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善行聽了話,像是聯想到了什麼,表情猙獰,眼睛瞪大,雙手緊握,虎口發白。

他這副反常的模樣,直接嚇了李氏一跳,李氏表情驚變,慌張之下滿頭冷汗。

偏偏,此時趙善行還說着在李氏聽來極為「大逆不道」的話。

「堂堂官府衙役,朝廷官差,竟成走狗污濘,如此行事?」

還有沒有天理王法?

「哎呦,你個傻孩子,混說甚麼話,」李氏顫著音,趕緊伸手拍了拍表情過於激動的趙善行,話說的語重心長,「你個孩子,凡事都要想開些,須知,人家是官,我們是民,」

「俗話說,民不與官斗,你一介白身,沒事瞎嚷嚷什麼。」

李氏尤為不贊同的瞪了眼趙善行,弄的趙善行只能搖頭嘆息,苦笑不已。

張張嘴,想要再說,被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

「娘,五弟,糧食搬好嘞,咱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趙善林站在裝滿的牛車旁,仰頭沖着李氏和趙善行這邊喊話。

一旁的劉氏捂著臉,神色暗暗的瞪着家裏這個不知變通的男人。

她剛剛離得遠,都看到娘和四弟因着說話,情緒不對來的。

依她娘的脾性,這時候,誰湊上去誰倒霉。

自家男人也不看看時辰,竟傻愣愣的做什麼出頭鳥,嘖,到時被罵也是活該。

誰知,李氏只擺了擺手,卻一反常態的沒有罵人。

李氏上下瞟了眼趙善行,拉着對方的衣袖往回走,邊走邊耳提面令,「你剛剛這話,就此打住,往後也別外說,」

「諾,糧食好了,咱們趕緊給你爹送糧食去,繳了稅,也能睡個踏實覺。」

這話說完,李氏也不管趙善行心裏琢磨什麼,伸手放下拉扯人的衣袖,李氏抻著腦袋來回瞧了瞧牛車上還有板車上的糧食布匹。

確認無誤后,讓大著肚子的程氏回屋休息,劉氏和袁氏做飯,李氏帶着五個兒子,一道出了門。

此時,天已經大亮。

今日天氣不錯,無風無雲,正適合夏收。

結果因着繳納夏賦的事,村裏的人誰也沒有下地,全都緊張兮兮的推著糧食排著隊,在里正家門口等候。

一路上,李氏碰到不少和他們目的一致的村民,大家都有些相同的氣場,面帶驚恐,步履匆匆。

李氏幾人到的時候,里正家門口的那一片空地已經佔滿了人。

人旁邊不遠,則是一條長長的貨物長龍。

打發趙善宇去找趙福祥,李氏讓趙善林趕緊找個落腳地方休息休息。

牛車還好,木板車上這些糧食可是不輕,為了抓緊時間,都是兄弟五人換著推過來的。

趙善林抹著腦袋上的汗珠,看了眼周圍情況,跟着伸手一指,招呼趙善川快過去。

果然,前面有人去排隊了,空出了一個角落。

趙善川趕緊跑過去佔好,剩下的三人則牽着牛車,推著木板車過去。

將木板車的把手放在地上,趙善林喘了口氣,撩開箍在身上的褂子,一屁股坐在一旁的黃土堆上休息。

李氏則抽空瞄了眼周圍,趁着他們空閑的功夫和左鄰右舍的熟人搭著話茬。

她問的也簡單,無非就是眼前的事,她離開這麼久,怕出甚麼新的規矩不知道。

搭話的婦人平日裏也和李氏關係不錯,藉著前面人排隊的空,歪頭跟李氏小聲嘀咕,「李嬸子,你不知道,就剛剛,村裏東北邊那家姓單的,老子兒子直接被抓走了。」

說着,婦人還嘖嘖兩聲,嘴說着可慘,面上卻看不出什麼。

李氏抬頭瞅了眼,暗暗收回視線。

這也沒是辦法的事,誰讓那戶姓單的人家是村裏土著,生活條件又比一般人家好,平日和他們這些外姓來往不多,關係不熟。

眼下冷不丁被抓走了,村民除了驚嘆幾句,也不可能會真難受。

不過,單家嗎?

單家的大兒媳和她關係還不錯呢,硬要算,還算得上是她娘家那邊的親戚,不過已經出了五服,真要說也沒甚麼關係。

只是因着李家灣這些年嫁來上哇村的人少,所以,李氏才和單家的大兒媳孫氏處的不錯,日常見面說個話,節日走個禮。

這單家竟然出事了?

