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飛羽臉色微沉,以神識勾動鐵劍,結果並未能將它們召喚回來。

所有的鐵劍被劈飛后全部掉落到地上,靈性大失,看樣子是沒法再繼續催動了。

「竟敢毀我法器,我饒不了你。」鐵盤法器被毀,秦飛羽頓時動了一絲真火。

「冰霜劍氣。」他一聲低喝,手中劍訣掐動,一口氣打出了十三道白色劍氣,飛斬向紀凡。

只見十三道冰霜劍氣呼嘯而過,極寒之力瀰漫開來,令觀戰眾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便是外元境修士,在這股極寒之力的影響下,都不覺手腳僵硬,體內元力運轉都變得遲滯起來。

但是,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紀凡像是不受影響一般,猛力揮動手中的玉劍法器,手起劍落,將一道又一道冰霜劍氣斬落。

砰砰砰!

接連十三劍,玉劍法器材質特殊,再加上紀凡強大的肉身,硬是將那十三道冰霜劍氣全部斬落。

秦飛羽眼中瞳孔一縮,他一眼就看出紀凡手中的玉劍法器不過下品,只是材質比較堅硬,再配合上他那一身恐怖的巨力,才硬是破掉了他的冰霜劍氣。

不過越是這樣,他對紀凡的肉身便越加忌憚,手中靈光閃動,接連祭出三張強大靈符。

火蟒符,以火蟒皮與其精血製成,表面火光流轉,無比熾熱,祭出后立刻化作一頭丈許來長的火蟒,昂首吐信,栩栩如生。

銀槍符,通體晶瑩,符身上刻有一桿銀色長槍,祭出后立刻引動周圍的天地元氣,凝聚成一桿銀槍飛刺而出,無堅不摧,殺氣衝天。

風鷹符,不過寸許長,青光璀璨,祭出后立刻化作一隻青色風鷹,雙翅扇動,捲起浩蕩狂風。

四周,觀戰的弟子全都倒吸冷氣。

無論是火蟒符,銀槍符還是風鷹符,都是中階符籙中的精品,尋常一張就足以威脅外元修士,此刻三張齊出,就是外元後期修士也難以抵擋。

這一刻,銀色長槍橫空而來,似是要貫穿紀凡的身體,將他釘死在地上。

火蟒和風鷹,則是一個口吐火焰,一個雙翅扇動狂風,火借風勢,迅速形成了一小片火海。

這是一套強大的連環符攻之術。

三種靈符並非是胡亂祭出,而是經過精心的安排與設計,銀槍符負責近戰牽制紀凡,火蟒符和風鷹符則負責遠攻,並且火借風勢,威力更勝往昔。

一時間,紀凡無暇他顧,被那桿銀色長槍所阻,隨後又被漫天狂風捲起的火焰淹沒。

然而這還不算完,秦飛羽似乎真的將紀凡當成了平生大敵,一口氣祭出三張中階靈符后,身形立刻向後飛退,同時抬手祭出了一套飛劍,手中劍訣掐動,似是打算布置出某種劍陣。

後方,來自四聖皇朝無生谷的弟子全都大吃一驚,他們對秦飛羽的殺手鐧多少有些了解。

「秦師兄竟然打算施展劍陣之術,這也未免太抬舉那傢伙了吧?」

「也許只是為了以防萬一,我感覺那三張中階靈符就足夠了。」

「不錯,縱使他的肉身再強橫,也不可能扛得住三張中階靈符的連環攻殺,不定已經被燒成焦炭了。」

突然,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來。

銀色長槍突然炸裂,跟著一道青色劍光從火海中飛出,擊穿了火蟒的頭顱。

隨後紀凡的身影從火海中衝出,一拳打爆了那頭風鷹,他滿頭黑髮飛舞,血氣滾滾,氣勢驚人,一瞬間就破掉了三張中階靈符。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當中最驚訝的莫過於來自四聖皇朝無生谷的弟子。

三張足以滅殺外元後期修士的中階靈符,非但沒有傷到紀凡絲毫,反而被其打碎,這樣的戰力讓人難以相信。

不遠處,秦飛羽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三張中階靈符雖然不是他手中最強大的殺手鐧,可是就這麼輕易被紀凡破掉,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真的只是一名外元後期修士嗎?」

「該不會是入玄修士偽裝的吧?」

很多人都在倒吸冷氣。

「哼,一切都該結束了,任你戰力遠超同階,也抵擋不住我的劍陣。」秦飛羽重新恢復平靜,站在一塊空地上,周圍飛劍環繞,足足有二十四柄。

。 垃圾兩個字在耳邊環繞,經久不散,使得多吉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他渾渾噩噩的撞到一塊板子,車身失去平衡,狠狠摔倒在地,疼痛感讓他明白過來,自己輸了,輸的徹底。

