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八聽到菲絮的哭聲出來道:「主人,主人別着急,既然御龍飛空鞭有靈性,你們一定可以相互感知的,不必到達什麼境界的,你閉上眼睛,用心得感性它們。」

菲絮點了點頭,輕輕閉上眼睛,淚水依舊忍不住直流,一顆顆打在御龍飛空鞭的碧珠之中,那副頭頂硃砂的白蛇圖漸漸散發出金光。菲絮在心底默念了:「蟒蛇,你若能感應到我就出來幫幫我,求你了,快出來吧」

碧珠泛著青金兩道光越來越強,一股強大的靈力噴薄欲出,寰宇煥奕被刺的睜不開眼睛,當強光消失之後,發現黃金白蟒的元神化作頭頂一丹珠的白蛇正在菲絮眼前飛舞。煥奕:「白蛇,小妹,你成功了。」

菲絮興奮的睜開眼睛,高興的捧起雙手,對着白蟒道:「你待會護住我大哥,不要讓他受到傷害,可以嗎?」

那小白蛇點了點頭,用尾巴幫菲絮擦臉上的淚水,菲絮又問道:「你能在幫我大哥渡點靈力,治傷傷嗎?」

他小白蛇先點頭又搖頭,眾人不解,煥奕問道:「又點頭又搖頭的,到底能不能?」小八說道:「能渡靈力,但是不能治傷。」

煥奕道;「果然動物之間好溝通。」他這句話一出,小白蛇和小八同時朝他瞪去,小八道:「我是精靈,它也是千年靈蛇,不只是動物。」「好好好,不就是個章魚精嘛」

菲絮又試探性的問道:「你這麼小,能護住我哥哥嗎?」小白蛇又點了點頭忽然立起,在空中盤旋飛舞,越轉越大,鱗片也逐漸清晰,已經到了兩小腿粗時便停了下來,點了三下頭,然後眼睛掃了四周,有順時針轉了一圈,又搖了兩下頭。

小八說:「它說還可以更大,可屋內房間伸張不開。」然後白蟒點了點頭,如隱身一般消失,在出現在大家視野中時又變成原來的小白蛇。

小八像個解說員,娓娓道來:「它在告訴我們,它還可以隱身,不會被發現」小白蛇眼中充滿了被理解的喜悅,點了點頭。寰宇幾人聽到這裏無不欣喜若狂。

小白蛇盤旋著飛到菲絮的手旁,用尾巴點了點菲絮的食指,然後又用尾巴敲了三下碧珠。菲絮道:「你是說我在叫你,直接用這個手指敲三下碧珠對嗎?」

小白蛇點了點頭,重新飛回碧珠當中。

果然如寰宇所言,宇文燦的右胳膊如同廢了一般,抬不起來,用白色的繃帶纏繞拴在脖子上,便由自己的子弟代勞。

結界打開后浩軒覺得有一股透徹的靈力緩緩注入自己體內,非常舒服,而此時自己周身都感到一股清涼,猜到肯定是蟒蛇元神護體的緣故。而昨日菲絮被打之事整整熬煎了他一夜,簡直比身上的21鞭還要痛苦,他威脅宇文嚴道:「宇文嚴,你最好別讓我活着下去,否則我決不讓你活。」

宇文嚴胳膊的疼痛全然怪在了浩軒身上,聽到這樣的話,更是惱火道:「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到要跟我算賬了。就算你有命下來,我紀律堂按律執法,你能把我怎麼樣?」然後在心裏補充了一句:「何況,你也不會有命下來。」

宇文燦倒是裝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樣道:「軒兒,你受荊棘執刑,是大家共同商議的結果,你怎麼能因為你四師叔執行,就懷恨在心呢?」