李氏皺皺眉,暫時先不管這些事,眼下,她就好奇那些衙役官差為何要抓這單家一家,「你說這是為甚?我記得那單老頭,可是個頂頂厲害的手藝人,再說,人家肯吃苦肯幹活,今年靠着河魚的買賣也得了不少錢,按理說可不應該湊不齊夏賦啊。」

「誰說不是這理?」剛說着話的婦人也是一拍大腿,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警惕的看了眼周圍,忙拉着李氏的頭又低了低。

李氏作勢蹲下,睜眼瞧著婦人想做甚。

婦人面色隱隱有些激動,說出來的話吹到了李氏耳垂,弄的李氏臉色詭異。

李氏沒在意,認真聽着婦人給出來的解釋。

「說是,拿出來的糧食不夠按照繳納乾重的比例,又不允許人家回去拿,這才將爺仨都抓走了,」說道這裏,婦人唏噓不已,「那些衙役老爺說,今年上頭要修路,這三人都要被拉去修路,哎,慘的呦,也不知甚麼時候能回來。」

反正,這些年,他們村裏被拉去修路的男人,不管主動還是被動的,就沒一個能回來的。

所以在他們這些村民眼裏,被衙役官差拉去修路,那本身就是一條死路。

《》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再讀中文網提供第一百一十二章慘烈,詭異在線閱讀。

內容由網友收集並提供,轉載至再讀中文網只是為了宣傳《第一百一十二章慘烈,詭異》讓更多書友知曉。

如果對作品瀏覽,或對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聯繫本站,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六年後。

越發成熟穩重的嚴禮和馬明傑在三亞吹着海風。

馬明傑看着滿沙灘的比基尼美女,感嘆著,「這也就只有我能欣賞得來,畢竟我身旁的鐵樹百年開一次花。」

「話裏有話。」嚴禮推了推墨鏡,「說吧,找我來三亞有什麼事。」

「你不想知道我在這裏遇到誰了。」馬明傑說着,「雖然只見過一次吧,但是印象深刻啊。」

「你遇見誰了?」不知道馬明傑在賣什麼關子,嚴禮追問著。

「我記得她好像叫習晚吧。」

「?」嚴禮眼神深邃起來,「你怎麼知道是她。」

「說來也巧,那天我在酒店大堂撿到她的銀行卡了,可能是在辦理登記入住的時候不小心掉出來的。」馬明傑說着,「覺得這個名字眼熟,我就順便查了一下。發現這個女人是S市一家解決方案公司的高管,很是有趣。」

「哪家公司。」

「別急。我也沒記住,我晚點發到你手機上。」馬明傑笑着,果然嚴禮還是在意這個女人。

不然也不會一直單身,還在四處找機會打聽她的消息。

「銀行卡還了嗎。」

「還了,早就安排人給還回去了。不還怎麼能證明查到的信息是不是正確的呢。晚點公司名字和地址我都會發給你的,不過嘛……」

「說吧,什麼要求。」嚴禮一副早已習慣了馬明傑提要求的樣子。

「也沒什麼,我就是有個新的安全系統項目想你幫幫我,指導指導。那個項目我可是投了不少錢。」

「可以。」

「那就說定了。」馬明傑一臉得逞的表情。

「等我見到以後才算。」

「這個沒問題,我幫你約她到我家。保證讓你見到。」馬明傑胸有成竹的樣子,「放心,兄弟。」

「……」 而葉華創造的戰績還在繼續,在墨然他們準備向第七星區移動的時候,葉華已經將亡靈族第二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徹底擊毀。並成功離開戰區回到第五星區。而克里維將軍也是讓周圍的三支遠航級戰艦編隊集合,這需要時間。

葉華的驚艷讓瑞萊雅幾名將軍都是有些側目起來。他們當然知道想要擊敗亡靈族遠航級戰艦編隊並不難,只要有雙倍於亡靈族的戰艦編隊就可以了。但是想要徹底圍殲,卻至少需要四支遠航級戰艦編隊才有可能做到,甚至很可能還會讓亡靈族的戰艦逃遁,但葉華卻是在短短五六個小時之內,徹底擊毀了兩支亡靈族的遠航級戰艦編隊,這能不讓那些將軍們側目嗎?

特別是當他們知道葉華還是一個奎羅的時候,他們不由想到了之前對於奎羅的一些偏見。克里維將軍正是將這種偏見拋棄,才是得到了葉華這樣優秀的指揮官。而得到這樣戰果的格萊伯特卻是有些不安起來,他之前得罪的那個艦隊似乎也是奎羅。而且能被瑞萊雅將軍看中的奎羅。想到這,他不由有些不安起來。

「若是那個傢伙死在了外面,那麼就基本上沒有什麼價值了。」剛開始的時候,格萊伯特還想着怎樣去挽回關係,但是後來再次思索,他卻是冒出了這樣的想法。「以那樣的艦隊能做什麼事情,被亡靈族一個遠航級戰艦編隊就能滅掉的艦隊有什麼用?」想到這,格萊伯特心情也是稍稍好了一些。若是他知道墨然和婉留就是他之前想要爭奪的九十六和九十七號的,不知道他還會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這邊事情不提,因為在第五星區,克里維將軍已經再次讓三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向葉華的方向集合了。

「又有一支艦隊被殲滅了嗎?就連一個小時都堅持不了,這樣的艦隊也是廢物吧!」管理著這個亡靈族星區的夢魘低聲說着,聲音中帶着一絲慵懶。想要學習神族的作戰方式,他們也是需要時間調集艦隊和能源的。他們也是發現神族的艦隊大多數都是圍在第五星區的核心區域,他們要有充足的能源才能在戰鬥之後退回來。雖然麻煩,但似乎也是現在唯一能夠牽制第五星區的辦法了。要不然就是現在就和第五星區進行決戰。

