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馮昭看著三千甲士之中,招式狠辣,迎刃有餘的君無紀,緩緩的笑開了。

原來,在戰場上的他,是這樣的,像是一隻展翅高飛的鷹。

手中的長劍出鞘,馮昭放心的將自己的後背交給了君無紀,加入了戰鬥,這久違的戰鬥!

原本以為自己此生在與戰場無緣,沒想到,上天竟然又給了她這個機會!

將周圍的士兵一劍封喉,這是她用劍的一貫做法。

她看著君無紀的側臉,彷彿是受到了感應,他也回頭,一雙眸似子夜的星辰,又似秋潭一汪。他輕輕一笑,如上古的美玉,華光異彩。

二人之間像是有一種漩渦,與生俱來的默契,在這阿鼻地獄般的修羅戰場上,配合的天衣無縫!

馮昭帶來的是永寧侯親自訓練出來的虎賁軍,個個都是勇猛異常,雖然莫雲軒人多勢眾,但是昨晚才剛剛失去了糧草,此時軍心早已經渙散,所以根本就不是對手。

而莫雲軒,更不是君無紀的對手了。不知為何,就連他的毒藥,在君無紀的身上竟然也沒有什麼作用!

「刷——」

君無紀的劍橫在了莫雲軒的脖子上,緩緩地勾唇一笑,笑顏森然冷戾,一字一句的道:「傷本皇子的阿昭著,殺無赦!休要說是你,便是這天下人要傷害她,本皇子也懼與這天下人為敵!」

莫雲軒臉色一陣發白,沒想到自己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君無紀的聲音,經久不息傳入了馮昭的耳中,也飄蕩在整個戰場上,讓她沒有辦法不去動容!

為了自己,他曾經不顧自己的性命跟著自己跳落過懸崖,為了自己,剛剛他居然孤身走進了敵軍的大營!他明明知道,他若是進去了,自己就會成為大梁的人質,用來威脅大齊的皇上!

他曾說過,你若要亂了這天下,我幫你,你若要顛覆了皇權,我也助你!

他也說過,我等你,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但是,你必須只能是我的!

當時的自己雖然動容,可是卻從來沒有聽進去過,直到今天,她才知道,他對自己的愛,超越了性命,也超越了那皇權。

從最初的互相利用,從一開始的試探,到後來的協同合作,再到現在,似乎他都是在對自己以命相護!

前世的自己一生孤苦,被自己最信任,最愛的男人背叛。將她上到體無完膚,她原本以為這世上,再不可能會有真摯的愛情,可不曾想,這個男人總是為在自己的身邊,一點一點的打開了她心中的圍牆。

君無紀,我馮昭究竟何德何能,得你如此相愛!

為了你,我馮昭,定要求一次花好月圓!

「阿昭,你要如何處置他?」君無紀問道。

馮昭微微地一笑,提刀上前,冷冷的看著莫雲軒,莫雲軒被她看的恐懼,正要求饒,卻見馮昭已經毫不留情的舉起了長劍——

血濺當場!

她馮昭,愛恨分明,傷她者,死!

君無紀看著眼前的少女,心中微微地動容,這便是他的女人,殺伐決斷!

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頭,君無紀淡淡的吩咐道,「將他的人頭裝起來,送給蕭翎,就說是本皇子給他的見面禮!」

「是!」士兵立刻上前。

而此時的馮昭,終於是堅持不住,身形微微地一晃。

「阿昭,」君無紀立馬扶住了她,這才發現她的臉上冷汗岑岑,氣息紊亂,心中一驚,「你受傷了?」

馮昭靠在她的懷中,輕輕的點頭,「嗯,昨晚傷的,小傷——」

君無紀一把將她抱起,一步一步的走過去,眾士兵像是守護神一般,緩緩地分開了兩側,為他讓道。

一身殺伐之氣,無人敢靠近。

男子的懷抱很堅實,像是一座山,馮昭第一次,有了依賴的感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夫人帶著兒媳孫兒回到家中,一回到家裡二爺就過來請安了,和二奶奶目光交匯一下,便別開了去。

