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一幕引得食堂眾人大笑,許大茂走後劉嵐俏臉羞紅將抱在懷裏的傻柱手臂放下低着頭不說話。

「何…何師傅,我剛才那是幫您忙,您別當真!」

傻柱看着俏臉嫣紅一片的劉嵐覺得特別好看,以前這麼就沒發現劉嵐這麼美,似乎和劉嵐搞對象也不錯啊!…

「那可不成!說過的話得負責任,我這胳膊不能白挽!」傻柱一本正經撩道。

「啊~~,這….」劉嵐驚呼道

「恭喜劉嵐姐晉陞師娘!」小胖機警道。

「恭喜師傅師娘終成眷屬!」馬華接着彩虹屁吹到。

……

眾人紛紛恭喜傻柱和劉嵐走到一起,傻柱把胳膊一伸對着劉嵐笑道:「媳婦,走起,咱去看看許大茂的下場!」

「叮咚!世界主線任務完成,立即回歸,領取獎勵傻柱大師級廚藝LV3。下一個世界開啟時間倒計時一個月,請玩家做好準備。」

(各位大佬看得爽了,毋忘投票、收藏!需要數據支撐啊!感謝歲000月、冥王NO支持!)。 久居後宮,都知道,端妃是陛下的心尖肉。

上一次關禁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端妃雖然吐得厲害,可看向趙帝的目光裏面卻充滿了光芒,她知道趙帝是什麼樣的人!

自己,明日,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陽光下了。

這一切都值得!

麗嬪?

二十年侍寢一次,還被退回去了,呵呵,是自己就躲在屋子裏面不出來了。

這個葯,她是知道的,所以很控制,最多明天就好了!

她吐得臉都白了,靠在了趙帝的懷中,一臉可憐的說道:「陛下,臣妾不想活了,讓臣妾去死吧,臣妾失去了你寵愛了,也失去了一切。當初的事情是臣妾的錯,臣妾不該對麗嬪妹妹動手,臣妾死了,就當是恕罪吧。」

太醫們聽到這句話,恨不得將腦袋縮到肚子裏面去,各種各樣的白蓮花的語錄他們聽過太多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不要臉的……

但,趙帝就吃這一套,他扶住了小端妃:「你胡說什麼,朕一定想辦法讓你好起來。」

「陛下,臣妾真的不想活了,臣妾現在生不如死,請陛下給臣妾一個痛快吧,請陛下成全臣妾吧。」

趙帝眯起了眼睛:「朕知道你難受,朕怎麼會不疼愛你,等你好起來了,朕慢慢跟你說這些事情好不好?振作一點,振作一點好不好?」

聽到趙帝的話,小端妃身子一軟,靠在了趙帝的懷中。

這個時候,顧知鳶和宗政景曜走了進來。

「給父皇請安。」

「大晚上的,還把你們叫過來,實屬無奈,昭王妃,快些給端妃治病。」趙帝高聲說道。

聽到趙帝的話,顧知鳶走了過去,輕聲說道:「是。」

緊接着,她查看了一下端妃的情況,立刻對趙帝說道:「陛下,情況兒臣看過了,必須將毒排出來,要葯浴,但,是葯,三分毒,可能會過敏。」

「好。」趙帝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看到小端妃這個樣子,他的心中難受的要命。

聽到趙帝毫不猶豫的話,小端妃差點跳了起來:「陛下,不,不,臣妾很快就會好的,臣妾……」

「愛妃,昭王妃說的是可能會過敏,也不一定會過敏,你現在都這麼嚴重了,一定要治療的。」趙帝勸導。

小端妃拚命搖頭,大喊道:「陛下,不要,不要,臣妾……」

「端妃娘娘這個情況很嚴重了,嘔吐的已經出白沫了,這個葯應該是有腐蝕性的,若再不治療,很有可能將血管燒壞,如果是那樣的話就糟糕了,就會藥石無靈的。」

趙帝對顧知鳶的話是深信不疑,立刻說道:「那你快點開藥方,治療。」

小端妃狠狠抬頭瞪了一眼顧知鳶,她不能說自己知道藥性,可眼下,難道真的要被顧知鳶騎在腦袋上欺負么?

小端妃深呼吸了一口氣,可憐兮兮地說道:「陛下,臣妾真的沒事,臣妾真的沒事,不用……」

「娘娘,身體重要,可不要諱疾忌醫哦。」顧知鳶似笑非笑地說道。

那個表情讓小端妃瞳孔微微一縮,震驚的看着顧知鳶。

此刻,她真的是沒有退路了。

好一個顧知鳶!