浩軒鄙夷一笑道:「我並非四師叔執法而記恨他,打我可以,但打我妹妹不行,凡動他一根頭髮的人都要死,何況三鞭。少廢話,動手吧。」

宇文嚴給弟子使了個眼神,其實不用示意,那弟子也知道該怎麼辦,用出全力,不留活口,宇文嚴早就囑託過。

那人果真看着浩軒如看着自己的殺父仇人一般,怒火朝天。他穩穩握住鞭子,狠狠揮了出去。浩軒向前三日中鞭一樣,痛苦的嘶喊著。菲絮也如往日一樣,焦急的叫着「大哥,大哥」然後頭扎進煥奕懷中抽泣。

菲絮此時名知有白蟒護體,大哥沒事,一切都在演戲,但聽到浩軒痛苦的叫喊,還是會心疼的哭出來,這叫聲她聽了二十多聲,即使現在又煥奕在身邊,還是能想起前三日自己無助的那份孤寂。

浩軒在空中看着菲絮流淚難過的樣子,猜想這叫聲小妹聽了會更心疼,所興假裝承受不住暈倒算了,就猛的一垂頭暈了過去。

菲絮聽不到浩軒的叫聲,心裏更慌了,全然忘記在演戲這回事,大叫道:「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煥奕摟過菲絮大聲安慰道:「小妹,沒事的,大哥就是喊累了,休息會,你別擔心。大哥是誰呀,肯定沒事的啊」。然後又偷偷豎起一根大拇指小聲道:「小妹,你這戲份也太足了,厲害,厲害」菲絮小聲抽泣道:「我是真擔心大哥。」

煥奕無奈的道:「你這個人入戲太深了,不都安排好了嗎,擔心啥?」然後又大聲安慰起來:「好了好了,別哭了,等大哥下來我們去吃好吃的。」

宇文燦、和宇文嚴斜視着煥奕兄妹暗笑,似乎在說:「等你大哥下來,你們一起去吃斷頭飯吧。」

突然紀律堂外傳來寰宇的叫聲:「煥奕,活捉宇文燦。」宇文燦還未反應過來,煥奕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宇文燦身邊。宇文燦連忙超起手中的拐杖防護。

就在和煥奕打鬥過程中,宇文濤被這一個蓬頭蓋面之人和寰宇來到了紀律堂,宇文濤叫到:「師娘,那個人是假的宇文燦,真正的三師叔在這裏。」

程子涵和其他幾名師叔驚訝不已,連忙前去迎接宇文濤,也要看看他背後所背之人。宇文濤將宇文燦放在台階上,宇文燦掩面哭泣道:「嫂子,各位師弟,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此時最吃驚的是宇文嚴,這幾年他都和假的宇文燦關係最為要好,尤其是這幾日更是狼狽為奸,而此時面對另一個三師兄,不免詫異,他端著胳膊走來,想一看究竟。

走近才發現除了面容狼狽,模樣和自己的三師兄一摸一樣。他又回頭看了看和煥奕打鬥的假宇文燦,腿腳靈活,功法奇特,全然不是蒼穹派功法,更為重要的是腿沒有瘸。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聲音顫抖的問道:「你真的是三師兄?」

宇文燦抬起頭語重心長的說道:「老四呀,你受人矇騙,險些要了軒兒的命啊,快放軒兒下來。」

而此時假的宇文燦已經被煥奕降服,寰宇走到他的面前,揪着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然後發現了人皮假面具的痕迹,笑道:「這麼差了易容術也好意思拿出來騙人。」然後一把扯下他的人皮假面具。

蒼穹派眾人剛才還對眼前出現的這個狼狽的宇文燦半信半疑,而見到寰宇撕下假面具,便是確信不疑。

假的宇文燦倒是一臉淡定道:「二公子,四公子,你們來這裏破壞玄冥教的計劃,你父親知道嗎?」

「你說什麼」煥奕一腳將假的宇文燦踹到,寰宇有種莫名的預感,此人有意挑撥蒼穹派與玄冥教的關係,像極了當年的栽贓嫁禍。

他蹲下將三根鋼針刺入假宇文燦胸前,說道:「你再敢胡說八道,我讓你生不如你,你到底是誰派來的。」

假宇文燦口中吐了黑血,氣勢絲毫不見道:「怎麼死都一樣,不信你回去問問你父親。我們早就查處宇文博當年是被宇文旭陷害,但報仇難解心頭之痛,於是精心培養了浩軒,讓他親手殺了自己的父親,然後我們在以蒼穹派的名義出掉他,進而控制整個蒼龍山莊。」

