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沙場中陳到烏髮飄揚,雙目睥睨,長槍鋒芒穿刺,飛縱快馬而行,兩側童伯,石本真沒有遲疑,三人分別從不同方向朝着孫堅包圍過來。

孫堅看了眼前面三匹狂奔戰馬,心中興奮,仰天狂呼,道:「好長時間沒有出手了,今就用你等三人祭刀,血染了這建威城又何妨?」

「殺!」

古錠刀橫空,催馬向三人迎了上去,烈如火猛,勢若燎原,長刀同時將來自不同方向的三柄利刃擋下。

「吼!」

「吼!」

石本真,童伯,陳到三人都是身懷血脈的強將,此時注視着系統頁面的楚帝,看着三人背後嘶吼咆哮的虛影,聲音低沉的喃喃自語道。

「強將到處有,血脈武者遍地走,南陳,東瀛,戰爭學院可真是不能小覷。」

三人釋放出強悍的真氣威壓,試圖想要將孫堅碾壓,可孫堅手執古錠刀,穩如泰山,好似不動明王,雙臂發力將他們兵戈擊飛出去。

「楚將不顯山,不露水,沒想到實力恐怖如斯,兩位將軍要是不拿出點手段,怕是不足以將他斬殺!」

陳到長槍沒入地面,穩住傾斜倒下的身子,瞳眸微縮,不敢小覷孫策,雄渾有力的聲音響起,側目向童伯和石本真看去。 「怎麼了?貝爾薩克?」

祭祀費爾南德疑惑的詢問著一臉緊張的貝爾薩克。

「有人打破了村裏的規矩?」

不詳的預感籠罩在貝爾薩克的心中,冥冥之中來自於世代相傳的守墓人傳承正在不斷的示警。

所謂守墓人,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可以說是這座村莊的執法者,負責維護這座村莊傳承至今的規矩。

只要是有人觸犯了規矩,那麼他就會被這片土地警告。

貝爾薩克臉色陰沉,他掃視四周,通過自身遠超常規人類的感知觀察著,四周毫無問題,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難道……」

他對於自己本身的感覺還是比較信賴的,但是回想起之前所遇到的兩個人,他露出了猜疑的表情。

之前的見面告訴他,那兩個的實力遠在他之上,如果說她們有什麼辦法隱藏自己跟蹤過來,雖然有些不敢置信……但並非是沒有可能。

「喂!出來吧!兩位小姐,是你們在跟蹤我吧!如果真是你們……雖然不太清楚你們為何如此執念……但是還是走吧!這樣對你們,對那個孩子來說都好。」

貝爾薩克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被跟蹤了,其實也沒有絲毫的發現問題,他只是在嘗試,做最後的試探。

其實,對於這個村子而言,時不時就會有一條禁忌被觸犯,但是也許是因為剛剛見過阿爾托莉雅,他心理壓力的問題,他感到了不安,所以在不斷的進行試探。

這個村子有着以下的古老禁忌。

第一,首先要向聖母像進行禮拜。

第二,深夜不要外出。

第三,不要獨自一人靠近墓地。

第四,多人雖然可以進入墓地,但是千萬不能接近沼澤。

而身為守墓人,他能知道禁忌是否被觸犯,只可惜卻無法更加具體化的找到那一條被觸犯,乃至於觸犯者在哪裏。

所以,他在祈禱……祈禱只是平常的小問題。

「!!!」

貝爾薩克接受到了有一條禁忌被觸犯的情況。

這令他臉色一變,事情變得嚴重了些。

但這也不禁讓他稍微舒緩了一口氣,兩條禁忌被觸犯的時間間隔小,而現在是白天,如果將兩條觸犯禁忌的人算為一個,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從村子側面直接進入了墓地。

