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太不幹凈衛生了。

雖然有些人說這種行為也沒什麼的,不就是用筷子的在飯菜裡面,多翻一翻,多洗一洗了嗎?!又不會讓那些飯菜的味道變餿啥的。

然而,陳萱萱真沒辦法吃下別人的口水。

尤其是當她意識到,這裡有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刷過牙。

想到刷牙的事兒,陳萱萱又想到了家裡人以前,一個特別不好的習慣。

那就是他們不管男女老少,從來都不會擦洗屁股……

對於他們來說,洗澡洗頭在某些時候,似乎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了。

為了自己全家人的健康,除了公公婆婆外,她都跟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兩個閨女反覆強調了,要勤洗澡,勤洗頭,要勤換衣。

總而言之,個人衛生問題,必須要搞好!

也幸虧她前些日子,又幫著他們把家裡的虱子跳蚤啥的,全部重新殺了幾遍。

要不然,這漸漸開始變涼的時間裡,虱子跳蚤啥的肯定會來一次大爆發。 溫初柳笑着說:「朋友住太遠啦,不好意思叫她們出來嘛。」

其實,是個人就能看出來,溫初柳的笑很僵硬,明顯的尬笑。

君十一沒有戳穿,而是像嘮家常一樣地問:

「住哪裏?」

「溫伍公寓。」

「我也是,哪棟?」

「A。」

「明天要返校了。」

「嗯,我知道。」

因為超市裏公寓很近,所以在兩人一問一答中,很快就回到了公寓。

君十一很貼心地幫她提到A棟樓門口,溫初柳看着她,認真地說:「下次再見的時候我把錢給你。」

其實溫初柳可以讓君十一去她房間里,但是呢,防人之心不可無。

君十一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就像她之前說的那樣,內心保持着警惕人的純真,就像在一片黑色海洋中,她自設了一個密不透風的籠子,裏面關着一張白紙,只有她一個人有鑰匙。

她點點頭,很嚴肅地對溫初柳說:「溫初柳,其實你可以考慮把自己的真實情感露出來。」

說完后,她頓了會,補充道:「如果不願意的話,可以露給我一個人看。」

溫初柳看着她,突地笑了:「你上來坐坐吧,順便直接把錢給你。」

「好。」君十一沒有猶豫,一口答應。

因為如果拒絕,唯一得到鑰匙的機會就沒有了。

……

溫初柳公寓內。

她把零食放下,指了指沙發,淡淡道:「坐,我去給你倒水。」

君十一點點頭,把自己的購物袋放下,隨後四下打量著這個狹小的房間。

心裏思索道:網上不是說主播賺的錢很多嗎?怎麼溫初柳住的地方那麼小?

不久,溫初柳端著一杯水走了過來,主動問道:「是不是覺得我的家很小?」

君十一毫不掩飾地點點頭。

她解釋道:「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雖然小,但是不覺得很溫馨嗎?」

溫初柳的是家不大,一個客廳,沙發加飯桌,廚房也不大,兩個房間,一個直播一個睡覺。

「你說的也對。」君十一笑了笑,「午飯吃了嗎?」

溫初柳搖搖頭。

本來打算去超市買點吃的當午飯,但是現在看來——

她指著君十一之前放下的那個袋子,用着肯定的語氣道:「吃的。」

她本來不想看裏面的東西的,但是她瞥了一眼,真的!就只是瞥了一眼!

裏面有好多吃的,牛排、大雞腿、西藍花。

作為一個食肉妹子,活生生的肉擺在她面前,怎麼能拒絕?!你讓我怎麼拒絕?

君十一點點頭,擼了把袖子,提着袋子,朝着廚房走去。

當她快要走進廚房的時候,溫初柳疑惑的聲音傳來:「你燒的能吃嗎?」

她腳步猛地頓住,嘴角忍不住抽搐:「至少在十八歲之前我都是自己燒飯自己吃的好嗎?」

「那……我就勉為其難地相信你吧。」

溫初柳看着君十一踉蹌地走進廚房,忍不住笑了笑。

同時,君十一也藏在牆后,也忍不住捂嘴笑了出來。

兩人的關係,在不自覺中一點點拉近,一點點拉近……

。 兩個聖者臉色頓時都冰冷下來。

同為聖人,自有傲氣。

對他們來說,這件事本身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既然這無極是鳳凰公主、駙馬的兄弟,那麼他們就退一步,不再迎娶白千軍也就是。

