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是閑來無事,在舉辦酒會不遠的走廊下,也想看一看這個給季秦聞帶來諸多好運的木偶長什麼樣子。

還沒看到,卻是被從天而降的包裹砸到額頭,去醫院縫了幾針。

正想對這個從天而降的包裹發火,打開一看,是一個很精緻的木偶!

宋風之端著泡麵桶,腦海里仍在回憶著中午發生的事情。

他擦擦嘴角的油漬,緩緩站起來,把泡麵桶隨手就放在了陽台上的花架上,推開落地窗,走進了客廳。

對上女人投來異樣的眼光,他聲音冷冷的,「你還不走?」

「我沒鞋子穿,」木遙遙晃晃搭在沙發上的細小潔白的雙腳,無奈的嘆息,「往哪走?」

「啪」的一聲,一雙灰色的男士拖鞋就砸在了面前,木遙遙低眸一看,唇角一個淺笑,仰視着他,「你就給我穿這個?」

「愛穿不穿!」宋風之不耐煩,瞪了一眼這個事兒多的女人,轉身進了卧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木遙遙盯着地上的男士拖鞋看了一會兒,猶豫了一兩秒,潔白的小腳踩上去,足足大了一大圈。

她輕輕笑了一聲,指尖輕輕敲打着霉斑的沙發,視線移到了緊閉的房門。

空氣中瀰漫着古怪的味道,木遙遙皺皺鼻子,伸手去抓抓下巴,站在一堆垃圾中間,想要去找一個能下腳的地方。

「你該回來了!」

此時,一個冷厲的聲音在腦海中回蕩,木遙遙沒有任何反應,面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木遙遙輕輕牽了唇角,喃喃細語,「你知道的,我不能心情不好,否則,你的一切將化為烏有!」

「這就是你離開我的理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晚沒睡身上卻沒有絲毫疲憊,反而狀態前所未有的好,這再次讓蕭越意識到武者有別於普通人的強悍之處。

他看著地上留下的血跡趕緊起身收拾一番,不然讓兩女看到了沒法解釋。

砰砰砰!

「起床了大懶豬。」房門被用力拍響,鈴鐺的叫嚷響起。

「聽到了別敲了。」

蕭越裝做睡意朦朧的樣子打開門,就在一秒鐘后,他裝不下去了,眼睛放出了綠光。

鈴鐺按照平時的習慣,起床后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睡衣,難掩美好的春色,以蕭越一米八的身高望下去,角度太合適了。

