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是沒了徐凌,波伊娜真不知後半輩子還能怎麼辦。

波伊娜不願多說,徐凌也懶得多問,他故意打開上帝視角看了眼蕭銘,神色嚴肅的說道:「小娜娜,我發現一件大事,你站在這裏等我,千萬不要離開!」

看到全息影像里的蕭銘,波伊娜的心瞬間往上提了提,徐凌一臉嚴肅的看着蕭銘,難道所謂的大事和蕭銘有關?

「這一次,是我作為主人給你的命令,要是我半個小時沒能回來,你就自己想辦法逃出卑彌山吧。」

徐凌神情肅穆,一副向死而生的模樣,說着就朝着蕭銘位置急速奔去。

波伊娜本想問些什麼,可還不等她出聲徐凌就消失在了視線中。

波伊娜下意識想要去追徐凌,再想到徐凌臨走前嚴肅的叮囑,她還是忍住了去找蕭銘和徐凌的衝動。

波伊娜神色頹廢,望着徐凌離去的方向不知如何是好。

看徐凌的模樣,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有關蕭銘的事情。

萬一兩人要是打起來,一個是愛人徐凌,一個是師兄蕭銘,她該怎麼辦?

………….

卑彌山脈中,一眾武者體力快要耗盡,紛紛癱坐在地。

他們突然發現,卑彌山可能不是沒有機緣,而是他們沒機會得到。

連這點迷霧陣法都無法突破,他們如何能夠尋得真正的機緣?

「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這時不遠處忽然閃過一道血光,一柄散發着不俗氣息的長劍憑空插在了一塊石頭上。

