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時,另一個人卻彎道超車,一下子超過了李道平和羅空兩人。

羅空嘴角一勾,再次加速,追趕前面的那位皇子。

李道平也不甘示弱,他也再次加力,三人的差距再次縮小。

排在最前面的那個皇子瞥見後面追趕上來的兩人,眉頭緊皺。

「可惡,想不到這群平民竟然如此有毅力。」。

他想要再次加速,卻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再快了。

羅空和李道平一前一後從他身邊經過,這下他徹底沒了脾氣。

最後一里路,羅空和李道平仍然在加速。

李道平甚至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他的眼前已經開始發黑,這是強行提速所帶來的後遺症。

「喝!」

李道平狠狠地咬了一下舌頭,速度再次拔升。

羅空此時的狀態也不是很好,他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要和他們這樣比試,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加速。

羅空毫無懸念地第一個衝刺,過了好一會兒,那個皇子才到。

「咦,竟然不是李道平?」。

羅空十分疑惑,剛才明明是李道平在他身後的。

又過了好一會兒,又是另一個皇子沖了過來。

李道平是第四個到的,他大喘著粗氣,說道:

「空同學,恭喜你了。能跑的這麼塊,怕是已經破了皇家學院的記錄了。」。

那兩位皇子聞言,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羅空心頭也一凜,他看向李道平,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哪有,若不是李道平師兄刻意謙讓,哪輪得到我拿第一啊。」。

兩位皇子也不是蠢人,他們早早地就明白了李道平的意思,便暗自惱怒於李道平那他們當槍使,如今他們見羅空竟然毫不猶豫地選擇反擊,他們決定不再看兩人互相拱火,便先一步離開了。

李道平見那兩位皇子離開了,便笑着說道:

「空同學武力非凡,日後學院大賽上還要多多仰仗你啊,到時候可不要藏私哦。」。

羅空聽到李道平這樣說,心裏的厭惡越發濃郁,他不想再和李道平多說一句話,直接起身離開了。

李道平獨自站在原地,他怨毒地看着羅空,眼神幾乎要將羅空剝皮抽筋。

「道平大哥,你怎麼站在這裏?」。

李道平回頭一看,卻是魏小雅走了過來。

「沒事,有些累了,歇息歇息。」。

魏小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溫柔,她說道:

「那我陪你。」。

李道平臉上泛起一抹微笑,他拉過魏小雅的手,說道:

「修行路上艱險枯燥,有你真好。」。

(本章完)

。 還以為薛宗離會迫不及待的召見她詢問南疆的情況,可一連兩日始終不見動靜,甚至薛宗離好像將她遺忘了似的。

和親這事兒好像也不記得了似的。

倒是薛靈兒和薛越這兩兄妹天天來,只是一個明著來一個暗着來,顏長歡快要崩潰了。

那日一早,顏長歡剛起床就聽見門外吵嚷,還以為薛靈兒又來了,誰料蕊丹進屋告訴她說是秦晞來了,還送上來一張拜帖。

顏長歡一邊梳頭一邊看着蕊丹手中的拜帖沉默良久。

「聖女可要去?」

如今她是黛葉,按理說不會認識任何人,正常邏輯如果秦晞送來拜帖應當會顧及顏面去一趟,可是她怕秦晞認出她,更怕自己見到秦晞就控制不住情緒。

蕊丹見她一直不說話,還以為是要拒絕,忙道:「奴婢這就去回話。」

「等等。」

蕊丹回頭,顏長歡接過拜帖,打開來是邀約顏長歡明日出去踏春的。

想來如果自己不去反而惹人懷疑,去上一趟安了她的心也好。

便道:「去回話,我應下了。」

晚間薛越來時得知此事也是同意她去的,如今顏長歡的身份比向前還要尷尬,又得騙南疆人還得騙自己人,碟中諜,是得考慮周全些。

薛越摟着她的腰,下巴落在顏長歡的肩膀上,緩緩道:「等再過一段時間,等我們安排妥當,不會再讓你受南疆人的桎梏。」

「安排什麼?」

薛越親了親她,道:「南疆送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顏長歡想了想,臉色一沉:「南疆內部並不安寧,說是赤酆重巫蠱輕武將,使得武將分崩離析,其實是因為早年間南疆先王將統帥兵權的伏軍令上供給了大周,如今赤酆想要拿回這部分兵權就只能奪回伏軍令。」

