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江塵見禪心大師這個反應,心裏已經有譜,「這麼看來禪心大師是聽說過斗戰勝佛了?」

江塵的呼吸都變得急促,眼神無比炙熱,這對他而言太重要了。

若是齊天大聖在這個世界也是斗戰勝佛,很多疑惑都能解開。

但他又想到月翎兒說齊天大聖是靈猴,顯然是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所以有些東西還需要證明。

「斗戰勝佛之名在佛門是禁忌的存在,那是遠古佛門的人物,不知江施主是從何而知?」

禪心大師比江塵還要驚訝,這根本不是佛門之外的人可知道的事情。

江塵還在猶豫要不要告訴禪心大師實情,卻聽他開口道:「若是江施主不方便說也罷,如此證明你與我佛門緣分不淺,或許當今世上也只有你能找到佛主。」

「找佛主的事情義不容辭,只是冒昧的問一句……佛主如今修為如何?」

江塵很好奇佛主的修為,按理而言應當不知九品武君。

禪心大師卻是搖頭道:「我不知道,但絕非九品武君可以媲美,而且佛主修的道與我們不同。」

提起佛主,禪心大師蒼老的臉上滿是崇敬之色。

「不知道佛主與國師誰更強?」

江塵對這個答案並不意外,自從遇到齊天大聖之後他就開始懷疑這個世界。

而且那些大人物的目的他們也無從得知。

「想必江施主必然對如何引出佛主一頭霧水,其實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

禪心大師似乎看穿了江塵的想法,直言不諱道。

「此話怎講?」

江塵不明所已,不懂就問,絕對沒毛病。

「只要你身上的佛性夠強,就能引起佛主的注意。」

「可何為佛性強?我煉化了十顆舍利子,也沒有引起佛主的注意。」

張道仙暗暗在心裏誹謗,急得不行,「當然不會引起佛主的注意,你就是佛主啊!」

「江施主,慎言,你的一舉一動都在佛主的注視中。」

禪心大師諱莫如深看了看四周,尤為警惕的提醒道。

「這兩人叫我過來不會就是演戲給我看吧?現在還不想暴露身份可以直接說,我又不會往外傳。」

張道仙懵了,滿臉不解的看着兩人。

誰知這時候對着天空大喊,「佛主,晚輩江塵,求見佛主只為尋答案,事關斗戰勝佛。」

若齊天大聖真的是斗戰勝佛,佛主必然知道什麼,要知道兩人之間的恩怨可不小,當年齊天大聖就是被佛主鎮壓了五百年。

「江施主,不必如此,佛主不會回應的,若是這樣有用的話,我們也不用苦苦尋找這麼多年。」

禪心大師搖了搖頭,只覺得江塵過於幼稚,居然認為尋找佛主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可就當話音落下的時候,他們所在秘境的天空忽然出現幾個金色大字,每個大字都蘊含着無上佛性,宛如真佛降臨,這比江塵覺醒的神佛異象還要誇張。

「雷音山上見真身!」

簡單的幾個大字卻蘊含無上佛法,禪心大師更是激動的跪在地上,情難自已。

江塵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滿臉激動的禪心大師,心裏想着:這打臉未免也來的太快一點,真是一點情面都不留。

「佛主,是佛主!」

禪心大師完全忘了剛才打臉的痛,只顧著激動去了。

「如此強大的佛法,真的是佛主真跡?」

張道仙難以置信的看了看江塵又看了看虛空中的金字,腦子竟是有些混亂。

「那江施主又是怎樣的存在?」

張道仙這是第一次懷疑江塵的身份,不過很快他便又找到了解釋,「別人呼喚佛主都無用,但他呼喚佛主便有回應,這會不會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段?」

「況且……退一萬步講,就算他不是佛主轉世,跟佛主也必然有聯繫,投資他肯定不會錯。」

幾乎是在江塵煉化舍利子開始,張道仙便打起了抱大腿的主意,到現在只是愈發的堅定。

片刻之後,虛空恢復平靜,彷彿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江施主,你是如何做到的?」

禪心大師雙手合十,無比認真的問道。

「我就隨口一說,很難么?」

江塵要是知道找到佛主這麼容易,他早就呼喚佛主,哪裏還用得着費這麼多心思。

「…………」

禪心大師一陣無言,可惡……被他裝到了。

不過這對他而言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至少證明佛主在乎江塵,也知道要去哪裏找佛主。

等等……雷音山上見真身,雷音山在哪兒?