「寶物!那是寶物!」

「都給我滾!好不容易出現一件寶物,那是屬於我的!」

一眾武者頓時眼冒綠光,不要命的沖向長劍。

長劍只有一柄,在場人數又多,一眾武者本來還只是想奪寶,卻不知一縷邪氣湧入了他們體內,使得他們很快失去理智,只想殺掉所有人以防寶物被奪。

刀光劍影,血肉橫飛,最終活下來的人拖着重傷的身體走向長劍,本以為自己是最後的贏家,長劍卻突然釋放出一道劍氣將其轟成血霧。

最後一人身死後,地面流淌成小溪的鮮血快速滲入地面,一具具原本熱乎的屍體逐漸變成了乾屍。

與此同時,卑彌山各處都出現這樣的現象,除去一些不被邪氣影響的強者,或者一些意志堅定的人,全部都死在奪寶的途中。

徐凌在尋找蕭銘的途中,不乏遇見正在相互廝殺的武者和異能者,那場面真是驚天動地,血腥至極。

修羅鬼王果然不是吃素的,就算實力百不存一,還能蠱惑一些意志不堅定的地階強者和S級異能者,強者之間的互相拼殺,戰鬥餘波足以橫掃方圓十里的土地。

…………

另一邊,蕭銘手持尋龍尺,胸前偶爾金光閃過,正在一步步往修羅鬼王的洞府靠近。

修羅鬼王也在時刻關注在蕭銘,發現蕭銘往他的洞府後,忽然對徐凌打消了一分疑心。

蕭銘是東玄仙尊的弟子,找他洞府肯定沒好事,不管徐凌是跟蕭銘有仇還是如何,對於修羅鬼王來說都是有益的。

只要真的能奪舍蕭銘,修羅鬼王不僅能除去一個威脅,還能重獲新生。

普通的身體無法承受修羅鬼王強大的靈魂,只有蕭銘此等身懷逆天體質的人才有可能,但也僅僅是有可能,蕭銘畢竟修為還太弱了,況且靈魂和身體也是講究一定契合性的。

若是沒有徐凌幫助,修羅鬼王別說奪舍蕭銘,連入侵蕭銘的體內都很困難。

「就在不遠處了,此等天地異象,也不知是福還是禍…」

確定位置后,蕭銘收起尋龍尺,深深嘆了口氣。

卑彌山的異象不像是有天地靈寶出世,更像是有一位通天邪魔即將破除封印。

偏偏師傅留下來的尋龍尺有反應,證明前方有某種存在和師傅口中的機緣有關。

就在此時,一道血光直衝蕭銘而來。

蕭銘神色微變,身形一動及時躲開血光。

血光落在不遠處的地面,散發出一陣妖異的光芒,久久不能消失。

「蕭銘,幾個月不見,你的實力倒是頗有長進啊?」

徐凌優哉游哉的走了過來,手上還捧著一顆鮮紅的珠子。

見到徐凌,蕭銘頓時目露殺機,咬牙切齒的說道:「徐凌!」

他二話不說就取出一桿大刀,身形急速朝徐凌衝去。

「這麼心急?我話還沒說完呢。」

徐凌笑了笑輕鬆躲過大刀劈砍,蕭銘越是痛恨他,他等會兒就越好下手。

「徐凌,你我之間無需多言,本來想過段時間去琛寧市找你,今天既然撞見,我必殺你!」

蕭銘手持大刀揚天怒吼,幾個月前在琛寧市的遭遇尚且歷歷在目。

幾個月過去,蕭銘簡直不敢相信徐凌對周思穎做了什麼。

徐凌聳了聳肩,譏笑道:「你找我?真是笑話,你覺得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可現在,突然平白無故地多了一個大舅子,還是一個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人,周正則表示,這件事情他一定要好好的緩緩才行。

而場上最最最驚訝的,莫過於是方沁怡了,如果不是這麼多人都在這裏的話,方沁怡一定要懷疑她是不是在做夢。

「大哥,你剛剛說什麼?你和她,八竿子打不著的,她怎麼可能是你妹妹呢?」

「她是老爺子認的干孫女,就連我平時都不敢招惹她,我看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給老爺子交代吧?」

心裏的預測竟然是成了真,頓時像一塊大石頭壓在了她的心裏。想到這件事情要是傳到老爺子耳朵里,她估計會挨一頓削,方沁怡現在無比的希望能得倒退回幾個小時前,只是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吃。

她是知道老爺子收了一個干孫女,只是從來都沒有在方家見過,時間一長也就沒有將這個人放在眼裏,沒想到竟然是眼前的這個女人。那她剛剛怎麼不說,還看着她說這麼多話,果然,那就是故意給她挖坑呢

「我,她,我怎麼知道她就是老爺子認下來的那個干孫女呀,我之前也沒有見過她,她,她剛剛也沒有說啊!」不光是方家,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手段還攀上了周家,果然是好心機。

當然後半句話方沁怡可不會傻傻的說出來,現在的這個局勢已經很清楚了,完全是擺明了她方沁怡不佔好,原本以為就是一個憑藉美貌嫁進了豪門的女人,沒想到反倒是成了她不能招惹的存在,方沁怡這心裏,別提有多彆扭了。

比方沁怡心裏難受的,是站在一邊的虞欣。

她也是剛剛從方蘭舟的嘴巴里得知了喻玖的身份,沒有想到是在她眼睛裏看來就是一個戲子,其實還有這麼高的身份和地位。就這,哪怕只是一個干孫女,受到了方老爺子的重視,那也要比一般家的小姐來的高。更何況她還嫁給了周正則,現在就連方蘭舟也是擺明了要維護喻玖的,連方沁怡這個和她有血緣關係的妹妹都不看在眼裏。

虞欣壓抑著內心的吶喊,老天爺啊,你為什麼要如此對我,為什麼既然生了她虞欣,還要出一個喻玖!既生瑜何生亮!她虞欣是何等的驕傲,可最愛的男人不愛她,現在就連她引以為傲的身份和地位都比不上喻玖,那她還拿什麼去和別人一爭高下?

