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換言之,如果賴十三一早,就想藉由驚雲寨那座山虎視東州,應該會多接觸永宜城和定保城,特別是當夏侯存那個假門主,有些動靜的時候。

一旦他們利用那兩座城,形成了犄角之勢,別人想要攔阻他們,都不是用幾句話就能溝通好的。 「咳咳,老袁啊,你看咱們這麼熟了,提要求多不合適?定製版的智慧助手就免費送你們了。」

「你看,我這麼爽快,你們是不是應該送一塊兒軍事單位牌照給我?畢竟咋們也是軍民合作單位嘛。」

袁敬松聽到免費送就覺得有蹊蹺,果然周某人說的對,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看似李舟好像只是想要一塊兒不鏽鋼牌子,實際上則是在為他自己找靠山。不過,對於李舟這樣的民間科學家,國家也樂於保護。

不過,這牌子也不是他袁敬松能說發就發的,還需要請示首長。

袁敬松淡定的看著李舟,「還有嗎?」

「還有,別和我那麼熟,我害怕。」

「老袁,你要是這樣,那我了就不客氣了啊。」

「別說,還真有,你幫我介紹幾個退伍特種兵唄,待遇從優,你知道的,主要是不差錢兒。」

「要是能給他們配個這個那就更棒了!」,說完,李舟伸出右手對著袁敬松做了個手勢。

「就這些了。」

確定李舟真的沒別的要求了,袁敬松才鬆了一口氣,說實話這些要求本來李舟不說,他們就準備偷偷安排人保護的。

原本還怕被李舟發現,現在就好說了。

袁敬松深深看了一眼李舟后,才開口說道:「你的要求我准不了主,我要請示一下首長。」

李舟對著袁敬松做了一個請的的手勢,袁敬松就出了客廳。

李舟還不知道袁敬鬆口中的首長是誰,若是知道,恐怕就不會笑的這麼歡了。

客廳中,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半個小時已經過去了,看到袁敬松還沒回來,李舟內心開始有些擔憂。

好在就在李舟有些焦急的時候,袁敬松推開門回來了。

「首長同意了,你要的人和軍事單位牌最遲明天都會到。」

有了明確的消息,李舟總算安心了。

「等著,我這就給你去拿U盤。」

不等袁敬松說話,李舟就樂呵呵的跑上二樓房間,講床頭柜上的一個U盤拿起下樓。

李舟對著袁敬松眨了眨眼睛。

「給,你們要的大寶貝。」

袁敬松拿到U盤后,一聲大喊。

「小孫,保密箱!」

袁敬松語音剛落,門口放哨的兩個士兵都走了進來,其中一人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個黑色的小箱子抱在懷裡。

袁敬松接過黑色小箱子,將李舟給他的U盤鄭重的放入其中,輕輕的合上。

咔嚓一聲。

袁敬松將和箱子連在一起的一副銀手鐲套在了手上。

做完這一切后,袁敬松三人對著李舟行了一個軍禮后,就準備離開。

看著袁敬松要離開,李舟連忙說了一句。

「袁哥啊,你看智慧助手這麼有利於民眾的好產品,幫我宣傳宣傳唄!要是你有央媽的關係,那就更好了。」

袁敬松深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隨後如同腳底抹油一般,飛快地帶著兩個戰士跑了了。

看著三人跑的飛快的模樣,李舟不由得嘴角一抽。

「我有那麼可怕嗎?」

等袁敬松走後,沒一會兒李父李媽就回來了,不僅如此,兩人身後還跟了一群人,都是家裡的鄰居。

這情景看的李舟一陣頭大,抱起筆記本電腦就回房間了。

當李舟再次打開電腦,發現已經累計收款超過了30個億,按照現在的趨勢,一周內估計就會突破100億。

唉,沒想到30個小目標這麼快就完成了。

晚上,吃完飯後,李舟坐在了沙發上看著很久沒有看過的晚間新聞。

不要問為什麼,我就是下午李舟就接到了袁敬松的電話,那貨總共就說了八個字「注意觀看晚間新聞。」后,就直接把電話掛了,這讓李舟十分難受,李舟覺得,下次有必要坑一下老袁,不然都對不起他。

從吃完飯開始,李舟陪著老爸老媽看新聞,直到新聞快結束,李舟才等來主菜。

「都說人工智慧智能是開始下一個時代的鑰匙,而如今,這把鑰匙已經被我國握在了手裡!」

「就在最近,由未來科技有限公司帶頭的研發團隊在不斷的研發下,人工智慧取得了重大突破!沒錯,它就是不少觀眾已經用上的智慧助手。智慧助手的正式上線,意味著我國在人工智慧領域走在了世界的最前沿!」

「在這裡,我們忠心的感謝那些默默無聞的研發者們。」

「今天的新聞聯播就到這裡了,再會。」

李舟老媽看到最後的新聞一臉震驚。

「老李,咱們兒子的公司是叫未來科技吧?」

「對!」

「咱們兒子的公司上新聞了?」

「如果新聞不出錯的話,是的。」

看著表面毫無波動,內心卻喜悅的老爸,和坐在那笑眯眯自我陶醉的老媽。

李舟手扶額頭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回了房間。

舒適的躺在床上,李舟默默的數著銀行卡賬戶上的金額信息。

個十百萬千、十萬、百萬、千萬、億、十億!

小數點前整整十位數,看的李舟心滿意足。

「牛奶也有了,麵包也有了,是時候找個幫我打工的工具人了。」

讓李舟坐著數錢,這個李舟在行,但要說道讓李舟從無到有管理一個公司,這就太為難李舟了。

術業有專攻,資金也到位了,在不找個工具人,難道讓銀行里的錢躺著吃灰?

