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如今,整個秦園府,只有他才能救大家,他當然會義不容辭。

「小寶?」

「如果……如果不行,你就趁機逃跑。」

「去找你姐姐!她不會不管你,到時候有雷凌,讓雷凌跟天族斗!」

在秦寶要動身是,秦鳶突然開口,已經動彈不得的他,老淚縱橫,看着秦寶有意提醒道。

秦寶聽到自己爺爺這句話,他一瞬間便明白了什麼意思。

可是他怎麼那麼做?

他不會連累自己姐姐秦鳳。

哪怕他雷凌罪該萬死,他也不會這麼做。

嗖!

收回目光的秦寶,背後血翼出現,離地而起,瞬間沖向天空,與黃穹對視。

黃昆看到秦寶出現,他雙目馳名,咬牙想要邁步上前,可卻被自己父親黃穹伸手擋住。

「父親?」

黃昆不解,自己父親剛才說的都是真的?難道不是,為了引出這個開啟血翼窮奇的小子?

「退後。」

「這個人,為父自會處理。」

黃穹瞪了身後兒子黃昆一眼,低聲吩咐一句,便邁步上前。

「老東西,出手吧!」

丟面秦寶怒視黃穹與天族眾人,咬牙切齒開口怒喝。

「小子?」

「年紀輕輕,就已經可以擁有血翼窮奇?你果真不簡單。」

「你若自己主動自裁謝罪,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屍。」

「要不要考慮一下?」

黃穹冷笑。

一見到秦寶的樣子,他就知道這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黃毛小子,不然也不會這麼跟他講話。

「笑話!」

「沒動手,你就想要讓我死?」

「我看你是年老體衰,中看不中用了吧?」

秦寶臉色陰冷,看黃穹口氣這麼大,他也不會客氣。

「混賬!」

「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黃穹勃然大怒,驀然抬手一掌橫空,直接動用了玄黃母氣,震動八方雷鳴,如掌滅眾生。

下方秦冥、秦鳶父子二人,看到黃穹動用了玄黃母氣,他們臉色頓時大變,黃穹出手就全力以赴。

而他秦寶,竟然主動心善,全身血光籠罩,一拳想要破開黃穹掌峰。

轟!

一聲巨響,震耳欲聾。

只見,秦寶口吐血箭,橫飛出去。

「小寶……!」

秦冥、秦鳶父子兩人大驚失色,同時開口呼喚秦寶。

可就在秦寶飛出之時,對面黃穹忽然化為虛影,沖向秦寶,不給秦寶喘息機會,再次出手一掌而去!

「不!」

秦鳶撕心裂肺怒吼一聲,雙目血紅的他,卻難以動彈分毫。

「血翼!」

但在危機時刻,受傷的秦寶怒吼一聲,只見一道血光從體內飛出,瞬間與黃穹一擊相撞。

轟……!

血光炸開,一頭巨大的三頭血翼窮奇,被黃穹力量震退。

黃穹這倒退數步,露出驚容瞪大眼睛看着出現的這頭血翼窮奇。

「果真是三頭窮奇。」

「看來這次真的留你不得!」

黃穹冷目微眯,全身金光散發,強大的玄黃母氣化為一條金龍圍繞黃穹而動。

天地變色,狂風大作!

散發的氣息,居然把對面的血翼窮奇震的吐血險些掉落虛空。

而他秦寶,此時還未穩住身形,就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息鎖定了自己。

。 它腹部隨著呼吸一鼓一鼓的,可以看的出來,呼吸並不是很平穩。

「府醫,您看這隻小狐狸的傷厲害嗎?」

柳府醫也不見怕,侍衛們給姑娘送來之前早就給這小狐狸餵了昏睡的要,他當下打開了那個籠子去幫狐狸檢查身子,細細的看了傷口,又扒開嘴看了看牙齒,查看了爪子,這才對著溫酒說:「姑娘,這狐狸腿上中箭頗深,老夫也不敢保證能否養好,只能先養著看看。」

