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傭人們在廳外候着。

人越少,說明事情越嚴重。

秦舒心裏緊張起來,臉上卻沒有顯露半分。

褚臨沉見秦舒強作鎮定的模樣,不禁冷笑。

他毫不客氣地拆穿,「跑到褚家來招搖撞騙,膽子不小!你是自己滾出去,還是我讓人把你丟出去?」

秦舒臉色霎時一白。

看來,這位褚大少早就一眼識破她了。

秦舒動了動唇,宋瑾容卻先一步疑惑道:「阿沉,你這是什麼意思?誰騙人了?」

「她。」

褚臨沉冰冷的目光如利劍,刺向秦舒。

「這怎麼可能?」宋瑾容蹭地站起,「是你說要娶她,還送了信物,奶奶才派人去接她回家的啊!」

那信物她早就檢驗過,千真萬確。

「奶奶,我把信物送給了一位叫王藝琳的女孩,至於她——」

褚臨沉冷眸微眯,「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有我的信物。」

「這、這是……弄錯人了?」宋瑾容渾身一震,難以接受。

站在一旁的褚雲希蔑笑道:「奶奶,我看不是弄錯人,是某些人別有用心,不擇手段想混進咱們褚家啊!這個叫秦舒的,根本就是冒牌貨!」

話音落下,褚家人看秦舒的目光不再友好。

褚臨沉冷聲吩咐衛何:「給王家打電話。」

「是。」

衛何走到一邊去打電話。

他很快便回來,說道:「褚少,藝琳小姐說,信物不見了,而且——」

衛何快速看了秦舒一眼,補充道:「我提到秦舒這個人,藝琳小姐很訝異,她說秦舒跟她是同學和室友,兩家人住一個小區。前天實訓結束,是秦舒幫她收拾的行李箱。」

事實似乎擺在眼前。

秦舒跟王藝琳關係親近,想偷信物太容易了。

褚臨沉看秦舒的目光愈加冰冷,強勢逼人的氣場籠罩在秦舒頭頂上方。

「你還有什麼話說?」

「我沒有偷過藝琳的東西。」

秦舒下意識辯解,但對上褚臨沉寒冰似的雙眸,她意識到,既然已經被拆穿,再多的說辭還有什麼意義?

她索性坦白:「但我的確是冒充的……」

她現在才明白,養母發的最後一條微信,為什麼讓她跟王藝琳絕交。

原來,他們讓她冒充的竟然是她。

見秦舒承認,褚臨沉眼底多了一抹厭惡。

「哥,這個女人還有臉承認?真是太噁心了,趕緊把她趕出去吧!」

褚雲希滿臉鄙夷地看着秦舒。

褚臨沉薄冷的唇緊抿著,高俊的身體散發冰冷寒意,猶如淡漠無情的神邸,令人生畏。

秦舒背脊綳得筆直,垂在身側的手攥緊了掌心,等着他的處置。

半晌,他不含一絲感情的沉冷嗓音響起:「趕出去太便宜她,打電話讓警察來處理。」

把她交給警察?

秦舒臉色唰地一白。

她要是進了警局,這輩子豈不是毀了?而且,奶奶那邊怎麼辦……

咚!

身旁傳來一聲悶響。

「奶奶!」

「媽——」

「老夫人……」

宋瑾容突然毫無防備地倒在地上,眼皮上翻,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

褚家人被嚇了一跳。

老夫人身體向來健朗,之前從未這樣。

距離最近的秦舒愣了一秒,然後很快反應過來。

她下意識地蹲下身想要幫忙。

另一道身影比她動作更快,如疾風而至。

秦舒感覺後背被狠狠撞了一下,她重心不穩地跌倒,膝蓋着地,摔得悶疼了下。

等她抬起頭來,只見褚臨沉面色冷峻,已然快速地扶起了老夫人。

他低沉的嗓音透著冷厲,「衛何,叫救護車!」

衛何立即打電話。

褚序等人也立即圍上來幫忙。

秦舒被擠到了外面,皺着眉頭看褚家人忙成一團。

「快拿毛巾和水來!」

柳唯露見老夫人唇角溢出白沫,急聲吩咐傭人。

褚序和褚雲希則幫忙按住她不停顫動的四肢。

他們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急得方寸大亂,不知所措。

這時,一道清亮沉靜的聲音響起:

「你們這樣只會害了老夫人!」

秦舒從地上爬起來,神色嚴肅。

褚雲希立即回了個白眼給她,「閉嘴!都是你這個冒牌貨把奶奶氣倒的!」

秦舒:「……」

她已經看出了褚老夫人是什麼癥狀,任由他們這樣胡來,肯定會出事。

「你過來!」

磁性低冷的嗓音響起。

褚臨沉看着秦舒,深邃的眼眸比常人多了一分冷靜。

秦舒既然和王藝琳是同學,那她也懂醫術。

褚雲希詫異,「哥?」

醫者本心,秦舒沒打算坐視不管。

所以褚臨沉一開口,她便直接走上前,將褚雲希拽到了一邊。

「老夫人這是癲癇發作!不能按她的手腳,會傷到肌肉和關節。」

褚雲希根本不信秦舒的話,「什麼癲癇?我奶奶從沒得過癲癇,你少胡說八道!」

說着,她就要上來拽她。

褚臨沉冷喝一聲:「退到一邊去!」

褚雲希腳步僵住,在褚臨沉強勢的氣場面前,只得懊惱地退了一步。

秦舒感激看了褚臨沉一眼,卻對上他陰鶩的目光,透著一股狠勁兒。

他冷戾的警告道:「我奶奶要是出事,饒不了你!」 而看着雲川不驕不躁的模樣,海馬斗羅微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右手一引,海馬聖柱光芒閃亮,一道金光衝天而起,將尚未光芒大放的黎明照亮。

緊接着,彷彿是響應着海馬聖柱發出的金光似的,遠處六個方向,分別騰起一道金光,與海馬聖柱發出的光芒匯聚在一起。

七道金光在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團,散發出十二道凝實的金色光焰。

海馬斗羅道:「這些光焰象著着你考核的時間。當它們全部熄滅時,就代表着十二個時辰已到,此次考核失敗。請。」

「那就得罪了!」

雲川點點頭,隨即身上猛然間湧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火焰,這些火焰凝結著。彷彿擁有自己的意志一般,快速的匯聚在他背後凝聚成形。最後化作一尊面容猙獰,青面獠牙的不動明王!