這種人才庫,誰最多,還是當屬獵豹,畢竟人家是專業的,專門靠這個吃飯的。

註冊了一個老闆賬號后,李舟對身份進行了驗證。

李舟將準備好的招聘要求直接發給了獵豹公司。

第一,必須要在世界500強中有過任職經歷。

第二,無論男女,年齡不得超過45周歲。

在李舟看來,超過45歲的,一般都沒什麼幹勁了,過於穩重,這樣的人不適合未來科技這樣步子越跨越大年輕公司。

第三,能接受三線以外的小城市生活。

待遇從優,面談。

前兩個還好,就沖正在熱度上的未來科技,李舟猜測大部分應聘者都沒什麼問題,偏偏第三個條件,估計會讓很多人為難。

不得不說,獵豹的速度很快,在知道李舟是未來科技的老闆后,很快從人才庫中精選了十份簡歷發了過來。

未來科技,這個公司過於在昨天還沒人知道,但是新聞一出后,行業里熟人不知誰人不曉。 虧她之前還對慕斯爵主動去結紮感動得不行,覺得老天爺對她真的不薄。不僅給了她一對乖巧可愛的孩子,還給了她一個好老公。

結果誰知道,慕斯爵,居然也敢在外面有狗了?

還你的小可愛?狗男人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去做結紮,該不會是為了以後出去鬼混,免得到處留下風流債吧?

「不是的,老婆,你聽我解釋,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什麼『你的小可愛!』」

慕斯爵着急說道,天地良心,日月可鑒,他對宋九月那可是一心一意的,平時除了她,其他女人在他眼裏,就是個行走的雌性動物而已啊。

「是嗎,那請問,一個你不認識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你的微信裏面呢?」

宋九月朝慕斯爵露出了職業假笑,這麼喪心病狂的謊言,慕斯爵都好意思說出口,真當她傻嗎?

慕斯爵一聽這話,眉頭微皺,點開了『你的小可愛』的頭像。

那是一個美女的大頭照,看上去,好像有些眼熟,不過慕斯爵不記得在哪裏見過了。

他作為慕江集團的董事長,每天想要拜訪他的人很多,他連公司自己的員工都認不完,更別說這種整容臉的女人,看上去好像都一樣。

「怎麼不說話啊,還在想台詞嗎?」

宋九月忍不住揶揄道。

她以為自己不是一個小氣的女人,這輩子是絕對不會像那些女人一樣,為了愛情要死要活。

沒想到現在看到別的女人給慕斯爵發這樣的信息,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爆炸了,心裏也酸的厲害,還有種想哭的感覺。

「不是的,老婆,我在想這個女人是誰,我看着確實眼熟,但是想不起名字了。」

慕斯爵老實交代道。

「呵,所以說,你的小可愛太多了,一下子有點分不清楚是誰了嗎?」

宋九月說着,眼眶就紅了起來。

她真的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也曾經自以為自己無堅不摧,但是此時此刻,心卻莫名的疼。

「老婆,你別難過,我發誓,我真的和她沒什麼的。」

慕斯爵說完這話,也不廢話,直接就和那邊點了視頻通話,他倒是要看看,是哪個不開眼的女人想死,居然找冤大頭,找到他頭上了!

電話那邊,也很快接了起來。

只見屏幕那頭,一個大波浪的美女,穿着性感的黑色真絲睡袍,端著一杯紅酒,含情脈脈地看着鏡頭:「親愛的,你怎麼這個時間點給人家打電話啊,你不是說你最近要去找你家的黃臉婆,不方便給我視頻嗎?」

聽到這話,慕斯爵整個人目瞪口呆,只覺得渾身發麻,手腳無力,甚至不敢去看宋九月的眼睛。

「你誰啊,胡說八道什麼,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為什麼在我微信裏面?」

慕斯爵一臉惱怒的質問。

電話那頭的女人先是皺眉委屈,隨即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哎呀,原來慕太太也在旁邊啊。我剛剛是和慕總開玩笑的。你千萬不要介意啊,我就是找慕總對台詞呢。」

女人說完這話,慌亂的掛斷了電話。

等慕斯爵再撥打過去的時候,發現那邊居然已經刪除了他的好友。

這不是,坑他嗎?

「老婆,我說這個女人是在污衊我,你信嗎?」

慕斯爵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的偏頭,看向宋九月。

「信啊,我當然相信你了,老公。」

宋九月嘴角帶笑,笑里卻帶着讓人發抖的寒氣。

慕斯爵眼角微抽,這確定,是老婆在相信他嗎?

「真的,老婆,我是清白的,我的心裏只有你,也絕對沒有在別的女人家裏過夜。」

慕斯爵斬釘截鐵地開口。

「所以,你們是在酒店,還是你名下的產業過夜的?」

宋九月這話,慕斯爵沒法接啊。

所以老婆,還是不相信他?

「老婆,我發誓,我真的不認識這個女人,她絕對是故意污衊我的。你要怎麼才信我?」

慕斯爵十分無奈地解釋,自己都有些想哭。這麼蹩腳的理由,就算是換做他,他也不信啊。

上次夜闌開和宋九月的照片,宋九月解釋的清清楚楚,前因後果也都說清楚了。而現在,他連這個女人是誰都不知道,尤其是這個女人還出現在他的微信好友里。

他卻說不認識,實在是太蒼白無力了。

「老公,只要你從這裏跳下去,我就相信你。」

宋九月臉上依舊帶着『和善』的笑容,看向慕斯爵。

「這裏跳下去?這裏可是五十八樓啊,我要是跳下去,你就成了寡婦,等等和可人,也沒有爹地了!」

慕斯爵驚呼道,心裏更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