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青也激動道:「主子,你終於恢復神智了。」 「昂!」一聲嘹亮高昂的龍吟聲響起,只見洛陽城上空,一條長大千丈的龐然大物橫空出現,頭似駝,眼似兔,耳似牛,角似鹿,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這是一條赤色的四爪真龍,甚至隱隱有向五爪赤龍蛻變的趨勢。

「天啦,這是神龍……」

「神龍顯化,竟然是神龍顯化啊!」

「我大漢不愧是天朝上國,竟然有神龍庇護!」

看到這一幕的洛陽官民一下子炸開了鍋,不由議論紛紛。真龍,那可是傳說中的生物,能夠和神靈比肩,早已經被神化,被世人信仰。

傳言,當初漢高祖劉邦就是因為斬殺一條擁有真龍血脈的白蛇,得到了白蛇體內的一縷龍氣,方才能夠建立大漢王朝。由此可見,真龍是何等不可思議的存在。

如今,只存在於古籍記載和傳說中的真龍現身洛陽,這自然在洛陽引起了軒然大波。洛陽城內的所有人都走出了家門,抬頭仰望着天空,看着那條巨大的赤色真龍,一個個震驚的難以言表。

「昂!」那赤龍再次長吟一聲,在洛陽城上空盤旋一陣,無盡赤色神光鋪開,彷彿一道赤色光幕籠罩在洛陽上空。

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在一瞬間變得昏暗,天空中鉛雲如墨,如波濤洶湧翻滾,大地上狂風怒吼,飛沙走石,宛如世界末日般。

只見那赤龍的頭頂上空,一團巨大無比的五彩劫雲憑空凝聚出來,方圓千里盡數籠罩在劫雲之下。

劫雲中,五色雷霆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劫雲之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那種心悸的感覺,讓他們感覺到死亡的氣息。他們癱軟在地上,一臉的絕望表情,看到真龍的興奮之情頃刻之間蕩然無存。

那條赤色真龍似乎也意識到情況不妙,一種冥冥中的感覺,讓他意識到,這是他的證道天劫。就如同修士達到一定境界之後,就需要渡九重雷劫。而想要證就極道,就必須渡極道天劫。這是天地的法則!

極道至尊乃是人道絕巔的存在,凌駕於世俗萬物之上。這種力量,已經達到了這方天地的極限,能夠對天地造成嚴重的破壞。天地無意識中限制這種存在的誕生,避免破壞天地平衡。

生靈證就極道時,就會有天劫降臨,將其誅殺,使其一身力量返還天地。可總有一些生靈天賦異稟,能夠在天劫的誅殺下存活。這時,天地認可你的存在,讓你能夠凝聚天心意識,證就極道果位。

不過由於上古之時,大量的極道強者強行離開這片天地,導致天地本源嚴重受損。天道無意識中加大了天劫難度,使天劫的威力增加了數十倍。

正是因此,那劫雲的威力才會如此恐怖,直接就是大五行滅絕天劫,也就是這方世界的天罰神雷,恐怖到極致中的極致。神魔境之下,必死無疑,根本就不給任何生靈證道的機會。

當然,若是向老子李聃這種超脫常理的存在例外。沒看見驚才絕艷如孔子,都只能化道天地,真靈融入文曲星,另類證道!底蘊深厚如敖臻,同樣是使用神道法網成就極道。還不就是因為極道天劫太恐怖!

僅僅劫雲散發的恐怖氣息,連那赤龍感覺到一陣窒息,好似有無數座大山壓在身上,更何況那些普通人!若是在洛陽城渡劫,恐怕整個洛陽都要變成一片廢墟,這是那赤龍萬萬不能接受的。

於是那赤色真龍一擺龍尾,化作一道神光消失在洛陽城上空。那方圓千里的五色劫雲也如影隨形的跟隨而至。

那條赤龍經過一片荒山時,頭頂的五彩劫雲似乎已經蓄勢完成,就看到,一道赤紅色劫雷,攜帶者恐怖的天劫雷火,散發着濃郁的毀滅氣息,對着赤龍劈去。

這道劫雷劃過虛空,虛空寸寸破滅,爆發出浩瀚可怕的氣息。那赤龍見此,龍眼一陣緊縮。突然之間,那赤龍似乎想到了什麼,招出了識海深處的簽到系統。不錯,這赤龍就是劉宏所化。