在方蘭舟的眼神示意下,方沁怡實在是捱不過來自於身旁人的壓力,不情不願地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剛剛是我錯了。」

喻玖也不想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在生什麼事端,最主要的是她察覺到身後注視着她的眼光是越來越熱烈,「既然如此,看在蘭舟的份上,我收下了你的歉意。不過,下次再想替別人出頭把眼睛擦亮點,不要連事情的經過都沒有弄清楚,就在吆五喝六的,凡事動動腦子啊,脖子上的是腦子,不是擺設。」

喻玖的話雖然讓方沁怡的臉是青一陣紅一陣的,到底忍下了喉嚨管已經要出口的罵聲。只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她的面子是丟完了,方沁怡也恨上了喻玖。

「你這個丫頭,都這麼長時間不見了,連話都不會說了嗎?」

方蘭舟這話雖然是對着喻玖說的,可他的目光一直都在周正則的身上打轉。

兩個人結婚這麼長時間了,這前段時間還聽老爺子在念叨著也沒見喻玖將人給帶回去看看,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有多優秀拐跑了喻玖連聲招呼都不打。

「蘭舟哥,你說什麼呢,這不是這段時間一直都太忙了所以才沒時間將人給帶回去,諾,你現在不是也看到了嗎?」喻玖扯了扯身旁的人的衣袖。

「這就是我老公,周正則。」

「老公,這是我方蘭舟,我乾哥哥。」

周正則上前一步行了一禮。

方家大少爺的名聲他早就知曉,只是方家一直醉心於醫療事業,和他們的交往甚少。只是周正則沒想到的是有一天竟然成了自己的大舅子,這倒也不得不來一句緣分。

方蘭舟點點頭。

望了一圈周圍伸著脖子注視着他們動態的人,「好了,既然禮我已經送到了,我還有事,就不多聊了,晚些時候我再聯繫你。」

喻玖也知道這裏不是一個最好的聊天的場所,看見了方蘭舟,心下感嘆,估摸著要將拜訪的日子提前了。

一直到方蘭舟離開宴會大廳,還有不少人對於這幾家之間的關係有了一個好奇。

有腦子活絡的人,現在已經思考着這喻玖的身份暴露出來之後,會對往後的局勢產生什麼影響。

這周正則、魏少風、還有趙亦璋和陳文安,這四個人原本在一起報成團,明裏是可防可守,這背地裏絕對是許多人眼中巨大的威脅。不管是對家族你的有心人還是外面的人來說,四個人在一起抱成團所積聚起來的力量絕對是不可估計的。

再加上周家這一代,只有周正則和周侺海兩兄弟,周侺海從軍,家裏的產業肯定是由周正則所繼承的。

陳文安也是陳老爺子這一支的獨子,基本上整個陳家的指望全部都在他一個人的身上,相應的所有的資源和力量也就在他一個人的手上。

趙家和魏家複雜些,就算底下有人在虎視眈眈著趙亦璋和魏少風的位子,掂量著其他兩個人的地位,還是十分的有重量的。

至於其他的幾家,現在連方家都明顯的已經站進了周家的陣營。

所以,有人將目光投向舞池中央的喻玖,看着她平靜的笑容,就和往常一樣,沒什麼區別,只覺得後背一陣發涼。

所以這麼多人當中,其實最不能招惹的,應該就是喻玖了吧。

首先她是方老爺子的干孫女,剛剛方蘭舟的態度也決定了她在方家的地位,方蘭舟是方家的接班人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所以喻玖在方家的地位那絕對是只高不低的,這可就要比一般的千金小姐來的貴重。

。 方泥馨就要轉身走的時候,陸成就一直盯著她的背影看著,然後眨了眨眼睛。

在來魔都之前,陸成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師父,林輝經歷過那些故事,他也更加不知道,原來閔宏教授也來過魔都。

而在剛剛之前,他也更加不知道方泥馨會放棄消化內科去急診科的原因,之前也沒想到過方泥馨為什麼會那麼廣泛地涉獵各個科室的知識,廣而不精。

其實自從陸成獲得了那個遊戲面板之後,自己不知不覺間就漸漸地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太過於專註於專業的提升了,基本上一路走過來,都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專業而走著。彷彿就像一個遊戲人間的遊戲者,而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類。