可,這林凡竟然出言不遜,咄咄逼人。

一個聖者嗤笑道:「林聖莫非是要與我兄弟二人做過一場嗎?」

另一聖者毫不在意,道:「你已然殺了我狐族一個聖者,這件事,還沒有追責於你,你就該見好就收,可別自誤。」

「自誤?」林凡怪異的眼神看向這兩個聖者,隨後回頭,看向無極,道:「那日對你出手的聖者可是這兩人?」

無極恨聲道:「有。」

那一日,三大聖者對他一個小小天心巔峰修者出手,何等殘忍,挑斷他的手腳筋,當著他的面烹食他的斷臂與殘肢。

「兩大聖者對一個天心修者動手,好霸氣啊。」林凡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那個最先出言的聖者道:「林聖,以前不知他與你們還有這等關係,都是誤會,就此言和如何?」

另一聖者也點了點頭,道:「如此甚好。」

「甚好?」林凡笑著,只不過那笑聲讓人發滲。

「烹食我兄弟殘肢斷臂,挑斷他的手腳筋,若不是他已經天心,他已經廢了,此時,你們和我說此事就這麼算了?」林凡哈哈狂笑。

「那你又要如何?莫非為了這件事還要與我等一戰?」

聖者心中嘲笑。

他當然知道這林凡是史上最年輕聖者,戰力超凡脫俗,但那又如何?

他二人可都是聖境第二道巔峰,兩人合力之下,就算是聖境第三道的聖皇都能一戰,更何況是區區一個剛成聖的聖人?

「不是戰,是殺!」

林凡一聲怒吼,大手探出,直接抓向兩個聖者。

「吼!」

聖者怒吼,聲波肆掠,若不是林凡以手拂過天際,將那些音波撫平,定然是會出大問題。

大手探出,覆蓋了蒼穹,轟隆隆,萬千雷霆於掌指跳躍,似抓落天際的大星來。

太恐怖無人可形容這景象,那大手探向下方,任兩個聖者怒吼,聖劍與聖則等劈斬都無用,傷不了那如山脈般的指尖,啪的一聲,這兩個聖者被林凡一掌直接攥爆了,只有聖魂凄厲的逃竄而出。

此時,兩個聖魂萎靡不振,一臉驚懼且顫抖的看著林凡。

肉身成聖,走上那條路的人真的有這麼強嗎?

他們而是聖君,這林凡不過聖人而已,可就這般輕易的血虐他們。

「還沒死?」林凡詫異,且震怒大吼。

「林凡,你敢誅殺我等,定然會被狐帝清算,到時候哪怕金龍帝者都保不了你!」

聖魂凄厲大吼,可林凡卻是冷笑,大手橫空而過,綿延數十上百里,將兩個逃竄的聖魂直接覆滅在天穹上。

所有看見這一幕的人心神俱顫,渾身瑟瑟發抖,殺聖君如滅草芥,這簡直嚇死人。

對葯域諸人來說,聖那是要他們仰望的境界,可在這青年手中,滅之如屠狗。

便在林凡屠滅兩個聖者后,兩聲長嘯從天際傳來,巡狩八組的聖者來了。

他們有監察此域的職責,故而當感知有聖人於此發難后,第一時間趕至。

林凡靜靜的立在空中,兩個聖君人物來此,看見是林凡之後頓時都一怔。

嚴格來說,這林凡可也是八組的聖人,當時還被戲稱為史上最弱巡狩。

這兩個聖君臉色複雜,一人道:「林兄為何於此發難,抹殺聖人?」

林凡笑了笑道:「聖人對聖下人物出手,故而我在此執法。」

簡單一句話,這兩個聖君瞳孔都是一縮,同時露出苦笑。

這白家發生的事,他們如何不知?

看見所在一旁瑟瑟發抖的狐梟逆,頓時都嘆了口氣,同時心中很遺憾,若是知道這被折磨的小子與鳳凰公主等還有這等深厚關係;他們早就出手了,那樣一來,也能與林凡及鳳凰公主打好關係。

一個聖君道:「即是如此,那我等就退下,當然此事我等俱知,若日後需要作證,我等皆願前往。」

林凡笑著,道:「那就多謝了。」

滅殺聖者,這是一件可小可大的事,若是天人族追究,會有一番波折。

這兩個聖君人物是在賣好。

兩個聖君離去,林凡就這般看著狐梟逆,心中不止涌動起一千次殺機來,但最後都忍了下去,他能夠感知到,從他出手滅殺聖人開始,就有恐怖的帝念鎖定在他身上。

想來若是他出手,那鎖定他的帝者會向他出手。

看來,這狐帝對這狐梟逆真的是極為喜愛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