這尊不動明王通體純粹由火焰所形成,充斥着獨屬於火焰的暴躁,就彷彿一尊火焰的神明。正在肆無忌憚的展露著自己的怒火!

火神怒!

海魂師屬於水,那麼自然要用火來對抗了。

雖然直接祭出昊天錘,更能夠解決問題。但是這個武魂的威力太大,實在是不好控制。萬一用力過猛把聖柱守護者給弄死。那可就不美了。

所以雲川決定見機行事,先用一些常規的手段來試試手。

『這是什麼鬼?』

海馬斗羅看着他明明獲得了海神九考,但是使用的攻擊手段卻是火焰這種與水相剋的力量。實在是有些大跌眼鏡了。

按理來說想要繼承海神之位,雖然沒有硬性要求繼承者必須是水屬性的,但至少也不可能是與水相剋的火屬性這麼離譜啊。

不過雖然心中異常詫異。

但表面上海馬斗羅動作可不慢,在雲川施展出火神怒的同時,也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剎那間,只見他全身上下被一層灰白色的奇異鎧甲籠罩在內,背後浮現出一個與海馬聖柱頂部雕像極為類似的巨大海馬虛影。

兩黃,兩紫,五黑,九個魂環同時閃亮。在沒有十萬年魂環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最佳魂環配比。能夠成為海神七聖柱的守護者之一,海馬斗羅自身的實力果然不同凡響了。

不過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麼海馬斗羅還不具備和雲川對戰的實力。因此在他身後的海馬聖柱上,猛然間投射出一道金光,瞬間竄入他的體內。

而有了海神力量的加持,海馬斗羅整個人氣勢瞬間暴漲!

雲川看到他準備就緒后,也沒有猶豫,準備速戰速決。畢竟後面還有着六關要過,十二個時辰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萬一等會兒玩的太浪,沒辦法過關,那樂子可就大了。

「火焰領域!」

他心念一動,頓時強行勒令空氣中的火元素,匯聚而來,瞬間籠罩了整個海馬聖柱台區域!

而海馬斗羅只覺得全身一熱,眼前的雲川已經失去了蹤影,周圍已經化為了一片火紅色的世界,入眼之處,皆為火焰!

熾熱的彷彿要把他整個人融化的熱力,瘋狂的從四面八方朝他沖襲而來!

這是…領域!

海馬斗羅並沒有同雲川交過手,對他的底細並不清楚,一上來就遇到了他營造的火焰領域,立刻就處於被動之中了。

不過,身為封號斗羅,再加上身上還有海神的力量加持,他當然不會就這麼一蹶不振,並沒有因為外界的變化而慌張,搖身一晃,現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

只見海馬斗羅的身體瞬間與自己身上的白色骨鎧融為一體,化身為一條身長三米開外的巨大海馬。

搖身一晃,一圈奇異的波紋已經從他身上釋放開來。同時亮起的是他身上的第六魂環。波紋呈淺藍色,密佈於他身體周圍直徑五米範圍之內,竟是硬生生將火焰領域的熱力逼迫在外!

雖然無法破開火焰領域,也無法影響到雲川,但卻將火焰領域對他的影響降到了最低。那每一層波紋擴散開來,都像是一層籠罩了海馬斗羅全身的盾牌,與雲川的瀚海護身罩有些相似,只不過海馬斗羅釋放的這波紋護罩乃是全部用來防禦的。

就在這時,海馬斗羅眼前的景物突然一變,先前彷彿焚燒一切的熱力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藍色的世界!

寒冰領域!

就在火候與冰藍兩種顏色切換的一瞬間,他捕捉到了雲川的身影。左腳踏前一步,樸實無華的一拳直奔他轟去。擁有了海神力量的加持,此時此刻他的實力不可以用平常封號斗羅來看待。

而化身海馬之後,他的上身有兩條短小的手臂,這和海馬本體是有所不同的。就是這樸實無華的一拳,亮起的卻是他的第五魂環!

一連串的爆鳴聲在空中響起,空氣彷彿承受着無比巨大的壓力使得,而就在雲川背後的海中海之內,一股巨浪騰空而起,在空中凝結成一個巨大的拳頭狀,直奔他背後擊來。與海馬斗羅那一拳形成了夾擊之勢。

但是,海馬斗羅的這一擊,卻早已在雲川的預料之中了。

前後同時傳來的巨大壓力,以及全身被鎖定的狀態,甚至連瞬間轉移都無法發動。這就是海神力量加身之後,聖柱守護者的實力嗎?果然不同凡響。

不過,儘管此時貌似陷入危機,但是雲川卻絲毫沒有慌張,更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就那麼硬受了海馬斗羅這恐怖的一擊。

轟然巨響中,雲川的身體在空中紋絲不動。

雖然前後夾擊無疑能夠令攻擊達到最強程度,但是以雲川時時刻刻都在被五行之力淬鍊的體魄而言,這點攻擊想要打破他的防禦,還遠遠不夠格。哪怕有海神的力量加持也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