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寶被甩了出去,落在了一個寬闊的胸膛里。

葡萄似的大眼睛往上看,看到了男人冷峻的下顎線,再往上,男人戴着半張面具,遮住了臉。

嚴鶴走近二寶和小寶,低聲道,「別怕,我們是來救你們的。」

兩個小寶貝半信半疑的讓嚴鶴抱着,實則嚴鶴比兩個寶寶還緊張些。

他第一次抱孩子,抱起來才發現軟綿綿的,他都不敢用力,力道大了怕傷著孩子,小了又怕摔著孩子。

尤其看着兩個孩子粉雕玉琢的小臉兒,嚴鶴心裏直打鼓。

真不是他的錯覺。

這倆孩子,不,應該說這三個孩子,怎麼越看越覺得像主子。

他好像抱着倆縮小版的主子。

秦北舟和嚴鶴將三個寶寶從拱橋下抱了出來,大寶眼睛亮晶晶的問:「叔叔你是誰啊?」

二寶皺着小眉頭板着臉:「叔叔,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

小寶笑嘻嘻的趴嚴鶴肩上撒嬌:「叔叔救了我們,叔叔是好人。」

嚴鶴默然,這仨孩子是真不認生啊。

奶乎乎的小萌娃趴他身上撒嬌,嚴鶴一顆鐵漢心都要萌化了。

不怪主子見不得三個孩子受欺負,出手教訓溫陽。

肉糰子實在太可愛了,又軟又萌,秦北舟沒忍住揉了揉大寶的頭,「你們家在哪?我送你們回去。」

大寶二寶一猶豫,兩秒鐘的遲疑信不過秦北舟。

小寶笑嘻嘻的自報家門:「叔叔,我們家在天醫堂哦!」

大寶二寶:「…..」

回去他們得再教教小寶,防人之心不可無!

這個叔叔雖然救了他們,但不知道是好人還是壞人。

娘親說過,看上去像好人的,未必不是壞人。

秦北舟看出兩個寶寶的遲疑,心道這兩個小崽子還挺警覺,倒是妹妹更好說話。

他微微挑眉,「哦?你們是天醫堂的人?」

他再一次懷疑,那欺男騙女,卑鄙奸險的女人是怎麼生出這麼可愛的三個孩子的?

大寶二寶思考怎麼回答。

小寶再次搶答:「是的哦!我們爹爹就是天醫堂的東家哦!」

倆哥哥:「…..」

再讓小寶說下去,家底兒都要被她賣光了。

二寶去捂小寶的嘴,不讓她說了,大寶嘟嘴說:「叔叔,謝謝你救了我們,你現在可以送我們回家了。」

這口氣,咋那麼像命令呢?

這傲慢又有點臭屁的小崽子,是在睥睨他?

秦北舟勾唇一笑,「原來你們是天醫聖手的孩子,值不少錢呢。」

三個小寶寶一哆嗦,這叔叔不會是想賣了她們吧?

溫陽掙扎的從臭水溝里爬起來,差點沒被自己身上涮夜壺的味道給熏吐了。

三個孩子早沒了影子。

溫陽氣的咬牙切齒,面容猙獰,他一定要活剮了那三個小畜生!

將三個孩子『賣』回天醫堂,秦北舟轉頭就走了。

二寶頻頻回頭,望着秦北舟混入人群中的背影,他見過這個叔叔。

是那天的那個叔叔。

即便秦北舟矇著臉,二寶也認得他的身形和背影。

大寶回過頭若有所思的問他:「二寶,你在看什麼?」

二寶頓了頓:「那個叔叔抱着你,你有什麼感覺?」 杜允若被門鈴聲打攪了有些不太高興她坐在沙發上懶得動,紀冉毅看了眼門口起身說了句:「我去開。」

不過門鈴聲也讓杜允若終於想起來自己似乎還在紀冉毅家裡,她瞬間收斂了一些,將電視按下里暫停鍵,安靜的聽著外面的動靜,她想聽聽到底是誰過來了。

林賢沒想到給自己開門的人竟然是老闆,他詫異的想不是說老闆病了嗎?難不成……林賢感覺自己來的似乎不是時候,既然已經站到了這裡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林賢擠出微笑「真誠」的問紀冉毅「老闆,您的病好些了嗎?」

