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得了,您先耐心等會兒!」夥計將腰牌接過來,也不廢話,直接就拿去給正在收拾櫃檯的掌柜的看了一眼。然後,掌柜的,就有事兒出去了。

「怎麼的又是這種牌子,上次來了一個,就把大執事給嚇的不輕,這才多久,便又來了一個。奇了怪了,這幾天還真是不安生吶….」將腰牌放在櫃檯的桌面之上,那小夥計的思緒便不禁是開始蔓延了起來。

很快,常駐在城中的病弱青年便是聞訊趕來,對著花濃單膝跪地,而後將腰牌的氣息錄下,奇異的看了青木若何一眼后,帶著四人趕向傳送陣的藏身之處。

一番折騰,四人終於是再次來到了血谷之內。血心童子回到血谷,便是極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花濃,搖了搖頭,自己向著血塔走去。

「我去跟藍羽將血心的事情說了,你是跟我一起去,還是自己會住處休息?」花濃見血心童子離開,便是不再拘謹,對著青木若何問到。

「我離開時,我的住處還未建好,我怎的會知道我住在何處?」青木若何搖了搖頭,隨即笑著說到。

「沒想到還有這事兒。」花濃聞言,便也是笑了起來,帶著他一起去找藍羽了。

走在陳橫於白雲見的小路中,花濃一時間感嘆萬分。對於這熟悉的地方兒,自己已經許久不曾見過了,也不知道,在飛升之前還能有多少的機會,能再好兒好兒的看一看這血谷。

一路無語,兩人很快便來到了谷主審閱宗門事物時所在的大殿之前。見著花濃的腰牌,那看門的執事,便是將兩人給讓了進去。

「回來了就好。」兩人剛踏上台階兒,藍羽便是從殿內走了出來,笑呵呵的看著花濃跟青木若何,跟在他身後的除了歷連山外還有另一個青木若何未曾見過的小少年。

「見過宗主,見過副宗主,見過血神子。」花濃也是呵呵的笑著,隨後抱了抱拳,對著從殿中出來的三人行禮說到。

「都是血道巨擘了,還搞這一套,故意損我們呢不是?」藍羽見著花濃裝模作樣兒對自己三人行禮,不禁很是無奈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花濃直起身,也笑了起來。

「你就是老祖的弟子?」此時,那站在藍羽身後的少年,卻是打破了融洽的氣氛,向著青木若何問到。

「沒錯兒。」青木若何柔和的笑著,對於那少年對自己的不喜,沒有絲毫的反應。

「是有些不一樣。」血神子點點頭,對於青木若何的表現有些意外,旋即,便是收起不少的敵意。

「進來說話兒。」藍羽見著血神子似是要對青木若何發難,便是不再與花濃開玩笑,讓三人先進到殿內再說。

來到殿內,三人便是隨意的坐了下來。見著青木若何這麼短的時間內修行又有長進,藍羽的心情也很是不錯。看向身旁的血神子,示意他不必繼續拘束。

「你小子,這才多長時間的功夫兒,便是又有長進了。身體內的龍靈,也煉化的差不多了吧?」藍羽坐在高處,對青木若何親近的笑著說到。

「還是多虧了楊前輩為我準備的大葯。」青木若何看向血神子,只感覺這傢伙還在搬血境,隨後便是對藍羽解釋了起來。

「楊道友又為你尋到寶貝了?」藍羽聞言,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對於青木若何所言,不禁是有些感興趣。

「剩下的瓶子我還留著,藍前輩可否能看出些什麼?」青木若何見著藍羽感興趣,便是將那三個空了的靈石瓶子從須彌戒子里取出來,用靈氣隔空遞給藍羽。

「還真是好寶貝,倒是還能有些用。」藍羽將那極品靈石做的瓶子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起來,隨後反手遞給了身後坐著的血神子。

「往裡面兒裝滿靈泉,每日服用一瓶兒,三日下來能讓你肉身的底蘊強健不少。」見著血神子不願去接,藍羽有些無奈的說了起來。

「我不用人家用剩下的東西。」血神子十分的不開心,就是不想收下那三個靈石瓶子。

「唉,如果不是用剩的,這藥液幾滴就足夠要了你的命。」藍羽聽著身後的血神子鬧起了脾氣,也不慣著他,當即就是實打實的說出了真相。

「楊道友對你真是有心了。」也不管血神子到底會不會去接那三個空瓶子,藍羽只是將它們塞到了歷連山的手中,隨後又轉過頭來對著青木若何笑呵呵的講到。

「我欠楊前輩的,實在是太多。」說到此處,青木若何不由是嘆了口氣,言語之間對於楊先生可謂很是恭敬。

「以後境界高了,再慢兒慢兒的還便是。」藍羽見著青木若何如此說法兒,也是點點頭,示意他不要介意過多。

「血心道友此次,在華轂商會的地盤兒上用了邪術。」青木若何先是轉頭看了一眼花濃,隨後便是替他做了這麼一回惡人。

「還有這事兒?」青木若何此言一出,大殿內的氣氛便是冷了下來,藍羽沉默了許久,方才是有些嚴肅的問到。

「確實如此,花濃前輩也可以作證。」青木若何同樣是嚴肅了起來,將花濃放到台前,來為這次的事情作證。。 珍獸島上動物王,動物王有著黃金角。在夏洛特·紅王的記憶里這是一個海賊王的劇場版。故事應該發生在喬巴上主角船之後不久。

