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勒林勃一直都流傳著一種很特殊的提升實力的手段,你自身的情況你也清楚,老師一直擔心你如果加入勒林勃之後,會對自身產生一定影響,所以才一直阻止你進入。」

「而且這一次如果不是老師同意,我同樣也不會讓你加入,雖然勒林勃並沒有影子那麼神秘,但你作為一個可以說是頂尖的神秘學學者,你該不會真以為他們沒想過邀請你吧?」

「特殊的手法?為什麼老頭從來沒跟我說過?」小默有些納悶,畢竟他也不是小孩子,最基本的控制欲他還是有的,大不了就是拿了之後不學就是了,為什麼老師和自己的師兄卻要將這件事隱藏起來。

「跟你說?你當我們傻啊,你該不會真以為自己能夠控制的住你自己吧?」

「說說看。」

「卡耶華·莫撒你肯定不陌生,他之所以能達到那個高度,可以說就是因為這個。」

果然,羅德的話因未落,小默的瞳孔驟然緊縮。

「你說真的?」

「當然,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麼一直都不告訴你,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擋的住這樣的誘惑。」

「那種方法叫什麼?」

「光影之序。」

。「啟稟官家,臣或借或買,手裡已經掌握了股市上足足五成的股票,而那些豪商們也察覺到自己手裡的股票流出甚多,不願意再賣。

並且如今臣手裡的股票哪怕直接折價壓低售賣,也不是那些人可以吃下的,是否應當收網。」

聽完史令的彙報,秦構自得道:「先不急,最近朝堂上已經想再把計算股價的方式

《只想當亡國之君的我昏成大帝》第一百六十二章被割韭菜的皇帝 遠處群山連綿,在落日的餘暉下投下大片的陰影,彷彿諸神倒影在世間的影子。

這裡是西瑪塔爾山脈,傳說中自然之神曾側卧於此,祂的夢境化為山上至冬也不換色的青松,祂的囈語化為西瑪塔爾山脈那山巔的天象,或為雨或為雷。

祂坐落於此,將寒風隔絕於山北,將生機予以山南。那寒風捲來的雪落於北山頂,化為淙淙流水,與那穿山而過的埃菲諾河一道,匯為滋潤斯威帕地區的「北凌河」。

傳聞這裡是某一代文明中的造物墜落之地,連山脈都因此而被分開,得出的隘口便是今日拉羅謝爾的雄關,霜雪大公坐望北疆之處,猶地亞關。

夕陽最後的光將馬車的影子拉的很長,投落在不遠處未被踩踏過、晶瑩如畫布的雪地之上。卡羅琳挑開馬車的后簾,探出小小的腦袋,本想借著夕陽的餘暉玩一玩手影。

結果手影沒來得及擺,先是被寒風一吹,打了一個噴嚏,而後看到遠處吊著的半死不活的馬和馬上半死不活的澤爾德少爺,一下子沒了心情,又縮回了馬車當中。

她乾脆窩在米婭身邊,又開始擺弄那幾根骨頭。沒過多久沒頭的小骨狗又開始神氣活現地在車廂里來來回回地跑著,看的西里爾眉頭直跳。

他終於算是看懂卡羅琳是怎麼學會這種最最最基礎的「聚靈奇術」了,她所使用的方法完全不是死靈系入門法術聚靈奇術,而是單純地按著米婭所說的法術構成步驟,先想象一個模型,而後將白骨填進去,最後吸引魔力,構成一條會跑會跳的沒頭沒尾小狗仔——

這也行?