紀冉毅點點頭算是回答,他面無表情的問林賢:「有事?」

林賢心中被允若今天早上放他鴿子的事情氣的牙痒痒,但是他還是笑著對紀冉毅說:「允若在嗎?我有個合同需要她儘快簽了。」

紀冉毅有些詫異的問:「她接新戲了?」

林賢點點頭,瞬間有了想要和紀冉毅訴苦一通的想法,不過他還是忍了只說:「嗯,還是一個小配角,沒有多少戲份。」

在林賢點頭之後紀冉毅之前還高興的心情瞬間有些失落起來,難怪剛才杜允若答應搬過來住答應的那麼爽快,原來是因為接了新戲根本不準備在這裡待的緣故。

相比於生氣紀冉毅更多的是傷心,他沒想到自己還是一廂情願了,剛剛的美好瞬間沒了,紀冉毅低氣壓的給林賢讓開了路「進來。」說完后他自己徑直走了進去,林賢緊跟其後,進門后關了門。

林賢換了鞋進到客廳就看見杜允若一本正經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不知道從哪裡隨手翻出來的書在那裡看著,林賢看了一眼書封面有些無奈的嘆口氣,他將合同遞到了杜允若面前「你要的小師妹,合同我已經擬好了,你看過沒有問題直接簽字吧!」

杜允若將書放到一旁,沒想到林賢效率如此之高昨天說的今天就談好了「嗯,這麼快?」

林賢本想說女主的合同昨天就可以簽的,但紀冉毅在一旁他不能像平時一般和杜允若說話,只說:「嗯,沈青鸞戲少我和導演說了一句就要過來了。」

林賢沒說當時導演開心壞了一直點頭,導演也擔心自己的劇讓杜允若這個小透明演給演毀了,給個戲份不重要的小師妹又能得一大筆的贊助何樂不為。

紀冉毅倒了杯水放到林賢面前,林賢有些受寵若驚,他也是第一次在老闆在場的情況下和杜允若商量工作的事情。紀冉毅將水放在桌子上后就坐到了杜允若的身邊。

杜允若其實沒什麼看的,反正每次林賢都會給她安排好,她直接打開翻到了最後一頁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將合同還給了林賢。

林賢拿過合同時想到了一件事「這次這個小師妹有段武戲,你想找替身還是自己去練?」

紀冉毅希望杜允若可以找替身,他雖然是星娛的總裁,但是之前在基層曾經歷練過當然知道武打戲有多辛苦,他自然不希望杜允若去親自上場表演武戲的戲份。

沒想到杜允若聽過之後一臉興奮有些激動的說:「我要自己上場。」

林賢忘了老闆還在這裡,他看到老闆瞬間黑了的臉色後有些後悔補救道:「武戲有些太危險,不然讓專業人員來吧!」

「不,我要自己學。」杜允若搖搖頭堅定的拒絕了,不過紀冉毅還在一旁,她也感受到了紀冉毅的低氣壓又補充了句:「如果實在練習不了,再讓專業的人員上場。」

杜允若都這麼說了林賢自然收不回之前的話了,他認真的對杜允若說:「那你需要這一個月去學習基本動作,今天回去之後我給你報班。」

杜允若點頭答應「嗯!知道了。」

紀冉毅沒想到本來說好的休息,他還以為自己可以好好的陪陪允若,和允若獨處一段時間,沒想到現在又泡湯了。

林賢在聊完工作后準備回去了,畢竟紀冉毅在這裡他也不方便長待,更何況杜允若接新戲他又可以有工作忙了,自從林賢接手了杜允若之後簡直過得是老年生活,一年基本上從新年休息到年尾。

明明自己辛辛苦苦爭取來的資源,最終都要含淚送人,雖然都是一個公司的但林賢依舊心有不甘,好在紀冉毅也不是周幽王之類的美色誤國之人,他見杜允若不怎麼喜歡拍那些很累的戲就讓林賢自己選著帶新人。

林賢是個閑不住的人,他喜歡工作,想要在工作之中證明自己的實力,所以才會總是對杜允若恨鐵不成鋼的逼著她,可是對方更是個更狠的角色,根本不在意林賢的一腔熱血。

林賢告別了兩個人之後,杜允若拿起來剛剛林賢進來時為了裝乖巧從茶几下順手翻出的書,她拿起來一看《霸道總裁蘿莉妻》杜允若十分詫異,她不記得自己還會把這種沙雕書帶到紀冉毅家來啊,既然如此,那麼真相只有一個。

