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今天,方萬是來看望沐舒羽的。

這幾日,她在動嵐是越發的不好過了。

基本上好的資源都傾斜給了鍾敏,再加上鍾敏的手裏有溫惜這張王牌,還有霖那的成績也不錯,而她嚴重的掉隊,手裏的新藝人資質也一般,她正着急呢,就想來看看沐舒羽,看看她恢復的怎麼樣了。

要是不能拍戲,可以先安排拍幾個雜誌廣告,微博營銷一下美貌。

她是第一次來沐舒羽的家,自然是不知道這種高檔小區,常用的車子不停在地下車庫,地上車位足夠用了。

她剛剛來到地下車庫,遠遠的就聽到沐舒羽打電話的聲音,她停下車,走了一會兒,就看見沐舒羽跟一個男的上了車。

輪椅就放在一邊。

那個男的,她認識。

方萬這樣的人,混跡在各大場合,一雙眼睛幾乎是過目不忘,只要這個男人身價超過千萬,她看一眼,就會記住對方的名字跟家境。

而出現在沐舒羽身邊的男人,竟然是陸家一個管家的兒子,叫江旭,因為父親是陸家的管家,也挺有錢,出手很闊綽,之前包過一個女模,那個女模,跟自己手裏一個女藝人是好朋友,她正好也知道。

而讓她震驚的是。

她竟然看見了這樣的大事。

她心裏暗暗罵沐舒羽腦子蠢。

一個蠢貨!

難怪跟溫惜長了同一張臉卻爭不贏溫惜! 極目望去,迷濛的大地上聳立着一片金屬巨峰,從視線之中一直蔓延到遙遠的地平線。

巨峰吞吐著一根根璀璨的幽藍色光柱,呼嘯著,彷彿一片林立在虛空的宇宙森林,刺破殘碎的天空。

這個時代的景色,在王學斌的眼中具有一種非常獨特的美,極端殘酷,恢弘偉岸,難以言說,喜惡參半。

一架劃破音障,攪碎冰雲的超音速穿梭機上,王學斌熟練的掌握著操控桿,表情一片淡然。

在他身旁,朵朵蜷縮在座位上,雙手抱膝,身子不住的震顫著,髮絲凌亂,表情茫然。

一雙紅腫的雙眼獃獃的望着眼前,淚水止不住的流着,偶爾還會發出一聲啜泣,打破機艙里的寂靜。

「……馬上要到晨昏線了,可以看到日出,一會兒的時候好好看看吧,以後再想看……恐怕就看不着了……」

王學斌平淡的說出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可惜,朵朵聽到聲音只是一顫,根本無暇顧及爺爺話語中的深意……

「……爺……爺爺……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拿槍指着你……我……我昏了頭腦……我……爺爺我錯了……咱們不去了行么……

……爺爺,我不查了,我不想知道我父母的事了,咱們回去吧……你怎麼懲罰我都好……求求你了……不去了好不好……爺爺……」

朵朵哽咽的說着,想要向以前一樣上前抓住王學斌的手,可是手伸到一半,又怯怯的頓在半空。

「……爺爺,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了……你原諒我這一回好不好……你打我,罵我怎麼都成……就是別不要我……

……姥爺走了,你也不要朵朵了,朵朵就沒有家了……」

聽着朵朵的哀求,王學斌沒有回答,只是舉目望向前方,看着前面那道光明與黑暗的分界線,眼神中充滿了感慨。

「……你看,太陽出來了……」

「……爺爺……嗚嗚~」

看到前方明亮柔和的光芒,朵朵的身子又是一顫,膽怯的將頭埋進了自己的膝蓋里,小聲的嗚咽起來。

「朵朵,恐懼不是想逃就能逃得掉的,逃避只能推遲恐懼的到來,永遠無法解決問題本身。

就像可怕的太陽一樣,其實,人類把太陽同恐懼連在一起也只是近一兩百年的事。

這之前,人類是不怕太陽的,相反,太陽在他們眼中是莊嚴和壯美的。

那時地球還在轉動,人們每天都能看到日出和日落,他們對着初升的太陽歡呼,讚頌落日的美麗。

直到我們發現,太陽即將發生氦閃……

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從來沒有選擇坐以待斃!

流浪地球計劃,剎車時代,逃逸時代,一個又一個階段性計劃的提出與實施……

人類這一渺小的物種,用堅毅與勇氣演繹著一曲恢弘的樂章!

