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巴德爾拿起面前的紅酒一口喝了半杯,沉聲道:「寰宇是神王閣下的,周瑞就不知道得罪執劍者是什麼下場嗎?」

葉朴年:「寰宇是神王閣下一人的,又不是整個審判委員會的。」

「如果只是革命軍的副帥,他的確不好動,也不敢動,但,周瑞現在是首席執政官,他代表着帝國,他現在是帝國明面上的最高領導人。」

「即便是執劍者。」

「想要對周瑞出手,也必須先問過老元帥才行。」

「更何況。」

「任俠還在外面虎視眈眈,李和弄出了那把劍來,尚雲芝的威脅力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李和……對,就是這個小子。」

「李和的頓悟,讓這一場試煉都變得撲朔迷離了。」

「見習執劍者能否殺掉李和,我們現在都無法確信,萬一李和鯉魚躍龍門,這次李和入聖之後,更是要面對一隻新生的惡狼在後面不停的撕咬。」

「目前的局勢而言,我們很是被動。」

「按理來說。」

「我現在就應該讓飛機調頭,就不能去曙光城。」

巴德爾更疑惑了,沉聲道:「周瑞、李和,他們還敢在曙光城直接動手不成?這次來的,可不光是我們,四姓十三氏的家主,可都是來了的。」

葉朴年:「不是動手,而是……不讓我走啊。」

。然而,趙正開完會回來以後才告訴她們,賣書這件事是在高考前一周才開始呢。

夏一陽揪了揪頭髮,原地「啊……」了一聲。

林雅慕抿了抿唇憋笑,趙正在台上看到夏一陽,伸著手指了指他殺雞儆猴,「你們不要想東想西,別浮躁,靜下心來,等高考結束了以後,你把書燒了,我都沒意見。」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24章瑤柱的眼神落在飯糰抓著蘇湛玉衣袖的手上,眉角的青筋跳了兩下,蘇湛玉用眼角餘光瞥了他一眼,反手握住飯糰的手,瑤柱頓時覺得不僅自己的額角開始痛,心也開始痛了起來。

蘇湛玉火上澆油,淡淡說道:「我行事你還不知道嗎?自然是有完全把握的,不似某人,白白擔著虛名,使出的手段卻是那般蒼白淺薄。」

《我是仙尊的小貓咪》第三百一十三章耍人真好玩 啥,自己是這大明星的老公!

卧了個槽,這牛逼吹得連他都要自嘆不如啊!

陳玄猛翻著白眼,對於楊傾城這話他是一百個不相信的,這世上也沒有人會相信。

開玩笑,自己就是一個從山溝溝走出來的小屌絲,又不是什麼富家公子哥,哪來的那麼多漂亮未婚妻?

更何況即便楊傾城說的是真的,他對蘇千羽這位大明星也沒什麼興趣。

對於陳玄的反應,楊傾城一點都沒有意外,笑道;「我知道你小子不相信,不過這麼如花似玉的一個婆娘白送給你難道你小子真不動心?」

對面,蘇千羽一臉複雜的看着陳玄,她從未想過這個少年竟然就是那個宿命中注定的男人。

這也太巧合了吧!

這些年她拍的電影都沒有這麼巧合劇情!

陳玄翻著白眼說道;「楊教授,你這吹牛逼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這鴛鴦譜你可不能亂點啊,我倒是無所謂,人家蘇小姐可是一個大明星,萬一傳了出去麻煩就大了,蘇小姐你說是不是?」

陳玄看向蘇千羽,雖然他很不喜歡這娘們,不過也沒必要去害人家吧。

聞言,蘇千羽臉色有些發燙,沉默著沒有說話。

見此,陳玄愣了,這娘們啥情況?都不反對一下?

楊傾城笑道;「小子,我這話究竟是在吹牛逼還是確有其事,你可以回去問一問你那位美艷師娘,我想她會給你答案的。」

這下陳玄狐疑了,莫非這娘們說的是真的,自己真的有兩個如花似玉的未婚妻?

