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每次都是李雲給出思路畫出框架,而參謀部則負責往框架里填空。他們要做的只是根據情報安排作戰部隊,計劃行軍路線時間,計算糧食彈藥的消耗,設想出李雲思路的漏洞,並制定出補救方案等。

因此不只是李雲,朱雀軍的所有人都在戰爭當中學習著戰爭。

等言成武說完之後,李雲便命令道:「好了,這就是下一步的作戰計劃,清楚了的話就立刻執行吧!」

「諾!」

於是朱雀軍這個修整了一夜的戰爭機器,又再次發動了起來。

伴隨著朱雀軍新一輪,作戰計劃開展的同時。在第二步兵團的配合下,汝州軍管會針對汝州的全面清理工作,也正式拉開了序幕。

首先要做的,就是清理查抄官府及官僚勛貴的資產。其次是搜索全城,逮捕那些隱匿起來的逃兵,和其它有潛在危險的反抗分子。

而這項工作雖然繁瑣,不過在貓眼的情報,以及先前汝州據點人員的指引下,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

當然在這期間,也有一些地方豪強表現出了不配合的態度。可是在超武軍的槍口下,以及那些掛在城牆上的,武道高手屍體的威懾下。

在經受了一番朱雀軍子彈的洗禮后,這種不配合的態度就立刻消失了。

對於汝州的各級官員,李雲並不是要一棒子打死,一些貪婪無度民怨極大自然要處理掉。可是對於一些有能力的前府衙官員,李雲還是很寬容的。

因為適當的表現一下,自己的寬容之心,不但有助於地方的穩定,也能安一下那些士子和鄉紳階層的心。

不過不同於那些底層的衙役和書吏,對於那些要寬容對待的官員,即便他們願意投靠,李雲也不會重用。最多給他們一些副手位置,讓他們協助朱雀軍處理政務,在一些事上出出主意即可。

因為李雲從來都沒放鬆過自己的用人原則,那就是忠誠第一。在絕對忠誠的前提下,任人唯親唯才是舉! 秦蒼穹坐在一旁,深吸了一口煙。

「安息,羅兄。」他淡淡吐出一口煙圈,喃喃自語道。

而後,他伸手,輕輕抹了抹羅大祥那對睜開的眼睛。

將他的眼睛合上。

秦蒼穹推開車門,叼著煙,緩緩跨出了瑪莎拉蒂轎車。

車內,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屍體,躺在椅子上。

鮮血,染紅了整個瑪莎拉蒂後排座椅。

羅大祥,就這麼死了。

死於割腕自殺。

他最終選擇,自殺的方式,保住了自己的家人。

秦蒼穹叼著煙,一步一步,緩緩離去。

跨上悍馬H6越野車。

「走吧,下一站。」他坐進車內,對警衛員花木蘭吩咐道。

「是。」悍馬越野車內,警衛員恭敬點頭。

而後,啟動轎車,飛馳駛離而去……

……

夜色,黃昏。

江南,另一條公路上。

一輛豪華的特斯拉models轎車,正緩緩停在紅綠燈口,等待着綠燈通行。

就在此時,前方路口,突然一輛迷彩色越野車出現。

攔住了這輛特斯拉轎車的去路。

「你誰啊?大晚上的,攔在路中間做什麼?!特么眼瞎啊!」那輛特斯拉轎車中,駕駛員面色冷怒,趴在車窗外罵道!

可,當悍馬越野車的車門推開,一名西裝青年緩緩跨下車后。

特斯拉的駕駛員,頓時罵人的話,直接卡在了喉嚨里,他整個人面色都是一陣驟變!

「秦……秦……」特斯拉車內,司機面色,已然驟變!

秦蒼穹一步一步,走到了那輛特斯拉面前,叼著煙,淡淡看着他。

「陸兄,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呢。」秦蒼穹聲音平靜,帶着一抹弧度,緩緩道。

陸志奇:「……」

「秦董……您……您怎麼會在這裏?」陸志奇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訕笑問道……

秦蒼穹吐出一口煙圈,平靜道,「來找你的。」

陸志奇:「……」

此時的陸志奇,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太妙的預感。

這,怕是要出事啊。

陸志奇偷偷掛下汽車的檔位,就要倒車離去。

可,秦蒼穹卻眼眸一凝。

一股威壓席捲!

「呯、呯、呯、呯……」特斯拉轎車的四個車輪,當場炸裂!

整輛車當場直接,拋錨在路中央!

「陸兄,難得一見,你何必着急走?」秦蒼穹站在那兒,淡淡道。

陸志奇:「……」

此時的他,已經察覺到不妙,額頭驚恐的冷汗直冒。

這特么,是要幹什麼。

「秦……秦董,你……你這是要幹什麼?」陸志奇語帶警惕道。

秦蒼穹淡淡一笑,「不幹什麼,找你敘敘舊,聊聊當年之事。」

秦蒼穹就這麼,站在車門前,叼著煙,和陸志奇聊起了當年。

面對秦蒼穹的逼問,字字珠璣。

陸志奇坐在駕駛室內,面色,愈來愈難看。

這……

秦蒼穹這開口,就是逼問當年,背叛之事。

讓陸志奇面色無比難看。。

最終,一番周旋下來。

陸志奇終於被逼承認……當年有背叛過秦蒼穹。

秦蒼穹的威懾,太過可怕。

他整個人,哪怕只是站在那兒,都讓陸志奇膽顫心驚。

當年的那個瘋子,始終還是瘋子。

而且,威壓不減更甚。

“陸兄,既然……當年之事,你已招認。按罪論處,你,應當,可是死罪。」

「那你看,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送你一程?”秦蒼穹語氣平靜,叼著煙站在車門外,淡淡問道。

陸志奇:「……」

他整個人,面色無比煞白。

「秦董……大家都曾是兄弟一場……得饒人處且饒人啊……你就高抬貴手,放我一馬……」陸志奇面色複雜,企圖求饒。

可,任由他如何求饒。

秦蒼穹卻都是面色冷漠,絲毫沒有餘地。

「陸兄,兩個選擇。是你自己上路,還是我送你上路?」

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道。

「你自己上路,我可保你全家後代,安然無憂。」

「若我送你一程,那你將被定罪。你全家子嗣後代,三代都將背負你的罪名。」秦蒼穹一字一句,冷冷說道。

陸志奇:……

終於,那名股東苦苦求饒,無果。

他只能顫抖著,點頭道,「我……我自己了結……」

這,是他唯一的路。

與其,讓秦蒼穹動手。

那,還不如他自行了斷。

留他家族子嗣,後代一條生路。

秦蒼穹緩緩點頭。

將一業刀片,遞到了陸志奇面前。

看到這個刀片時,陸志奇面色無比複雜難看。

他接過刀片。

可,卻並未動手割腕。

而是突然猛地推開車門,衝出轎車,就朝着路面瘋狂逃離而去……

他,不甘心死啊!!

他要活着。

要活命!

「冥頑不靈。」

「孺子不可教也。」

不遠處,秦蒼穹緩緩搖頭。

語氣中,帶着一抹失望無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