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作者一邊在寫一邊在流哈喇子。)

前院還沒開始改建,所以就搭了一個棚子,小夜和李青衣一起吃著棒冰,旭爺端著保溫杯喝著茶,時不時抓一把瓜子。

一邊嗑,一邊看著堆在角落裡日晒雨淋的滅銀、金子,以及一台明顯被暴力拆解的智腦。

「你小子去哪裡打劫了?」旭爺問周陽,「怎麼老是整出這麼一些東西?」

「你為什麼不問問我哪裡撿的呢?」周陽反問。

他現在在烤野生小黃魚,雖然他知道這魚清淡蒸熟原滋原味最為營養,但是誰叫小夜想吃燒烤小黃魚呢?自然就滿足這小丫頭嘍。

不僅小黃魚,魷魚、石斑魚這些都要做成烤魚嘗嘗。要是被別人知道,肯定要罵他暴殄天物。

「為什麼你能撿到,別人就撿不到?」旭爺不屑道,「我活了大半輩子到現在,連一分錢都沒撿到過。」

「那是你白活了。」周陽笑了,「小夜,你說,你撿到過多少?」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裡面/叔叔拿著錢,對把我頭點/我高興地說了聲叔叔再見。」

小夜伸出小舌頭舔著棒冰融化的部分,隨意哼了一遍。

「看到了沒有?小夜這麼小都撿到過一分錢,你呢?」周陽充滿鄙視,「一大把年紀了,錢都沒撿過。」

旭爺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

誰會整天沒事盯著地面撿錢啊?更何況現在基本上都是數字支付,只有閑著沒事幹,或者懷舊復古的那群人還在用紙幣支付。

所以到哪裡去撿錢?

他還想懟兩句,這個時候旭爺的通訊器響了。

「旭爺,您好!」柳冰冰的聲音傳來,「剛剛經歷了一場劣潮,我想採訪一下您,您有什麼感想,方便么?」

旭爺本想拒絕的,但是看到周陽弔兒郎當的模樣,一個主意立即冒了出來。

「方便,方便!」旭爺開心地笑了,「就在陽陽雜貨鋪,你過來採訪就是,順便的我介紹雜貨鋪的老闆給你。」

「好的,那我馬上過來。」

柳冰冰關了電話,朝著鄭裳笑道,「搞定!」說完,她又疑惑道,「不過在陽陽雜貨鋪……」

「那是不是能夠見到彭子晏了?」助理鄭裳興奮道。

「也許!」柳冰冰點點頭,「最好能夠一箭雙鵰,一起拿下!」

於是,三人風風火火沖向雜貨鋪。

「我說,我不想被這樣的人打擾。」周陽提醒旭爺。

「沒事,我不讓她播出的。」

「如果你害我出名,我就立即搬家離開風城,勿謂言之不預哈!」周陽不得不提醒一下旭爺,「到時候沒地方蹭吃蹭喝,我看你則么辦!」

「明白,明白,我心裡有數!」旭爺點點頭。

交易已經完成了,三家店鋪,留一間房間給旭爺睡覺,同時允許對方蹭吃蹭喝,這樣異能種子「潛意識操縱」就歸旭爺所有了。

「唔~好香啊!」中廳,樂語睡眼惺忪地走過來,「我怎麼睡著了?」

「玩的太開心了,你自然就睡著了。」周陽看了一眼樂語,說道。

「哦。」樂語揉了揉眼睛,還有些迷糊,「我之前好像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什麼夢?」

「好像冰天雪地的,我也不清楚,就是很心痛。」樂語眉頭蹙了起來,「似乎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丟了。」

「一場夢還能丟什麼東西?」周陽哈哈笑道,「別想了,趕緊洗把臉,一起吃燒烤。」

周陽給小夜使了個眼色。

「樂語姐姐,來,咱們先洗把臉,周陽的燒烤馬上就好了,我們有口福了。」

說著,小夜湊到樂語的耳畔,「剛才我和青衣姐姐在欣賞你的跳舞視頻哦,可性感了!」

「唔~嚶嚶嚶~」

樂語掩面跑回自己房間。

好一會兒,洗完臉的她才低著頭,羞答答地走出來,然後在小夜身邊坐下,警惕地看著小夜,深怕小夜再說跳舞的事情。

好在,燒烤上來了,幾人很快和燒烤廝殺起來。

而在此時,柳冰冰也來到了雜貨鋪,並且在通報之後,走進了前院。

第一眼,她就看到了滅銀做的籠子,裡面關著兩隻兔子,肥肥胖胖的兔子!