而這珍獸島應該也是位於偉大航路,洛克斯海賊團常年位於無風帶。

穿過無風帶他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海賊王世界的任意一處。危險的無風帶對於洛克斯海賊團來說就如同過家家一樣。

可是從偉大航路來到這新世界的無風帶,中間的險阻也不是一言可以說清的。

「這傢伙為什麼會來這裡?」

用洛克斯圖書室的借口騙過了詢問自己怎麼知道珍獸島的約翰船長。紅王還是很好奇。

漂浮著,叼著雪茄的金獅子史基臉上帶著悻悻之色,紅王很明顯的從他身上看出一個掌印。估摸著是動物王不久前打出來的。

「老子不就是吃了它兩隻動物,算得了什麼,非得要死要活的跟老子拚命。洛克斯船長都放過他,他還不知趣,這下好了,等著被紐蓋特活活打死吧!」

被揍了,但史基依舊囂張,可以這很金獅子。

「史基,我都說了,那動物會說話,很有人性,不能吃……」,一旁一位船員弱弱辯解。

「放你n的屁!」,史基大罵道,連嘴上雪茄掉下都沒去管,「饞嘴的又不止我一個,你TM敢說自己沒吃。」

幾道聲音爭吵起來,紅王有些頭疼,便開始詢問自己媽媽。

事實和史基說的差不多。銀斧擊沉一艘捕奴船,放走了其他奴隸,但這兩隻會說話的動物向他道謝時,被他留了下來。除了皮毛族,他還真沒見過這玩意。

銀斧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他可是一位大海賊。留下這兩個動物,本打算當寵物。結果一位多嘴的二流子船醫說吃了它們說不定可以增強男人身體機能。

聽到這話,史基帶頭從銀斧手中把東西搶來。接下來的事情和史基說的一樣。

把這異類吃掉,功能還沒增強,就被動物王打上門來。人家是資深大將,又是自己理虧,洛克斯船長也沒庇佑自己。

史基秉承著真心,打算賠點錢。結果動物王不願意,直接開打。

史基被揍不說,五六個船員也被打死,其中就有那二流子船醫。

隨後就是洛克斯出手制止動物王,表示可以放它一馬,動物王不願意非要殺了史基。

看到這傢伙不給自己面子,洛克斯本打算親自出手滅了它,最終紐蓋特阻止了他。

白鬍子紐蓋特性格豪放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仁義。知道動物王拒絕了洛克斯的招攬,紐蓋特也明白這傢伙必死。相比較被洛克斯炮製,他決定還是自己送動物王一程。

……

兩個小時過去,那身形如蠻熊董動物王已經揮動不了自己的手掌,身軀之上瀰漫著各種破碎的網紋,正中胸口的是深深的一刀劈砍痕迹。

「咕啦啦啦!」,白鬍子收手,「抱歉,你不應該拒絕洛克斯船長的好意。為了兩隻動物,你這麼一位強者就隕落在這裡真的可惜。」

紐蓋特搖搖頭,他不理解動物王的所作所為。

大口喘著粗氣,蠻熊動物王笑了,躺在甲板上,它的語氣極為艱難,「我……是……動物王。」

「動物王,不同於其他王者,這是真心受到動物擁戴的王者。同時,動物王的職責就是保護自己的子民。

紐蓋特大叔,他如果真的退縮了,也就不配為動物王了!」

紅王的語氣平淡,這麼一位強者死去,確實讓他震驚,但之後這種事情還很多。

聽到紅王的話,紐蓋特若有所思。地上的動物王費力的扭過頭顱對著紅王一笑。

在這裡,這個出聲的孩子是最懂他的人。

漫步走上前,夏洛特·紅王眼神真摯的看向動物王,「就讓我送您一程吧。順帶著將你的身軀和靈魂都贈予我吧!當然,作為交換,五年之內我會將你的黃金角帶回珍獸島,交給新任動物王的。」

「謝……謝!」

費力吐出兩個,蠻熊動物王氣息平穩,閉上眼睛。

也就在同時,紅王將一隻手放在他的額頭上,「抽魂煉魄!」

似乎是因為動物王的配合,紅王提煉這位資深大將強者所花費時間並不算長。

半個小時后,一顆冒著熒光的拳頭大小肉丸出現在紅王的手中,而那近十米身軀的動物王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三對黃金色的盤旋角類,除此之外再無任何痕迹表明這位仁義王者曾經存在。