原來這次劉宏藉助大漢國運突破極道境界后,五帝真龍經的赤龍篇率先進入大成境界,讓他徹底與大漢的國運赤龍融為一體,凝練成了人道真龍之體。

「叮!恭喜宿主在大五行滅絕天劫中籤到成功,獲得神魔涅槃丹。」

同時,神魔涅槃丹的相關信息傳入劉宏的意識內,看到神魔涅槃丹的介紹,劉宏不由發出一聲暢快的龍吟。

但很快,他就樂極生悲,赤色劫雷直接劈在他的身上。他的龍鱗在赤色劫雷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直接化作飛灰。劫雷威勢不減,直接將他的龍軀劈開一個巨大的裂口,傷口處有天火焚燒,赤色劫雷的異力還在不斷破壞他的龍軀。劉宏不由仰天發出一聲痛苦的龍吟,悲聲傳萬里。

見此,劉宏立即將神魔涅槃丹吞入腹中,神丹入腹即化,形成一股神秘玄奇的力量充斥在劉宏龍軀的每一處微粒中。這股玄奇的力量碰到劫雷異力后,直接衍生出一種涅槃真火。這涅槃真火散發着無盡的造化神力,在這股造化神力的作用下,劉宏龍軀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如初。

那神魔涅槃丹可是大有來頭,乃是一位無上大能煉製的神丹。這枚神丹最恐怖之處在於,渡神魔劫時,能夠直接吸收劫雷之力,衍生涅槃真火,提前將精、氣、神、意、血脈、真靈等融為一體,讓渡劫者一步登天,不朽神魔體直接達到圓滿之境,而不用花費大量時間、資源慢慢打磨。

劉宏渡極道天劫,服用神魔涅槃丹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暴殄天物。若是被那些即將渡神魔劫的存在知道此事,即便是隔着天涯海角也要將劉宏追殺致死。

有神魔涅槃丹做後盾,劉宏那是意氣風發,連躲都不躲,靜靜懸浮在虛空中,任由重重雷劫的砸在龍軀上。

頓時,無數赤色雷光向四面八方爆發開來,一下子將周圍的空間轟成齏粉,寸寸湮滅,呈現出一片大破滅的可怕景象。劉宏身下方圓百里內的荒山,當場被轟的坍塌下去,密密麻麻的出現無數如蜘蛛網一樣的裂紋,然後又被天劫雷火焚燒成琉璃一般的物質。

然則,如此恐怖的劫雷卻沒有給劉宏造成絲毫傷害。劉宏化作的真龍依舊懸浮在半空中,隨着他的呼吸吐納,直接將四周的雷劫之力給吸入體內。這些劫雷一入體,就化作涅槃真火的養料。

濃郁的造化之力衍生而出,讓劉宏的血脈一陣沸騰,隱隱有朝着五爪真龍進化的趨勢。這讓人不得不感嘆神魔涅槃丹的強大功效,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感受到如此好處,劉宏不在被動的等待劫雷轟擊,而是直接龍口一張,將劫雷直接吞入腹中。隨着大量赤色劫雷入體,轉化成造化之力,劉宏的意識中浮現出大量的火系規則的感悟,很快他就將火系規則參悟圓滿,五帝真龍經赤龍篇大成境界徹底穩固。

劫雲彷彿有意識一般,見到落下去的赤色劫雷竟然被吞掉,頓時劇烈的翻滾起來。僅接着,一聲轟鳴,一道比之前更加粗大數倍的白色劫雷破開虛空轟向劉宏。白色劫雷中蘊含銳利鋒芒之氣,撕裂空間若等閑。

可是劉宏還是直接龍口一張,將劫雷吞入腹中。不過這次劉宏可就吃了大虧,雖然白色劫雷沒有逃過涅槃真火的魔爪,被轉化成了造化之氣,但是在被轉化之前,卻將劉宏的龍軀給割裂的千瘡百孔。

這些傷勢在造化之氣下很快恢復如初,可那種舒爽的感覺,劉宏卻是再也不想嘗試。這時,劉宏方才意識過來,赤色劫雷沒有對他造成傷害,那是他赤龍篇大成,火抗夠高。很明顯,他的金抗差之甚遠。