「江施主,你可知雷音山在哪兒?」

禪心大師問道。

江塵瞪大雙眼,拜託!你才是西域原住民,你問我雷音山在哪兒?

「禪心大師不知道雷音山在哪兒?」

江塵一時間竟是無言以對,這倒令他始料未及。

禪心大師也是略顯驚訝,連連搖頭道:「我縱橫西域數百年,各大山川都知曉,可就從未聽聞過雷音山。」

「那是否知道雷音寺?」

江塵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第一時間便想到了雷音寺。

禪心大師面露思索之色,還是遺憾的搖頭道:「不知!」

這可就把江塵難住了,明明都已經知道要去哪兒找,但卻不知道哪個地方在哪兒,真是令人頭疼。

「江施主不用着急,至少我們已經知道佛主的下落,如今只要找到雷音山便可以找到佛主。」

哪怕只是一個未知的地點也足以令禪心大師激動不已,這是他尋找佛主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所進展。

「江施主稍安勿躁,這幾日便在大佛寺休息,我立刻讓人尋找雷音山。」

對於尋找佛主,禪心大師是一刻都不想耽擱,比江塵還要積極。

臨走前還不忘再三叮囑張道仙,「道仙,今日之事不允許外傳,若有第四人知道,禁閉舍利塔百年!」

張道仙心中一驚,面露恐懼之色。

閉關百年,還是在舍利塔哪鬼地方,還不如讓他去死,「方丈放心,打死我也不會外傳,我最很嚴的!」

說完還不忘做了個閉嘴的動作,很是自覺。

。 不是高序列非凡者!

這是林若得出的第三個結論。

那種彷彿武器一般的鋒利感……難道這是戰士途徑的非凡者?

為了不被發現而移開了眼不去直接觀察對方的林若低垂下眼眸,端起咖啡作為掩飾喝了一口的同時,心底也不由開始思索起「莉珥」的途徑。

當然雖然移開了眼,林若卻依舊是靠著非凡能力關注著「莉珥」的,這源自他模擬的占卜家的能力。

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莉珥」走進了林若所在的咖啡廳。

不過林若有注意到,在走進咖啡廳的瞬間,「莉珥」的身體微微停頓了片刻。

很短暫的停頓,普通人甚至都很難注意到,卻讓林若警覺起來。

這傢伙……該不會是注意到他了吧?

這樣想著,林若的表情卻沒有半點變化,只是心底一個個念頭不停的閃過。

是因為剛剛那一眼?不對,對方是在進咖啡廳的時候才出現異樣的…

林若思考著,就見去「莉珥」先是前台那裡點了一杯咖啡,接著就朝著他這個方向走來。

對方的目光並沒有看向他,而是落在他後面那個靠窗的座位上,似乎只是單純的想要走過去坐下。

隨著她的靠近,林若的身體繃緊,但是表明上卻依舊只是低垂的眼眸,品嘗著手中的咖啡。

終於不再發獃,開始認真工作的前台小妹看過去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樣再平常不過的一幕。

棕發碧眼的女孩似要從黑髮青年的身邊路過,而五官普通的黑髮青年則專註的品嘗著手中的咖啡,似乎在發獃又似乎在思考。

沒有人會因為這樣平常的一幕多想,包括前台小妹,然而就在她即將收回目光的下一秒,卻愣住了。

「當——」

利刃與瓷器碰撞的聲音在安靜的咖啡廳里格外刺耳。

在前台小妹驚愕的目光中,棕發碧眼的女孩撲向了黑髮的青年,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聽到了清脆的響聲,那是杯子破碎的聲音。