這也是為什麼南疆野心勃勃卻始終不敢向大國開開戰的原因,他們沒有那麼多的兵力去戰鬥。

而那伏軍令是先王最落魄時為祈求大周庇護送給大周的,意圖便是告訴大周,自己永遠臣服大周之下,絕不會反抗。

然而如今赤酆的野心早已不滿在南疆國土,他看上了大周,同時也想把當初南疆落魄時留下的恥辱一掃而光。

但是他又膽小怕事,不敢當即挑起紛爭爭奪伏軍令,只好送女人來。

當初的赤楚歡是第一個,可惜沒成事,如今顏長歡是第二個,如今看來也不會成事。

薛越點了點頭,捏著顏長歡的手玩了一會兒道:「南疆吃了母妃的虧不會單純只派你一個人來,你是明面上的那個人,我們不知道暗地裏的人是誰,所以只能趁南疆還未反應過來一舉攻下。」

顏長歡想到了墨凈跟她說過的線人,會不會那個人就是暗?

只是如今那個線人到現在還沒有聯繫過自己,連她也不知道是誰。

「那皇後娘娘怎麼辦?赤酆這些年不就是仗着皇后在他手中大周就不敢輕舉妄動嗎?」

薛越只是無奈的蹭了蹭她的臉頰,道:「所以還得做些安排,你得再忍忍,等找出背後之人,救出母后,就一切都結束了。」

顏長歡也握緊了他的手,靠着他點頭。

從前她一直覺得自己穿越而來所以遊離在故事之外,而如今她卻是故事中最重要的一環,不得不入局。

身為局中人,她不知道能不能有好結局,只知道自己會竭盡全力去幫薛越的。

……

秦晞約她去的地方是那年大暑他們一塊遊玩的蓮花湖,比之當初如今的蓮花湖綠蔭更甚,沿一條小路,行進而入。

兩道是茂密的柳樹,低垂的柳條,在肩頭綻開一片片綠意,蓮花湖依舊靜美如初。深綠的河水,看不到一絲波瀾,如一條深綠的絲帶靜靜鋪在那裏,泛著柔柔的微光,偶有幾條鯉魚躍出,河邊有垂釣的老人,輕輕拋出魚鈎,靜坐河畔等候。

顏長歡矇著面紗緩步走來,秦晞與徐正言早已等候多時。

見到她來立馬迎了上去。

顏長歡點頭行禮:「黛葉見過少將軍。」

秦晞有些不適應的回禮,畢竟被和顏長歡那麼像的人叫『少將軍』是她從來沒想過的。

「黛葉?我看你就是顏長歡吧?」徐正言把頭蹭了過去。

顏長歡立馬蹙眉躲開,妄想秦晞疏遠又有些不悅道:「不知這位公子是?」

秦晞原是盯着她的臉看,猛地回神有些不甘心的問她:「你當真不知道?」

顏長歡蹙眉,冷漠道:「不知。」

秦晞失落收回眼:「…這是徐太尉之子徐正言。」

顏長歡只是餘光看了一眼徐正言,隨意的點頭,一臉敷衍不耐煩的樣子。

徐正言覺得自己被嫌棄了,與秦晞對視一眼,見她拉到一旁。

「我還是覺得不可能這麼像!」

秦晞轉頭看着顏長歡,卻見顏長歡因為被怠慢了而臉色不悅,頓時蹙眉:「可若真是長歡,又怎麼會是這樣的神情呢?」

徐正言摸了摸下巴眯眼哼道:「肯定是演的!等我去戳穿她!」說罷,大步流星走向顏長歡,秦晞想攔也來不及了。

「黛葉聖女是吧?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做顏長歡的女人?」

顏長歡盯着他,不知道他要搞什麼鬼,只好繼續冷傲的人設,白了一眼:「不認識。」

徐正言笑了笑:「不認識嗎?可我看你們長得一毛一樣,簡直一般無二。」說完猛地湊上前去,盯着顏長歡的眼睛,忽然小聲道:「差不多得了啊?都是老鄉我不怪你,你要是惹哭了秦晞,我肯定不放過你!」

顏長歡擰眉。

三年了,徐正言為什麼還是沒有一點長進啊!