而且就在眼前。

陳玄在楊傾城和蘇千羽兩人身上看了看,不得不說這兩個女人都是禍國殃民級別的,能得到一個都是祖墳冒青煙了,至於兩個……

見到陳玄在盯着自己猛看,楊傾城倒是無所謂,不過和陳玄有過間隙的蘇千羽感覺自己的臉更燙了,那一雙狐疑的眼神讓她有些受不了。

「你賊眼珠子往哪看了?」見到這傢伙一雙眼睛盯着自己的胸,蘇千羽咬着貝齒,不過原本對陳玄有些恨意的她此刻卻是無法恨起來。

呃!

陳玄有些尷尬,說道;「那個……楊教授、蘇小姐,你們慢慢聊,我在外面等你們。」

見到這傢伙走了,蘇千羽深吸一口氣,急忙問道;「老六,這小子真的是他?你沒有搞錯?」

楊傾城笑道;「老九那丫頭都已經給他了你說我有沒有搞錯?」

什麼!

蘇千羽臉色一驚;「等等,那個女人是老九!」

她忽然想到了剛才在別墅門口碰到的一群女人,其中有一個就是陳玄的九師娘。

「怎麼,難道你已經和老九見過了?」楊傾城問道。

「剛才出來的時候見過一面,不過我並不知道她就是老九。」蘇千羽搖了搖頭,她們姐妹九個從小就分開了,只知道對方的存在。

楊傾城笑眯眯的說道;「老八,老九已經做出了選擇,如果按照順序的話接下來是不是該輪到你上了?」

蘇千羽臉色一紅,說道;「要上你們自己先上,我跟這傢伙才剛剛見面了。」

「也是,總得要培養點感情基礎才好下手。」楊傾城聳了聳肩。

「你要死啊!」蘇千羽紅著臉。

楊傾城笑道;「行了,不逗你了,對了,你是怎麼把這小子弄到身邊去的?而且還不知道這小子的身份。」

蘇千羽想了想,說道;「既然這小子就是他,現在想來這一切應該是老三那邊安排的,可惡,老三竟然沒有先通知我一聲,害得我……」

想到昨晚的事情,蘇千羽恨的咬牙切齒的。

「怎麼呢?」楊傾城狐疑的盯着她,問道;「該不會是你兩已經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哪有你想的那麼快。」蘇千羽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說道;「對了,既然老九也在東陵市,咱們三個是不是找個機會見一下?」

楊傾城笑道;「這就要看老九自己了,原本我以為她會很快找上我,沒想到這都有一段時間了這丫頭居然還沒有動靜,看來她暫時是想瞞住那件事情了,或許是還沒想好怎麼面對那小子吧?」

「怎麼,莫非這裏面有什麼事情?」蘇千羽問道。

楊傾城說道;「那小子暫時還不知道自己和老九發生了關係,而老九也沒有告訴他,這裏面的事情說來話長。」

陳玄獨自一人站在餐廳的門口,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楊傾城和蘇千羽才從餐廳裏面走出來。

見此,陳玄迎了上去;「楊教授,蘇小姐,咱們接下來去哪兒?」

蘇千羽看了他一眼;「回家。」

楊傾城笑道;「小子,最近我放你幾天假,李教授那裏我會和他說的,所以,這幾天你就好好陪着咱們這位大明星吧,不許反對,如果咱們這位大明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找你算賬。」

聞言,陳玄只能把要說的話吞了回去。

三人一同來到樓下,夏秋和上官雪兩人立馬走了過來。

只見楊傾城對着陳玄眨了眨眼睛,笑道;「小子,這可是一個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好機會,你可要把握住了,整個天/朝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把這娘們弄上/床了。」

說完,楊傾城朝着臉色通紅的蘇千羽曖/昧一笑,轉身走了。

陳玄有些尷尬,隨後幾人一同回往別墅那邊。

車上,蘇千羽一臉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夏秋在開車,上官雪坐在副駕駛上,陳玄就坐在蘇千羽的身後,都能聞到從蘇千羽身上散發過來的體香。

不過陳玄可不敢去聞,不然蘇千羽絕對會發飆。

「那個……蘇小姐,你要在東陵市待多久?」猶豫了下陳玄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沒辦法,只要這娘們在東陵市多待一天他就得跟着,而且這娘們晚上不讓自己進她的房間,他還不知道今晚睡哪兒呢?

聞言,蘇千羽轉過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怎麼,你是想急着追我走?」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陳玄急忙搖頭。

「哼,在我沒有玩夠之前我是不會離開,所以,你就做好當長工的準備吧。」蘇千羽冷哼一聲。

陳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娘的,這娘們不會真這麼干吧?

