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少年終究還是少年!

儘管他很有可能會神韻脫俗,但自離開這片天地,他亦會變成如於尊一般的少年罷!

「你叫甚麼?」少年舔了舔乾澀的唇,道。

於尊笑道:「我姓於!單名一個尊字!」

少年輕輕地點了點頭,道:「我名為宇幻生!」

於尊笑道:「你也該露出本來的面目了罷!」

宇幻生輕輕地點了點頭,當他再次出現在於尊的面前時,確是一個身披青袍的書生,書生的手中,執著一柄摺扇,看起來倒是瀟灑自在!

於尊笑道:「幻生兄,倒是生得俊秀!」

宇幻生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我現在只想離開!」

於尊輕輕地點了點頭,道:「若是想要離開倒也簡單!只是卻不知你舍不捨得?」

宇幻生心神一滯,道:「哦?何意?」

於尊笑道:「幻生兄,只要捨得這片世界,便會得以離開!」

「哦?何不言明?」宇幻生揉了揉額頭,道。

於尊笑道:「只要幻生兄,將你的小世界,融入到我的小世界中,自然會離開的!」

宇幻生皺了皺眉,道:「你可是在戲耍我?」

於尊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就看幻生兄,敢不敢賭了!」

宇幻生的眉目,漸漸地舒展開來,道:「敢!為何不敢?」

。 莫笛坐在沙發上,她打量著司家。

司家坐落在北城南區,位置看上去並不繁華,但是靠近南區景山游心湖,風景優美。這個位置的房價,有市無價,不是用錢就能買下來的。

司家的客廳,裝修風格復古偏中式,但是又沒有絕對的中式,比傳統的中式風格要稍微保留很多。

看得出主人的品位考究。

一陣腳步聲從樓上傳來。

莫笛站起身,就看着一位穿着孔雀藍色長裙的中年女子從樓上走下來,脖頸間帶着同款孔雀藍色的寶石吊墜,妝容得當,並不顯得凌厲,很難以想像這位就是傳聞中的江秋蘭。

江秋蘭有什麼傳聞呢。

她是司康榮的三房太太。

司康榮的正妻是南城第一珠寶大家的女兒陳岫雲,生下了司聿衡跟司若繁二人,二房是一個普通人家,生下了一個女兒一個兒子,但是都意外的死了,導致這位二房太太精神錯亂,被送到了精神病醫院裏面。

三房就是江秋蘭。

江秋蘭這個女人,在司康榮創立子公司榮格的時候,選擇讓榮格併入雲泰金融,投資了三十多個項目,第一年虧損了1個億,這1個億司康榮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但是第二年的時候,凈利潤4個億,當時司康榮已經把司氏產業做的很大,對於榮格這樣的小打小鬧他就沒有放在心上。

當年的司康榮就是一個公子哥,放着自己的老婆在家裏,對外面的這些女人眉飛眼色。後來他就帶着江秋蘭回了司家,司康榮年輕的時候愛玩,玩過的女人不少,陳岫雲也都忍了,畢竟自己是正妻,這些女人到底是沒有名分,有什麼用,可是司康榮開始變本加厲,他本來就不喜歡陳岫雲,大吵了一架之後,司老爺子決定暫時收回司康榮的股權,這一下不要緊,司康榮只能低頭。

這個時候,榮格卻成功上市。

司康榮這才發現,江秋蘭的本事。

江秋蘭出身很差,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司老爺子對她也很賞識,可惜,司康榮已經有了正妻陳岫雲。

江秋蘭創立的榮格國際第四年的時候,從雲泰脫離,凈收達到9億,這9億對於司氏來說卻是皮毛,她自然是高興,覺得自己的能力讓司家的人看見了,只要給自己一定的資金,一定能翻倍回本。

她從小就不受待見,渴望得到關注。

但是同時,司老爺子對她卻開始警惕起來。

如果這樣的女人來到司氏,或許,並不是好事。

司老爺子到底是上了年齡,自然知道自己活不了多少年,一切都在做打算,司氏,絕對不能有一絲一毫落在江秋蘭的手裏。

後來的很多瑣事細節,莫笛都不知道。

只是聽說過,在陳岫雲身體不好的時候,江秋蘭就來到了司家。

後來沒幾年,江秋蘭懷孕了生下了兒子。

再後來,司家大少爺司聿衡出車禍了。

距離車禍有六七年的光景了,司老爺子去年就離開了,而司康榮這幾年因為心臟病的原因頻繁住院,司氏,雖然不是江秋蘭在直接打理,但是司氏現在,大部分都是江秋蘭曾經創立榮格時候,帶進去的人。

