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什麼,唐三的武魂不是藍銀草而是藍銀皇,之前他的藍銀皇是沒有真正覺醒,現在覺醒后,在藍銀皇的血脈壓制之下,我的武魂完全被壓制了,完全無法使用!」

墨白聞言臉上有些陰鬱,然後道出實情出來。

墨白直到此刻,都是非常的鬱悶,他不怕唐三的實力進步飛快,因為他也能進步。

可是像現在這樣,他不管提升多強的實力,遇到唐三的藍銀皇,自己的武魂就徹底被廢,這就有點太不講道理了。

「藍銀皇?」

菊斗羅等人聞言都是一驚,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原因。

看到墨白一臉不爽的樣子,菊斗羅就沒再繼續問了,說再多,不能改變墨白武魂被壓制的事實的話,也沒用。

接着墨白四人就都沒有再開口,而是默默的趕路。

氣氛,顯然都有些不好。

可是他們是敗走天斗帝國帝都的,這樣的氣氛也正常。

墨白因為武魂被唐三壓制不爽,刺豚斗羅因為被楊無敵打傷也沒什麼好心情,菊斗羅倒是沒什麼,這次的失敗不管他的事,只是大家心情都不好,他也就不會開口自討沒趣了。

而幾個人中,真正難過的其實就屬千仞雪了。

想到這些年來的所有努力,隨着今晚的敗退而付諸一炬,千仞雪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難過。

實在是她在這件事上面,投入了太多的精力河時間了,最後慘淡收場,千仞雪真的很難接受。

當離開了天斗帝都範圍,已經沒有危險之後,千仞雪就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整個身心都沉浸在這次巨大的失敗的打擊中。

看到千仞雪的樣子,刺豚斗羅和菊斗羅對視了一眼之後,紛紛放緩腳步,甚至最後停了下來,給千仞雪讓出一個空間讓她難過發泄。

墨白見狀也跟着停了下來。

千仞雪緩緩的走在前面,知道後面墨白等人停下來給她空間釋放后,千仞雪也不再強壓心中的悲傷。

只見月光之下,千仞雪停下腳步,仰頭看向空中的明月,緩緩道出了此時心中的陰鬱:「一招敗,滿盤皆輸!」

仰頭看着明月的千仞雪,說完這句話之後,兩行清淚就從她的眼角流了下來,在月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芒。

千仞雪也不想哭,可是巨大的悲傷和難過,不發泄一下她是真的無法承受了。

那句話中,充斥着她的難過與懊悔!

所以哪怕知道身後有墨白三人在,千仞雪也還是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悲傷的流下了眼淚。

看着月光之下,千仞雪留下眼淚的畫面,墨白不知為何,心底狠狠的觸動了一下。

墨白知道千仞雪有多高傲,這從她在他的面前揭破身份的時候墨白就發現了,然而就是這麼高傲的女孩,今天卻流淚了。

還有千仞雪的那句話,讓墨白明白,千仞雪肯定是傷心極了,才對如此表現。

墨白就忽然覺得有些心疼千仞雪。

這是一個表面高傲堅強,實則內心深處很是脆弱,需要得到別人關愛的一個女孩。

墨白在心中暗道,千仞雪的高傲和堅強,表面上就能看出來了。

內心深處的脆弱,和想要得到別人的關愛,墨白是從千仞雪剛剛的哭泣,和之前說起比比東時的表現看出來的。

「就是她了!」

墨白突然覺得,如果在這個世界,自己要找個女人的話,那麼就眼前的千仞雪了吧!

之前墨白想要得到千仞雪,更多的是認為千仞雪會成為下一任教皇,而他想成為教皇的男人。

現在,就算千仞雪不會成為下一任教皇,墨白也願意嘗試着追求一下千仞雪了。

不為其他的,就為剛剛千仞雪哭泣時給他帶來的觸動,就夠了。

「千仞雪,你也不用太難過了!」

「天斗帝國失去了你這樣的女帝,是天斗帝國的損失!」

墨白緩緩走上前去,對着千仞雪安慰道。

稱呼上,也不稱呼殿下了,還是直接叫名字親近一點。

「是嗎?你真的這麼認為?」

千仞雪聽到墨白的話,不由有些破涕為笑,回頭看了墨白一眼之後,就抬手把眼角的淚痕擦拭乾凈。

「你說的對,失去我這個女帝,是他們的損失!」

千仞雪接着笑道,臉上的悲傷,也完全收斂了起來了。

剛剛那一下小小的發泄,對她來說已經足夠了,她可從來都不是脆弱的女孩。

「當然,我就是這麼認為的!」墨白認真道。

看着墨白認真回答的表情,千仞雪心底微微一暖,然後就笑着對墨白開口輕聲問道:「墨白,回到武魂殿之後,你還會聽我的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千仞雪刻意控制了說話的聲音,確保不會被遠處的菊斗羅和刺豚斗羅聽到。

原來經過剛剛的難過之後,千仞雪很快就想到了回歸武魂殿後的事情了。

所以想試探一下墨白,回去后還願不願意效忠她。

「……」

墨白無語,這丫頭恢復得也太快了吧?一下子就轉變到拉攏他的事情上了。

「當然,在和老師的命令不衝突的情況下,千仞雪殿下有什麼事儘管可以找我!」隨後墨白笑了笑,稱呼再次一變,恢復到正常態度。

墨白雖然決定嘗試着追求眼前的千仞雪,可是不意味着他願意當舔狗,還是一條被利用的舔狗。

就眼下而言,千仞雪明顯是沒把他放在平等的位置上看待啊,而是把他當做一枚棋子。

那墨白自然是立刻恢復稱呼,不給千仞雪自己會跪舔她的錯覺。

果然,聽到墨白的話,千仞雪的臉色微微一僵,剛剛墨白的表現,她還真的差點以為墨白喜歡她,所以在刻意討好她呢,原來不是啊!