他還準備找機會去和江無雙溫存一下了,只要這娘們在,他哪裏有機會去磨槍啊!

這時,就在陳玄有些鬱悶之極,商務車忽然傳來一陣劇震。

正在開車的夏秋朝着後視鏡看了眼,她臉色一變;「不好,是武士協會的人!」

。 夜晚降臨,阿爾托莉雅與愛麗絲菲爾在門口等待,等待著今晚的客人。

她們作為主人,理所當然應該要盡地主之誼。

「轟隆隆~~」

雷霆的轟鳴聲從遠方傳來,一道道紫色的雷光照耀著天際。

「這個傢伙……」

阿爾托莉雅沒好氣的看著遠方,只見由紫色雷光所構成的戰車正如同犁地般朝著這邊駛來。

她們遠遠就看見了那紫色的雷光,以及那越來越近的戰車與上面的身影,戰車到了二人面前停下,阿爾托莉雅看著那個彪形大漢沒好氣的說道:「喂喂,征服王?別告訴我,你這也是征服?」

只見伊斯坎達爾,駛來的路程上已經是一片狼藉,原本茂密的森林就像是被狗啃的蘋果一樣亂七八糟,並且還能看到一絲絲紫色的電弧。

而這個b本身卻毫無愧疚之意地露出雪白的牙齒,咧嘴笑著,同時好像很疲勞似地扭轉脖子,發出嘎啦嘎啦的聲音,說道:「院子里的樹木這麼多,出入實在是很不方便。走到城門之前還差點迷了路。本王已經幫你們把樹稍微砍掉一些了,你可要感謝本王啊。」

「我真是謝謝你啊!」

阿爾托莉雅沒好氣的說道。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喂!騎士王,別穿那身死板的鎧甲了,和我們一樣換上這個時代的服裝吧。」

伊斯坎達爾看著阿爾托莉雅那一身靈裝,一邊說,一邊用手拍打著胸口上的大戰略襯衫,彷彿是在炫耀。

「Caster小姐的鎧甲再死板,也比你這身廉價上衣配牛仔褲,好吧!」

羅恩的車一路駛至這邊,搖下車窗,開著玩笑。

「喲~羅恩小子,Saber,你們來了,來得正好。」伊斯坎達爾一邊說著,從戰車的空檔里扛起酒桶跳下戰車。

「好了,不要在那裡發獃,快帶路。難道這裡沒有適合舉辦宴會的庭院嗎?在這座這裡喝酒太煞風景了。」

「走吧!後面庭院到還可以。」

「莉莉,怎麼辦?他們看起來好像真的是來喝酒的。」

愛麗絲菲爾悄悄的跟阿爾托莉雅說道。

「不,這是一場挑戰。」

阿爾托莉雅與愛麗絲菲爾密語著。

「挑戰?」

「是的。今夜站在這裡的都是英雄,在酒桌上分出勝負,等於一場不流血的戰鬥。」

或許是聽見亞瑟王阿爾托莉雅的低語,征服王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哼哼,你很清楚嘛。既然不能刀劍相向,那就用酒來決一勝負。騎士王,今晚本王不會放過你的,做好準備吧。」

「喂喂!你話語很糟糕誒!」

羅恩吐槽道。

選擇作為宴會場所的是城堡中庭的花園。

這裡可以算是整座城堡中最好的地方了,很適合來做招待客人的場所。

「嘛!雖然有點小,但是也沒辦法。」

伊斯坎達爾將酒桶放在身旁,就地盤坐而下。

阿爾托莉雅也是跪坐在伊斯坎達爾的斜對角。

「喂!征服王,你不是還約了Archer嗎?別告訴我他又不來了。」

阿爾托莉雅等了一下后,還沒看見Archer的身影,於是問道。

「別急,我是坐車來的,他是步行的,自然要慢一些,誒!來了。」

金色的靈子組成了光輝的身影,黃金的王者蹲坐與位子上。

「真是的……找了這麼一個寒酸的地方來舉行宴會,是在看不起本王嗎?」

「嘛嘛!這裡已經是這裡最好的地方來,將就一下吧!」

伊斯坎達爾的話語沒有得到回復。

他有些疑惑的看向吉爾伽美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