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錯。」辰九游肯定地道。

「長興縣捕快隊伍之前已經進去了啊,你怎麼單獨前來?」城衛嚴肅地看着辰九游,他們的眼神像看個嫌疑犯一樣。

不過,辰九游也理解對方,江陽天幕府被滅門這可是震驚整個水州武林的大事,城內已經採取宵禁的措施,江湖勢力與武林人士最近也特別安分。

「我…不小心掉隊了,所以輕功加急趕來,沒看我風塵僕僕得嗎?如果你們不信,可以派遣一人到天幕府詢問。」辰九游耐心地解釋道。

城衛統領點了點頭,眼神示意了一下,旁邊的小兵也意會到老大的意思,連忙向外跑去。

大概幾盞茶時間,小兵帶來一人,正是李龍。

「老大,你可算來了。」李龍開口喊道。

「嗯,修鍊太入迷,耽誤了點時間。」

「大人,這是我們長興縣天幕府的銅牌捕快,請放行,麻煩了。」李龍轉頭對着城衛統領說道。

「可以了,沒想到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兄弟不要介意,小李放行吧。」城衛統領吩咐道。

就這樣,李龍帶着辰九遊走進城門,一路來到臨時據點。

「你說的是明天大堂開會?」

「沒錯,聽說那名大統領很嚴格,不能遲到。」

「好的,我了解了,明天見。」

————————————-

第二天巳時,江陽天幕府滅門案針對性會議在大堂之內召開。

蔡坤與辰九游一同出席,李龍、江濤和李奎作為隨行,李虎太不靠譜被辰九游鎮壓在據點之內。

大堂內已經擺滿了座椅,他們二人很快就已找到長興縣的位置並就坐,長興縣的位置比較靠後,畢竟是個小縣城。

大堂內的座位嚴格按照等級佈置。首座位置肯定是大統領,左右下首應該是隨行的兩名金牌捕快,再下一層就是東陽天幕府、河陽天幕府統領的位置,最後一行就是各個縣城精銳捕快的位置了。

