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因此,搭載的曲速引擎雖然不能進行超光速航行,但是高亞光速還是沒有問題的。

加上引力矢量導向器和抵抗星球引力井的反重力引擎,最高航速就達到了光速的百分之四十!

另外,作為一款偵察機,其信息收集的設備自然是配齊了的。

除了中微子—引力波組合感測器外,還有一套全頻電磁波偵測器。

另外的另外,暗影級偵察機除了頂部的一門全向二級能量的等離子炮外,也是配有一套等離子護盾的,能量等級也達到了二級。

可以說,單是這一門二級能量的等離子炮,就可以攻擊太空文明的所有軍事單位。

在加上同樣二級能量的等離子護盾,一架小小的暗影級偵察機完全可以無傷擊毀太空文明的一支艦隊!

就這,還是因為暗影級偵察機只是一架偵察機而已,不是真正用於戰鬥的單位。

從這就可以看出跨越兩個文明等級之間的科技差距到底有多大!

如此看來,集群意識之前這麼多的準備,足足準備了九百七十二艘大小戰艦,還真是有些過於謹慎了!

……

十六架暗影級偵察機悄無聲息的潛入了甲殼文明的母星周邊,詳細的探查著該文明的所有活動。

其中的三架還深入了甲殼母星的大氣層之內,準備抓一些「獵物」,以便收集甲殼人的生物信息。

隨著十六架暗影級偵察機的活動,源源不斷的信息傳入到了無望級偵查艦之內。

無望級偵查艦的分析設備當即就對這些信息進行整理、歸檔並作出初步的分析和評價。

「甲殼文明的文明等級判定為初生文明的發展期。」

「最大活動範圍為整個甲殼星系,活躍活動範圍為甲殼星前後兩個行星軌道之間。」

「軍事單位以偵察到十、二十、三十……共計三十五個外太空軍事單位。」

「威脅判定為弱。」

「軍事判定為弱。」

「文明判定為弱。」

……

一連串的分析結果,全都告訴集群意識它所感知到的一切就是這麼清晰明了。

到了現在,收集到了這麼多的信息、情報后,集群意識反而有些猶豫該怎麼去對待這個弱小的甲殼文明。

是直接毀滅?可是對方對它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還是放任不管?但集群意識又有些不放心,或者說是有些不甘心。

想它為了未來的生存危機,努力的發展至今,現在卻發現上一世的敵人竟然如此的弱小,弱小到它都有些不屑出手了!

那它努力到現在又是為了什麼呢?那它費力打造的這支龐大的艦隊又該何去何從?

「我努力發展不是為了復仇這麼簡單,我也想要看看更高文明的風景啊!」

這點迷茫根本就阻攔不了集群意識的思維,它很快就從上一世的終焉中徹底的走了出來。

「那麼現在,我來都來了,就讓我看看你們努力掙扎的模樣有多精彩吧!」

下一瞬間,集群意識就決定從傑克文明的身上找點樂子,另外它也還在探查搜尋其它文明的蹤跡,準備一起消滅掉。

威脅就是威脅,不管是上一世的還是現在,也無論是強是弱,只要是威脅,集群意識它就不會允許威脅的存在!

無望號和其所屬的十六架暗影級偵察機繼續偵察、監視,集群意識另外派來了一艘遠征級戰艦,用來消滅甲殼文明。

遠征級戰艦是作戰艦隊中最小、也是最弱的一種,其建造數量也是最多。

但面對甲殼文明,一艘遠征級戰艦其實都有點大材小用了。

其實就和它消滅遠升人一樣,集群意識完全可以在甲殼人毫無知覺的情況讓其消失在這個宇宙之中。

不過既然是要消滅對方,那麼集群意識它也想要看看甲殼文明在面對強敵的時候又會有什麼不同的反應。

因此,一艘遠征級戰艦就能在沒有一點損失的情況下,並以天神降臨般的姿態壓向甲殼文明!

既可以達到消滅甲殼文明的目的,也能收集到更多的文明數據——看來集群意識一如既往的發揮了「節儉」的性格!