好白,好深啊,好耀眼,還有那一片雪白中的兩點粉紅……做為一隻二十幾年的單身狗,禁慾系老幹部,這誘惑太大了。

蕭越鼻子很癢,腹部更有一股熱氣在向著某個位置快速聚集。

氣勢洶洶的鈴鐺雙手卡腰,一副準備教訓蕭越的小表情,反天了啊,居然敢用這麼不耐煩的語氣跟老娘說話,咦,這貨在看什麼,眼神這麼賊。

順著蕭越的目光,鈴鐺低下頭。

「……老娘這是,被看光了?不能叫,不能叫,不然臉就丟大了。」

緋紅瞬間布滿了鈴鐺的小臉,強行忍住不讓自己叫出來,硬生生板起臉問道:「好看嗎?」

鈴鐺好委屈,明明被看光了,還不好意思叫出來,臉是必須板起來的,絕不能在死色狼面前露怯。

蕭越對上鈴鐺的目光,大腦一下回神,尤其感到處於待戰狀態的某個位置,尷尬的向後撤了幾步坐到床上,死活都不站起來了。

「說,你都看到什麼了。」見蕭越退開,鈴鐺咬著貝齒,一臉恨恨的看著他。

「那啥,我說不是故意的,你應該信吧?」

「你說呢。」

「這不能怪我吧,我也想不到你穿成……」

「還敢狡辯,給老娘站起來,居然坐著和老娘說話。」鈴鐺的胸口一陣起伏,快要炸了,看了老娘不道歉不說,還裝成沒事人一樣坐回去了,果斷不能忍。

「……」

蕭越很想告訴對方他所以坐下,是因為小蕭越站起來了,這種作死的話打死不能說。

「你給我等著。」

突然,鈴鐺像是想明白什麼,慌忙轉身跑開,有種『放學別走』的即視感。這誤會大了啊,蕭越有點崩潰。

過了一會鈴鐺重新出現在門外,不過把睡衣換掉了:「去買早餐,老娘餓了。」

「工作室不是自己做飯嗎?」

「姑奶奶就想吃外面的早餐,你有意見?」

蕭越趕緊搖頭。

開玩笑,這姑娘看起來不再提剛才的事情,可左一句老娘,右一句姑奶奶,就知道隨時要炸。

「蕭越你起來了?」

這時葉萱走了過來,好在她穿的很正常,沒有鬧出什麼烏龍,不然蕭越感覺他的工作室生涯就該草草結束了。

「嗯,老闆早啊,我要去買早餐,有什麼想吃的嗎?」

「一份南瓜粥加一個玉米餅。」葉萱報上食譜。

「一樣。」

記下兩女的要求,蕭越起身就出了門,只不過站起來的時候動作有些奇怪,而且腰間上系了一件衣服。

「蕭越怎麼了,奇奇怪怪的。」等蕭越出去,葉萱不解的看著鈴鐺。

鈴鐺搖搖頭,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樣子,兩隻小拳頭在身後都快握碎了。

早飯吃完。

蕭越回房間進了論壇,葉萱考慮的很周到,雖然工作室資金不多,卻給每個人的房間里配了一台電腦。

論壇上各種消失一大堆,其中不少消息十分的有用,回帖數達到了數十萬。

比如有人在論壇上曝料,某個新手村有人接到了一個任務,原本以為就是普通的小任務,結果做完之後出現了後續任務,最終獎勵了一個黃階技能,甚至連技能的信息都貼了出來。

這一看就是玩家本人發出來炫耀的。

再有就是某新手村發現了凡胎十重的BOSS,上百名玩家組織攻略,最終近乎團滅的情況下殺掉了BOSS,不僅爆出了武技捲軸,甚至得到了一張藏寶圖。

還有的玩家到處亂逛,跑到了一處叫做連雲山脈的地方,在進到山裡后看到了一隻體形達到二十幾米的金雕,結果連怪物的信息都沒看到,就被秒掉了。

最神奇的是有玩家幸運的得到了一顆果子,吃掉后直接從凡胎六重升到了凡胎十重,並且把個人修為截圖發了出來,引來無數人羨慕的聲音。

「連雲山脈,這不是焰火平原的邊緣嗎?」

蕭越想到做牛二的任務時,看到的那條像是天之屏障的山脈,想不到在別的新手村也有連雲山脈,他猜測各玩家新手村應該都位於焰火平原,只是距離太遠而已。

至於讓玩家連升四重的果子,蕭越並不奇怪,火瀾芝有著同樣的作用,只是效果差了許多。

看過論壇后,蕭越上線出現在昨天的地方,第一時間開啟了護身罡氣,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

「蕭越,你在哪呢?」葉萱發來了消息。

「還要幽暗礦洞,在這裡發現了些東西,一時半回可能沒法組隊了。」

「沒事,我正要和你說這件,鈴鐺準備練一下傳承武技的熟練度,我們兩個就先組隊了。」

「行,那先這樣。」

蕭越沒有急著找遠處那群怪物的麻煩,以他現在的實力有點不保險,不如先將諸天星辰體在遊戲里修鍊一遍。

這裡四下無人,以目前玩家的修為暫時到不了這裡,算是很安全的地方。

當即,蕭越按照現實中修鍊諸天星辰體的流程走了一遍。

因為是在遊戲里的緣故,穴竅被快速打通,輕鬆的讓人難以置信。

「既然遊戲里修鍊諸天星辰體消耗不了多少時間,不如開僻一下第四穴竅。」

蕭越心中一動,開始運轉功法,結果得到的提示卻是無法修鍊,大致意思就是遊戲里能開啟穴竅的數量不得超過現實,果然便宜不是那麼好占的。

儘管如此,蕭越在遊戲里的實力還是得到了極大提升,體內真氣滂沱涌動,肉身力量也提升了數百公斤。

「拿你們試試。」

蕭越毫不掩飾自身的氣息,身形如風的向怪群沖了過去,礦洞屍將們感受到他的氣息,只有眼白的恐怖雙目看過來,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比噪門大是吧,震山吼。」