所以,沒有祭拜聖母像,單人闖入墓地,兩個禁忌就能夠對得上了。

不過……依舊有更多可能性,因為察覺禁忌的模糊程度,可能性太多了。

「……」

在這裏僵持不是辦法,貝爾薩克無奈的嘆息一聲,對着費爾南德招了招手,朝着墓地那邊走去。

不管如何,現在木已成舟,他要去一一排查一邊。

也許背後那兩人正跟着他,也許只是一個偶然的意外,也許就是有單個傢伙闖入,都無所謂了。

因為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是去排查一邊。

貝爾薩克腳步行走,沿途中的人都十分尊敬的向他打着招呼。

他沒有停留,而是一路走至了目的地。關鍵性的墓地。

那裏並沒有肅穆的感覺。僅僅是寫着各人名字以及簡單經歷的墓碑的羅列而已。生鏽的鐵門上雕刻着烏鴉的花紋。

阿爾托莉雅觀察著,不禁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這裏的「大源」又濃郁也稀薄,並且十分陰冷詭異,有着冥府,或者說阿瓦隆的感覺。

那些佇立在陰天之下的石碑,給人的感覺比起不詳更接近空虛。已經經歷了連收集而來的死都已化為灰燼的時間……總體還是非常乾淨,應該是貝爾薩克或經常來打掃的緣故。

石碑上雖然刻了名字和來歷,但深處那些有年頭的石碑已經被嚴重磨損,大概有三分之一都無法辨別了。

用手指撫摸石碑的表面,能感到石頭所帶有的寒意冰冷入骨。這裏非常的安靜。彷彿只要側耳傾聽,就能聽到彼方那個時代的聲音。

梅莉更是有一種,回到家的舒暢感。

畢竟,這是阿瓦隆曾經所存在的地方,依舊保存着相當程度的氣息。

當一同踏入墓地……

貝爾薩克停下了腳步。目光掃視四周,無奈的嘆息道:「為什麼不回去呢?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並非只是擔心指貓好奇會遭遇危險,還有人好奇,可能會害死比自身弱小的生物……算我求你了,請回去吧!」

守墓人也會觸犯了禁忌,比如說……單人進入墓地…

他知道,有東西會幫助他來確定是否觸犯禁忌,而他進來,沒有觸犯,就代表了不是一個人進來的。

「……好吧!我大概知道你們想要知道什麼,我會帶你們去看的,但是……請什麼都別做,就如你們現在這樣,不要出現在村民的眼中,好嗎?兩位女士!」

從旁觀者視角中,貝爾薩克就是神精病一般一個人自言自語,其實別說是外人視角,就是他自己,都覺得有些神經病,但是該說的,他一定要說的。

「走吧!」

貝爾薩克沒有在做別的行為,轉身繼續朝着墓地深處走去。

他要先核實一下另一項禁忌。

「……」

阿爾托莉雅與梅莉四目相對,不禁紛紛皺起秀眉,對於對方如何發現的,她們也有些疑惑。

脫離了阿瓦隆的梅莉,想要平靜的生活就只能封印自己的眼睛,不像過去一樣使用這雙眼,也就不會被注意到。

所以,對於這裏的手段,她也看不出。

「不是魔術結界,也不是什麼科技……」

魔術結界不可能能夠瞞得過他們兩個,目前人類科技也不太可能能夠發現他們。

「走吧!先跟上……不管怎樣,先跟着吧!」

阿爾托莉雅這般說道。

反正不管怎樣,先進去再說,反正以她們兩個的實力,就算是摩根活着都不可能留下她們,更別說死後遺留千年的手段了。

她們根本不怕,並且說到底……貝爾薩克依舊是有着詐她們的嫌疑。

所以,自然是決定繼續隱藏,進一步探索之後再說。

「知道我們要知道什麼嗎?莫非是那個……格蕾?」

阿爾托莉雅回憶起了之前貝爾薩克以為驅逐她們時,提到的名字。 還追?