緣來不抗拒,緣去莫攀求。

朵朵,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你我終究會分開,你的逃避無法解決任何的問題!

你需要去面對並習慣將來沒有我的日子,而我,也需要去面對屬於我的問題!

人生就是這樣,不如意事常八九,保持憤怒也就是了……」

耳畔聽着王學斌殷切的囑託,朵朵整個人彷彿墜入了無底深淵……

前方是那令人膽寒的火焰,開始時只是天水連線上的一個亮點,很快增大,漸漸顯示出了圓弧的形狀。

望着那璀璨的光芒,朵朵感到自己的喉嚨被什麼東西掐住了,恐懼使她窒息,周圍的一切都化作虛幻,只是向深淵墜下去,墜下去……

在這一刻,她彷彿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恍惚間,只餘下一道宏大的聲音在耳邊呢喃著……

「不要溫順地走進這個良夜,激情不能被消沉的暮色淹沒,憤怒吧,咆哮吧,痛斥那光的退縮……」

……

「看吶,我的同胞們……」

某處地下城,一個身着奇詭狂瀾般花紋連體衣的人,手中高高個舉着手中的投影控制器,投射出一張龐大的照片,大聲的咆哮著:

「……看,這是兩百年前的射電望遠鏡拍攝的太陽信息!」

說着,他又同時投射出了另外一張圖片,將兩者對比到了一起。

「……看吶,同胞們,這是兩百年後的今天,我們拍攝的太陽信息圖片……」

周圍的人們,獃獃的看着兩張幾乎沒有任何差別的照片,氣氛死寂的可怕……

「看到了嗎?」那人指著屏幕,用憤怒的語氣咆哮著:「它們的光度、像素排列、像素概率、層次統計等參數都完全一樣!

完全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說明什麼?!」

那人在台上嘶吼著,台下的人們宛如一個個沒有思想的木偶,隨着台上人的指揮,配合的露出了狂熱與憤怒……

「……地球被出賣了!人類被出賣了!文明被出賣了!

我們都是一個超級騙局的犧牲品!

太陽還是原來的太陽,它不會爆發,過去現在將來都不會,它是永恆的象徵!

爆發的是聯合政府中那些人陰險的野心!他們編造了這一切,只是為了建立他們的獨裁帝國!他們毀了地球!

他們毀了人類文明!公民們,有良知的公民們!拿起武器,拯救我們的星球!拯救人類文明!

我們要推翻聯合政府,控制地球發動機,把我們的星球從這寒冷的外太空開回原來的軌道!開回到我們的太陽溫暖的懷抱中!

跟隨我,將我們的家園奪回來!沖啊!!!」

「沖啊!!!」

「消滅獨裁政府,文明屬於人民!!!沖啊!」

這樣的一幕,發生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熊熊怒火一經點燃,便爆裂出無窮的能量!

人們或主動、或被動,被迫捲入這場驚天浩劫,在這場浩大的暴亂中,只有極端的對立,非黑即白,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置身事外……

烈火焚燒着一切,美洲、歐洲、亞洲……一個個地下城的陷落,血腥與動蕩充斥着每一個角落。

『叮鈴鈴!』

刺耳的警報聲大作,位於某座地下城控制中心的張東辰猛的睜開了犀利的雙眼,扭頭望向防空雷達,扶著桌子緩緩的站起身來。

「……來了!」

。 胡彪的預料沒錯,果然是出問題了,卻是已經有人即將找上了他們。

只是讓胡彪沒有預料到的是,後面劇情的那些劇情發展,卻是沒有如同他預料的那樣進行下去。

首先,並沒有一大群壯漢端著AK,衝進來了后就直接開火。

更沒有據說在毛子家,官府價格都只要1600美刀,而在黑市200美元就能買到一發的RPG-7火箭筒。

直接砸破了玻璃后對著他們轟了過來,將他們轟成了一團火球。

在胡彪緊張地注視下,這家餐館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其次,一個在大冷天的時間裡,上身穿著厚厚的貂裘,下半身卻是穿著單薄短裙,露著一雙黑絲大長腿、高跟長靴的漂亮毛妹子獨自地走了進來。