西里爾一拍額頭,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卡羅琳能夠用八年的時間從毫無基礎的鐵匠女兒成長為「暮色陰影」,這是真的天賦異稟,未來可期。

他甚至覺得只要現在有人給她一本死靈系法術捲軸,讓她捧著看個兩眼,兩環以下的死靈系法術恐怕她都能直接掌握。

不過「正派」的死靈系法師起步難是公認的,正常人沒事哪裡能接觸到屍體呢?沒有屍體,也就無法加深對元素的理解。

而因此修行死靈系的法師,一般都會被人認為是邪教徒。

畢竟只有邪教徒會頻繁製造屍體,以死者的怨念供奉給自己信仰的邪神。

他也沒指望卡羅琳這一世還能夠在死靈繫上突飛猛進,至少在安定下來之前,卡羅琳只要能夠乖乖聽話,當好烤兔……吉祥物就足夠了。

更為重要的還是他自己的提升,北風之塔一役,再加上剛剛的駝獸,他的經驗值剛剛夠升到11級,加在見習騎士上后變成了11的個人等級,8/50的見習騎士。

畢竟對骨龍的那一擊並不屬於他,他在那個過程中只提供了魔力供應的材料,甚至將腐化寶珠碎片中的魔力導入北風之塔都是鳶尾乾的,能夠分到一丟丟的經驗已經算是不錯了。

這讓西里爾暗暗發誓,以後除非是跟大佬二人組隊行動,大佬打殘他負責補刀的活,否則絕不隨便摻和事兒。

面板上沒有什麼其餘的變化,唯一吸引他注意的是一行多出來的小字,在整個面板的最下方的邊角處,「風元素親和」「元素池:未開啟」,一副唯恐他看得見的樣子。

但正是這一行小字,讓西里爾心中詫異無比:

元素池。

那是法師獨有的東西。元素池的存在意味著將元素儲藏在自己的體內,隨時可以使用——假如在一個火元素充沛的環境中,其餘系的法師沒有元素池供給魔力,那幾乎毫無作用。

而元素池的魔力相比外界的魔力,可以更快地填充法術模型,更快地完成施法。很多團隊招法師的硬核指標就是元素池的容量,有些副本,比如「熔火之地的征途」、「蒼風塔的歌謠」,都對元素池有著極高的要求。

對原住民來說,開啟元素池這一點就成了攔住平民成為法師的天塹——

原因無他,因為開元素池用的材料,太貴了。一樣材料動輒便是幾十銀特里,乃至上金特里的價格,平民一年不過十銀特里的開銷,又哪裡支付得起這筆巨款呢?

但這對西里爾倒是一個好消息,因為作為一個穿越者,此時他至少有一個非常幸運的地方:

他不缺錢花。

雖然肯定養不起私軍,養不起騎士團,但開一個元素池的錢,對米婭來說只不過是洒洒水的事情——

好像花的又是米婭的錢?

西里爾老臉紅都不紅。

不過西里爾手頭也沒有開元素池的配方,也不知道什麼材料最適合用於啟風元素池,因此他打算等到了東部自然之地阿瑪西爾,再推進這一環。

他們堪堪在猶地亞關關城門之前抵達,雄關兩側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這座關究竟是怎樣「嵌」在山中的。兩側的密林中時不時傳來魔獸的吼聲,讓人一步都不敢在城外多待。

澤爾德幾乎是倉皇逃進城的,進城沒出五步,他胯下的馬兒終於不堪重負,前蹄一軟癱在了地上,澤爾德直接從馬上摔了下去。

他看著車廂里正好挑開帘子向外看的西里爾的臉,後者將他的醜陋之舉看的一清二楚,此刻面上毫無表情。

這反而更讓澤爾德生氣了,你要是譏笑我一下,那好歹我還有存在感,可你明明看著我出醜卻連笑都不願笑一下,這是把我當什麼了?

