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走秀形式以及順序,由嘉賓自行決定。

「我跟你先走吧,所以到時候你給我們選衣服的環節,你要選跟你衣服有同樣元素的。」

李柿淺的先發制人,讓顧顏沫欲開口的話語,像放在火爐上而慢慢冷卻下來的水晶泥,破碎的鬱結,她本來鼓起的勇氣,在別人的面前,顯得笨拙而帶了一絲荒謬。

「可以,我先跟你走,再跟沫沫一起走,然後我們三個人各自走一遍,最後再合體。」

李柿淺的笑容,漸漸凝固且消失,像落地而漸漸飄遠的蒲公英,遲辰打亂了她早在心底定好的順序,而顧顏沫的笑容,像被指尖點在心上的含羞草,收攏而漸漸分開,她背手偏頭朝遲辰看去,像極了當初《浮》MV里的,他抱著狗欲嚇她時的鏡頭,那麼美好,彷彿她真的在青春時期時,認識了優秀的他。

舞美商量好,綵排結束后,第一天的錄製便結束了,明天錄製男嘉賓為女搭檔挑選服裝和最終走秀比賽。

錄製結束,李柿淺約遲辰去吃飯,被遲辰高情商不得罪人的拒絕了,卻依舊讓她很生氣,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他對她都是不在乎,論氣質,論相貌,論地位,她那點比不上林森落和顧顏沫了,憑什麼連一點機會都不給她啊,拒絕的乾脆而利落,比薯片掉在地上而不落渣還要絕。

被遲辰單獨約到夜市和直到來到夜市,顧顏沫都有些懵,像壓抑在黑色墨水裡的喜出望外,她以前從未想過,某一天能跟自己的偶像一起吃飯,更沒有想過,會被偶像約去夜市吃小吃,感覺像是自己撿到了一顆幾百年前才存在的夜明珠,不可思議的珍貴。

遲辰不是一個出門沒有人關注和沒有狗仔跟著的明星,所以顧顏沫很是緊張,儘管他們戴著口罩,卻依舊感覺暴露的無所遁形。

遲辰看出了顧顏沫的顧慮和緊張,便語調輕鬆的安慰道,「別擔心,我們又不是在約會。」

顧顏沫抬頭看向遲辰,他看著她的眼睛在笑,眼角微微皺起,像她小時候用紙折起來的小扇子,很歡喜,卻讓她失落的有些想哭,卻沒有眼淚,她輕輕點頭,接過他遞過來的魷魚串,拉下口罩,大大方方的吃了起來。

他們走完了一整條夜市街,吃了很多小吃,吃到顧顏沫的肚子,撐到像奶茶店賣得一升水果茶,她卻依舊接過遲辰遞給她的食物,她不想拒絕,怕開口,短暫的相處,就結束了。

回到酒店房間打開微博的顧顏沫才知道,為什麼遲辰會那樣氣定神閑的安慰她,甚至不怕被人發現偷拍,因為在他看出她的緊張時,他發了一條微博,結束錄製,請我的搭檔小妹妹去夜市,儘管她左顧右盼的很緊張,卻還是吃得不少。

略調侃的話語,坦坦蕩蕩的承認,在沒被路人認出拍下照片發到網上前,大大方方的解釋,是他主動約,而不是她,一切明了的有擔當有責任,卻讓顧顏沫的心情,更低落了,比吃到,他們一致認為很好吃,卻味道一般的食物,還要讓人失望。

遲辰顧顏沫逛夜市的詞條,很快上了熱搜,評論過萬。

卧槽!遲辰跟顧顏沫,私下關係居然這麼好。

很難不相信,上次錄音的確是有人黑顧顏沫啊,順便再搞一搞顧允澤。

我去,顧允澤的妹妹顧顏沫,跟遲辰是好朋友,四捨五入,遲辰是不是跟顧允澤也是好朋友啊,天,光是想想都覺得好他媽和諧,你們兩個搞什麼對家啊,我要看兩大帥哥合體。

這倆人不會私下在偷偷戀愛吧,遲辰這是給粉絲提前打預防針嗎?