而且墨白的回答,也讓她知道墨白瞬間就看穿了她的想法,讓她有些惱然。

還說失去自己這個女帝是天斗帝國的損失呢,你自己不也是拒絕了效忠我嗎?

「這可是你說的,我可記住了!」

不過心中不滿,千仞雪也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笑着回應了墨白的回答。

……

「偽裝了這麼多年,就因為你的急功近利而暴露失敗了!」

「千仞雪,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回到武魂殿之後,比比東早就得知了千仞雪發動政變失敗的消息了。

看到千仞雪回來后,直接就對着千仞雪斥喝了起來。

「哼!」

面對比比東的責備,千仞雪神色難看的冷哼了一聲,不願意承認錯誤。

她也知道自己錯了,可是想到比比東是怎麼對她的,她就不願意在比比東的面前承認錯誤。

「是,我失敗了,那也是我的事,和你沒有關係!」

「這些年你有幫到我嗎?」

「我去找爺爺了!」

懟完比比東之後,千仞雪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和千仞雪一起回來的墨白,還有刺豚斗羅和菊斗羅,見到眼前的一幕,什麼都不敢說。

墨白也是親眼看到了,才發現原來比比東和千仞雪母女之間的感情真的很糟糕。

比比東見到千仞雪之後,確實沒有關心什麼的,直接就數落對方的過錯。

這時候,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有多傷心嗎?

只是,比比東給墨白多感覺,也不像是這樣的母親啊,她們母女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

墨白覺得自己有必要打聽一下,如果他能解決她們母女倆的矛盾的話,那麼把千仞雪追到手就更容易了。

順便也直接刷了丈母娘的好感,操作好了血賺。

「哼!」

見到千仞雪就這樣直接離開,跑去找千道流那個老東西了,比比東也是冷哼了一聲,神色有些難看。

就是千仞雪這更加親近千道流的表現,才讓她更加不待見自己的這個女兒。

「刺豚長老,你來詳細說明一下這次的失敗究竟是怎麼回事!」

隨後,比比東才轉頭對着一直暗中保護千仞雪的刺豚斗羅詢問起來。

她到現在為止也只知道千仞雪失敗了,可是具體怎麼失敗的不得而知。

「是,教皇冕下!」

聽到比比東的詢問,刺豚斗羅不敢怠慢,連忙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下。

而比比東就坐在寶座上,靜靜地聽着刺豚斗羅的彙報。

「是嗎?千仞雪急功近利,剛好遇到了能夠看破你們下毒的毒斗羅,最好失敗也就在所難免了!」比比東聽完之後,看不出是失望還是遺憾的嘆了一聲。

接着,比比東也問起了墨白:「墨白,你的情況又是怎麼回事?」

「老師,我是碰到唐三了……」

墨白接着也把唐三覺醒了藍銀皇,自己的武魂被完全壓制的事情說了出來。

「老師,要是可以的話,我希望武魂殿可以全力追殺唐三!」

「唐三不僅修鍊天賦驚人,而且也擁有和老師一樣的雙生武魂,不該放任他成長起來!」

「否則後患無窮!」

墨白說完之後,順便也給出了建議。

以前比比東不太在意唐三,那麼這回呢?他的藍銀草進化成藍銀皇了。

藍銀皇加昊天錘,都是頂級武魂,而且明確知道對方是武魂殿的敵人,那就應該早早剷除不是嗎?

不管怎麼看,給唐三成長起來的話,威脅程度都是遠遠超過唐昊的!

「你說的沒錯,確實不能讓唐三繼續成長下去了!」

「稍後我會全力讓人尋找唐三的!」

聽到墨白的話,比比東沒有誤會墨白是因為唐三覺醒了藍銀皇才心急的想要殺死唐三,她知道墨白是正常的建議。

她還知道,要是給唐三突破到封號斗羅的話,對方的實力會進步得更加迅速。

她就是雙生武魂,所以了解雙生武魂最強大的地方在哪。

就是修鍊一個武魂達到封號斗羅之後,可以給第二個武魂全部吸收高年限的魂環,有能耐的甚至可也給自己的第二武魂吸收九個十萬年魂環!

見到比比東真的開始重視起唐三了,墨白也是鬆了口氣。

有些事情他不能說,也只有他才明白唐三的強大,在於他的主角光環,誰也不知道他能成長到什麼程度,又會成長得多快。

只是比比東真的重視起唐三,想要滅殺唐三的時候。

已經晚了,武魂殿很快探知到,唐三離開大陸,前往海神島去了。

……

7017k 「哈哈,鄭叔叔你至於嗎!」

葉天傾看着鄭濤震驚獃滯的表情,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說道。

鄭濤依舊是沒反應過來。

葉天傾也沒有解釋,他拉着鄭濤和鄭毅走進屋裏。

半小時后!

整整過去半個小時,鄭濤和鄭毅這才一點點的緩過神來。

鄭毅更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似得,拉着葉天傾問這問那,想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更是想知道現在葉天傾的勢力到底有多大。

「老葉,你跟我說實話啊,你現在到底是哪家勢力的人啊。」

「你的勢力很強大嗎?」

「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滅掉毒蠍,滅掉狗爺的那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