這……

柳冰冰愣住了,隨後一轉身,院子里堆著的金燦燦的金子、銀色的滅銀,還有一台似乎是智腦!

這些東西就像垃圾一樣堆在院子里!

咕咚~

「開雜貨鋪這麼有錢么?」攝影師使勁咽了口口水,弱弱道。

「不知道。」助手鄭裳有些語無倫次,「這是我見過最富有的雜貨鋪了。」

「什麼時候滅銀、智腦都能隨意丟地上了?」

無法想象,無法認同,無法相信,只能是羨慕嫉妒。

「為什麼雜貨鋪會這麼有錢?還是老闆本身就有錢?」

三人的眼睛同時盯向了在燒烤架旁,穿著花褲衩白背心,拖著人字拖,扭著身子放蕩不羈的周陽。

「來啦?」旭爺呵呵笑道,「趕緊過來,一起吃,周陽親自的燒烤哦!」

「我們剛吃過,不用……為什麼這麼香?」柳冰冰疑惑地看向旭爺手裡的燒烤。

那是一條魚,模樣還能看出來,是一條小黃魚。

「周陽親手燒烤的,你說能不香么?」旭爺笑道,「你剛才說你吃過了?」

「我,那個……」柳冰冰一時間不知怎麼回答了,她是來採訪的,不是來蹭吃的。

「那個,我們才扒了幾口飯就過來了,旭爺,我們還沒有吃飽呢!」鄭裳可憐兮兮說道。說著,她的肚子還咕咕叫了一下。

「沒吃飽怎麼幹活?來,一起吃。」

旭爺趕緊招呼三人座下,同時遞給每個人一片烤魚,「嘗嘗。」

看這三人不好意思嘗了一口,旭爺老奸巨猾地笑了。嘿嘿,我就不信你們不會被周陽的手藝征服!

果不其然,三人第一口下去,立即瞪大眼睛。

嘶~

這,怎麼能夠這麼美味!