她要是敢對自己動手,自己饒不了她! 仙霧繚繞,鶴鳴啼啼。

潺潺流水,流淌過亭台樓閣,紅木圓亭下一座石桌上放著棋盤,老者獨坐在棋桌前時不時的落子。

從門中走出的趙信看了一眼。

此處……

竟不是煉丹區。

他幾步來到老者前拱手。

「師尊。」

「坐吧。」

老者輕嘆了一聲,就沒有再理睬趙信。

之後老者就一直在跟自己下棋,也沒有跟趙信說一句話。坐在石墩上的趙信就默默的看著,旋即在老者落子后,幾分鐘都未曾落子,趙信伸出手點在了桌上。

「您覺得下這裡如何?」

看著趙信所指的位置,老者想了半晌后將棋子放下。

「不好么?」趙信不解的詢問,老者笑了笑,「妙棋,你剛才那一步棋將白棋直接就盤活了,想不到你竟然也在思考這棋盤上的博弈。」

「就是看看。」趙信笑了一聲。

他確實一直在看這棋,也在想著接下來該走的每一步,或者說他幾乎將全盤的路數都已經想了一遍,在腦海中凝聚著一個個結局。

唯一,白棋能也贏的就只有著一步。

「好,能有這種靜心也算不錯。」

老者輕嘆了一聲后,看著面前的趙信低語。

「說吧,何事?」

「師尊,您不是都知道了么?」趙信微微一笑道,「您是誰呀,三清老祖,道德天尊,弟子來此您能不知所為何事?」

趙信故意做出嬉皮笑臉的樣子,就如往常一般奉承著太上老君。

坐在這裡的就是太上老君。

他淡淡的看了趙信半晌,旋即長嘆一聲。

「本尊若說不知呢?」

「您若不知,我走就是。」趙信依舊噙著笑容,就是那語氣中倒是有著幾分洒脫。

他沒有說賴著不走。

或者是堅持的要太上老君給他個結果。

不給,就走!

對回凡域這件事,趙信沒有任何的時間可以浪漫。他的時間很短,只有不足十五日。

多浪費一秒,都會影響未來。

「從那盤棋看出什麼了?」

太上老君又輕嘆一聲,卻也沒有給趙信一個明確的回答。

「棋么?」趙信想了一下道,「沒看出什麼,只能看出來師尊很躊躇,您下的每一步都思考了許久,不出意外這盤棋您應該就是下給弟子看的。」

「是!」

太上老君微微點頭。

他的這盤棋為的就是給趙信看,這盤棋的目的有許多,其一就是想看一看趙信現在的心境。

在趙信來了之後,他故意不予理睬。

就是想看看趙信到底能堅持多久。

沒想到,趙信竟然真的就直言不提,而且還投入到了這盤棋中,還找到了那一步他故意留給趙信看的妙棋。

這一點是太上老君沒想到的。

在他的眼裡,趙信還是曾經的那個毛頭小子。卻不想,那個曾經的毛頭小子,現在也成長了不少。

而且,成長的程度還很是喜人。

太上老君發自內心的欣慰。

再者,他也是想用這盤棋讓趙信看出自己的態度。

「師尊,您是不想跟我說么?」趙信輕聲開口道,「您的這盤棋就是我想要問的事,您落子躊躇不定就代表您的態度。最後,那一子由弟子親自點出,您卻久久都沒有落子,您是想告訴我,您想讓我自己去解決。」

「哈!」

太上老君終於笑了出來,他再看向趙信的目光中充滿了欣賞。

「你沒等老夫啊。」

「我實在是著急,等不了您。」趙信低語道,「誰知道您的那一子到底想要下多久,如果您想在這裡下半個月呢?又或者,您落子落在了其他的位置,那我的局不就是個死局了。」

「你為何不覺得你是黑棋?」太上老君道。

「我是後手啊。」

趙信苦笑了一聲,道。

「對手已經出招了,他執黑先行,我可不就是白棋么?再說了,您走的黑子每一步都是那麼堅定不移,可是到白子卻一直在左右搖擺,您知道黑子要怎麼走,可是您卻不知道白子該怎麼決定。因為您知道我,向來都是那麼不按常理出牌,您……其實也是在琢磨我的心思,對么?」

「你個臭小子,本尊需要琢磨你?」

太上老君笑罵一聲,然而他的反應卻是也沒有那麼激烈。

趙信說對了!

其實,老君他就是一直在琢磨趙信的想法。

他知道黑子的所有路數,他卻摸不清趙信想走的步驟。

「師尊當然不需要琢磨弟子,師尊……只是在考慮如何才能在不傷害弟子的情況下,回絕這件事而已,您不想參與。」趙信輕聲道,「無妨,弟子來此本也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可能也怪我……如果我當時的信念就是想的在您這拿到解決的方案,可能您就是我此行的終點了。」

「你想了幾步?」太上老君抬眉。

「永無止境!」

趙信眉眼噙笑,道。

「不管多少個人阻攔我,不管多少個人想要將我摁回去,我都不會停下來的。這件事,我必須要往前走,誰都不能妨礙我!我已決定了,我必須回去!」

旋即,趙信就已是從座椅上起身拱手。

「弟子打擾了。」

「你準備去何處?」太上老君低語,趙信深吐了口氣道,「最後既然是我自己點出來的,那麼說明我想的就沒有錯。弟子準備按照自己來之前的想法,從您這裡碰壁,那我就去找玉帝。」

「其實可以省略這一步。」太上老君建議。

聽到這番話的趙信突然握住拳頭,注意到這裡的太上老君微微皺眉。

旋即,他就看到趙信又將手鬆開。

「您的建議,我不接受。」趙信拱手,向後退了兩步,「還望師尊能借我一仙鶴,讓它送我去太極玉清宮。」

趙信有著他自己的想法。

誰都無法更改!

就好似是那一盤棋,哪怕稍微走錯一步都是滿盤皆輸,玉帝就是他要走的一步棋,他憑什麼放棄這一步。

少了這一步,他省下來的不是一步棋路,而是將自己的全盤葬送。

「你又何必如此執拗。」太上老君低語將,「趙小子,你就算是再怎麼去爭取又能如何?」

拱手的趙信將手放下,抬頭微微一笑。

「人,生來誰又不是執拗的?」

人活在世。

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快意洒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