辰九游也在大堂內見到了一些熟人,比如不太友好的吳縣統領王伯雄、臉色依舊蒼白的柳縣統領顏真、面癱的山縣統領慕容暉。

忽然,辰九游在人群發現一名氣質不凡、唇上蓄上稀疏鬍渣的俊美男子,他已經認出了對方,對方也注意到辰九游的目光,與他對視一眼,雙方眼中都流露出久別重逢的喜悅。

如果這裏不是嚴肅的會堂,辰九游早已想要上前擁抱摯友。

辰九游對着於白飛眨巴兩眼,於白飛點頭示意,雙方眼神約定開會完,相聚一場。

待大堂座位坐滿之後,三名大咖才依次出場。

吳賢勇面容粗獷但眼睛明亮,一看就是個粗中有細之人,身材高大壯碩,面色嚴肅,銳利的目光掃視着在場眾人,在他的目光下,眾人正經而坐,不敢怠慢。

左右兩旁的許封和蔣越飛各有特點,許封面色溫和,看到他的笑容便覺得如沐春風,蔣越飛則是一臉冷漠,彷彿冰冷的利劍不得讓人靠近,拒人於千里之外。

吳賢勇洪亮的聲音響起:「各位,相信你們也知道為什麼叫你們來此開會。

這!是天幕府的恥辱,我將你們召集於此,就是為了嚴厲打擊本案的兇犯。

把屍體呈上來!」

話音剛落,後勤捕快利索地將兩具屍體台上來了。

吳賢勇一揮手,裹屍白布直接掀開,露出兩具屍體的面容。

一具屍體心臟被整個挖空,手腳四肢被斬斷成為人棍,面容痛苦,很可能在死前遭受殘忍的折磨。

另一具屍體呈現乾屍狀,雙目瞪圓,嘴巴大開,脖子有一道大型裂口傷痕,顯然是被活活吸食血液窒息而死。

眾人看到屍體,開始議論紛紛。

「是金牌捕快燕飛歌!」

「還有江陽天幕府統領王煜!死得好慘。」

「兇手極其兇惡啊,要知道金牌捕快燕飛歌可是水州常年破案率最高的捕快之一,以他的實力竟然都敵不過對方。」東陽天幕府統領江軍心有餘悸道。

「江陽天幕府統領花雨田是我們的老相識,以他後天九重巔峰的實力竟然也逃不掉。」河陽天幕府統領黃天珏也一臉凝重地說道。

吳賢勇將眾人臉色盡收眼底,特別是在辰九游身上停留了數秒。

「各位也看到屍體了吧,我們初步推斷,這起惡劣的滅門案,乃是冥王殿所為。

近期,江陽天幕府在我們江南郡天幕府的授意之下,開展對冥王殿的清理行動,行動中我們擊斃了數百名冥王殿成員,將兩名舵主擊殺,冥王殿共計七個據點被拔除。

所以,冥王殿很有可能因此展開報復,很遺憾,金牌捕快燕飛歌和江陽天幕府統領王煜的身死,令人惋惜,我們江南郡天幕府就此決定徹底剷除境內冥王殿。

目前,我們得到可靠消息,冥王殿的殿主可能來到了江陽,因此江陽天幕府才會遇難。

各位,我們可能要與冥王殿開戰了!」

聽到此消息,眾人嘩然一片,冥王殿殿主,多麼可怕的人物……讓他們對這麼恐怖的敵人出手,猶如雞蛋碰石頭啊。

「大家放心,冥王殿殿主交由我們江南郡天幕府負責解決,你們只需要做好我安排的工作就行。」吳賢勇開口安撫道。

眾人聞言,心中鬆了口氣,只要不是當面對戰,還可以接受。

之後,眾人就偵破案件的分工展開了討論,吳賢勇身為大統領經驗極其豐富,帶來一群專門負責刑偵的捕快,負責對案件的偵查工作,至於其他前來支援的捕快,吳賢勇只是讓他們做好包圍敵人的工作就可以了,顯然他更信任從江南郡天幕府帶來的力量,其他縣城和府城的天幕府捕快只不過作為後勤佈置,以防萬一。

會議結束后,眾人紛紛離場,辰九游與於白飛對視一眼,很有默契地向外走去,於白飛緊隨其後。

不一會,前來支援的捕快已經走完,堂內只剩下三名先天捕快,吳賢勇、許封和蔣越飛。

「大人,可有把握?」許封當先開口發問。

吳賢勇沉吟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道:「沒有,估計這回會碰到鬼族啊。」

旁邊的蔣越飛聽到「鬼族」二字,眼中閃過一絲恨意:「遇到鬼族更好,我很期待與他們交手。」

「怎麼,越飛你還沒忘記兩年前的事?」許封微笑道。

「哼!在我大哥被鬼族殺死之時,我就發誓,必屠盡所有鬼族。」蔣越飛冷冽的聲音響起。

吳賢勇聽后無奈地搖了搖頭:「不可大意,鬼族有多麼可怕,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恐怖的冥王殿其實也只不過是鬼族的下屬勢力,他們殿主也極其可能是一名鬼族,我只期望是一隻成長期的鬼怪,這樣我們還有把握將它擊斃,假若是更高級別的鬼怪,那我們就…得通知那群人了。」

「大人,不將鬼族和冥王殿的事情與他們說嗎?」許封好奇問道。

「不是不想說,是不能說,他們一旦知道鬼族的厲害,哪還敢動手。」吳賢勇解釋道,「雖然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已經知道有鬼族的存在,卻都了解不深,沒有親眼見過,他們就不會想到鬼族身上,為了隊伍的安定,誰都不能泄露鬼族的信息,你們二人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許封和蔣越飛齊聲回應。