風捲殘雲,停不下嘴。

「哈哈哈~」旭爺老懷大暢,「來來來,好吃你就多吃點。」

說著親手將一串烤小黃魚遞給柳冰冰。

「謝謝旭爺!」柳冰冰手忙腳亂,嘴巴里還沒咽下,手裡的還沒吃完,就接過旭爺遞上來的烤魚。

「不用謝,要謝你就謝周陽。」說著停頓了一下,旭爺意有所指道,「冰冰啊,你年紀也不小了,聽說還沒處對象,你覺得周陽如何?」

柳冰冰:……

烤魚瞬間不香了。 寧悅雅眼裡都是擔憂,但是說到蕭言的時候,但卻泛著柔光。

蕭梅花不是傻子,看寧悅雅的反應,立刻想明白,今天寧悅雅怎麼就幫她了。

「寧姐姐,你……是不是喜歡我堂哥?」

寧悅雅臉一紅,低下頭,不說話了。

蕭梅花眼睛一亮,「我哥真是瞎了眼,怎麼就娶了鄭樂樂那麼一個女人,要是你當了我大嫂,那該多好啊。」

這個寧悅雅一看就是傻子,她要是真的成了自家堂嫂,肯定是被她捏在手裡任由她捏圓搓扁的,哪裡像那個鄭樂樂。

越想,蕭梅花越是覺得這個辦法好。

寧悅雅臉頰已經紅成了一片。

「你怎麼突然說這個。」

說完,臉又白了起來,「可是,蕭言已經結婚了。」

「那怕什麼?離婚還能離婚呢,放心,有我幫你,你別怕,我腳蕭梅花,你叫我梅花就行。」

兩個人瞬間成了至交好友,胳膊挽著胳膊就要走。

剛好看到拿著手機打電話的鄭樂樂,她和蕭言約定好在這裡碰頭,便一直等著。

眼看著一輛車要經過,鄭樂樂往後退了幾步。

就在車要到達她面前的時候,一個推力撞過來,她因為慣性,超前走了幾步。

推了人的蕭梅花,轉身就拽著寧悅雅跑了,至於鄭樂樂會不會被車撞倒,有什麼後果,她們全不在乎。

或者說,她們等的,就是鄭樂樂的這個下場。

鄭樂樂只是往前走了兩步,但是車距離她還有一些距離,而且道路很寬,被撞倒的幾率很小。

她穩住身形,剛想撤回來,就被人抓住胳膊,往回一拽。

而車子,也正好從她的身邊擦了過去。

「嘖,你還真是命大啊。」一道譏諷的聲音響起,鄭樂樂抬起頭,就見錢子良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臉上帶著不屑和輕蔑。

從上次在蕭家,她就感覺得到,這個錢子良看自己,總是一副高高在上,那種輕蔑和不喜,絲毫不加掩飾。

她沒有熱戀去貼別人的習慣,對錢子良的感官,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尤其是在他睜著眼睛說假話,給寧悅雅作偽證的時候,鄭樂樂對這個人的感官,是差到了極點。

「煩您操心了,這種閑事還是少管的好。」

錢子良看著鄭樂樂,緊蹙起眉,「呵,脾氣還挺大,你知不知道沒有我,你就被撞死了。」那副自認為是救命恩人的嘴臉,簡直不要太刺眼。

鄭樂樂撇開頭,在錢子良看不到的時候,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錢子良上次就知道,鄭樂樂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純真無害,但沒想到,她比自己想的,這爪子更加的鋒利一些。

「你要不來,我更安全。」

鄭樂樂說完,轉身就走。

錢子良卻是大腦一熱,直接伸出手,將鄭樂樂從胳膊給抓住。

鄭樂樂下意識一退,讓錢子良抓了個空。

錢子良看著自己握空的手,有那麼一瞬間的怔楞。

自己是瘋了么,竟然想要去抓一個讓他感覺到討厭女人。

錢子良有很嚴重的潔癖,能讓他忘記潔癖的,只有學習和做實驗的時候。

女人明顯不在此列。

尤其是,那個女人還一副躲避洪水猛獸的樣子躲開,這個動作,重重的傷害到了錢子良的自尊。

他用舌尖舔了一下牙床,眼裡閃過一抹陰翳,再次伸出手,這下,終於將鄭樂樂拽住,朝著自己的方向拽了一步。

「鄭樂樂,這蕭家少夫人的身份,給了你不少底氣啊,不過,和我胃口。不過我看你和蕭言,也沒有傳說中那麼恩愛么,你看,你這差點出了車禍,蕭言就沒有在你身旁。

不如你跟了我吧,當然,像你這種二婚的,想要成為我名正言順的妻子還是有點麻煩,不過也沒關係,蕭言能給你的,我都可以,而且,可以給你雙倍,怎麼樣?」

錢子良越說,距離鄭樂樂越近,那龜毛的潔癖,在這一刻,彷彿徹底不復存在了似的,那雙眸子里滿是戲謔。

鄭樂樂看著錢子良,眼裡的小火苗嗖的一下竄了上來。

若說之前只是對他有點討厭,現在,對於這個男人,鄭樂樂是真的起了厭惡的感覺。

鄭樂樂也沒客氣,揚起手。

錢子良下意識的一退,給鄭樂樂留出足夠的空間,讓她的手臂有足夠的空間,用手肘的位置,夾住握著她胳膊的那隻胳膊,一個轉身,在狠狠的往下一折。

剛才錢子良還耀武揚威的場面,瞬間轉變。

錢子良臉色一白,感覺胳膊就要斷了似的,這個鄭樂樂真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錢少要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可以學會閉嘴。還有,離我遠一點,不然,下次見到你,見一次打一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