「你卑鄙..」宇文嚴突然沖了過來,一刀刺入假宇文燦胸口。他此時必須表現出氣憤,和被人矇騙的無辜,才能儘快和這個假師兄脫掉關係,於是直接氣勢沖沖惡殺了過來,一刀結束了這個可惡可恨人的性命。

寰宇一掌推開宇文嚴,但為時已晚,假宇文燦當場斃命。寰宇氣憤的放下假宇文燦,心裏明白這個黑鍋恐怕玄冥教又得背。

程子涵道:「先放下軒兒。」

浩軒在上面看懂了一切,也聽懂了一切,他本以為自從自己殺了父親之後,和玄冥教再無賒欠,沒想到玄冥教居然要至自己於死地,簡直忍無可忍。

他又要極力壓制自己的怒火,他知道玄冥教的安排,和下面弟弟妹妹無關,他們也不過是復仇的一把刀而已。寰宇如此不信的逼問那個人的來歷,恐怕還不願意相信眼前的現實,所以他也不願意逼迫寰宇。

他明白現在需要處理的是眼前的事情,而不是計較和玄冥教的恩怨,必須穩住蒼穹派,以後的事情慢慢處理。

寰宇、煥奕慢慢將浩軒放下,剛扶到浩軒的肩膀,浩軒就痛苦的叫到:「啊,疼,不要碰胳膊,我自己走。」

浩軒在空中掉了四天三夜,胳膊關節處嚴重受損,經不起任何力度,菲絮連忙道:「不要碰大哥胳膊」然後跑來用青菱纏住浩軒的上身,運靈力扶著浩軒慢慢走。

寰宇餘光看到海之心,猜想可能是昨日菲絮掉落,便折回撿了起來。

浩軒忍者疼痛一步一步向前走,不是朝着程子涵而是宇文嚴,眾人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艱難行走,眼中也是一片淚花。

宇文嚴見浩軒目露凶色,殺氣騰騰的架勢,想到剛剛浩軒說道若他活着決不讓自己活的話,瞬間後背發涼。他迅速解釋道:「軒兒,一切都是誤會,我是被假的宇文燦蒙蔽蠱惑的。」

程子涵和其他師兄弟迅速明白浩軒是何意,也連忙前來阻攔道:「假的宇文燦已死,一切都是誤會,你四師叔也是被矇騙的,軒兒,冷靜一下。」

浩軒一步一字的道:「我可以原諒他傷害我,但不能原諒他傷害我妹妹,閃開。」

這種報仇雪恨的事煥奕最為樂意,若不是寰宇攔著,他早就滅了宇文嚴的,因為這個討厭的傢伙觸犯了自己的宗旨:「我妹妹我可以欺負,但別人卻決不能傷她一分一毫」。他跑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就推走了程子涵一行人。

宇文嚴此時也全程警備,他心想如今浩軒重傷在身,就連胳膊都讓人碰不得,若真動起手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不過他自希望的還是不要動手,畢竟就算他贏了,眼前這局勢也動不了浩軒。所以極力為自己開脫:「軒兒,是師叔的錯,不該輕信他的煽風點火,我為莫姑娘道歉,莫姑娘對不起,對不起,這樣我請戒鞭30怎麼樣?」

戒鞭是各門派懲治反了大過的弟子才會動用的刑法,而且戒鞭傷過的地方會留下疤痕,將永遠掛在身上,一般20戒鞭已經算重罰,如今宇文嚴自請30戒鞭足見其誠心。

他一邊道歉,一邊防備着,注意力全集中在浩軒身上,看着他吃力的走過來,卻沒有注意寰宇早已暗自控制了他的身體,令他動彈不得。

宇文正說到:「軒兒,30戒鞭已經是重罰了,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畢竟是一家人。」