當然,劉宏得到的好處也不小。隨着白色劫雷便煉化,他就將金系規則參悟圓滿,五帝真龍經迅速運轉起來,眨眼間白龍篇也達到大成境界。

劉宏吞噬白色劫雷的舉動彷彿徹底觸怒了劫雲一般,五彩的劫雷如瀑布般從劫雲中傾瀉而下,將劉宏徹底淹沒在劫雷中。劉宏所在的那片區域呈現大破滅景象,虛空炸裂成無數塊,空間黑洞顯化,混沌氣息翻滾,似乎要從歸混沌,恐怖至極!

「轟轟轟!」五色劫雷如雨點般瘋狂的落下,一道道轟擊在劉宏的龍軀上,瘋狂的想要將其毀滅。劉宏催動體內的涅槃真火,將這些劫雷統統轉化成造化之力,不斷的淬鍊他的肉身血脈。

催動涅槃真火的法門,是劉宏無意中發現的。這個發現,讓劉宏煉化劫雷的速度增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隨着青色劫雷、黑色劫雷、黃色劫雷被不斷煉化,木系、水系、土系的規則,劉宏也迅速參悟到圓滿之境。五帝真龍經的青龍篇、黑龍篇、黃龍篇也全部達到了大成之境。

隨着五帝真龍經全部達到大成之境,劉宏體內的涅槃真火突然暴漲,將劉宏的整個龍軀包裹在內。在涅槃真火的玄奇作用下,劉宏體內原本涇渭分明的五行神力迅速混元為一,他的精、氣、神、意、真靈等全部融匯到血脈之內。

在這些力量的催發下,劉宏的血脈徹底沸騰,他的血脈直接進化到五爪真龍的程度,而且還是罕見的人道五德真龍。隨着血脈進階完成,只見劉宏原本的四爪下,開始誕生了一根小小的嫩芽。雖然還很小,卻是的的確確的長出了第五爪。

何為人道五德真龍?顧名思義,就是憑藉人道龍氣凝聚真龍之體,掌控五行的存在。其與普通的真龍最大的區別是,普通真龍的血脈是繼承而來,潛力有限,先祖的血脈等級就是其最大的桎梏。

普通真龍想要將血脈返祖到先祖的地步就難如登天,更不用說打破先祖的血脈桎梏了。而人道真龍的血脈乃是靠人道龍氣凝練而成,自成一脈,堪比一脈祖龍,只要有足夠的人道龍氣,便能不斷進化血脈,潛力無限。

可以說神魔涅槃丹的神異,配合五帝真龍經,這令世人驚懼的大五行滅絕天劫對劉宏來說,簡直就是無上寶地。不僅讓他的修為突飛猛進,就連那些晦澀難以領悟的五行規則也瞬間圓滿,不知道省卻了他多少苦工。

等到劉宏蛻變成人道五德真龍后,神魔涅槃丹的功效徹底耗盡。即便如此,劫雷也無法對其產生任何損傷。劫雲見到無法對劉宏造成傷害,頓時消失不見。

隨着劫雷消散,劉宏身上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機,這股氣機在天道的加持下,傳遍整個天地。凡是真仙之下的生靈都在這股氣機的威壓下跪伏在下,就算是真仙級的存在也只能苦苦支撐。

凡是能夠感應到天機之輩,都知道有強者打破天地封鎖,強行證就了極道果位。頓時,大漢境內的那些洞天福地全部緊密山門,生怕一不小心,惹怒極道強者,遭受滅門之災。

蜀地龍門書院,敖臻憑藉神道法網觀看完劉宏的渡劫過程,整個人都被打擊的陷入自閉之中。不是敖臻心性不過關,任誰發現自己歷經千辛萬苦,諸般劫數方才達到的境界,對另一個人來說,卻如吃飯喝水般簡單,恐怕都會被打擊的不輕。

不過敖臻還是很快收斂了情緒,劉宏的進步再快,也與他無關,他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何必與那些變態相比,遭受打擊呢!