成功衝過終點線,華曉萌一隻腳撐地,抬手將頭盔摘下來,掛在車把上,動作流暢,瀟洒又帥氣的沖著蕭謹言揮揮手。

男人給她比了大拇指。

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

「太猛了吧,多吉根本連人家的尾氣都看不到!」

「實力碾壓,能比肩職業選手了,我怎麼不知道玩車的還有這一號人物?」

「玩車厲害的女生我知道兩個,一個是White,一個是Pink,都是大魔王級別的人物,職業賽車手!」

「不知道這位大佬和那兩位孰強孰弱!」

……

華曉萌將車交給伊萊恩,轉身就要走,玩都玩完了,沒必要再過多的停留了。

哪想對方卻是無比激動的看她,「萌姐,你實在是太太太厲害了,能不能教教我?」他弟弟喬也是一臉狂熱的盯著華曉萌。

「我這也就是三腳貓的功夫,而且我挺忙的,真的沒時間教人,你還是找別人吧!」華曉萌想也不想的就拒絕道。

她剛說完,就聽到西米嗤笑一聲。

「我說萊恩怎麼會突然和我分手,原來是你利用玩車這一手段,哄騙他!」

華曉萌真是服了這女人的腦迴路,什麼叫利用車來哄騙伊萊恩,你難道是眼瞎嗎,看不出來伊萊恩也是剛剛才知道她玩車好?

「你踏馬腦子沒問題吧!」華曉萌搓搓牙花子,「你祖宗已經結婚了懂嗎?」

「呵,你既然已經結婚了,出來找其他男人,你老公知道嗎?」西米繼續道。

華曉萌剛擼起袖子準備揍人一頓,就聽到一道好聽的男聲穿插進來。

「知道什麼?」蕭謹言來到華曉萌身邊,動作極其自然的將小女人攬進懷裡,宣誓自己的所有權。

看到來人,伊萊恩和西米都是驚呆了。

伊萊恩是見過蕭謹言的,自然是知道這個男人恐怖的身份,也終於是想起來蕭謹言的妻子也叫華曉萌,可華曉萌不是已經死了嗎,還舉行了葬禮,這是怎麼回事,詐屍了?

西米聽過蕭謹言,沒見過本人,如今只是驚嘆於對方身上強大的氣場,已經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比伊萊恩好看那麼多的男人,忍不住有些嫉妒華曉萌。

「都說我給你戴綠帽子呢!」華曉萌翻了一個白眼。

「你戴了嗎?」蕭謹言反問。

「我哪敢啊,再說,踹了你,我上哪找這麼帥,還這麼有錢的老公去!」

「真乖!」蕭謹言刮刮華曉萌挺翹的小鼻子。

看著兩人的互動,伊萊恩的表情簡直能用驚悚來形容了,「您是,蕭,蕭總,那你是……」

他的視線落在華曉萌的身上,「那個華曉萌,你不是……」後面的話,他怎麼也說不出來。

華曉萌想起來,恍然大悟的道:「哦,你想說,我已經死了對吧,哈哈哈,那個,有各種各樣的原因,總之,我還活著,活的好好的!」

伊萊恩受到了驚嚇,禁聲。

唯有西米還在那堅持不懈的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活著,死了的,萊恩,他們是誰!」

她現在隱隱有些相信,華曉萌和伊萊恩沒有關係了,如果換做是自己,有個那個帥還體貼人的老公,是斷然不會出去偷吃的。

最主要的是,聽伊萊恩的意思,對方的來頭挺大。

伊萊恩苦澀的解釋道:「北國蕭家,蕭謹言,還有他的妻子!」

這個回答傳至耳際,西米人傻了,她剛剛聽到了什麼,北國的那個蕭家?意識到伊萊恩說的極大可能是真的,她臉都綠了。

自己之前還想弄死華曉萌,也怪不得對方會說,伯爵之女算什麼,以蕭家在國際上的地位,根本就不將他們家放在眼裡,她竟然,她竟然……

西米都要後悔死了,可很快,心裡又帶了憤恨,華曉萌一定是故意的,故意不說出來真實的身份,引得自己對她動手,到時候,她就有理由來對付自己背後的家族了,真是心腸歹毒,噁心至極。