「母親可累壞了吧,兒給您捏捏,這個力道怎麼樣?」

周夫人閉著眼睛享受著兒子的服侍,讓兩個兒媳帶著孩子們下去,屋裡只剩母子兩人時他才迫不及待地問:「母親幫兒說了沒有,姑母有沒有應下?」

周夫人眼睛還閉著慢悠悠說話:「應了,你姑母對你們幾個都是很不錯的。」

周添霖說:「姑母是對我們不錯,可太子對我們一般呀。」

前陣子兵部有個管軍餉的缺,周天霖想讓父親給他謀下來,本以為太子是他表弟,他謀這個缺那是妥妥的,還在一群狐朋狗友面前吹了牛,可是結果出來,這個缺給了忠勇侯府二房的陳欽雲,也就是陳欽南的堂弟。

周添霖不敢相信,讓父母給他做主,他可是太子的親表哥呀,太子怎麼可以把這個缺給外人呢。

這事泰寧候也不好說,他和忠勇侯是同僚,又同為太子陣營的人,如今兩家的兒子爭奪資源,太子偏向了陳家,足以說明太子看不上他家兒子的資質,他可不想再去自取其辱,說不管這事了,周添霖便去磨母親,讓母親進宮找姑母,幫他在太子表弟面前說說情。

周夫人也給周貴妃帶了很多禮物,那個鼻煙壺只是其中之一,周貴妃本便和娘家親厚,嫂子求到跟前來她哪能不應,更何況蕭錦麟把這個缺給了陳家子弟,她不認為是蕭錦麟寵幸陳欽南愛屋及烏,八成是陳欽南的妻子和陸離親厚,在陸離面前求了情,陸離便去給蕭錦麟吹枕頭風了,那她這個當娘的可不能輸,一定得好好和兒子說說,怎麼親疏都分不清的。

周貴妃也知道兒子的性格,這事不能直說,準備了一大桌子菜叫兒子過來吃飯,並且讓人去蕭錦麟下職的路上堵,不要去東宮叫,這樣就不會叫上陸離了。

蕭錦麟來到母親的寢殿,看到一大桌子菜,發現陸離沒來,便想讓人去叫陸離,周貴妃忙道:「她今日來過,我瞧著還是精神不好,在我這兒坐一會兒便走了,你舅母來了,她午飯都沒留下吃就走了,晚上也別叫她了,估計回去剛換下衣裳躺下呢,沒得又叫她折騰。」

蕭錦麟若不是知道陸離在裝病,怕就要撇下母親準備的一大桌子菜趕回去陪伴愛妻了。

「好,那就不叫她了,我們吃吧。」

周貴妃受寵若驚,兒子終於不再為陸離著迷了,以前若有這樣的情況,兒子必是要拋下一切回去陪伴妻子的,看來果真是夫妻感情生隙了,她就說嘛,姚側妃美貌多情,兒子怎麼可能不為所動。

兒子不那麼聽老婆的話了,周貴妃很開心,飯桌上先是和兒子嘮嘮家常,說姚側妃懷著孕,讓他多照顧一些,如果太子妃有情緒呢,就讓她先委屈一下,畢竟如今是特殊時期嘛,東宮的首要之急是有個孩子。還有東宮的兩個庶妃他也得多多寵幸,子嗣不嫌多嘛。

這話也就周貴妃說了能讓蕭錦麟忍著,若是其他人敢在他面前說這些,他當場就要發飆了,沒有人能讓陸離委屈,沒有人。

「母妃說的是,兒子知道的。」

嘴上隨便應應,反正回了東宮母妃也管不著,這會兒他竟然有點慶幸母妃只是父皇的妃妾,如果她是皇后,是阿離的正經婆婆,她這樣不喜歡阿離,得給阿離多少委屈受啊,他夾在中間也難做。

本來好好的一頓飯。就因為她說了這些煞風景的話,蕭錦麟胃口也不好了,吃了一碗飯就說飽了,周貴妃緊張兮兮,問他怎麼胃口不佳,是不是身上哪裡不舒服?蕭錦麟說沒事,只是最近中午吃多了,這會兒不太餓。