變相的,控制住了司氏。 「說吧,葉老頭,你和葉奕深什麼關係?」

一上車,宋九月直接把門給反鎖了。

「不是,小阿九,你這樣是做什麼。有什麼話,我們不能好好說嗎,我現在剛喝了酒,很困的。而且你一個電話見我,我就回來了,坐了那麼久的飛機,你就不能讓我先好好休息休息?」

葉老頭滿是無辜地看著宋九月。

「不能,想休息,就好好說話。我脾氣什麼樣,你是知道的。不要逼我動手啊,我有很多種辦法,可以醒酒的。你忘記上次祁明修喝醉了,我怎麼幫他的嗎?」

宋九月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那次祁明修喝醉了發酒瘋,想要親宋九月,被宋九月直接捆了,綁在村口的大槐樹下面,吹了一夜的西北風。

第二天高燒不止,打了三針退燒藥,才勉強恢復了人樣。

「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可是你長輩,是你半個親爹。」

葉老頭坐直了身子,義正言辭地看著宋九月控訴。

「所以當爹不應該有當爹的樣子嗎?你在外面不管闖了什麼禍,我都會給你兜著,這是我欠你的,我管定了。那你還不快點把你和葉家還有溫情那些事情說出來?機會,可就只有一次啊,葉老頭。」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故意把雙手掰得咯吱咯吱響。

「你這是威脅,是犯法的,你對一個老人下手,你良心過意的去嗎?」

葉老頭可憐巴巴地說道。

「我沒有良心,我良心早就被夜闌開的那條大黃給吃了。這不是你說的嗎,良心能當飯吃?」

葉老頭看著氣勢洶洶地宋九月,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人十分失敗。

想當年剛救回宋九月的時候,小姑娘還是一頭善良可愛天真的小綿羊啊,怎麼慢慢地,就養成了一隻母老虎呢?

到底是哪裡的教育出了問題,葉老頭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反思一下才行。

「葉老頭,你到底背著我,都幹了什麼缺德事,讓葉家這麼追著我不放?我告訴你,你今天不交代清楚,休息下車。」

宋九月原本叫葉老頭回來,其實就是想套一下他的話而已。

沒想到老頭這次回來,居然這麼反常,不第一時間找她,反而去找慕斯爵,真當她傻嗎?

「不是,小阿九,你這樣真的很不可愛啊。人家不想說,就是不好意思說啊。這年頭,誰還沒有幾個不能見光的秘密呢。一想到過去那些往事,我就淚如雨下,不忍回憶。

你一直咄咄逼人,難不成,真的要讓強迫我面對那些不看的記憶嗎?你怎麼那麼歹毒,怎麼狠心逼迫我一個半隻腳都埋進黃土的人呢?」

葉老頭聲情並茂地看著宋九月訴苦道。

「你的戲,可以像你的存款一樣少嗎?」

宋九月面無表情地看著葉老頭,有時候,她真的很懷疑,夜闌開的演技,都是葉老頭教的。

「你說這個就傷感情了。反正九月,這次的事情,確實是我瞞著你不對,不過我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所以準備回家好好找葉家談談。」

「那我陪你一起。」宋九月毫不猶豫地開口。 聞言,凌文廣頓時怒了,扭頭看向胡一萬:「陳總,這事你怎麼解釋?你女婿,竟然想著買兇傷人?」

聽到黑狼的話,胡一萬也懵了,疑惑地看向邱浩男:「浩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邱浩男當然不會承認,哭喊道:「岳父,我是什麼樣的人,您還不清楚嗎?我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我看,這人就是葉臨天故意找來,合夥演戲污衊我的!」

「沒錯!我們家浩男絕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胡夢蓉跟著附和道,她恨恨地盯著葉臨天,「葉臨天,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你以為你隨便找個人演戲,我們就會相信了嗎?」

「演戲?」

不等葉臨天說話,黑狼就站起身,憤怒地看著胡夢蓉和邱浩男等人,怒道:「笑話!我黑狼不管怎麼說,也是南江地下勢力有頭有臉的人物!手下有百來號兄弟,誠信是我們做生意的原則,每一筆生息我們都有記錄,我手機里還存著邱浩男和我的通話錄音和轉賬錄音呢。」

說著,黑狼直接拿出手機,點開了與邱浩男的通話錄音!

