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嘆了口氣,「行,就這樣吧,你們去取,我們在這裏等著,不過我事先說好,既然你們氣我們三,那我們肯定不會給你搭把手。」

「這東西是我們先發現的,如果是你們發現的,我也願意去取,然後你們在那等著,畢竟我們也不能太吃虧。」

女人冷笑着看了一眼鄧三科,

「你這個人可真是還斤斤計較,一個大男人喜歡斤斤計較,可是不會招人喜歡的。」

隨後女人把目光撇到了我的身上。

我還真是挺不願意她盯上我的,我情願她看不到我,就跟鄧三科在那裏吵吵就挺好的,反正我對這些寶物也不是很感興趣。

我進來純粹只是為了好奇,至於搭把手什麼的,我幫也不是不幫也不是。

幫了鄧三科這邊不過去,我要是不幫的話,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畢竟最後還要分給我一份的。

其實我覺得女人說的挺有道理,畢竟這東西只不過是我們先發現的而已,我們又沒取過來。

如果我們取過來了,被他們看到了,分不分這是權利,可是我們並沒有取,而且裏面的牆壁打開正好還碰到了竹心和她丈夫。

單憑這一點,竹心就能夠斷定,我們現在肯定是沒有能力去取的,

而她和她丈夫過來了,並且如果真的能把那鐵皮箱子取過來的話,沒理由他們不拿大頭,而他們能分給我們小頭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他們的實力擺在那裏,就算是我們三個人打他們兩個也占不了上風,而且他們兩個人都有配槍,一看這身手就是不凡。

其實我有些不太明白,照理來說,這兩個只要拿槍把我們三個人都斃了,寶物就可以私吞了。

可是他們並沒有。

可見他們的心中肯定還另有算盤,比如覺得我們有用!

我發現那女人有意無意的把目光都放在我的身上,這讓我有些奇怪,而且感覺十分的不太舒服。

她丈夫就在旁邊,這麼明目張膽的打我的主意,這女人還真是讓我無法用詞語來形容她。

那鄧三科也沒轍了,只好妥協,反正鄧雲這邊也勸過她,算是給他了一個台階。

女人見鄧三科,她沒說什麼,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已經知道她要跟我說什麼了。

「這位小兄弟,一看就是個熱心腸的人,我知道你肯定不忍心,我們兩個人孤立無援,你會幫我們的對嗎?」

我就知道她找我,肯定沒什麼好事。

竹心一說話,鄧雲和鄧三科就往我這邊看了過來,我這時候說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

而且鄧三科還在一邊用眼神威脅我。

女人突然撲哧一笑,伸手擋住了我的視線,阻止鄧三科在看着我,也阻止我和鄧三科再有任何的眼神交流。

「我覺得這男人吧,就應該自己有自己的主見,我看着兄弟你挺厲害的樣子,怎麼難不成你怕那個人?」

她撲哧一聲笑了,「他又不是你老婆,你怕他幹什麼?」

「再說我們兩個冒這麼大的險去取那個寶箱,如果再沒有人接應,我們死在這裏面的話,你們一毛錢的東西都得不到。」

「與其魚死網破,不如互幫互助,你說呢?」

。話說到最後,張雅話語中甚至帶有些命令的語氣。

如果單單從職位來看,她的行為著實有些逾越,甚至可以說是逾越的過分。

但是此時程校長就算心有不悅,但卻也管不得這許多,因為情況已經開始朝著最壞的情況發展。

如果他們學校的學生僅僅是受害者,那他或許還能稍微好過點,畢……

《開局抽中七仙女》第一百二十三章身份確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瓷站在筆直,光暈籠罩下,她整個人顯得越發的淡漠疏離。

趙允愣了愣神,嘴角帶著些許的苦澀笑意:

「你猜得沒錯,我的家人的確也病了,而且病症跟這些人一模一樣。」

「L叫我來找你的原因之一,便是想請你出手,救我的家人。」

葉瓷冷哼一聲,眸光淡漠,嘲諷道:

「想叫我出手救人,卻又不說實話,你還真是有誠意。」

見她要走。

趙允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在巷口處攔下了葉瓷,「是我不對,我沒有想到你的年紀這樣小,我只是……」

「只是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治好你家人的病,你再掂量著來跟我談條件。」葉瓷冷冽開口,一字一句道。

「對不起,我只是太擔心了。」趙允臉上的輕佻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愧疚與緊張。

他自口袋裡拿出一張葉片。

葉片通體都是代表了生機的綠色。

仔細看來,卻並不是真的葉子。

他原來以為這葉子是玉做的。

但仔細看過才發現。

這東西非金屬非玉石,透過光甚至能清楚地看見葉子的脈絡,但卻不像玉石那般堅硬。

「我想用這個東西,換你一次出手的機會。」趙允將葉片遞到了葉瓷面前。

葉瓷接了過來,冷聲道:

「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把這東西拿出來呢。」

「你竟然知……」趙允恍然大悟道:

「原來你剛才那樣做,便是在激我拿出這信物來。」

小姑娘瓷白的臉上並無半點心虛之意。

她泰然自若勾唇,一雙眼眸黑白分明,「我不知道L為什麼一定要救你。」

「但要是她讓你來找我,就一定會給你信物,你一直沒有拿出來,寧願用錢買我幫忙。」

「是想把這信物留到以後用吧。」

心思被人戳破,趙允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臉上火辣辣的燙。

葉瓷並未發怒,而是將葉子極為隨意地放進了兜里說:

「你拿了這東西不是好事,對我來說也麻煩。」

當初她把葉子給了那幾個人,說了可以答應幫他們做一件自己不為難的事。

既然趁此機會可以拿回來,她為何不拿。

「我早該想到了的……」趙允懊惱地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氣什麼?」葉瓷平靜地看著他,「總歸是要我幫你,救了你的家人,難道還不夠。」

她幽深的瞳孔中滲出點點寒意,纖長的手指微抬,「走吧。」

趙允打了個寒顫,靈台清明了不少。

他原本所求不過是家人的平安。

只是後來在見識到她的厲害之後,這才生出了別的心思。

的確是……他有些貪了。

但若是她幫忙的話,可以救出父親他們的吧?

趙允凝眸看向葉瓷的背影,雙手緊握成拳,連忙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民宿。

張明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葉瓷單手拎著那些東西,將其放到了地板上。

「阿瓷啊,你這出去,把藥店都給搬空了?」張明翻開了葉瓷買來的藥品,詫異發問。

有外用的,也有內服的。

這是要幹什麼?

「沒有搬空,只是買了些有用的東西。」葉瓷的聲音沒有半點起伏。

張明手下動作微頓,拉著葉瓷到了一邊問:

「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葉瓷倒也不瞞他,一五一十地將方才的發現說了出來:

「醫院裡多了很多病人,他們身上都會起紅色的疙瘩,隨著病情加重會慢慢呈現暈厥跟心臟衰竭的癥狀。」

張明臉色驟變,「這是傳染病?」

「會傳染,但我覺得不是病。」葉瓷清冷的嗓音里多了幾分不可捉摸的意味。

「不是病,難道是……毒?」張明試探著說。

見葉瓷不置可否,他本就陰沉得厲害的臉,徹底黑了下去。

「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害了這麼多人。」他怒氣沉沉道。

也不等葉瓷說話,他便朝門口走去,邊走邊罵道:

「豈有此理,我要去找當地的機構,好好查查是怎麼回事!」

。 第731章帶著你的女人趕緊滾

若有似無的臭味兒在空氣中蔓延,花琉璃很體貼的從空間里拿出點了薄荷精油的口罩,送給與她關係不錯的幾個人。

「這東可以隔絕一些有毒氣體,長老無需推辭。」

眾人:「……」

他們也想要一個隔絕有毒氣體的布塊,剛剛味道沒那麼沖,可那女人竟毫無廉恥心,一個勁兒的往外放毒氣……

那屁彷彿無窮無盡似的。

老家主的臉色自始至終都沒好看過,只是這女人是自己的兒媳婦,身為公公,有些話真的很難以啟齒。

「帝豪天,帶著你的女人趕緊滾。」

老家主氣的直接喊出了帝家主的名字,可見其怒火。

他這輩子都沒像今天這麼丟臉過。

都怪花琉璃這個女人,要不是她……

他的生日宴一定風光。如今……

眼看著那女人要被帶走了,花琉璃淡淡道:「慢著,剛剛我說這位夫人的丫鬟是男人,你們不都是有意義嗎?既然如此,不如讓人驗一驗。看看我有沒有說假話。」

女人剛剛因為放屁的事,又羞又躁,憤怒的看著花琉璃道:「就算她是男的,我與他只見也沒任何不正當關係。」

花琉璃看著雙目赤紅的女人,道:「你知道他是男人?」

「知道。」

淑儀嘖嘖道:「你這是不打自招了?我聽聞當年你嫁進來的時候是懷著身孕呢,那你生的孩子不會不是帝家主的吧?我的天,帝家主,你頭上頂著一片大草原啊。」

帝豪天恨聲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女人已經被氣憤沖昏頭腦,雙目充血的看著帝豪天道:「怎麼回事你不知道?雖說你每天來我房裡,但你有什麼問題你不知道?每次不過幾息的功夫,老娘還沒感覺,你就已經結束了。」

帝豪天的隱疾竟被自己疼愛多年的女人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來人。

怒氣之下,直接一掌將女人拍飛出去。

女人被打吐出一口血來,才愕然清醒,想到自己說了什麼,臉色發白,跪在帝豪天跟前解釋道:「夫君,是有人陷害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這樣。」

「陷害?你剛剛的樣子可不像被人陷害,到像是破罐子破摔。」

就在這時,那丫鬟打扮的男人快速朝外掠去,根本不管跪在地上的女人。

結果剛到門口,就被一堵肉牆擋了回去。

猴哥伸手將要逃跑的人捏在手裡,皺著眉頭將逃跑的人捏在手裡,道:「什麼東西敢撞老子。」

看著出現在門口的大塊口,花琉璃笑道:「猴哥,你怎麼現在才來?這個男人我還有用,千萬別讓他跑了。」

猴哥點點頭,道:「放心,有猴哥在,這小弱雞絕對逃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