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擴張的鬼域受到了顫動,一隻極為恐怖的厲鬼正在逼近,這突發的一切讓他的頭皮發麻。

他的鬼域驚動了其他的鬼?亦或者是這片叢林的復甦已經徹底爆發,他們身陷絕地?

這又是一隻什麼樣的鬼,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撼動他的三層鬼域,眼前一隻厲鬼尚未解決,又來一隻這樣的恐怖,這足以讓他們陷入絕望。

顧不了太多。

哪怕前狼后虎,恐怖逼近,他們也沒有退路,就算是這種情況,他們也必須儘快的解決這一切。

土壤中的爛肉還在組合,他們試圖還原那斷身屍的模樣,在那一刻,沈林動手。

半邊屍的能力總是能創造奇迹。

牙齒緊繃,屬於半邊屍的能力凝聚在沈林的雙手之上,試圖對眼前的厲鬼造成削弱。

葑門村中,半邊屍強悍的能力根本不用經過直接接觸,只要距離足夠,半邊屍的詭異力量就足以影響一個人。

可沈林不行,鬼相的力量太過殘缺,半邊屍的恐怖級別太高,如果不是駕馭了鬼母補齊了一部分拼圖,他可能連化相半邊屍都做不到。

三層鬼域足以讓沈林瞬間掃過數個地方。

帶有半邊屍力量的手掌就像穿越了濃霧,於紅光中直接按向那蠕動的屍塊。

詭異的力量接觸,半邊屍獨有的削弱能力直接作用在接觸到的屍塊之上,沈林明顯能感覺到厲鬼的氣息削弱了幾分。

恐怖與恐怖的對抗總是那麼詭秘莫測。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身後的幾人甚至還來不及反應,當他們看到沈林的鬼域發生震動時,整個人都有些不對勁了。

「這什麼情況,沈林的厲鬼壓制不住了?鬼域為什麼顫動成這副模樣。」

「不,不是沈林的問題,他距離復甦尚且還有一段距離。」趙子良回應,他是直接接觸過沈林復甦的人,當時的情況與眼前有很大不同。

趙子良反倒希望有些許相同,因為如果這片鬼域的震顫不是因為沈林。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因為鬼!

一隻無比恐怖的厲鬼對沈林的鬼域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他們不僅看著周圍的一切,不遠處,徐放渾身幾乎被血液染紅,碎裂的四肢岌岌可危,隨時有被肢解成人棍的風險,他的表情異常痛苦,屬於抱人鬼的虛白雙手朝著那些屍塊不斷的發動攻擊。

透過這一切,他們望向了鬼域中更遠的地方,那是一具發白的屍體,雙臂健在,雙腿齊全,頭顱沒有缺失,這隻厲鬼的一切都看上去無比完好,它就單單僵硬的站在那裡,就發出了令人恐懼的氣息。

鬼!厲鬼!

很明顯,或許是他們觸發了規律,或許是這片深山的恐怖已經壓制不住,哪怕沈林如今已經勉強鎮壓了一隻厲鬼的攻擊,可有一隻更為恐怖的已經逼近。

「不行,已經到極限了。」沈林的身形晃了幾下,他的腦海中一陣又一陣的刺痛在不斷襲來,他能夠感受到鬼相不安的躁動,復甦僅僅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為附近那隻極其恐怖的鬼。

能力未知,規律未知,甚至不知道這隻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可單單從他能夠撼動三層鬼域來看,這玩意不是善茬。

以目前的情況,壓制一隻鬼已經是極限,能夠撼動三層鬼域的鬼沈林不覺得身後的幾人可以抗多久,或許他們可以苟延殘喘,可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終究會驚動越來越多的恐怖。

當這片深山的恐怖徹底展現在他們眼前,他們連反抗都做不到。

死局!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叮叮叮。」

葉飛此時接到鄭可兒的電話。

「喂,有消息了嗎?」

葉飛覺得一定是宋紅顏的消息,便是著急的問著。

「有,現在她被正在面臨困難,應該是家族內部爭鬥,你看看去吧。」

「在哪裡?」

……

遠方,兩個女子坐著一輛摩托車飛馳著,馬路上飛快的馳騁,摩托車的轟鳴聲不斷。

坐在前面開著摩托的女子,穿著一身黑色的皮衣,秀髮迎空飛舞著,身材苗條火爆,眼神凌厲,一看就是練家子。

坐在摩托後邊的女人,身姿卓越,面容姣好,生的膚白貌美,天生麗質,比前面的女人更加秀麗,她就是宋紅顏。

宋紅顏抱著保鏢的腰肢,臉色驚慌,不斷的看向身後的幾輛摩托車,摩托車馳騁著,是宋家人的追殺。

「能不能在快點?」

宋紅顏問著保鏢。

「小姐,已經最快了,沒有辦法最快了,現在,我們趕緊衝進人群密集的地方,這樣才能逃跑。」

保鏢已經把車速弄到了八十邁,摩托車的八十邁,已經是鬼門關了,要是在快,就算一個小石子,也能讓她們兩個死於非命。

宋紅顏有些焦急,看著後邊的十幾輛摩托車,便是焦慮了起來。

「待會他們開著汽車來,我們就徹底跑不掉了,汽車一百邁的速度是沒有危險的。」

宋紅顏說著,她在心底不斷的祈福,希望能夠逃脫出去。

「小姐,在堅持一下,還有八公里,就到農村了,農村的路,曲折難走,我對那一代十分熟悉,只要到了前方的農村,我就可以根據地形的熟悉,帶小姐安全離開。」

保鏢對著宋紅顏說著,風聲很大,讓宋紅顏聽到保鏢的聲音很模糊。

「嗡嗡嗡!」

宋紅顏聽到身後的摩托車聲,便是回頭看去,身後十幾輛摩托車,全是精壯的男子,穿著黑衣黑褲,帶著墨鏡,摩托車開的飛快。

「嗡嗡!」

「刺拉拉!」

宋紅顏看到一個摩托車忽然側翻,然後在地上橫著漂移了二十多米,摩托車上全是火花,那摩托車手也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宋紅顏心中驚駭,原來摩托車真的只能在平坦的路上開。