「狼哥,是我邱浩男,我想讓你幫忙教訓一個人……」

此時,大廳里一片死寂,只剩下電話里邱浩男的聲音。

邱浩男還想要解釋,「岳父,夢蓉,事情不是你們聽到的這樣,這都是他們偽造的!」

「呵!邱浩男,事到如今,你還想要狡辯嗎?錄音你可以說是偽造的,那這轉賬記錄,你作何解釋?」

黑狼冷冷地看著邱浩男,直接翻出了轉賬記錄!

這一刻,證據確鑿!凌文廣瞬間暴怒,指著邱浩男大罵:「卑鄙小人!這事,我們絕不會善罷甘休!」

形勢,瞬間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轉!

胡一萬面沉如水,看著邱浩男,冷哼一聲,「邱浩男,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你和夢蓉的婚事,就此作罷!」

說完,胡一萬帶著沈梅憤然離去!

邱浩男徹底慌了,他跪在地上,大喊道:「岳父,你聽我解釋啊……我知道錯了……你們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胡夢蓉也是站起身,滿臉的失望之色,「邱浩男,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從今往後,我們再無半點關係!」

說完,胡夢蓉轉身就要離開!

然而!

葉臨天卻是直接出聲攔住了她:「我說過,讓你走了嗎?」

胡夢蓉駐足,看向葉臨天,「你什麼意思?」

葉臨天眉眼一寒,「昨天你打我老婆那一巴掌,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你想幹什麼?」胡夢蓉頓時慌了,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

「你說呢?自然是打回來!」葉臨天冷冷地看著她,沒有半點同情!

話音落下,葉臨天直接抬手,一巴掌抽在胡夢蓉的臉上!

凌雪薇一愣,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葉臨天會直接動手!

胡夢蓉也愣住了!

她捂著火辣辣的臉,惡狠狠地盯著葉臨天,發瘋般的怒吼道:「你敢打我?」

說著,胡夢蓉抬手就要打回去!

然而,葉臨天直接抬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冷聲道:「剛才那一巴掌,是替我老婆打的!你要是再敢輕舉妄動,小心我廢了你的手!」

話語冰寒,大廳中的溫度似乎也下降了幾分!

胡夢蓉渾身一個激靈,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跺了跺腳,怒道:「葉臨天,你給我等著!咱們走著瞧!」

說著,她甩開葉臨天的手,轉身就走!

見狀,地上的邱浩男爬起身,就想要逃走!

然而,葉臨天豈會讓他得逞,直接冷聲命令道:「黑狼,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吧?」

黑狼自然明白葉臨天的意思,直接一腳將邱浩男踹翻在地,隨後揪著他的衣領,仿若垃圾一般,將他拖了出去,「邱浩男,我黑狼今天就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啊!狼哥,饒命啊!」

在邱浩男的慘叫聲中,他被拖出了凌家別墅!

葉臨天淡淡地看了眼凌文廣,隨後拉著凌雪薇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凌雪薇的還一陣后怕,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拉住葉臨天,擔憂地問道:「葉臨天,你昨天沒事吧?」

葉臨天笑了笑,「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樣子嗎?」

仔細地檢查了一番,凌雪薇方才鬆了一口氣:「那個邱浩男實在是太過分了!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卑鄙!」

葉臨天淡淡地笑了笑,「是啊,所以你以後跟人接觸的時候,一定要多留一個心眼,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那樣我才能保護你。」

聞言,凌雪薇心底流過一陣暖流,重重地點點頭:「好,我知道啦,既然沒什麼事,那我就去公司了。」

葉臨天點點頭,「好,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凌雪薇離開后,葉臨天轉身回到了小院。

終於能好好休息一天了!

對葉臨天來說,好好休息,就是能夠在家放鬆地鍛煉,所以他一口氣做了一千個俯卧撐和引體向上,隨後他換上運動服,準備去外面跑幾圈。

離開北境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葉臨天感覺再不練練,這具身體就要生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