「不錯,你沒有讓我失望。」

洛克斯的身影顯現,一手提起紅王,另外一手將那熒光肉丸塞進紅王嘴中。

「這傢伙也算是廢物利用了!真是一個笨蛋,確實是盡到自己部分職責,但他卻沒有想過,失去這麼一位強大的王,珍獸島將會淪落到何種境遇!」

磅礴的力量鑽入紅王的身軀與靈魂中,肌肉、骨骼,身體的每一處都在超速再生,肉體撕裂又縫補的痛苦讓紅王忍不住大叫。

旁邊洛克斯海賊團的諸位船員眼神中流露出不一樣的神情。

「別想了,這東西對你們沒用,當然要是你們能夠宰掉大將級別的強者,我倒是可以讓紅幫你們提煉肉身精華。」

洛克斯的話就是聖旨,聽聞他的話,大部分船員都離開,偶爾兩個不甘心的都找上王直,同樣得到否定答案后,他們一個個也就灰心喪氣的離開。

只剩下金獅子史基眼睛嘰里咕嚕的轉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即便是沒有動物王這一遭事情,紅王同樣沒有打算隱瞞自己的能力。

這裡是洛克斯海賊船,沒有什麼能夠瞞得住洛克斯的眼睛。況且紅王有一個猜測,或許洛克斯早就知道這顆果實的能力,故而才讓自己拿走。

「紅!」,夏洛特·玲玲的眼睛中冒著紅光。

她上前仔細的給紅王擦試著汗水,身後歐申納斯眼神溫柔的看著母子二人。

「玲玲,這樣的你真是迷人啊!」

旁邊擔心弟子的王直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轉身離去,一手拽住長麵包,小聲嘀咕道,「這麼個奇葩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 「卧槽!有人搶先!」

黎歌頓時大驚失色,高聲呼喊道:「有人襲擊聖獸柱!」

原本注意力被爆炸吸引過去守衛們這才反應了過來,拿起武器就朝着那名黑衣人撲了過去!

黎歌也是混入其中!

他下意識的張開左手,呼喚千頁圖鑑,但左手上並沒有傳來重物落入手中的感覺。

他愣了一下,隨即皺起眉頭,從腰間抽出長劍,以最快的速度攻向黑衣人!

但顯然,人家既然敢過來,那就肯定不會怕黎歌等人這些守衛!

就在聖獸柱附近的守衛都朝着他撲過去的同時,那名黑衣人僅僅只是做出了一個簡單的動作!

一個響指。

這一聲響指雖然在吵鬧中並不清楚,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瞬間讓黎歌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大家小心!」

黎歌頓時高聲驚呼。

那名黑衣人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黎歌。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動作。

就在黎歌這句話喊出來的同時,有幾人聽到了黎歌的話后,停了下來,但也有人繼續朝着黑衣人衝鋒。

但在下一秒,龐大的魔力在黑衣人周圍形成了一個屏障!屏障向外擴張,對除了那名黑衣人以外的所有生物都產生了劇烈的排斥!

緊接着,黎歌和其他守衛全部都被這面屏障給推開!

龐大的斥力在接觸到黎歌的身體瞬間!黎歌的身體當即被擊飛了出去!

他就像是被卡車擊中了一樣,整個人飛出五六米遠,身體在地上翻滾幾圈后,腦子一陣嗡嗡……

他意識變得有些混亂,趴在地上。

「該死!」

黎歌咬了咬牙,晃晃悠悠了爬了起來!

而在看到那名黑衣人釋放出這一招后,就朝着聖獸柱走去,黎歌頓時急了!

「你這傢伙!給我回來!」

黎歌快步跑了過去,握緊着手裏的長劍一記突刺,撞在了屏障上!

龐大的斥力再次襲來,但這一次,黎歌有了準備。

他雙腳死死的踩在地上,身體前傾。從劍的前端傳來的斥力,讓他有些握不住劍!劍尖與屏障接觸的地方,似乎冒出了一串串的電火花!

不過,黎歌如此反應,還是讓黑衣人有些驚訝。

雖然他只是釋放了一個斥力屏障,但他的魔力可不是普通魔法師那種等級的,以面前這個年輕人的身體強度,被斥力撞一下,那至少得倒在地上躺半個小時。

周圍其他守衛也正是如此,但這個青年居然又爬了起來……

不過,黑衣人並沒有做過多的思考,他搖了搖頭,伸出手,手指向黎歌!

「回去吧!」

又是一股魔力衝擊撞在了黎歌身上,黎歌再一次被撞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受傷了,而且還不輕……

這一股單純的魔力衝擊擊碎了他身上數根肋骨,內臟和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長劍脫手而出,斷裂成兩半,摔在黎歌的身邊。

黎歌嘴角溢出一縷血跡,視線愈加的模糊。

弱小……

無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