若是速度太快,摩托車就會直接側翻在地上,畢竟是兩個輪子的,地上一個小石子,都能讓摩托車手死於非命。

「刺拉拉!」

又有一輛摩托車倒在地上,在地上摩擦起一溜的火花,黑色的油灑落了一地,宋紅顏知道,他們加速了。

保鏢聽到身後不斷有摩托車墜落的聲音,表情濃重,便是把摩托車的車速加到了八十五邁,轟鳴聲不斷。

「太危險了,這樣我們會死吧?」

宋紅顏吞了一口口水,她有些害怕了,要是側翻一下,兩個人都會死在這裡。

「我盡量小心,要是被他們捉住,那就生不如死了!」

女保鏢小心的看著地面上的隆起部分,就算是隆起,也要壓上去,隨便拐彎,那會車毀人亡的。

「嗚嗚嗚!」

幾聲車子馬達的聲音響起,女保鏢向後看了一眼,遠方,來了三輛汽車,開的飛快,從一個小黑點,馬上在眼前變成火柴盒大小。

「他們來了!」

女保鏢深吸一口氣,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車子的速度要比摩托車安全,會很容易逼停摩托車停下的。

「刺拉拉!」

女保鏢連續捏了幾下車閘,地上顯現一連串的剎車印,摩托車停下來了,女保鏢下車。

「小姐,你走吧,我來攔住他們!」

女保鏢對著宋紅顏說著。

「那你呢?」

宋紅顏沒想到女保鏢會這樣,便是皺著眉頭問著。

「我是被你母親撿來的孩子,本來就是孤兒命,要是沒有你母親,我早就餓死了。」

「現在,是時候把命還給你們了。」

女保鏢臉上帶著笑意,眼淚從眼眶之中滑落下來,但是她確實笑著,宋紅顏心中一陣疼痛,看著這笑容十分凄涼,凄美……

「走啊!」

「走!來不及了,小姐,孰輕孰重,你懂得,走啊!」

女保鏢看著那群摩托車越來越近,便是冷靜的催促著宋紅顏,宋紅顏看著女保鏢,三秒后,宋紅顏直接打火發動摩托車,朝著遠方開去。

宋紅顏一邊開著,一邊回頭觀望著女保鏢。

女保鏢站在馬路中間,一身黑色皮衣,加上那清秀的面容,十分冷酷。

她看著遠處飛馳而來的十幾輛摩托車,她雙手脫天,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的內氣。

「再見了,宋家!」

「讓我最後一次為你們效力!」

「呀!」

女保鏢朝著那十幾輛摩托車衝去,從腰身抽出飛刀,猛然的爆射而出,一把飛刀歘的一下激射在了一個摩托車的車輪上,那摩托車瞬間爆胎,整個車子瞬間失衡,搖擺了幾下便是摔倒在地上。

女保鏢一道道飛刀不斷的激射而出,一輛輛摩托車倒在地上,驚起無數的火花,汽油滿地,只是一個照面,十幾輛摩托車便是全部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有八九個人喪命。

沒有喪命的,女保鏢便是補上了一刀。

宋紅顏轉頭看著女保鏢解決了那麼多人,但是內心一點驚喜都沒有,反而很擔心,後面的三輛汽車也已經到了她眼前。

「我是不會讓你們過去的!」

女保鏢冷著臉,手中捏著幾個飛刀,眼神看著前方那並排三輛汽車衝來,她集中精力,猛然的激射旁邊的兩輛車子的車輪,砰砰,兩個汽車的輪子紛紛爆胎,但是那汽車還是前行著,即使爆胎了,也不影響開車。

女保鏢緊盯著中間那一輛車,便是快速的朝著那一輛汽車跑去,一個飛奔,整個人騰空,一腳朝著那汽車的車頭踢去,渾身上下的古武在這一刻全部爆發了出來。

……

宋紅顏開著摩托車,再轉頭看的時候,根本看不到女保鏢了,宋紅顏很擔心,腦中不斷的回憶著小時后和女保鏢一起玩耍的時候,還有一起吃糖果的樣子。

剛才女保鏢那兩行晶瑩的淚花,狠狠的觸動著宋紅顏的心臟。

「刺拉拉!」

宋紅顏停下車子,她雙手緊握著摩托車把,過了三秒鐘,她轉身調頭,開著摩托車朝著女保鏢的方向而去。

「我不會讓你死的!」

宋紅顏眼中帶著堅定,摩托的車速已經到了七十邁,她緩緩的把車速加到了八十邁,內心砰砰跳,她開摩托車這一輩子也沒有開過這麼高的速度。

「啊!」

此時十幾個人圍繞著女保鏢,女保鏢發出了一聲慘叫,一個男子拿著電棒,在她的身上電擊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