盧卡斯感知著莫奈等人繼續追來,加快速度,同時卡塔庫栗也加快了速度。

「為什麼要跑?」卡塔庫栗在糯米輪子中浮現出臉,不解的問道。

「我們換一個不被打擾的地方比試!」盧卡斯說道。

「好!」卡塔庫栗贊同道。

同時間,卡塔庫栗高速旋轉的糯米輪子伸出兩個分支,變成兩挺加特林的樣子,結合武裝色,對著盧卡斯不斷掃射。

盧卡斯一邊跑,一邊對著卡塔庫栗斬出數道斬擊波。

使用增幅能力,每一道斬擊波瞬間分化成44道巨大化斬擊波。

轟轟轟……

斬擊波不斷的密集轟向卡塔庫栗,卡塔庫栗快速閃躲。

兩人直接將莫奈等人甩掉,一路衝到島嶼邊緣。

德雷斯羅薩的外圍有著一圈的巨大岩石包圍,再往外,就是停靠船隻的岸邊了。

只不過,海軍軍艦並沒有停靠在這一邊。

卡塔庫栗身體恢復原狀,揮舞三叉戟直接刺向盧卡斯。

盧卡斯背靠巨石,身體快速閃躲,躲過三叉戟,還未等他還擊,他身後的巨石直接化作巨大糯米糰子,直接將盧卡斯黏住包裹。

卡塔庫栗三叉戟覆蓋武裝色,直接向盧卡斯捅了過去。

鏘!

「好強的武裝色!」卡塔庫栗驚訝的看著盧卡斯的腹肌,那裡覆蓋著一層武裝色,而他的三叉戟根本無法破防。

盧卡斯早在卡塔庫栗困住他的時候,就啟動了武裝色增幅。

雖然他的武裝色還遠遠不夠強,但在44倍的增幅之下,武裝色的強度直升到一種恐怖的程度。

之前幾刀破開卡塔庫栗結合了武裝色的糯米牆包圍就是這個原因。

平常狀態下,他的武裝色根本沒法和卡塔庫栗比。

盧卡斯直接從糯米糰子中掙脫出來,一刀劈向卡塔庫栗。

卡塔庫栗有預知的快速後退,必須退,不然他的武裝色會被破防,三叉戟會直接被對方輕而易舉打斷。

盧卡斯此時才發現,卡塔庫栗已經將附近的巨石轉化成了糯米團,一層又一層的包圍了他們二人。

「……」

連忙解除武裝色增幅,盧卡斯喘了口氣。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想要救一下斯托洛貝里就走,結果發展成了現在這樣的局面。

盧卡斯沒有辦法,看來只能和卡塔庫栗打一打了。

自己增幅狀態下的各項基礎能力,都要比卡塔庫栗強,在體力消耗完之前,只要能打敗對方就可以了。

盧卡斯瞬間消失原地,揮動長刀,武裝色增幅再次使用。

「哼!」卡塔庫栗提前預知了盧卡斯的路線,直接向後不斷爆退,同時間,包圍著二人的巨大糯米牆壁分出幾十道巨大拳頭,拳頭紛紛結合武裝色,對著盧卡斯無差別密集轟擊。

盧卡斯徹底被包圍,不斷揮動長刀格擋,肚子上挨了一拳,連忙身體覆蓋武裝色擋著拳頭。

頂著一雙雙拳頭,盧卡斯在這麼多的圍攻下,無法前進一步,只能被動防禦。

盧卡斯長刀剛劈壞一個糯米拳頭,接著又有新的糯米拳頭變出來。

他不是黃猿,沒有光速,面對著源源不斷密集巨大的拳頭不間斷轟擊,盧卡斯路都被封住了,很難躲。

「……」盧卡斯不斷切著一個個糯米拳頭,鋪天蓋地的拳頭太多了,不時就挨上幾拳,好在有著武裝色增幅,暫時還傷不到他。

盧卡斯現在都在懷疑,前世自己看動畫的時候,路飛打卡二,卡二到底放了多少水!

現在面對自己,這戰鬥力!

是一點水分都沒有啊。

現在卡塔庫栗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跟路飛對戰他的時候不是一個級別的。

同化四周的巨大岩石變成一層又一層的糯米團包圍,防止他逃跑。

還弄出這麼多的糯米拳頭,鋪天蓋地密密麻麻,一絲退路都不給他。

卡二,真一點水分也不帶啊!

大量的糯米巨大拳頭不斷轟擊,就這股強勁的力道,盧卡斯都是在增幅力量之下撐了下來,不然非得被打趴下不可。

「拼了!」

盧卡斯無奈,只能使出全力,對面的卡塔庫栗滿意了。

給長刀附上體積增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