小妹妹,這他媽也太寵了吧。

哇,磕到了,今天也是羨慕顧顏沫的一天。

沒有多久,網上便出現了被路人拍到的遲辰和顧顏沫,同逛夜市的照片。

照片里,遲辰和顧顏沫的打扮都很隨意,兩個人都穿的休閑裝,戴口罩,卻依舊藏不住兩人的高顏值。

照片里,有遲辰在小吃攤位上選食物,顧顏沫很乖的站在他旁邊等著他,有遲辰把買來的食物,遞給顧顏沫的照片,有顧顏沫從她包里拿出紙巾遞給遲辰,有顧顏沫在攤位上選飾品和玩偶的照片,有兩個人一起站在馬路邊等車的照片。

我覺得他們兩個人,可能在一起了。

肯定沒在一起,宣傳節目罷了。

憑遲辰現在在娛樂圈的地位,需要跟女演員炒作緋聞來宣傳節目嗎?只會拉低他的人氣好吧。

就朋友之間一起吃個飯而已,遲辰已經很清楚的說明,星辰們沒必要大驚小怪。

說實話,我不是很喜歡顧顏沫,感覺好心機,動不動就上熱搜,還能跟娛樂圈裡面的人關係那麼好。

娛樂圈裡面的前輩對顧顏沫好,不過看在顧允澤的面子上。

不要進行惡意揣測沫沫好嗎?她不過就如遲辰所說,只是一個小妹妹而已,而且她是遲辰MV第一個女主角,兩個人關係好,不很正常,而且當初,肯定是遲辰方,先聯繫的沫沫呀,搞不懂為什麼要罵她,罵她的人,都跟林森落一樣腦子有問題嗎?

顧顏沫關掉手機,像關掉欲逃出蜂巢的蜜蜂,不讓它們扎到最疼的皮膚上。

。 說完,劉小二就猛地閉上眼,抬起枯枝一般的手腕,等待著來自離傾的懲罰。

他與離傾互利互惠多載,多少知道離傾的脾氣,眼裡揉不得沙子。決定告訴離傾真相之時,就做好了忍受離傾怒氣的準備。

離傾久久沒有動靜,劉小二才悄悄睜開一隻眼,瞥見離傾像是木偶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神色驚愕。

葉湛冷冷地瞪了劉小二一眼,然後擔憂地望著離傾。

「師尊,你……」

「我沒事。」

離傾像是找回了丟失的魂兒,身體猛地顫了一下。

然後她表情古怪地看向了劉小二,語氣淡淡的,但呼吸明顯急促了幾分,「騙我的?這話什麼意思?我師父他如今還在……還在地府中!」

「不不不,你師父不在地府。」劉小二忙解釋道,「我的意思是在地府里,沒有關於他的記載,我想他應該是沒有死。」

登時離傾的表情僵在了臉上。

師父沒有死嗎?

七歲那年,她可是親眼見著他被抬進了永生堂之中的啊。

離傾深深沉下氣息,聲音也沉了,眸光如刀槍劍戟般劈在了劉小二身上。

從驚詫里回神,她恢復如初,聲音又冷又厲,「為何要騙我!」

劉小二抖了抖。

他苦著臉道:「仙君,我也不想騙你,我也是迫不得已。當初我……我打聽到你師父的消息,本來要去告訴你,但是半途遇到一個人把我劫持了,讓我告訴你說你師父已經去轉世投胎了,我也是被逼的。」

離傾:「……」

誰會從中作梗,阻攔劉小二,到底懷有什麼目的。離傾突然意識到這事情的嚴重。

見離傾容色肅殺,葉湛替她問道:「那人是誰?你知道嗎。」

劉小二蹙眉,小小聲道:「我不知道。」

話音剛落,葉湛手中已經再次蘊起了靈韻,「嗯?不知道?」

劉小二怪叫了聲,想要後退,但是左腿不爭氣,一個踉蹌就摔坐在了地上。

葉湛手執赤紅的火系靈氣,一步步靠近,劉小二嚇得聲音都發顫了。

「葉少俠,別……別這樣,有話好好說。」

葉湛面不改色,「你好好說了嗎。」

劉小二聲音帶上了哭腔,「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葉湛,「既然不知道是誰,那人大致什麼特徵體貌,你記得嗎?」

劉小二死死盯著葉湛掌心中的靈氣,「記得記得,你快停下來,我說。」

葉湛手掌一捏,外溢的靈氣消失。

劉小二鬆了口氣,趕緊用衣袖擦了擦額頭,「那人長得……」

劉小二忽然噎住了,張大嘴閉不上,眼珠也瞪得碩大。

葉湛意識到了怪異,忙問:「怎麼了!」

劉小二閉上嘴,偷偷瞥了眼葉湛,「葉少俠,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我方才明明記得那人的長相,但是剛剛要說的時候,那人的面貌似乎又變得模糊了,我竟然記不清他長什麼樣了。」