吼。

震山吼剛一施展,蕭越口中出現了一道山嶽崩裂般的咆哮,陣陣無形的音波以扇形向著身前的怪物們覆蓋過去。

一時間身方風聲鶴唳,地面被揚起大量的塵灰,可怕的音嘯聲就像一把把看不見的刀子,在地面切出一條條的裂縫。

真正可怕的是,當音波對著眾多怪物席捲而過,破壞力不僅作用於體表,更是透體而入直達內里,所有音波覆蓋下的怪物,都發出痛苦的吼叫,七竅流出墨綠色的血液。

音波覆蓋之下,刀刃般的力量劃破怪物皮膚,表面出現了眾多細密的傷口。

噗噗噗。

一隻凡胎十重的怪物承受不住,兩米多高的身軀被震山吼的力量拋飛出去,不等落地血條就消失了,身體表面布滿狼藉,如同千瘡百孔的破布。

隨後更多怪物承受不住震山吼的力量紛紛倒地,其中就有三十幾隻聚氣境的礦洞屍將。 「這群人,不是我們要找的那群。」趙廷只是看了一眼截取到的密碼,就十分肯定到。

趙廷比蕭言更早接觸那群人,所以了解的東西更多,期間也截取到過那些人的信息,所以才會知道他們的動向。

不過,這段信息不是他們要截取的,這就說明,這個雨林里有了第三伙人出現。

面國雖然多雨林,但雨林的規模卻不是最大的,倒不至於讓所有人都一窩蜂的朝着這裏跑。

趙廷朝着那群人喊了一聲。

「小楚,過來破解一下。」

這是小隊的通訊員,曾經是出了名的黑客。

出來一個清瘦的少年,整體的氣質,和蕭言竟然有些像。

蕭言卻是開口拒絕了。

「不用,我自己來吧。」

蕭言說着就開始解密。

小楚湊過來,只是看了兩眼,就知道蕭言沒有開玩笑,他是真的會解密。

一般像是這種特殊的密碼,每一個群體都有自己獨立的密碼本,但都是參考摩斯密碼的基礎上改動的,但就算是這樣也還是解的有難度,有的,甚至就是有自己獨立的密碼本,想要將這些東西全部記住,那就需要很強大的腦容量。

而蕭言卻很快的就開始將解出來的字體寫到一旁,速度還一點也不弱,小楚看着還在心裏估算,如果是自己的話,能不能這麼快的解碼出來。

答案是……不能。

他當初可是在班裏是數一數二的,要不然也不能進入這個小隊啊。

這麼想着,小楚看蕭言的時候眼裏帶上了敬畏。

本來以為是一個空降兵,可光這首本事,就足夠讓人高看一眼了。

而且,這段時間他們都是高強度趕路,他不但沒有拉隊,反而一直走在最前面。

這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小楚一直坐在旁邊,圍觀蕭言往下寫,但是突然,蕭言的手頓住,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副隊,怎麼了?」小楚的這聲副隊那是叫的心甘情願。

而蕭言只是停頓了一瞬,抓着鉛筆的手十分的用力,將剩下的畫寫出來。

——確定鄭樂樂在面國雨林。

只是這麼幾個字,蕭言感覺自己的呼吸都不順暢了。

這裏的人對周圍的感知特別的敏銳,自然都察覺到蕭言的情緒不對,趙廷也走過來,低頭就看到他寫的那幾個字,頓時也變了臉色,理解了蕭言此刻情緒為什麼突然變化了。

「應該只是同名同姓的人,不可能有這麼巧合。」

蕭言閉上眼,聲音帶了些沙啞。

「是她。」

他之所以選擇火遁,為的,就是要讓樂樂,讓那群人誤以為他死了,這樣或許能換來那些人不要那麼死盯着樂樂,不要死盯着他的家人。

但是,他想錯了。

他和崔校長所想的計謀完全失效。

從一開始,X組織就盯上了樂樂,沒有放過她的打算。

他們的調查結果,直接證明了,此次的信息泄露事件,和X組織有直接關係,而趙廷要調查的軍火走私暗自,也和他們有關,更甚至,在他們還不知道的時候,這個神秘的X組織,到底做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情。

他們終於順利撬開一個支點,找到了X組織的老巢,想要一舉殲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