在杜允若說話之前,紀冉毅有些不好意思的直接將杜允若手中的書拿了過來,這是他之前用來學習的書,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杜允若。沒想到許諾竟然沒有將書處理乾淨,他不知道杜允若是從哪裡又翻了出來。

終於能一報之前的打嗝之仇了,杜允若笑眯眯的一臉原來如此的模樣,在紀冉毅的眼裡可愛極了,只看她挑著眉說:「原來,你喜歡看這種書啊!」

紀冉毅沒有說話,他怕越解釋越糟糕,不過能夠看到杜允若這麼可愛的一面還是蠻值得的。

紀冉毅想起之前杜允若睡覺的時候母親給自己打電話的事情,他對杜允若說:「我告訴母親我最近一段時間要休息,她想讓我們今晚回去一趟。」

「嗯,好。幾點過去?」杜允若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轉移了,她還蠻喜歡紀冉毅的母親的,紀母對她一直都很好,想到晚上又能吃好吃的,杜允若自然開心。

「下午五點我們出門,先給他們買點禮物然後再直接過去。」紀冉毅將書順手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知道了。」杜允若將電視恢復播放,現在才下午一點多,還有幾個小時,不知道該做什麼的她準備再刷會兒劇,只要不和紀冉毅尬聊就好。

紀冉毅又坐回了杜允若身邊,杜允若看著電視假裝無意識的試探道:「怎麼想起來要休息了?」

紀冉毅認真的看著杜允若說:「最近一直工作,有些累想要緩一緩,陪陪你。」對於一年365天能上366天班的紀冉毅而言,緩一緩是假,陪陪你是真。

杜允若聽了紀冉毅的話后覺得他真是被江行之刺激的不清,竟然能說出這種話,杜允若忽然好想趕緊結束這個世界的任務,因為她已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杜允若看電視,盡量避免和紀冉毅的交流,紀冉毅認真的盯著杜允若,太陽從外面照到房子里,溫暖舒適,忽然就生成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看著寶箱的位置,這一刻,南宮朔真的很想才抽出弒神槍,跟系統好好的打一架。

雖然看起來只是個人畜無害的吉祥物。

但實際上,塔城小貓可是莉雅絲的眷屬,身為戰車棋子的下級惡魔!

那一身強悍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還會各種武術,可謂是肉搏戰里的專家了。

他這一爪子下去把寶箱撿走,這位不明情況的三無少女恐怕當場就要炸毛。

南宮朔的心思,塔城小貓自然是不知道。

注意到少年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她心裡莫名的多出了一絲慌張,白皙的小手也默默的壓住了裙擺。

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塔城小貓輕咳了一聲。

「···南宮君?」

「你不是要找筆帽嗎?」

「嗯,我也沒找到,估計是被徹底弄丟了。」

回過神來,南宮朔隨口找了個借口。

聞言,塔城小貓還想說些什麼,上課鈴卻是忽然打響了。

她剛準備回到座位,背後的南宮朔卻是忽然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裙擺。

「叮!恭喜宿主拾取寶箱!」

「誒!」

渾身一僵,塔城小貓白嫩的耳尖瞬間浮現出了一抹紅暈。

琥珀色的眸子狠狠一瞪南宮朔,她的小拳頭瞬間揚了起來。

「冷靜!」

南宮朔立刻後退了幾步。

「我是看到你裙子上好像有一隻蟲子,順手幫你拍掉了。」

「這種說辭,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塔城小貓的語氣頓時變得咬牙切齒起來。

聯想到剛才南宮朔的一系列迷惑操作,她頓時明白了什麼。

「騙我就為了做這件事···hentai!」

「誤會啊!」

「你裙子上真的有隻蟲子!」

一臉無辜的看著面前的少女,南宮朔的語氣那叫一個委屈。

見狀,塔城小貓也被弄得有些迷茫。

難道真的是她弄錯了?

可是···

她正思索著,另一邊,老師也走進了教室。

「嗯?南宮同學,塔城同學,你們站著幹什麼呢?」

「···沒什麼!」

看到銀髮少女氣沖沖的坐下,教室里的其他人頓時顯得有些震驚。

「我剛才沒看錯吧···」

「都這樣了,小貓居然沒動手?」

「這傢伙到底跟小貓同學什麼關係?」

「傻了,原來還有這種操作嗎!」

「···」

頂著眾人複雜的視線,南宮朔一臉從容的回到了座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