這人完全沒有想過,是她一上來就發難,根本沒有給華曉萌解釋的機會,而且華曉萌也強調了很多遍,和伊萊恩之間清清白白的,奈何西米不相信。

要不然,也不會鬧出這麼多幺蛾子。

「曉萌,我們之前可能有點兒誤會!」西米遲疑片刻,咬牙出聲,想要和華曉萌化干戈為玉帛。

華曉萌笑眯眯的看她,「誤會,什麼誤會啊,我們之間可不存在什麼誤會。」

雙胞胎一直跟在蕭謹言身邊,見狀,葉軒插話道:「姐夫,就是這個女人,找人想要打姐姐,如果不是姐姐有點兒實力,肯定要被欺負死了。」

葉琪跟著點頭,「沒錯!」

西米面如死灰,「不是這樣的,真的是誤會,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不知道我的身份嗎,那如果今天站在這裡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個女孩子呢,你是不是要將對方給生生打死?」華曉萌覺得可笑。

「我沒有,我不是……」西米急急的想要辯解。

可不等她繼續說下去,蕭謹言便冷冷的道:「沈翔,霍爾德伯爵想要的那塊地,直接低價賣給他的競爭對手。」

沈翔立馬點頭,「是!」

西米人傻了,她對於家族的事情雖然不是很了解,但也清楚,父親最近在忙一塊地的事情,只要將地拿下來,他們家的經濟實力還能翻上一翻,可盯上那塊地的不僅僅是他們一家。

原本父親已經和賣家商量好了,能以合適的價格買到手,結果就這麼被自己給搞砸了,若是競爭對手起來了,他們肯定會被狠狠打壓,完了啊!

「不不不,蕭總,之前是我錯了,這點兒小事,沒必要涉及到家族層面吧!」西米徹底慌了,急急求饒道。

華曉萌很是意外蕭謹言的乾脆利落,她並未開口阻止,做錯了受點兒懲罰不應該嗎?

「華曉萌,我年少無知,不懂事,你跟蕭總說說,這都是誤會!」西米祈求的看著華曉萌,若是讓爸爸知道了這件事,她一定會被打死的。

「我說過了,沒有什麼誤會,今天如果不是我站在這裡,而是其他女孩,你會放過她嗎!」

西米愣住。

華曉萌諷刺的笑:「顯而易見,不會,這就是弱肉強食的道理,現在我比你強,明白嗎?走了!」

臨走之前,華曉萌想到什麼,回頭看向不遠處失魂落魄的多吉,提醒道:「別忘了我們的賭注,要遵守哦!」

看著他們的背影,西米快要瘋了,「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的。」

伊萊恩身上的傷已經不流血了,他失望的看著眼前精神有些崩潰的女人,無力的道:「西米,以後我們還是不要聯繫了!」

西米通紅著眼睛看他,「你是不是還對華曉萌抱有希望,你是不是還想再拋棄我一次!」

「我說了多少次,我身邊沒有其他的女人,我們兩個不合適而已,明白嗎?」

「不合適,不合適,你就知道用這三個字來敷衍我,到底哪裡不合適了,伊萊恩,我哪裡配不上你!」西米尖叫著。

伊萊恩頭疼不已,突然羨慕起華曉萌和蕭謹言,夫妻兩個人站在一起,偶爾視線對視,都藏著滿滿的信任和溫情,那也是他想要的!

蕭謹言滿足的帶著媳婦兒離開了,至於霍爾德伯爵嘛,那就是一件小事。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的?」車裡,華曉萌撓撓蕭謹言的手心,疑惑的問道。

「秘密!」蕭謹言忍不住想逗她。

「讓我猜猜!」華曉萌掃了一眼後面雙胞胎的車,道:「琪琪給你打電話了?」

「真聰明!」蕭謹言毫不吝嗇的誇獎華曉萌。

「他倆看見我打架,肯定會著急,最先聯繫你,對了,離婚協議書的事情怎麼樣了?」

「沈翔!」蕭謹言出聲喊。

正在開車的沈翔連忙將一份文件遞過來。

華曉萌打開看,看清楚裡面是什麼東西之後,異常的驚訝,「離婚協議書,你們是怎麼弄到手的,沒有驚動鄭國輝嗎?」

蕭謹言笑出聲,「你家老公厲不厲害!」

「那可真是太厲害了!」華曉萌沖他豎起大拇指,「這東西到手,我心裡踏實多了。」

「你打算怎麼處理?」蕭謹言好奇的問。

華曉萌晃晃自己手上的紙張,隨即抓住兩遍,撕拉的聲音霎時間響起。

她一邊撕一邊說:「當然是破壞掉了。」

蕭謹言心情似乎是非常的不錯,勾勾唇角,道:「我媳婦兒就是喜人!」

撕完之後,華曉萌拍拍手,「好了,事情徹底解決了,咱們也能安安心心回家了,我還真是想兒子了呢!」

「那我讓人訂明天的機票?」

華曉萌沒有異議,點頭:「好啊!」

他們並未立刻回家,而是轉了一圈,先將雙胞胎安全送到家門口,這才往自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