棕發碧眼的女孩竟不知從哪裡掏出了把鋥亮的匕首,刺向了青年。而青年卻似早有預料,手腕一抖,用手中的咖啡杯擋住了那一擊。

隨著杯子的破碎,溫熱的咖啡灑了一地,也弄髒了兩人的衣服。只是顯然此刻,沒有人會在意這一點。

棕發碧眼的女孩一擊不中也不在意,右腿抬起,就要來一個鞭腿。

看那架勢,這一腿真的腿實了,以林若序列九的體質絕對吃不消。

但林若卻也絕不是會乖乖挨打的人,在「莉珥」鞭腿落實之前,空著的那隻手就打了個響指。

「刷——」

前台小妹旁邊頓時有火焰燃起,同時出現的便是原本在窗邊的林若。

占卜家途徑序列七能力,火焰跳躍!

早在點咖啡的時候,林若就已經在前台這邊布置了火柴。

畢竟他這一次出來調查出於各方面的考慮,模擬的是占卜家的能力。

林若很清楚,他其實並不擅長近身戰鬥,畢竟他此前就不走這條路,如今縱然走了獵人途徑,靠著魔葯得到了相應的知識甚至戰鬥本能,在短時間內卻到底不如那些精於此道之人。

而調查之時,他肯定不能從一開始就模擬高階非凡者的能力,要先模擬低序列的能力頂著。在這種前提下,比起他不熟悉的正面戰鬥途徑,顯然是方便調查又花樣眾多,苟得要死,且林若相當熟悉的占卜家的能力最合適。

而就在林若的身影出現在前台旁邊的火焰后的剎那,在他剛剛無聲的低語了一句什麼的時候,閃著銀光的匕首伴隨著破風聲,射向了林若。

這自然是被「莉珥」甩出的匕首,而就在匕首抵達林若身前,前者微微側身躲避的時候,「莉珥」的身影同步出現。

她似乎借住匕首完成了短距離的閃現,在握住匕首之後,就直直的刺向林若的心臟。

這絕對是很出乎人意料的一幕,林若的臉上也浮現了驚訝的表情,似乎完全沒想到事情會這樣。

「莉珥」見狀,嘴角不由勾起,下一秒她的匕首就刺進了血肉。這熟悉的手感與鼻尖的血腥味讓她著迷,「莉珥」近乎本能的低語道:「讚美上校!」

眼中著迷與虔誠交織,隨後「莉珥」看著林若的眼神又變得冷酷,彷彿在看一個令人厭惡的物品。

只是忽然,「莉珥」愣了一下,接著猛地退後了幾步。

「恩?你身上果然有一些不尋常的東西……」

她聽到一個聲音如此說道,接著夢境破碎了,周圍的場景在瞬間改變。

她依然站在之前那個靠窗的位置旁邊,匕首仍舊握在手中,並沒有甩出去。

而作為獵物的青年則靠著前台站著,似乎正神態悠閑的看著她。

剛剛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對方編織的夢境!

而她則靠著手中「影響」的提醒,才有所察覺。

「小姐,我想我們之前並沒有見過面,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想要殺我嗎?」

「莉珥」聽見對方如是說道,她看著對方,與之前相比,對方給她的感覺已經大不相同。

「莉珥」了解過這個世界的非凡領域,所以她瞬間就明白了,此刻在她眼前的是一位半神。

逃!

這不是她可以對付的獵物!

瞬間做出決定的「莉珥」在下一瞬間將匕首甩向窗外,伴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莉珥」的身影隨後閃現,並在下一秒就躥入人群,藉此掩護自己的逃跑。

同一時間,現實里,看著被他強行拖入夢境,倒在地上的女孩微微上揚的嘴角,林若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嘆息一聲:「可惜了,時間不夠,不然再來幾層夢中夢應該更有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