他管也不管那匹倒在地上的馬,甩著肥碩的臀部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只留下幾人面面相覷片刻,而後開始尋找落腳的酒館。

他們將在猶地亞關落腳一晚,而後才會出城,進入斯威帕地區。

三位少女住在一房,而西里爾則和伊文斯、克蘭住在一房。西里爾在桌前捏著地圖,和伊文斯討論了一會兒行進路線后便選擇休息。

這是一座非常安靜的城市,一如其風格以及其所屬主人的性格。霜雪大公是一個非常嚴肅以及認真的人,因此猶地亞晚上沒有鬧市,關內商業區與住宅區、公共活動區分的非常嚴格,市場的開放時間也有硬性規定。

這樣的夜晚,安靜地能夠聽到山中一陣陣的猿鳴,哪怕城池本身有不少防護,光是聽著還是讓人覺得瘮得慌。

而就在這樣的夜晚,西里爾忽然從夢中驚醒,側身向著窗外看去,只見火把的紅光照亮了整條街,窗外滿是嘈雜的鐵鎧的腳步聲。 顧珞對寧國公府有自己的計劃和安排,她雖然答應了老太太,但不代表會為了那兩萬兩就調整自己的計劃。

眨眼到了顧珞去寧國公府給老夫人複診的日子,一大早的大河子和大山子就蹲在了顧珞門口。

顧珞打着哈欠開門的時候差點讓門口這倆望小紅兄弟石驚得給一頭栽過去。

打了一半的哈欠都硬生生頓住了,「你倆幹嘛呢?」

大山子大河子齊刷刷一躍而起,齊刷刷一翻手腕,齊刷刷一左一右的躬身彎腰,做出一個小內侍有請老佛爺的姿勢,然後猛地出聲。

「學徒大山子。」

「學徒大河子。」

「有請小紅兄弟大駕!」

顧珞:……

真尼瑪病的不輕。

扯著嗓子抑揚頓挫一聲吼,大山子直起身來原地蹦了蹦,朝顧珞道:「小紅兄弟,今兒去寧國公府還帶上我唄。」

大河子也在旁邊蹦了蹦,「還有我,我針都準備好了,這次肯定比上次扎的好,小紅兄弟我發現學醫這玩意兒,真得上手練,背了再多的穴點陣圖,不練根本不知道自己短處在哪。

我自從給寧國公府老夫人扎完之後,去扎陳老二家的豬,他家豬明顯配合多了。」

正說話,一道咕咚的聲音從院子後門方向傳來。

三人順着聲音看去,就見簫譽正從門外翻身進來。

落地一瞬,迎上院子裏三雙炯炯有神的眼。

簫譽:……

「呵,都在呢。」

當着人家主人的面,一臉從容的拍拍衣袍站直。

顧珞有些意外的向前迎了兩步,「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今兒不得空么?」

簫譽瞧瞧顧珞臉頰上的巴掌印,雖然消下去點,但看着還是讓人心疼,「是不得空,我這不趁着你們還沒去,趕緊來一趟么。」

說着話,背後那隻手拎出一隻巨大的食盒,「我特意讓府里廚房做的,小紅兄弟趁熱吃。」

大山子大河子登時脖子伸的長長的。

昨兒去了一趟太子府,被招待了一頓早飯,大河子扒著大山子讓人給他講了足有一百八十八遍,現在光聽簫譽這話就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簫譽分出十分之一的眼神瞥了他倆一眼,「你們倆今兒還陪小紅兄弟去寧國公府?」

兩隻咽口水的狒狒嗯嗯點頭。

簫譽就道:「我就知道你們也要早起肯定還沒有早飯,放心吧,食盒裏帶的管夠,都有,不過提前說好,那湯是我小紅兄弟的,你們不許搶。」

一聽這話,大山子大河子齊齊一蹦,朝着簫譽就撲上去,「簫兄弟你真是我親哥!」

簫譽:……

怎麼滴,沖着我媳婦的時候你們喊那是你們親爹,這沖着我就成了親哥?

我這談了個戀愛還差了輩兒了?