【名稱:暗影級隱蔽偵察機。簡稱:暗影級偵察機。

等級:星域文明級第二代。

定位:隱蔽偵查、情報收集。

規格:直徑五十米,高二十米。(圓盤狀)

核心:高級核心。

主機:微型機載量子智能主機。

武備:一門二級能量的等離子炮。(頂部)

防禦:二級能量的等離子能量防護場。

輕型納米超合金裝甲。

納米機器恢復系統。

能源:微型第三代可控核聚變反應堆、高能存儲轉換器。

動力:亞光速曲速引擎、引力矢量導向器、反重力引擎。

航速:光速的百分之四十。

信息:中微子—引力波組合感測器、全頻電磁波偵測器。

設備:納米機器儲備艙、光線偏轉器。】

。 三天時間,轉眼即逝。

準備遷居的八千多船員們,興高采烈的站在廣場上,等待空天戰機。

他們可都聽說了,因為人少,飛船更大,大家可以分到的私人空間比諾亞方舟飛船上要大得多。

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能不高興嗎?

要說剩下的四萬多人沒有人羨慕,那都是假的。誰會嫌棄自己的小家更大一點呢?

廣場上,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頭,以及隨身攜帶的私人行李。

叮咚~

「請0001到1000號船員攜帶隨身行李前往一號船塢有序登機。」

被唯希喊道的前一千號人,面帶喜色,激動不已的拉着行李跑的飛快。

明明空天戰機肯定會等他們,可他們還是會選擇跑,尤其是在看到別人跑的飛快的時候,最後一絲猶豫也被拋之腦後。

「請1001到2000號船員攜帶隨身行李前往二號船塢有序登機。」

……

九架空天戰機將所有人安排的明明白白,等廣場上最後一位選擇留下來的船員不見身影后,站在李舟旁邊的熊可宣臉色複雜的看着面無表情的李舟。

「你真的打算就這麼放棄他們嗎?」

是的,放棄!

在熊可宣看來,這些人都已經沒有未來了。

等大部隊離開后,他們八千多人能夠幹嘛?

尤其是,這八千多人中根本就沒有科學家,一旦大部隊離開,等待他們的只有在寂靜中滅亡,難不成,還指望最高學歷只有本科的一群人能研發出什麼新科技,推導出新的理論?別開玩笑了好嘛。

李舟瞥了一眼已經成為整個教育負責人的熊可宣,輕哼一聲。

「什麼叫我放棄?選擇權利可都在他們自己手上,不過是他們自取滅亡罷了。等著看吧,很快他們就要後悔了,不過這世界上可沒有後悔葯。」

熊可宣張了張嘴,最終唯有一聲嘆息。

「誒~~~我只是替那些孩子感到可惜。」

李舟不再言語,在空蕩蕩的廣場上,李舟又站了一會兒后,轉身離開了。

在李舟一行人離開后,空曠的廣場在唯希的控制下,又恢復成了一間間的房間。

走在去艦橋的路上,唯希的聲音在李舟邊耳邊響起。

「老闆,所有人已經全部登機,空天戰機隨時可以起飛將他們運往家園號宇宙飛船。」

沒有半點猶豫,李舟直接下達了命令。

「把他們送走。」

「好的,老闆。」

一分鐘不到,空天戰機就抵達了黑星另一面的家園號宇宙飛船上。

進入到新家后,他們喜悅的想要向別人分享,實際上,他們就是想炫耀,想要證明他們的選擇是正確的。

抱着試着地態度,第一個人嘗試登陸飛船論壇,結果這麼一試,發現兩個飛船之間的網絡還真的聯通在,就是網絡有點慢。

張俊紅對着自己的新家一頓拍照,並配上自己的美顏照片,一起發在了論壇上。

【開心,住進更大更舒適的新家了,未來可期∩_∩】

隨後,在論壇上曬圖的人越來越多,更過分的是還有人專門打電話和好友炫耀。

【咳咳,酸了酸了,這大房間確實有些羨慕。】

此時,艦橋上李舟看着大家的帖子和評論嘴角微微上揚,笑吧笑吧,現在多笑一會兒,不然再過一會兒估計就笑不出來了。

兩個飛船為什麼網絡互聯?當然是李舟特意吩咐過唯希的。

開玩笑,李舟不僅讓飛船網絡互聯,還貼心的為每一戶搭配了一台10k超清電視,以方便這些人可以看到接下來的一場直播。

李舟邪魅一笑,說道:

「唯希,打開麥克風許可權,我要進行全員講話。」

「老闆,可以了。」

李舟點了點頭,輕輕咳嗽一聲。

「咳咳,下面進行一段廣播,事關諾亞方舟飛船所有船員,請大家暫時放下手中的工作。」

「親愛的各位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船員,我是你們的艦長李舟,從藍星一路走到現在,我們在一起走過了許多的坎坎坷坷,甚至我們一起多次面臨了船毀人亡的經歷。」

飛船上,各個角落裏,所有人都安靜地聽着艦長李舟的講話。

這一路的坎坎坷坷,說到大家心裏去了,那面臨死亡的感覺,彷彿還是昨天一樣。

「毫無疑問,我們是幸運的,在所有乘坐諾亞方舟逃離藍星的人類中,我們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上的人類,絕對是最幸運的,固然經歷了很多危險,但是我們直接通過蟲洞達到了一個陌生的星系,這裏沒有適宜人類生存的星球,但同樣也沒有中子星的威脅。」

想到納米機械人,李舟又笑着說道:「更幸運的是,我們有納米機械人,徹底實現了解放勞動力。在我們考慮新的征途時,這個時候的其他諾亞方舟飛船,我想還剛剛離開太陽系,我們何其幸運!但是……」

「但是我們的目標是找到一顆適宜人類生存,適合繁衍生息的新藍星,而不是我們腳下暗無天日的黑星,為了目標,我們諾亞方舟飛船將會再次起航,前往最近的星系,繼續追夢。」

李舟語氣一轉,語氣低沉的說道:「面對未知,有人選擇留了下來,同時我也看到了他們在炫耀,炫耀有新家,並且更大更舒適,而在他們離開后,諾亞方舟飛船固然多出了很多空間,但是!這遠遠不夠!」

說到遠遠不夠時,李舟幾乎是吼出來的,李舟也憋屈,心中更是積壓了一口氣,一口怒氣。

「我宣佈!半個小時后啟動諾亞方舟生態飛船工程,屆時納米機械人將會以現在的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為中心,擴建成一艘半徑為五公里的超級生態宇宙飛船!從現在起,諾亞方舟六十號宇宙飛船正式改名新家園號生態飛船,它將暫時替代藍星,成為我們的第二個家!半個小時后,我們……拭目以待!」

李舟關閉了麥克風,但是諾亞方舟飛船,哦不!是新家園號生態飛船上的所有人震驚的許久沒有說出話來,半徑五公里,就是直徑十公里的宇宙飛船,那得多大?

這麼大的飛船,到時候大家分散開來,會不會顯得有些寂寞?

而且這麼大的飛船,需要多久才能打造出來?

很快……他們見識到了納米機械人的恐怖。

7017k 「就算他們常年居住也不可疑,但是……像現在這樣的時期,這個地界正在打仗,他們的地方隨時都有可能被士兵掃蕩。他們為何沒有逃走呢?」

「墨堯懷疑,他們是世代守護征夜陣眼之人。所以若是能混進去,說不定能打聽出些陣眼的事情。」

聽到這話,冶伽便知曉傾皇的意思,因此由她幫忙說了出來:「軍營中大都是粗爺們兒,若真是世代守護陣眼之人,定然不會輕易相信,更不會吐露出半點關於陣眼的事情。傾皇的意思,是讓我去嗎?」

「你是女子,看起來柔柔弱弱,那些人應當也不會多為難。」

冶伽稍稍沉了口氣,隨後道:「這樣也好,總比你們派些人去打草驚蛇好得多。」

「我會讓安桐與你一起去,若是你的身體有什麼不對勁,有她在我也放心。」

「嗯!」

此後,二人便相擁入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