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馬超不斷罵罵咧咧話語下,陽平關城門吱呀呀打開了,由趙雲和張琪瑛夫婦率領十萬黑山軍沖將而出。

趙雲大喝道;「常山趙子龍在此!」

「哈哈,趙雲,汝終於出來了,很好。」馬超看到趙雲還挺開心,樂呵呵笑起來。

他笑了沒一會兒,就發現過來不對勁,趙雲和張琪瑛舉止比較曖昧,驚奇道;「嘖嘖,你們兩個,該不會是結婚成為夫妻了吧?」

被馬超給說破真相,趙雲倒是沒感覺如何,手持銀槍指著馬超道:「汝要如何?」

見真的是這樣,馬超嘆氣搖搖頭道:「哎,可惜呀,真是太可惜了,我本來還挺中意那個叫做張琪瑛妹子的,只可惜……算啦算啦,不說咯!」

好傢夥,馬超這幅欲言又止的神態,讓趙雲瞬間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略微有些發怒道;「閉嘴,馬孟起,汝也有資格覬覦我夫人?」

說罷,趙雲直奔戰場,便是跟馬超血戰在一塊兒。

兩位虎將大戰上百回合,硬是沒能分出勝負。

常常以自己兒子驍勇而洋洋自得的馬騰,看到如今這一幕,也是略微有點兒傻眼道:「我的天哪,我是真沒有想到,這世間,竟然真有人能跟孟起戰個有來有回……」

結拜兄弟韓遂點頭道:「是啊賢弟,不過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為了確保孟起侄兒能夠穩定天下第一,我建議還是將那人給除之而後快吧!」

說罷,韓遂便是拉弓搭箭,就要向著趙雲發射過去…… 顧長生默默的垂下頭,臉上充滿了愧疚,憤怒,懊悔和各種不知名的情緒。

「這些年你受苦了。」

方曉慧卻撲了上來,緊緊地抓住了顧傑。

「你說什麼?這些年你父親是這麼對你的?」

方曉慧憤怒的扭轉頭面,向著顧長生,眼神里充滿了憤怒和不甘心。

「當年我說我把這個孩子帶走,是你說這是顧家的孩子,你要留下。你答應過我,要好好對這個孩子的。這是你的親生兒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如果你不想要他,你完全可以把他給我,也許他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話里的信息量很大,可是很明白的表達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就是顧傑錯愕的領悟到,原來自己的大哥,二哥不是父親的孩子,不然的話,父親不會不留下大哥,二哥。

「是啊!我把顧傑留下來,可是每一次我看到他,看到他的那張面孔,我就會想到你。想到你那些年給別人生了兩個孩子,卻偏偏被我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如珠如寶的養大。

是啊,我就會想到你的背叛,想到你的狠毒,想到你這個女人的無情。我恨啊,我怎麼會不恨?我自己辛辛苦苦養到十四五歲的孩子,結果有一天告訴我,這不是我的親生兒子。

我傾心培養的兩個兒子,到最後卻是別人的孩子。

顧傑,我欠你一句對不起。我知道你這孩子要的是什麼,你不過是要的是我的認可,要的是我的疼愛,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想要和顧恆他們一樣的疼愛。

顧傑!這一切我不是不知道,我沒有給你。你這些年受的苦,說白了應該是我把對你母親的怨恨附加在你的身上。也許每一次我看到你,總是心裡有個聲音在告訴我,也許你也不是我的兒子,我也在替別人養孩子。

雖然看到你的那張面孔和我這麼相像,明擺著我們是父子,可是每一次看到你,我都會想到這個女人的背叛,這個女人的所作所為,讓我噁心到了極致。

我恨她。我的這輩子都是被這個女人毀了。可是我又毀了你。」

所有的一切讓方曉慧一下子癱倒在沙發上。

所有的不堪,都攤在了陽光之下,被兒子知道的清清楚楚,自己的所作所為簡直是讓人唾棄!

「那麼大哥和二哥並不是父親的孩子,對嗎?」

顧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這麼多年也想過兩個哥哥跟著母親離開之後,跟自己基本上斷絕往來,再也沒有聯繫。

他沒有想過那麼多,他只是覺得大哥,二哥和父親一樣絕情,他們顧家的人都是這麼冷心絕情的人。

現在才明白什麼冷心絕情?

是因為大哥,二哥也沒辦法接受自己不堪的身世吧。

彼此見面,只會想起這些不堪的往事,只會讓彼此之間的身份更尷尬。

怪不得父親每一次看到自己都會暴跳如雷,怪不得每一次問起母親的時候,都會像是面對仇人一樣。

他以為父親才是那個無恥的男人,杜鵑那個女人比父親年輕的多,而且杜娟的手段那麼高。

雙胞胎的弟弟妹妹的出現搶走了家裡所有的疼愛!