他咽了下口水,「這莫不是什麼障眼法吧。」

聞言,離傾和葉湛的表情同時一變。

劉小二暗覺不妙,立刻辯解道:「這是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騙你們。」

劉小二驚慌得不得了,早知如此,就不該多此一舉,告訴離傾真相了。現在真的是自掘墳墓啊。

葉湛腦中已經出現了一張非常普通,毫無特色的臉。

離傾眸中色澤越來越深沉,咬了咬牙,沉聲道:「靈犀閣閣主!」

劉小二聽離傾所言,怕是知道是誰了,鬆了口氣,慢慢地撐著地,站了起來。

放站直身體,離傾一個眼刀子拋了過來,他差點沒嚇得再次摔回去。

「仙君,怎……怎麼了?你……你不是知道了嗎。」

離傾沒理會他,「除了長相之外,你還記得關於那人的什麼事。」

劉小二:「……我想想。」

劉小二就這麼絞盡腦汁想了片刻,還真的被他想出來了。

「啊!我想起來了!他身量很高,比一般男子還高上許多,我要仰著頭看他。」

離傾涼涼地勾唇,眼眸諱莫如深。

看來不是巧合,果然是他了!

葉湛想說什麼,最終只抿了抿唇,將話語都咽了回去。

離傾轉眸看了眼湍急的河流,將所有的情緒壓制了下去,才再次看向劉小二:「既然隱瞞了我那麼久,如今為何又要告訴我。」

劉小二:「因為仙君你真的是好人,這不是恭維,是我的真心話。」

離傾微微勾唇,她不在乎在旁人眼裡她是什麼眼的人,也懶得去理會劉小二話中的真假,此時,只有一個念頭,要搞清這件事的始末真相。

「不論如何,還是多謝你告訴我真相。」然後她看了眼葉湛,「我們走吧。」

師徒二人正要離開,劉小二緩緩收回目光,不知道告訴離傾此事到底是好是壞,他只看得出來知道真相后,離傾的驚大於喜。

他垂眸看著自己影在忘川里的影子,嘆了口氣。

或許這次他真的做錯了。

劉小二朝著離傾他們看去,他們走出兩三步之遙,人在河邊走,但是河裡卻沒有影子。

「……」

劉小二驚悚得差點蹦了起來。

「仙……仙君。」

離傾停住腳步,半側眸,眼神被夜色襯得冰冷,「怎麼了?」

劉小二哆哆嗦嗦地看著她,喉嚨吞咽了數次,才擠出乾癟癟的一句話,「仙君,你們是不是沒有死。」

問完,劉小二才察覺自己說了什麼!!

恨不得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這張破嘴怎麼就這麼憋不住事兒呢。

果然,只見眼前紅光一閃,葉湛身形鬼魅地瞬移到了他面前,手中一把長劍,正正好低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怎麼知道的!」葉湛聲音又沉又冷,殺意暗涌。

他想知道他們到底怎麼露出破綻的。

劉小二驚恐地斜眼瞟著脖子上的鋒利的劍,哆哆嗦嗦地朝河裡指了指,「河裡,你們沒有……沒有影子。」

影子?

關於影子一事,這一路上離傾早就發現了。

她與葉湛沿著十里忘川河而行,都沒在其中看見兩人的影子,但是她亦沒當回事,只以為沒影子是因為他們已經「死了」的緣故,死人自然是沒有影子的。

但是,聽劉小二這麼一說,她立刻意識到不對勁,朝著河裡看去。

劉小二被葉湛用劍架著脖子,身體微躬,縮著脖子的模樣,盡數印在了十里忘川水之中,但是與他相隔咫尺的葉湛卻沒有落入其中,顯得劉小二的模樣十分猥瑣且滑稽。

不僅葉湛沒有,她也沒有。

離傾立刻意識到了什麼,蹙緊了眉。

「在地府,真正死去之人才有影子?」

她有些擔心,如今進城去,倘若被人通過影子發現了破綻,他們還一無所知,那就麻煩大了。

「不……不是。」劉小二強自鎮定了心神,「鬼沒有影子,但是……但是這十里忘川水能映出鬼的影子。」

「地……地府與人間,有時候就像是彼此的倒影,有些事是一樣的,但有些事是徹底顛倒的。」

劉小二看向十里忘川水,語無倫次地說:「就比如在人……人間,鬼是沒有影子的,只有人才有。而在地府,鬼依然沒影,影子,現在你們看到的影子,其實就是我自己,地府之中唯獨這十里忘川河能印出魂魄的樣子。同樣的,沒有死去的人,在十里忘川河裡,是看不見自己。」

所以,劉小二這才能一眼認出,他們並沒有死。

。 奈曼和喬喬兩人也點點頭,然後拿出手機,進入了備戰狀態。

看著三人乖巧的模樣,絲毫不見前幾次的囂張,陸安安心下有幾分好奇。

就連一旁的溫蒂也抬起頭,好奇的看著三人。

這三個傢伙不是去楊經理那裡告密了嗎?回來怎麼一臉乖張的模樣?

「楊經理說了下周有比賽,咱們好好練練,準備接待下周的比賽吧。」

陸安安一臉嚴肅的道,目光一掃四人。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