周貴妃瞭然,瞅著他吃的差不多了,讓他飯後再吃些瓜果,她慢慢說起今日的事情。

「今日你舅母來了,帶了你二表哥家的平哥兒來,可歡實討喜的孩子,我見著他便想著你以後的孩子,一定也是這樣討喜的。」

蕭錦麟笑了笑,如果是他和陸離的孩子,肯定是討喜的,如果是……沒有別的如果了,他的孩子一定是陸離的孩子。

周貴妃繼續道:「說到你二表哥,小時候你倆關係不錯,近幾年似乎來往的少了?你那些親兄弟合不來,最親的就數這幾個表兄弟了,可千萬不要生疏了。」

她說到這裡,蕭錦麟便大致猜到她要說什麼,他說:「沒有生疏呀,只是我時常忙碌,二表哥又沒個正經差事,能和我接觸的時候不多,見的少了話便少了嘛。」

周貴妃立刻道:「可我聽說他之前在謀個什麼差事,你把那個缺給……」

「母妃!後宮不得干政,您慎言!」

他突然這麼嚴肅,把周貴妃嚇得一愣,彷彿看到了皇帝訓斥她的樣子,可這是她的兒子呀。

「我不是干政,這只是咱們母子倆說說家常嘛,我哪裡懂什麼政事,就是你表哥……」

「涉及到朝堂職位,這還不是政事?舅母是來找您說情的吧?為何舅父不來找我,卻讓舅母來找您?因為他們最清楚二表哥的斤兩,若是個閑差我給就給了,涉及到軍餉,自然要安排可靠的人,二表哥靠不住。」

他並不是因為私情把這個缺給了陳欽雲,若說私情,舅家表哥當然比陳家的子弟親些,周添霖但凡成事些他也就任人唯親了,可他們這麼不成器,讓他想扶都扶不起來。

「日後母妃也莫應承她們什麼,您還不是皇太后呢,未免得意太早。」

他話說的這麼難聽,周貴妃就忍不住抹眼淚了,「我這不也是為了你嘛!陸離娘家幫不上你一點,我才希望我娘家能多幫你點,你怎麼不領情,還怪我拉拔娘家,在我心裡娘家人哪有你重要呀!」

這話倒是實話,蕭錦麟知道自己在母妃心裡排第一位,因此母妃就算做了些糊塗事,他也願意諒解。

「我知道,母妃只是被他們忽悠了,日後不犯這樣的糊塗就好了,免得被人抓了把柄,莫哭了,再哭不好看了。」

無論哪個年齡段的女人,哭的時候都能說這句話,可比那句哭多了傷身中聽多了。

。 眾人被拋在洞口時還有些懵,等看到一片狼藉的營地時,頓時清醒過來,反應快的已經向洞外飛奔。

白瑧給陸展鵬傳音,告訴他剛剛的發現,陸展鵬的反應極快,當即帶着大家往洞口衝去,邊往外飛奔,邊傳音給自家同門,還有幾個相熟的道友。

白瑧到了嘴邊的話咽下去,她以為這些天之驕子多少應該有點自負,要自己探查一番才做決定,這般果斷的相信她,她有點意外。

一行人身姿矯健,瞬息越出幾丈遠,突然見先行一步的幾人停住腳步,白瑧不禁心下一沉,聯想到某一個修真小說中都有的橋段,暗算別人時在門口佈置陣法。

猛然聽到後面響起的驚呼聲,還有越來越近的術法暴擊聲,白瑧一顆心沉了底,果然,套路必不可少。

幾位陣法師已上前查看,眾人自發後退,進入戰鬥狀態,為他們爭取時間。

水靈兒胡菲菲等修為低的自然也被陸展鵬他們護在身後,其中也包括她。

戰鬥一觸即發,沒有給他們多餘的時間矯情,來人是三四十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修士,不,斗篷下的不一定是人修。

打頭的那位仙劍閣弟子長劍一掃,高聲問出眾人心中所想,「來者何人?」

這裏除了兩大仙盟,其它門派都有弟子在此處,他懷疑對面不是人修,或者說不是仙道修士。

對面的人顯然不按反派的套路出牌,根本不說廢話,一件法寶就向他兜頭罩下,那法寶有氣吞山河之勢,若被砸中,不死也傷,那仙劍閣師兄敢上前問話,手段自然也不俗,輕巧躲過。

之後就是大混戰,看着打得部分上下的雙方,白瑧微微蹙眉。

她們這一方參戰的都是心動期以上的修士,有五六十人,在人數上,比他們佔優,白瑧卻高興不起來。

根據之前神識探查到的情況推斷,對面之人的實力顯然不止如此,就他們三四十人就敢來攻擊他們一百三十多人來看,他們定然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的,那他們現在是做什麼?

消耗實力?

不對!直接殺了不是更省事?

麻痹他們?想將他們全部留下?

