才,他的人還威風凜凜!

但轉眼間,和武安神帥警衛團的人比起來,他的人彷彿就像小孩子一般,被訓得乖乖站到一旁。

「難道武安神帥在附近?」

在場的眾人都疑惑不已,不然,神帥的親衛怎麼會出現在這?

這時。

轟!

村口位置,再度傳來陣陣發動機的轟鳴聲。

眾人尋聲望去。

一輛東風猛士,順着村口的路開了進來,後面還跟着很多,一輛,兩輛,三輛……

整整三十輛!

隨着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一輛輛東風猛士開到了崔凱家門口。

之前,周家開來的那十多輛蘭德酷路澤停在一起,顯得很霸氣。

但此時此刻,和這一輛輛霸道無匹的東風猛士比起來,周家那些蘭德酷路澤便顯得小氣了很多,氣場全部被這一輛輛霸道至極的東風猛士壓住!

這一輛輛東風猛士車身上,依舊有北斗七星的標誌,這些車,也是北斗軍團的專用車!

田俊豪看清楚之後,臉色有些慘白。

砰!

砰!

砰!

東風猛士車門紛紛打開。

威風凜凜,裝備精良的士兵從車上下來,快速站到一旁警戒!

緊接着!

一輛車車門打開。

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下車。

看到這名中年男子下車,田俊豪臉色狂變,這名男子,是田俊豪服役戰區的一號人物。

這名男子下車之後,一眼就看到了被繳械集中在一塊的那兩百號人,同時,他的目光一掃,發現了站在周家人群中的田俊豪,看到田俊豪這一刻,他臉色一沉。

這一刻田俊豪不敢再耽擱,連忙快步跑上前。

「庄將軍!」

「滾到一邊去!等下再收拾你!」

庄秦看着田俊豪的眼神,都快殺人了!

田俊豪只好灰溜溜的走到一旁,在眾人目光下,庄秦走到崔凱面前,慰問了幾句,同樣給崔凱死去的母親獻上了花圈。

「俊豪,這……」

眼前的場景,令周雄臉色難堪,那個叫庄將軍的,身份明顯比他女婿高不少,但對方為何要給那個村婦送上花圈?

砰!

這時,最前面的一輛車打開!

一名眼神堅毅的男子下車,他的臉上有一道被高速彈片劃過的傷疤,更顯得威風不已。

「帶上!」

在他的命令下,兩名下屬帶着花圈,走向崔凱一家。

「是武安神帥座下李將軍!」 我禮貌性的問道:

「老闆,你這會的豬肉是什麼價格?」

老闆憨厚的笑了笑,說道:

「小夥子啊,你說你要豬哪塊的肉啊,排骨啊還是前槽啊?」

我頓時感覺自己剛才問的有問題,所以又問道:

「我們想吃烤肉,我所以買前槽吧。」

老闆表示有鮮肉,也有切完辦好的,問我想要哪種。

我跟劉影商量了一下,最後我們選擇了切完辦好的,這樣就節省時間了。。

我們問了問價格,老闆表示說辦完后的就比沒辦的一斤就便宜兩塊錢,而且這裡的肉真心不算貴,老闆很實惠。

老闆還問我們有幾個人,劉影掰開手指算了算,說有五個……

肉一共買了76塊錢的,畢竟我們還準備烤點別的東西,肉吃太多了也會膩的。。

買完肉后,我們又問老闆有沒有碳。

這裡有無煙碳和木炭,最後我們選擇了無煙碳,這樣就無聲無息的不會被發現……

之後又在這裡買了烤料之類的東西……

買完這些之後,老闆又送了我們兩把木簽子。。

出了這家店鋪,我們加快腳步,朝著最近的一家超市走去,我跳下車來,發現劉影沒有下來,而是盯著一台車直看……

我走到她面前,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道:

「喂,你瞅啥呢,眼神直勾的……」

劉影這才回過神來,「啊」了一聲,手指著她剛才看的那台車道:

「傻蛋,你看這車是什麼牌子,這個車牌子我看著好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來是什麼?」

我循著她的手指看了過去,奈何本人雖然是個小伙,但是對車屬實沒有太大的研究,高中畢業那年考完駕駛證后基本上沒有碰過車……

原因無他,因為自己太窮了,買不起車……

我聳了聳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劉影表示,讓我先進去買酒,她在外面一定要搞清楚這車到底是什麼牌子的車。

我頓時滿頭黑線,這車一看價值就不菲,心想劉影你不會是想看到它的車主,然後拿美色迷惑他,再順勢嫁入豪門吧!!

想到這裡,我渾身抖了個機靈,表示自己先進去看看了……

進入超市,我直接朝著酒水區走了過去,看了看這些啤酒的標價,又看了看價格。

最後,我選擇了兩箱雪花勇闖天涯。

其實這玩意最實惠,說白了,這些啤酒貌似都是一個味兒……

其實我說上面那句話時,是昧著良心說的,我TM也喝過百威啤酒,當然知道百威啤酒比雪花勇闖天涯好喝,但是問題還得回到起點考慮,窮啊……

我搬著兩箱酒出超市后,劉影笑著對我說:

「傻蛋,破案了!破案了!那台車的牌子叫保時捷……」

其實我本來對這個問題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但還是接茬道:

「你看到車主了?你上前問他了啊?」

劉影朝我翻了個白眼,撇撇嘴說道:

「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手機上有個功能叫識圖說物嗎?」

我沒有搭茬,而是把兩箱啤酒抬上巡邏車。

劉影驚呼出聲:

「傻蛋,你怎麼買了那麼多的啤酒,咱們喝的完嗎?」

我露出一臉你有所不知的表情:

「逼養的酒這東西越喝越性情,只要是不發生昨天晚上在酒店的那種事情,這些酒肯定能喝完,你信不信?」

劉影拍了拍酒箱子,道:

「我不信!」

我看她這麼篤定,於是心生一計:

「那你要是不信,咱倆打個賭,你敢不敢?」

她舔舐了兩下嘴角,笑了起來:

「來啊,那你肯定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