「對了,最後一行那名年輕的捕快就是辰九游?」吳賢勇問道。

蔣越飛答道:「是的,站在蔡坤旁邊的那位就是。」

「根據我們得到的信息,辰九游以指為劍輕鬆擊敗潛龍榜第四十名的慕容鴻天,基本上位置已定。恭喜大人又發現一位天幕府俊傑。」許封諂媚一笑道。

吳賢勇想到此處,也是一改愁容,欣然道:「我看了下,還不錯,身子挺壯實的,底子也打得不錯,前途無量,這次案件過後,就將他調往江南郡天幕府,那裏才是他施展武力的舞台,聽說白飛與他相識,剛才二人就在那眉來眼去,哈哈,還以為我沒發現嗎?到時候二人合作,一定能重現水州天幕府的榮光的。」 孫悟空似乎也察覺到蘇炎正在看他,不過他毫不在意,一個未入道的小子,又能怎麼樣。

雖然自己現在看你還順眼,對你感覺還不錯,但你要是敢亂來,就不要管俺老孫金箍棒不認人了!

蘇炎當然不知道孫悟空的想法,不過他很有自知之明,也很清楚孫悟空,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只要給他說好話,真實流露,真心相交,絕對不會跟他成敵人。

但孫悟空可以結交,甚至是利用,但絕不能深交,深交必被坑,不坑也得掉一層皮。

所以蘇炎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會跟孫悟空深交,當然能跟孫悟空做朋友,還是比做敵人好。

唐僧走在三人最中間,他一介凡人,更不會讀心術,哪裡知道其中兇險。

他現在前有孫悟空開路,後有蘇炎護衛周全,風光一時無兩,現在真是意氣風發,走路都開始有點飄飄然。

不過有礙觀瞻的就是,孫悟空他在前邊,雖然背著行李,卻是赤條條,拐步而行。

那紅色屁,股,蛋,子,在唐僧面前甩來甩去,滑稽非常,讓唐僧又有些無語,只得在內心默默念起經文。

「叮!」

「檢測到…轉化中…開拓中…」

唐僧一開始念經,蘇炎這邊也就開始截取,轉化,開拓,一氣呵成。

「真爽,簡直就是隨身攜帶充電寶。」

蘇炎默默調動信力詳情查看。

信力容量:2535/2535點

信力日產量:935點

日消耗:緊急避險500點

「之前聽天錄說信力產量超過一千,也有獎勵,不知道到時候又會有什麼驚喜…」

蘇炎查看玩詳細情況,忍不住在內心對未來產生更多憧憬。

不止如此,因為這幾天天天都能吸收到,唐僧的信仰,加上天錄快馬加鞭,片刻不停的轉化。

天錄世界,人界的開發進度也來到了10%。

蘇炎之前已經進過,開發程度5%的世界,明顯感覺到空氣中靈氣越發濃郁。

甚至比現在這西遊世界還要濃郁,也能繼續向前更近一步了。

但坑爹的一部分來了,在已經開拓完成的這部分,世界里。

蘇炎可以想幹嘛就幹嘛,就像是我的世界創造模式一般,在這片世界,他就是全能全知的上帝。

但除非是毀滅物品,創造任何物品,哪怕是一塊草皮,都需要消耗1點信力。

要是創造花草樹木,或者是鳥獸蟲魚,甚至是人,那消耗量簡直就是入流水。

以他目前持有的量來說,根本就入不敷出。

所以他看了兩眼就退出來了。

「哈哈哈,瞧你那窮樣,以後信力多點再來!」

天錄不時也出來補刀,氣的他臉都黑了。

與此同時他們三人走了沒多久,就過了兩界山。

忽然路中間,出現一隻猛虎,咆哮著剪尾而來,唐僧現在倒是面色如常。

這老虎比起前幾日,唐界斑斕虎來說也由有不及,根本不及那斑斕虎一半大小。

更何況是他已經見識過,孫悟空崩山而出,身影來去無蹤。

哪裡還會對這老虎產生波動,站在蘇炎身前靜靜看著孫悟空表演。

孫悟空見此十分歡喜,他也沒看到唐僧,無所謂的表情,還是一臉興奮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