「兩次戰鬥的手法和方式都似乎是同一個人。」亡靈族將領低聲說着,「我分析了一下對方的戰鬥方式,在出現的時候就盡量拉近距離,然後進行近距離的纏鬥,用優勢的兵力迅速取得最後的勝利。」解釋的時候,兩場戰鬥的視頻就是出現在這個夢魘的面前。

「對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指揮官。可能知道我們短時間內沒有辦法做出反應,想要將戰果擴大。」將領低聲說着。「當然,這個將領也是這個戰法的核心,若是將這個神族將領解決掉的話,那麼神族那邊也會心疼的吧!」

「你是在暗示我去解決掉對方的指揮官嗎?」聽到這名將領的話,夢魘微微挑眉,詢問著。聲音很是冰冷,顯然對方的話讓他很是不悅,什麼時候他做事需要一個低等生物建議了。

「很抱歉,屬下沒有這個意思。」將領立刻回答。「只是覺得,我們或許可以設置一個陷阱,按照對方的行動來看,很可能還會有一次攻擊,這也可能是最後一次攻擊。這個指揮官現在創造的戰績已經足夠讓神族重視了,若是我們將對方圍殺的話,神族那邊不僅僅會損失三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對我們之後的戰鬥可能也會有很大的好處。」

亡靈族的降臨低聲說着,他剛才真的有那樣的想法,讓眼前這個神秘人物直接單獨去刺殺神族的那名神秘的指揮官,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換個方式說明了。

「一個神族指揮官而已,哪有那麼的麻煩,我去一趟就是。但若是我斬殺了對方指揮官,而你們沒有將對方的三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圍殲的話,你會知道後果的。」他並不喜歡被人指揮,但是斬殺一名神族的優秀指揮官他還是挺感興趣的。

「是,屬下會立刻佈置,若是神族艦隊再來,我會讓他們有來無回。」將領立刻說道。若是成功的話,他們之前的損失也是會被挽回。和神族戰損一比一的話,最後神族將會輸得一塌糊塗的。

而另一邊,葉華並不知道一個針對他的陷阱已經展開。「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神族之後肯定會有所動作。」看着面前投影出來的克里維將軍說到。他現在剛到達一艘遠航級戰艦的艦橋,這艘戰艦的艦長正侍立在葉華的身後。畢竟葉華現在的戰績已經遠遠超過他們大多數的遠航級戰艦的指揮官。神族是一個崇尚實力的種族,若是實力足夠的話,自然也會得到相應的尊重。

克里維將軍點了點頭,他當然相信葉華的判斷,畢竟這麼多次,他都沒有出錯。葉華打開了星區周圍的三維地圖,他需要找到一個目標。按照他的想法,亡靈族這個時候肯定是有動作的,他需要找到一個亡靈族不會在意的一個集合點。

隨後他挑選了一個比較深入的點。這個點在他第一次攻擊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了,但是他之後卻是在另外兩個遠離這個點的地方發動了攻擊,就是為了將亡靈族的注意力轉移到那邊,他好對第三個目標下手。

確定攻擊點之後,葉華就是將那個地點周圍的景象放大,隨後挑選遷躍點。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另外兩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已經到達。葉華也是將面前的地圖合上,隨後將遷躍點的坐標發了出去。

三支遠航級戰艦編隊再次踏上遠征。

一直關注著整個星區動態的亡靈族將領很快就是收到了另一個方向的求援信號,而他剛剛將注意力放到之前兩次遭襲擊的地方。

「你的時間不多。」夢魘輕笑一聲,隨後一步消失在了這個大廳中。這並不是某艘戰艦的艦橋,而是在一顆佈滿了黑曜石的行星,黑色的岩石反射著遙遠恆星的瑰麗光芒。而夢魘他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建立在山巔之上的城堡中。黑色的沉重黑曜石是構建這個城堡的主要材料。

在山巔的下方,深邃的山谷中,暗紅的岩漿流淌著。一顆巨大的岩石衛星在遙遠的地方升起。正是因為這顆衛星,讓這個遙遠的行星有着強烈的內部地質活動,但是沉重堅硬的黑曜石卻是將這種活動壓制在更深的地方,而一些岩漿只能是通過地殼上的縫隙流淌出來。

看了一眼這個星球,他喜歡這個地方,空氣中有着濃郁的硫磺味,還有大量的一種生長在黑曜石之上的一種植株,它們根植在黑曜石之中,似乎像是和這些石頭一起生長的一般。

而更遠的地方,無數的亡靈族戰士正在開採著這裏的黑曜石,為他建造一個龐大的宮殿群。但是沉重堅硬的黑曜石本身就是非常堅硬,想要打造出一個合適的磚石需要大量的時間。

滿意地看着這個世界,這是屬於他自己的世界,比起之前他所在的地方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辨別了一下方向,他就是向著宇宙深處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