也不一定!他們怎麼就能保證他們拖延的時間內,師兄們破不開攔路的陣法。

更何況,他們可能還手握厲害的法寶!

自從頓悟了法則,她的視野也出現了些許變化,雖然雙方看起來打得不相上下,可她能看出,交手的師兄們其實並不輕鬆,大多負了傷。

而對面的斗篷人,好似一招一式都經過了千百次試驗,敵人會出什麼招,他們都能輕鬆接下。

他們的消耗極小,這不對!

除非有什麼讓他們暫時不能死的理由!

是的,是暫時不能死,因為斗篷人雖沒有一擊斃命,師兄們身上的傷口卻越來越多,洞窟中瀰漫着濃烈的血腥氣。

腦種瞬間轉過許多種可能,神識毫不遲疑的向前蔓延而去。

就在這時,斗篷人中沒參戰的一人猛地抬頭,直直向對面看去,有人在窺視他,他手上動作不停,一桿桿陣旗拋向各個角落。

隨即他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察覺了又怎麼樣,他們能衝破他們的防線嗎?

神識觸到位於後方的那人,白瑧目光一凝,雖看不出他是要佈置什麼陣法,可那人身上的氣息她本能的厭惡,就像看到了冰冷滑膩的毒蛇。

她連忙給陸展鵬傳音。

陸展鵬是作為倚劍峰大弟子培養的,眼界不差,戰鬥意識出色,交手中就察覺出異樣,心中有所懷疑,此時知道方向,自然分神與幾家弟子商量。

別人不似他這般相信白瑧,自是要親自探查一番的。

斗篷人察覺,手上動作絲毫沒有遲疑,笑容卻越來越燦爛,舔了舔唇,只覺口乾舌燥,越發期待他們他們驚恐的表情,希望這些名門正派的精英弟子不要辜負他的期望,叫得更大聲些!

眾人被拋在洞口時還有些懵,等看到一片狼藉的營地時,頓時清醒過來,反應快的已經向洞外飛奔。

白瑧給陸展鵬傳音,告訴他剛剛的發現,陸展鵬的反應極快,當即帶着大家往洞口衝去,邊往外飛奔,邊傳音給自家同門,還有幾個相熟的道友。

白瑧到了嘴邊的話咽下去,她以為這些天之驕子多少應該有點自負,要自己探查一番才做決定,這般果斷的相信她,她有點意外。

一行人身姿矯健,瞬息越出幾丈遠,突然見先行一步的幾人停住腳步,白瑧不禁心下一沉,聯想到某一個修真小說中都有的橋段,暗算別人時在門口佈置陣法。

猛然聽到後面響起的驚呼聲,還有越來越近的術法暴擊聲,白瑧一顆心沉了底,果然,套路必不可少。

幾位陣法師已上前查看,眾人自發後退,進入戰鬥狀態,為他們爭取時間。

水靈兒胡菲菲等修為低的自然也被陸展鵬他們護在身後,其中也包括她。

戰鬥一觸即發,沒有給他們多餘的時間矯情,來人是三四十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修士,不,斗篷下的不一定是人修。

打頭的那位仙劍閣弟子長劍一掃,高聲問出眾人心中所想,「來者何人?」

這裏除了兩大仙盟,其它門派都有弟子在此處,他懷疑對面不是人修,或者說不是仙道修士。

對面的人顯然不按反派的套路出牌,根本不說廢話,一件法寶就向他兜頭罩下,那法寶有氣吞山河之勢,若被砸中,不死也傷,那仙劍閣師兄敢上前問話,手段自然也不俗,輕巧躲過。

之後就是大混戰,看着打得部分上下的雙方,白瑧微微蹙眉。

她們這一方參戰的都是心動期以上的修士,有五六十人,在人數上,比他們佔優,白瑧卻高興不起來。

根據之前神識探查到的情況推斷,對面之人的實力顯然不止如此,就他們三四十人就敢來攻擊他們一百三十多人來看,他們定然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的,那他們現在是做什麼?

消耗實力?

不對!直接殺了不是更省事?

。 「你車前邊有個小蹦蹦拉貨車,開車那小子可能是喝酒了,車走曲線,你只好離他遠遠的。後來,在一個出口附近,他撞到欄桿外邊去了……對不對?當時風大,他的帽子飛到你車前擋風玻璃上了……」

張凡的話沒有說完,涵花驚得小嘴已經歪了!

「小凡,你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