而且敖臻想到,前世有些中的主角,數年成仙,幾百年證道大羅。再一對比劉宏的修鍊速度,這種進度就能夠理解了。畢竟劉宏也是擁有系統的男人,標準的主角模樣。

只要自己穩步前進,總有一天能夠踏足巔峰,敖臻在心中安慰自己道。即便如此,敖臻的心中仍然有幾分泛酸,心情十分複雜。

更何況劉宏的證道是一個巨大的變數,成為敖臻謀划這方世界的最大絆腳石之一。 大商京都。

唉!

隔壁老王走出門來,嘆了一口氣。

風吹過,他緊緊縮了縮身子,身上穿了兩層厚厚的羊毛大衣,也感覺寒風刺骨。

「若不是當年兒子想娶媳婦,我至於來這裡嘛,一年比一年冷,這還咋活啊!」隔壁老王埋怨道。

他的大兒子翻了個白眼兒。

不想和他糾纏這件事情。

當年移民會個三個殷女,還有牛羊土地,若不是隔壁老王貪美色,哪裡會來這裡。

當年一人三個殷女。

隔壁老王想了想,不能讓孩子過小失去了奮鬥的勁頭,獨佔五個,孩子一人五個……

商王果然說話算數。

而且條件更高了一些。

隔壁老王家裡分到了十頭羊駝,外加良田30畝,後來隨著大商擴張,又得到了將近20位奴僕。

也成了富裕人家。

隔壁老王搓了搓臉,臉蛋通紅。

「把老爺我的牛油拿來。」

隔壁的老王顫抖道。

立馬有一位奴僕屁顛兒屁顛兒的,拿來一塊兒固裝東西。

隔壁老王接過東西,斥責道:「笨蛋東西,不知道要化開一些呀。」

不過他等不及了,用手在牛油上擦了擦,也擦出了不少,而後抹在了面頰上,敷上了一層,看起來油光滿面。

牛油可是好東西,他不僅可以吃,而且還可以當「護膚品」來用,抹上一層牛油,能很好的禦寒。

許多有錢人家都這麼做。

「把東西收拾好,等本老爺回來再收拾你。」隔壁老王隨意道。

人都是會變的,若是讓以前熟悉隔壁老王的人看見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以前老實巴交,雖然有些滑頭的老王,竟然成了現在這幅牛逼沖沖的德行。

隔壁老王背著手,雙腳成外八字形,大步向前走,走出個一日千里,走出個虎虎生威。

他低頭看了看左手的圓珠編成的古木手環,不禁感嘆,真是枯燥乏味的生活!

隔壁老王來到了小飯館。

每天的日子不用操勞,只需要負責造孩子即可。

生活就是這樣無聊啊!

拿出一雙筷子,夾起一口肥牛肉,佔了一點兒辣椒粉,吃進去,大口朵頤!

「今年收成要比去年差了。」坐在他對面的張老六感慨道:「聽說北邊兒更加慘,許多部落都凍死了,甚至有的缺少糧食餓死了。」

「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京城內又會多一些北方而來的奴隸,到時候我花錢買上幾個小娘子。」

隔壁老王深深的鄙視了一眼。

「希望不會出現上次的事情。」

張老六瑤瑤頭:「怎麼可能。」

前幾年,許多明人大肆購買奴隸,結果不知道其中一位是一個納瓦霍部落的少族長,引起了納瓦霍人暴亂。

大商不得不重兵鎮壓,流了不少鮮血。

張老六偷偷瞧了一下外面,而後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壺。

隔壁老王眼睛一亮,和張老六對視一眼:「酒?」

張老六輕點點頭,給老王倒了一杯。

隔壁老王連忙端了起來,鼻子深深的嗅了一下,而後輕輕一抿,人感覺爽歪歪了。

大商缺乏糧食,所以官方禁止釀酒。

當然這條禁令只是針對於大部分殷人,若是明人自己釀了酒,罪過就小了很多。

兩人碰了一杯。

再次吃了一大口肥牛肉。

又開始扯起淡來。

「老三家又生了一個兒子,他是真有福,一年生一個,兒子都和孫子一般大了。」張老六有些艷羨道:「前幾日又有朝廷的人前去慰問了,還他媽發了一個牌匾,叫什麼「生子英雄家」,送了不少糧食,簡直艹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