他只顧著多打點怪,多賺點金幣,多拿點技能,然後為了找工作。

所以有時候陸成就會忽略掉,其實他的本質也只是這個世界上無數個普普通通的人組成的社會的成員之一,身邊的每個人,肯定都是有血有肉,他們有自己獨有的故事,有自己的喜怒哀樂,有他們自己的想法,是一個鮮活的生命體。

在很多時候,陸成為了在保護好自己秘密的同時,就單方面的以為,別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別人的秘密,所以自己不需要去問,也不能去問。

但是,陸成剛剛這一刻覺得,其實在車上的時候。自己該多問一點的,多問一點東西的,甚至多說說,多讓對方說一說,都是非常好的。

可是,那一刻,陸成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得說,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

而要是深入地去想一下,方泥馨本身作為師姐,給陸成的帶來的東西就不少了。以前可能是有些傲嬌地灌輸給他很多文獻,但是,這些文獻在找的過程中,就是非常不容易的,要從大量的文獻中找出高質量的文獻並且歸類,這就是一個龐大的工作量……

也可能是陸成覺得自己現在好像稍微有點經濟實力了,而且在專業上也有一定的基礎了,所以,他才會開始想象和思考,關於如何去關注他人這件事。

稍微想了一會兒,陸成就給曹孟達打了電話。

然後曹孟達就下來找到了陸成去到了宣傳科。

陸成、曹孟達幾個人這時候都沒有穿工作服,而是選擇了穿稍微正式的服飾,就是為了避免被宣傳科門口的眾人給堵住的情況,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他們還是被堵住了。

就有明顯是記者的朋友,扛著攝像機對正要進去的周智敏幾個人喊:「別插隊,注意先來後到啊!」

當然啦,曹孟達看到這種情況后,就沒有硬著插隊,而是選擇去了宣傳科的上一層樓,也就是行政樓、院長辦公室所在的層次,然後直接進到了院長辦公室里。

陸成全程就跟著,反正他這次來啊,就只是準備當一個工具人,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不能說的就不說。

不過好在是啊,講稿都給陸成準備好了,就是為了避免陸成講錯話。

徐澤欽在看到陸成的時候,就一直在往陸成的身上瞥了好幾眼,然後開口道:「你就是小陸醫生吧?果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年輕啊!」

徐澤欽是九院的院長,他第一次聽到陸成的名字,是在上周的周末,那時候是從尹玉的口中聽到的,就是尹玉說陸成很厲害,如果可以的話,要把陸成留下來,現在陸成在九院進修,所以希望徐澤欽給點許可權。

尹玉作為血管外科的大主任,都這麼講了,親自推薦的人才,徐澤欽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當場就同意了啊,然後通過了人事科,再通過骨科與陸成干涉!

只是那時候啊,陸成沒同意,徐澤欽就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可就在昨天的中午,就有一撥人直接撞到了他家裡,比較規矩地問了他一些問題。

問的問題就是關於陸成的。

「你叫徐澤欽吧?」

「你為什麼會有想要把陸成招到魔都九院的想法呢?」

「尹玉是誰?」

「哦,好的。」

「你之前根本不知道陸成是林輝的學生是吧?」

「我們會再進行調查的,希望你隨時配合。」

當時徐澤欽整個人都傻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過,尹玉給自己給一個建議,讓自己給點許可權,然後會惹上這麼一身騷。

對方的來頭一看就不好惹啊,直接擂來了自己的家裡,那能是一般人?

好在是啊,後來經過了層層地驗證,打了幾十個電話,經過了周密的驗證,與湘雅醫院,湘南大學等多方溝通了之後,才排除了徐澤欽的嫌疑,然後就默默地出門了,還客氣地幫他把垃圾給帶了出去。

當時徐澤欽的魂兒都嚇出來了。

不過啊,徐澤欽之所以對陸成的記憶這麼深刻,還並不僅僅是因為這件事……

曹孟達就給陸成介紹說:「小陸,這是徐澤欽,徐教授,你也可以叫他徐院長。是內分泌科的教授。」

陸成當然地就喊道:「徐老師,您好。我就是陸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