溫酒皺眉:「那要不要用些什麼葯?」

柳府醫回話道:「老夫帶了些外用的葯,您遣人早晚換換,性命是無憂的,若是養的不好,腿可能走路有些妨礙。」

溫酒點頭:「謝過您,我曉得了。」

「姑娘若是不喜,或是回京可遣人埋只可人的小狗,小狗溫順,不擔心傷了姑娘,且自小養著,感情上也好。」

溫酒只笑著搖頭:「我是覺得跟這隻小狐狸投緣,沒事的府醫,我會把它養好的。」即便是一條腿走路有些妨礙又怎麼了?反正她就想樣它。

溫酒前世沒有養寵物的驚艷,雖然做了很多攻略,後來又一直再照顧旺財,但是她對於養狐狸還是心裡沒底,拉著柳府醫問了又問。

柳府醫到底是見識多些,同溫酒說的很多狐狸的習性,見她記得十分認真的模樣,便是忍不住笑著說:「姑娘,這隻狐狸其實也沒多大,牙齒尚且磨損的不算厲害,且胎裡帶來的毛髮才開始退,應是剛開始獨自覓食的幼狐。想來還沒到六個月。若是好生養著,也未必養不熟。」

溫酒聽了便笑:「謝過您了,好在身邊還有您,要不我們怕是養不活。」

「姑娘嚴重了。」柳府醫說著手腳利落的幫著小狐狸清理傷口,又重新包紮了下。

「近兩日若是不用食,倒也無妨,這些個野生的小東西身子一般極好,自個兒會調理,想來明兒個好些,就能吃些東西了。」

溫酒點頭,遣人去給柳府醫道茶水:「府醫不妨就在我這兒做做,且等一會兒,想來老者給劉瑜的膳食也做好了,不妨拿了再走。」

柳府醫還有些遲疑,溫酒便是笑說:「您再同我們講講的狐狸的習性。」

身邊的大勺子也是聽的津津有味:「對對,原來養個東西這麼多講究呢?」

柳府醫端起茶盞喝了口,只覺清甜的花果茶香在口齒綻放開來,通身舒爽,忍不住擼了把鬍子,笑眯眯的跟溫酒兩個講起事情來,從狐狸,說到了狼,再到老虎,他都門兒清,說起來新奇有趣,聽的溫酒和大勺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嘆為觀止。

直到劉瑜的老僕提了個食盒過來,眾人方才停止。

「二位貴人,老奴將平日大人準備的膳食給備好了…」他顫抖著身子跪下行禮。

老者眼圈還是紅的,不過情緒比剛剛穩定的多。

還自個兒打開了食盒道:「您瞧瞧?」

溫酒下意思的看過去,說是宴席,但其實簡單的厲害。一個雞蛋羹,一個捏干水的煮白菜,一小碟子豆渣餅,四個大包子。

柳府醫微微皺起眉頭:「就這些?」

老者回道:「就這些,大人每年都要吃的。」

柳府醫眉頭皺的緊:「姑娘,老夫送去試試?」

下意識詢問的看向溫酒。

溫酒也道:「我也覺得可以一試。」

柳府醫點頭,接過了食盒。

身邊的老奴忍不住跪拜下來,磕頭道:「貴人,您看…能不能讓老奴也去見見大人?」

這話一出,柳府醫即刻搖頭:「對不住了,劉大人如今是要犯,不能任由人隨意去探視。」

那老者想來也知曉去看劉瑜並非那麼簡單的事,只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又跟兩人行了禮,踉踉蹌蹌地轉頭走了。