菲絮剛要去拉浩軒,想到不能碰大哥的胳膊,連忙收回手道:「大哥,算了,也不能全怪他,況且..。」

「不行」浩軒、和煥奕一同說道。程子涵等人紛紛出言阻攔:「軒兒,住手…」卻被煥奕擋着不能靠近。煥奕道:「大哥,你重傷不行的話,要不我來,這麼墨跡幹嘛。」

浩軒道:「不必,我自己來」,浩軒咬着牙艱難的抬起胳膊,隔空奪下宇文嚴的刀,然後啊的喊了一聲,手提刀落,一刀將他劈死。

一刀下去,浩軒用了他所剩的所有靈力,虛脫的跪在地上。

六師叔和七師叔下了一身冷汗,他們頓時明白浩軒是個快意恩仇之人,眼裏容不下任何沙子,只要他活着,一定會了清所有恩怨。他們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心裏慶幸道:「還有自己沒有傷害菲絮這個小姑娘,逆龍之麟碰不得呀。」仿造的冰裂紋瓷器有很多。

真正傳世的幾乎沒有。

能夠辨別真正的冰裂紋的人也少只有又少。

冰裂紋並不是真正的裂紋,而是燒制過程中的一種化學變化。

那裂開的紋路乃是天成,有一種天然的美感。

正是因為如此,這類瓷器價值連城。

那……

《重生1995》第68章女孩兒最大的武器 許建功帶著這二十個人,進瞭望江園。

其中,東叔和小月都在跟著。

這倆人始終帶著狐疑的態度,他們要搞清楚,許建功是不是在撒謊。

而其他人,進了這望江園后,就完全被裡面的環境給驚呆了。

身為廣陽市最高端最頂級的別墅區,望江園的環境,如夢如幻。

眾人行走在其中,就有一種行走在御花園裡的感覺,各種驚呼不已,同時不斷稱讚許建功有本事。

許建功得意至極,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東叔和小月卻是滿臉黑線。

走了一會兒,小月先提議:「許叔叔,要不,先帶我們去看看你家的房子吧?」

眾人齊齊看向許建功。

許建功早有準備,緩緩點頭:「也好,咱們過去瞅瞅。」

「哦,對了,我家還沒裝修,裡面有些亂,請大家諒解啊!」

眾人紛紛笑道:「哎呀,老許,這有什麼?沒裝修的房子,不都這樣嘛!」

「老許,咱們這一茬兒的老朋友們,還是你有本事啊!」

「真沒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進望江園走一趟。老許,多虧了你啊!」

「我早就說了,老許肯定不是池中物。你們看,咱們這些老兄弟里,還是老許最有能耐啊!」

眾人紛紛誇耀,讓許建功更是得意地快飄上天了。

他帶著眾人,來到事先說好的一套別墅。

「各位,這就是我家那套房子了。」

「大家參觀一下。」

這是一套比較普通的別墅,在望江園裡面,屬於很一般的水準。

在市場上賣的話,也就數千萬。

當然,前提是你得有購買的資格!

望江園的房子,價錢不關鍵,關鍵是,你得有住在裡面的身份。

這裡的房子,賣不賣,必須得到南霸天的首肯!

而廣陽市,有幾個人,能夠得到南霸天的肯定?

當然,這套別墅,雖然普通,但也比林漠他們現在住的盛世公館那套好得多。

前後大花園,室內室外雙泳池。

觀景露台,望江露台,讓人看到就心生愉悅。

看到這房子,眾人腦袋裡,就會不由自主地幻想,這房子裝修好,到底是什麼情況。

眾人更是對許建功稱讚不已,都是滿臉的嘆服。

唯有東叔和小月滿臉不服氣。

「真想不到,這老東西,竟然買了一套望江園的房子?」

「真是活見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