今天好在是她,如果換做別人,早把你腦袋擰下來當皮球踢了!還威脅人,骨頭硬了是吧?

看向秦晞:「這位徐公子該不會是有失心瘋吧?」

「這…」

秦晞怕徐正言真的惹怒聖女,正想叫住他,誰知那人忽然指著顏長歡的手指甲道:「我知道你為什麼不記得了!肯定是南疆人給你下毒讓你忘了我們,而且中毒頗深,指甲都黑了!」

「……」

顏長歡忍住頭疼,忍住無語:「那是蔻丹。」 進入到12月份以後,天氣變得越來越冷了。

學生們都穿上了風衣、毛衣、防寒服等保暖衣服,而每天趕上陰天下雨,更是濕冷的厲害,甚至要穿上羽絨服。

校園的氛圍也變得緊張了起來,因為還有一個月就要期末考試了,很多學生都忙著複習備考,圖書館的自習室更是每日爆滿「一座難求」。

李哲也在圖書館佔了兩個位置,晚上的時候會和小喬一起在自習室複習一下功課。

其實是李哲在監督小喬複習,他大部分時間都在碼字。

不過,李哲也會抽出一小部分時間看會書,畢竟他也不想大一上學期就掛上一兩科。

在拿下了11月份的新書月票榜冠軍后,李哲就放緩了《武道無涯》的更新速度,基本保持一天兩更六千字,只有偶爾會加更一兩章。

因為經過一個月的爆髮式更新后,他手裡的存稿存稿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11月一個月,他就更新了150多章,一共45萬多字,平均下來每天更新5章,1萬5千多字。

又接連上了幾個不錯的推薦,特別是在上周上了首頁大封推后,成績更是暴漲。

此時《武道無涯》的收藏已經20多萬,均訂2萬5千多,首訂更是達到了3萬多。

而李哲11月份的稿費是有18萬5千多。

在07年,一個月拿近20萬稿費的作者,在起點也沒有多少。

李哲能拿這麼多,主要還是因為他的訂閱成績高,已經相當於大神水準了。再加上更新得夠多,一個月就更新了一般作者兩三個月的字數。

對了,其中還有一萬塊是新書月票第一名的獎勵。

所以,雖說《武道無涯》的訂閱還在不斷上漲,但下個月卻拿不到這麼多了,因為更新一下降了下來,能拿10萬多就不錯了。

5號晚上7點多,李哲又拿著電腦來到了自習室,卻發現小喬還沒有來。

於是他又出了自習室,來到外面的大廳,給她打了個電話。

「喬寶,你今晚又不來了?」

「老公!我不想動了,你就讓我休息一晚上吧?好不好嘛?」小喬嬌聲撒嬌的說。

「好吧!那你就在宿舍待著吧,記得別光玩電腦,也看會書。」

「好,我知道了!老公你最好了,愛你喲!你一個人好好學習吧。」小喬笑著掛斷了電話,拿起一旁的可樂喝了一口,靠在床上抱著上網本,美滋滋的繼續刷劇。

學習?學習是不可能學習的!

李哲笑笑,把手機收了起來,對於會長時常偷懶、耍賴的舉動,他早已經習慣了。

回到自習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開電腦,李哲就開始碼字。

說起來,晚上教室里的人更少,李哲為什麼要跑到自習室來碼字?

一是,教室的桌椅太硬了,坐久了很難受,而自習室的大書桌和靠背軟椅就舒服多了,這也是為什麼學生們都喜歡來自習室複習的原因。

二是,隨著天氣越來越冷,晚上教室也變得很陰冷,自習室里人更多,相對來說也要比教室暖和上一點。

李哲剛碼了幾百個字,就有一個男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裡側的空位置,「同學,這個位置有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