顧珞去洗漱,任由大山子和大河子跟簫譽勾肩搭背親哥親弟的進了她屋裏,似有若無朝薛青央房門瞥了一眼。

不出意外,薛青央的確是一臉陰鬱的站在窗口處,沉着臉望着外面。

顧珞收了目光沒再多看,洗漱完回了屋裏。

走到門口聽到裏面的聲音。

「以後你們多照顧我小紅兄弟,她人生地不熟的,去哪要是得罪什麼人,你們能幫着幫着點,幫不了找個時間去太子府找我,別讓他被人欺負狠了,她脾氣沖,平時在葯堂要是有個什麼,你們多擔待……」

聽見外面腳步聲靠近,簫譽這話頓住,話鋒一轉就改成,「快吃快吃,我們府上這個三七馬蹄糕簡直一絕,以後想吃什麼儘管和我說,我要是方便,每次來給你們帶點。」

顧珞心尖像是按了一道弦,那弦被人輕輕撥動。

她怎麼能不明白簫譽做這些全是為了她。

她和簫譽攏共認識才多久,這人對她就能照顧到這種地步。

人家拿她當親兄弟,俠義衷腸肝膽相照,她卻騙了人家。

深吸一口氣,顧珞笑着推門進屋,將帕子什麼的掛在門背後,「呵,你們都吃上了,沒偷喝我的湯吧。」

大河子人精似的,知道簫譽剛剛那話不想讓顧珞聽見,唯恐大山子多嘴,立刻接了話音:「哎媽,我瀟哥就這麼倆眼巴巴的盯着,我和大山子長了八張嘴也偷喝不上。」

大山子嘴裏塞了一塊三七馬蹄糕,嗚嗚的也不知道說了點啥,沒人關心。

顧珞笑着坐下。

這屋裏原本只有兩把椅子,因為大山子大河子時常過來找顧珞問一些醫術問題,他倆各自從自己屋裏又搬了一張,四個人正好湊齊一桌。

簫譽拿碗盛了湯,放到顧珞面前,「嘗嘗,溫度剛剛好,油花我都撇了,不膩得慌,就著這個酸棗糕吃正好。」

聲音低低的,有點像說悄悄話,卻又比悄悄話略高一點,一聲一聲的就這麼就著這碗湯的溫度,砸在顧珞心口。

除了爹爹,沒有人再對她這麼好過。

簫譽將碗放在她面前之後,從食盒裏拿出一隻小勺子放進碗裏,然後又拿出一隻小碟子擺在顧珞面前,夾了一塊酸棗糕給她放進碟子裏,並且用筷子將那酸棗糕夾成四塊,每一塊上面查了一根小竹籤。

一系列動作做的行雲流水的,一看就是伺候慣人了。

昨兒簫譽離開之後,顧珞結合之前薛青央說過的那些話,不是沒有懷疑過簫譽和太子可能是同一個人。

可現在瞧著簫譽這伺候人的熟練模樣,這種懷疑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太子能伺候人伺候的這麼麻溜?又是盛湯又是夾點心還夾成小方塊。

開什麼玩笑!

人那是生出來就被人伺候的。

簫譽應該單純的就是太子爺的一個聲替。

「你吃了嗎?」喝了一口湯,顧珞問簫譽。

簫譽正要說沒吃,但是眼睜睜看見顧珞捏著一根小竹籤將一塊被分好的酸棗糕似乎要朝他面前送。

這尼瑪要是說吃了絕對是絕世大傻逼。

簫譽直接張嘴湊上前,「我沒吃呢,緊趕慢趕就怕誤了你們的時間。」

一口叼走了那塊酸棗糕。

大河子看看簫譽再看看顧珞,看看顧珞又看看簫譽,總覺得哪裏好像不太對。 聖皇曆建威月初,周圍只剩下帝國留下的斥候騎兵的神佑森林終於發生了幾個月以來最大的變故。

不同於前些時日會從內部跑出魔物來打破神話的程度,現在更是燃起了遠處可見的熊熊烈火。

從森林外圍朝內延伸,將大面積樹木覆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