父親有了后媽變成了后爹,這符合所有人眼中的那個故事。

他恨過父親很多年,恨過後媽很多年,恨過弟弟,妹妹很多年。

在他的心裡,恨不得這些人都死去,他都不會有所動容。

突然有一天,所有的認知被推翻了,他心目中所有的美好,嚮往,渴望都被殘酷的撕開了所有的溫情的面紗,露出了它猙獰的一幕。

怪不得父親每一次面對他的時候,眼神里充滿厭惡。

怪不得每次他要求公平的時候,父親總是冷冷的打破自己的幻想。

也許顧長生看到自己的時候,看到的只是一個讓人痛苦的羞辱。

甚至無法證明眼前的這個孩子是自己的,孩子每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只能證明他曾經被一個女人狠狠的戴上了綠帽子。

顧長生走到顧傑面前,瞬間老了幾十歲一樣,腰背都佝僂下來,整個人充滿了頹廢,無奈。

「對不起,孩子這一句對不起,是因為我這麼多年來只是一廂情願把自己的憤怒發泄在了你的身上,可是認真的說,你不是方曉慧,你不是任何人。

你應該得到公平的對待,可是沒辦法,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你的父親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他只是做了最錯誤的決定。那些年我是真的恨,每次看到你的時候,我真的是恨不得能直接掐死你,彷彿你也是方曉慧偷人的罪證。

小的時候你哭著問為什麼我不把你帶在身邊?我無言以對。因為我沒辦法看到你,看到你的時候,總是覺得自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些年我被自己的恨意沖昏了頭腦,在我的心目中沒有是非。其實杜鵑阿姨所做的一切,我心裡清楚。我不是渾渾噩噩完全不明白,可是我依然那麼對她不聞不問。

顧恆他們才會肆意妄為。是因為也許只有讓你受苦,我才能感到一絲的安慰。認真的說,我才是那個真正卑劣的人,我渴望他們去折磨你,也許折磨完你,我才能得到莫大的滿足。」

顧傑望著眼前這個父親,忽然之間覺得這個世界太陌生了。

「哈哈,這就是我的父親母親。原來這就是我的父親母親。」

江小小用力的握緊了顧傑的手,誰面對這個狀況,都不能一下子接受這不堪的往事。

幾乎是揭開了所有不堪的面紗,顧傑所受的苦,所受的罪原罪其實是在方曉慧那裡,誰能想到當初居然還有這麼一出事情。

「顧傑,對不起,我們都不配做你的父母,認真的說我們不配有孩子。這些年你所受的苦,我用一句對不起,似乎根本補償不了。以後你就當做沒有這個父親吧。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認真的過好你的生活,做你自己吧!」

顧長生默默的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看到失魂落魄的兒子,他知道這一次的事情太讓兒子受打擊。

。 第670章不解風情

「李庶先生,你這不是剛吃飯嘛!」

「我給你說,那餐廳的鹹魚茄子煲真的堪稱一絕。」

「我是特意通知你過去品嘗一下的!」

葉婉秋還在做最後的努力。

然而李庶直接將一張兩百萬的支票遞在了葉婉秋跟前。

沒有錯,就是下午從張浪手中接過的那一張兩百萬的支票。

「拿去,自己好好的吃一頓!」

李庶是絕對不可能陪葉婉秋去吃這頓鹹魚茄子煲的。

剛好自己身上有一張支票。

既然情侶是半價,那麼葉婉秋一個人去就得全價。

不差錢!

兩百萬,應該都足夠買下那一整個飯店了。

「呃……」

當葉婉秋看著李庶遞過來的那兩百萬的支票之際。

整個人是尷尬不已。

心想道,這李庶也太大方了吧!

一出手就是兩百萬?

「葉小姐,要不你留下來吃頓便飯。」

「要不,你拿著這張支票過去痛痛快快的吃上一頓。」

「請你儘快做出一個選擇。」

李庶的肚子早就餓了。

難得跟母親坐在一塊兒吃飯。

自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同葉婉秋出去的。

更何況,還是以「情侶」的身份出去。

這一下子,李庶直接給葉婉秋開出了兩個選擇。

並且催促了起來,因為自己要忙著吃飯呢!

「李庶先生,你……你真的不去嗎?」

「不去!」李庶擺了擺手,「絕對不去。」

「李庶先生,你沒有發現今天的我有點不同嗎?」

見李庶態度十分的堅決,葉婉秋特意在李庶面前轉了一圈。

李庶這才發現,今天的葉婉秋精心打扮過。

尤其是她身上那一條連衣裙,潔白無瑕。

不僅僅將她那魔鬼般的小蠻腰給襯託了出來。

最為主要的是,裙下那一雙修長漂亮的美腿。

即便是在李庶老宅子那老舊的燈光照射之下,依舊惹人注目。

「知道要去吃鹹魚茄子煲,你還穿這麼正式幹嘛?」

「要是萬一油濺到你的裙子上,怎麼辦?」

「葉小姐,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然而,作為一名超級直男。

李庶面色一愣,這頭直接一歪,一臉的疑惑。

他很難想象,一個去吃鹹魚煲的人,居然穿白裙子。

「李庶先生,你就只關心鹹魚茄子嗎?」

這一下子,葉婉秋直接怒了。

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誰料李庶居然完全不解風情。

「啊?」李庶立馬聽出了葉婉秋的憤怒之意。

可是,自己實在是想不通在什麼時候惹她生氣了。

「算了!」葉婉秋見李庶依舊一臉蒙圈,直接扭頭便走。

這邊走邊罵,恨不得一手將李庶給掐死。

「但凡是一個正常男人,就應該有所反應。」

「可李庶這個傢伙,怎麼腦子裝的都是漿糊?」

「我葉婉秋美麗動人,他一點都沒有感覺嗎?」

踏踏踏!

正當葉婉秋越走越遠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踏聲。

「葉小姐!」是李庶的聲音。

此刻,葉婉秋一掃剛才的不悅,她當即轉過身子。

「李庶先生,你願意同我……」

只見葉婉秋,滿滿誠心的重新發出了邀請。

「這支票你拿著吧!」

然而,李庶趕上來的目的,卻是來送支票的。

「李庶,你就沒有別的想法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