他走之後,柳府醫是跟溫酒告辭:「姑娘,老夫便是不討擾了。老夫且給劉瑜送過去,切等此事了了,必定登門拜謝姑娘。」

柳府醫說的認真,溫酒卻是聽得隨意,本也沒想著要他要多大的人情,便只是淺笑著送了柳府醫出門。

回來了之後便是忍不住又蹲在小狐狸的旁邊,撐著頭去瞧它。

小狐狸其實長得並不漂亮,雖然它一身雪白,但身上的毛髮沾了好多泥土,髒兮兮的。味道也說不上是好聞。

眼睛上還有兩坨尚且沒有被擦乾淨的眼屎。瘦的很厲害,並不像現代視頻裡頭那些白白凈凈漂漂亮亮的狐狸模樣。

溫酒其實也說不太清楚,為什麼就一定想要這隻小狐狸。

許是,它驟然到了陌生的環境,恐懼身邊所有人的那一種孤獨和無助……撥動了溫酒心裡的那一根弦。

莫名的,溫酒就想做拉它的那根救命稻草。

四爺回來的時候,遠遠的就見那個小丫頭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撐著頭盯著籠子里的狐狸瞧。

早些時候,大勺怕溫酒累著,便尋了一個小杌子讓她坐著。這麼一坐就坐了將近一個時辰了。

四爺這並沒有收斂自己的聲音,然而走到了跟前,溫酒依舊沒有發現他。

四爺順著溫酒的視線瞧過去。裡頭的小狐狸一動不動,又臟又臭還不好看,也不知道他在看個什麼。

「就那麼喜歡?」

四爺忽然出聲嚇了溫酒一跳,她猛地回過頭來,見是四爺,便又拍了拍心口:「爺做什麼嚇我?」

四爺被她這一波控訴說的有些懵。明明她瞧的太認真,都不知道出來迎主子。如今反倒倒打一耙,埋怨自己嚇著她了。

當下也忍不住眯著眼睛去看大勺,這奴才也是實在是忒不中用,自己進院門,她是瞧見了的,怎麼都不知道告訴酒兒一聲?還把不把自個當主子了?

大勺這會兒卻壓根沒發現四爺對她有情緒,當然,在她的世界觀里,也不知道四爺過來是要迎接的。因為她家姑娘也就今兒個迎了這麼一回。

當下只將主子們晚上要飲的水當下,轉身便出了屋子,還順道將門關了個嚴嚴實實。

四爺:「……」

有其主必有其仆,一個個膽大包天。

。 下午四點半,衛何把巍巍送回褚宅。

秦舒好奇地隨口問了一句:「今天怎麼這麼早,平常不都是五點半才到家嗎?」

衛何正想回答,被巍巍一雙圓圓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又把話咽了回去。

巍巍拉着秦舒的手臂,撒嬌地說道:「媽咪,今天老師也沒教什麼,就讓我們自己玩。我擔心你和爸爸,就跟老師請了假,提前回來了。」

一聽小傢伙是因為擔心自己和褚臨沉,特意請了假提前回來的,秦舒很是感動,就算想嚴厲的教導他也拉不下臉來。

但她還是忍不住說道:「家裏的事情哪用得着你來操心啊,有媽咪在呢,會照顧好你爸爸的。倒是你在學校里,要遵守學校的規章制度,遲到早退都是不對的,就算請了假也不行,以後不能再這樣了,知道嗎?」

「好吧,我知道了。」巍巍乖巧地垂下了小腦袋。

秦舒莞爾一笑,輕輕地摸了摸他的頭。

「爺爺奶奶應該都在大廳里,你先過去吧,媽咪要問衛叔叔一點兒事情。」

她拍拍小傢伙的肩膀,朝一旁的明管家示意,把巍巍帶去柳唯露那裏。

一聽她要問衛何事情,巍巍小臉上快速閃過一抹不自然。

記住網址et

「媽咪……那你也要快點過來啊。」

「好。」秦舒應了一聲。

巍巍遲疑地跟在明管家身旁,在秦舒看不見的角度,朝衛何眨了眨眼睛。

衛何還沒回應,秦舒詢問的話語率先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