在這麼毛妹子的手裡,除了提著一個最新款的驢子牌包包之外,並沒有攜帶任何的武器。

問題是這個妹子的出現,對於胡彪和NEO來說,反而是比起了一大群的毛子壯漢,端著AK、扛著RPG-7衝進來的場面,都要更為的震撼。

因為在看清了這妹子的臉之後,胡彪和NEO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裡。

在嘴裡同時爆出了一句:「娜塔莎?」

他們可以發誓,眼前這麼一個漂亮時尚的毛妹子,正是當初在伏爾加格勒的戰役中,一群毛妹子的領頭者,娜塔莎少尉同志。

兩人不管是在長相上,還有在那種貴族一般高傲的氣質,都是一模一樣。

不對!因為到了後期,當新兵團被編組成了近衛馬馬耶夫崗189團之後;這個與胡彪有著一些故事的毛妹子,已經是大尉軍銜了。

然而在很快之後,胡彪他們知道這一切,應該都只是驚人的巧合。

僅僅是因為兩人在各方面,過於的相像了一點而已。

眼前的毛妹子,先是在聽到了『娜塔莎』這樣的一個名字之後,臉上立刻就是露出相當疑惑的表情來。

很顯然在這一次見面之前,她認為胡彪等人應該不認識她才對。

另外,胡彪他們也想明白了,既然麗娜在這麼些年的時間過去后,老邁成了那麼一個不堪的模樣。

沒有理由娜塔莎這麼女人,卻依然是這麼一個模樣。

至於另外的一些可能,胡彪他們雖然在想到了某些之後,但眼前也並不是可以計較這些問題的時候。

胡彪他們都是憋住了,嘴裡問出一句的衝動。

許是眼前忽然出現,並且徑直向著他們這一桌走來的娜塔莎,在打扮和容貌、身材這些上,都是徹底地碾壓了自己。

讓張笑笑這位在最近兩天時間裡,一直對胡彪很有點想法的小甜妞,感受到了一個巨大的威脅。

她在一咬牙之後,對著胡彪的耳邊來了一句:「宋勇,我去衛生間補下妝。」

說罷之後,就是『登、登、登~』的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了過去,很快之後就是消失在了胡彪的視線中。

好傢夥!因為她的速度太快。

加上胡彪的雙手一直放在了桌子上,打算時刻從空間戒指中,放出了那一支PD-28輕機槍開火,居然是沒來得及拉住她。

然後,胡彪就是沒有什麼心情,來計較這位張笑笑妹子的事情了。

因為這一個娜塔莎,已經是在胡彪身邊一張空凳子上坐下,並且開口就是一句:

「胡彪指揮官,還有這位尼奧隊員你們中午好!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通過什麼途徑怎麼知道我的情況,但是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毛子戰隊的核心隊員娜塔莎,現在受到我們指揮官契科夫先生的委託,前來給你們送一點東西。」

可能是因為在系統戰隊中,絕對屬於第一序列的毛子戰隊成員,忽然出現在了眼前所帶來的威脅。

又或者是據說毛子家的戰隊,在上一任中洲戰隊滅亡的過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一番作用。

總之,NEO在第一時間裡,就從桌子底下將手裡的波波沙衝鋒槍掏出來,對準了這樣的一個女人。

然而,面對著一個黑洞洞槍口娜塔莎,臉上卻是半點的緊張也是欠奉。

她異常淡定地說到:「尼奧先生,你最好不要有任何過激的動作;雖然我個人對於你們在上一個,涉及了偉大聯盟的任務中,所做的一切非常的表示感謝。

但是現在的話,不提一支由15名血脈強者組成的突擊部隊,隨時的都能殺進來。

請你相信我,現在起碼有著兩把狙擊步槍瞄準了你的腦袋;在你成功殺死我之前,絕對會被打爆腦殼。」

在這樣的說法之下,胡彪也是進入了狀態之中。

用著一個征程戰隊指揮官的架勢,先是開口來了一句:「NEO,把槍收起來。」

等到三維設計師將波波沙重新的收進了桌布下后,胡彪才是對著娜塔莎,拿起了手裡96度的『生命之水』,鎮定地開口說到:

「那麼毛子戰隊的娜塔莎小姐,你要來一杯嗎?」

「當然。」毛妹子如此的說到。

然後,等到這位娜塔莎妹子將一杯至少用一兩的酒精,還有其他二兩冰水、冰塊這些混合而成的東西。

直接一口悶掉了之後,胡彪才是說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