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姜菲菲剛才也在猶豫,但一直都沒有下定決心,如今沈奇都這麼說了,她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所以她急忙拿出手機準備報警,可就在她拿手機的時候,手裏那個吊墜一樣的東西落了下來,沈奇眼神一變,右手猛地探出,抓住了那個東西,嚇得姜菲菲後退一步。

剛才,差一點就碰到了!

難道沈奇也存了那種想法?

沈奇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姜菲菲身上,而是仔細看向他手裏抓住的那個東西——一顆嚴重變形的子彈。

子彈被穿在一條線上,掛在姜菲菲的脖子上,當成了吊墜來佩戴。

「你這個東西,哪來的?」

姜菲菲這才知道沈奇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急忙說道:「這個子彈是我爺爺留給我的,他臨走的時候特意叮囑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必須要戴在身上,如果我死了,就把這個子彈留下我的孩子,絕對不能落到其他人手裏。」

沈奇點頭,鬆開右手。

「好,我知道了,你收拾一下,跟我回沈家。劉運那邊,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解決。」

「啊?你來幫我解決?」

姜菲菲露出驚訝的神色,想不明白沈奇的態度為什麼會有這麼明顯的轉變。

剛才還一副公事公辦,不想摻和的態度,在看到那顆變形的子彈之後,竟然主動提出要幫她對付劉運?

難道是這顆子彈有什麼說法不成?

可她戴着這顆子彈已經十幾年了,沒有發現任何不一樣的地方,為什麼沈奇看到之後就這樣了?

還是說,他僅僅是為了找一個借口來幫自己?

姜菲菲是真的想不明白了。

鄧婕反應快,急忙推了推姜菲菲,「菲菲,還不快謝謝沈奇先生,有沈奇先生出面,劉運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姜菲菲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道謝,沈奇說道:「不用客氣了,走吧。」

說完,沈奇帶着姜菲菲和鄧婕兩人往外走,杜雲在後面有些失落。

明明他比沈奇更積極,為什麼姜菲菲對他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

走出體育館,外面那些媒體記者一股腦湧上來,沈奇反應快,一把拉住姜菲菲退了回去,又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還是要走後門才行。

結果來到後門的時候,這裏竟然也有不少人,看他們的樣子,多半是沖着姜菲菲來的。

沈奇剛想再退回去,劉運就帶着人衝到了最前面。

「沈奇先生,姜菲菲是我們星運傳媒的簽約藝人,我們公司和她之間的糾紛,還輪不到你來插手!今天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我們就把話說清楚,你為什麼要纏着姜菲菲不放?難道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劉運早有準備,一上來就先聲奪人,周圍這些媒體記者都是他找來的,這個時候當然要替他說話,紛紛開口指責,說沈奇不該插手星運傳媒公司內部的糾紛,還有不少人拍照、拍視頻,看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們要斷章取義地進行負面宣傳,給沈奇施加壓力。

沈奇不想跟劉運說話,拉着姜菲菲就要退回去,但卻發現後門被人給擋住了,如果他強行關門的話,必然會讓擋住門的人受傷。

姜菲菲忍不住了,大聲說道:「劉運,你敢當着所有人的面把你們公司里那點齷齪事情說出來嗎?不要以為所有人都會遵守的潛規則能控制我,我明確告訴你,不可能!」

「我已經決定報警了,我寧願賠償巨額違約金,也絕對不會讓你們得逞!」

「不僅如此,我還要把星運傳媒里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全都說出來,讓人們知道你劉運的真面目!」

劉運沒想到姜菲菲竟然敢當着這麼多媒體記者的面說出這些話,有些潛規則是圈裏人都知道,圈外人也都明白的,但就是不能說出來,要不然必然會觸碰到很多人的利益,就連星運傳媒背後的金主都不敢這麼做,姜菲菲她怎麼有這個膽量?

難道她就不怕遭到報復嗎?

來自某些強大金主的報復,可就不是潛規則這麼簡單了!

「還拍!還拍!都特么眼瞎嗎?」

劉運氣急,用力踹了身邊那幾個還扛着攝像機拍攝的人一腳發泄心裏的不滿。

沈奇也意識到了姜菲菲說的這番話可能會帶來的影響,當即往前走了一步,把姜菲菲護在身後。

「劉運,你剛才不是說姜菲菲違背了合同內容,需要賠付一個億的違約金嗎?這一個億,我出了,從現在開始,姜菲菲就不再是你星運傳媒名下的藝人了。」

「但是你也要記住一點,從現在開始,你們星運傳媒還有你背後的金主,都是我沈奇的敵人!」 「這是……可惡!!!」

「大狼犬,守住!」

幾名王家警衛瞳孔瞬間收縮,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機感頓時襲遍全身。

這傢伙,竟然二話不說就直接讓精靈攻擊他們!

能夠被王家派來看守精靈實驗室的當然也是王家的精英,所以領頭的警衛面對這楊凡他們三人,第一時間就放出了大狼犬。

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陌生看起來年輕得有些過分的少年,動起手來,居然這麼狠!

而且那頭閃光變異暴鯉龍,也強得超乎他的想像!

收到自己主人的命令,大狼犬第一時間就張開了自己的四肢,以守衛的姿態拱衛在前面。

守住!

堪稱是能夠防禦任何技能招式的絕技!

但也要看它所面對的是誰!

在大狼犬的守住姿勢,還沒有徹底成型之際,破壞死光已然到來。

轟!!!

恐怖的爆炸聲響,破壞死光完全命中!

警衛幾人瞬間就被炸裂的餘波震飛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至於擋在前面的大狼犬?

不好意思,現在已經渾身是傷的暈厥在了地上。

「助紂為虐,罪不可恕!」

看向勉強還在地上掙扎的警衛,楊凡面色如雪,淡淡的說了一聲,走過了幾人。

「該死!!!」

「怎麼會這樣!!」

被一擊打到在地的警衛幾人相互對視,隨即咬牙切齒的看向楊凡等人的背影,眼神不甘的怒視着他們!

作為王家的精英級人物,他們可是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才被調到這個崗位,可現在卻被如此的侮辱踐踏!

「決不能讓這些傢伙就這麼簡單的進去!」

「同時二爺!實驗室有情況!!」

無法活動的重傷身體,不斷的告訴他們,現在連起身的能力都已失去。

但還是將自己所遇到的情況,通過特製的信號源,傳輸了出去。

暴鯉龍的破壞死光雖然沒有正面命中他們,但作為沒有被移植精靈軀幹的人類,他們身上的傷勢已經很重了。

「怎麼回事?」

而在精靈實驗室最深處,一名身寬體胖,穿着白色研究服的男人微微皺眉對身旁的研究人員問道。

「王琦大人!剛剛傳來消息!」

「實驗室有三名未知入侵者,其中……」

「其中還有一位好像是王辰少爺!」

同樣披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員連忙低頭朝王琦稟告,雖然王琦表面上看上去胖乎乎好相處的樣子,但只要在實驗室待過一陣子的人就知道,王琦是個極其容易發怒的人,而且手段極為殘忍。

身為王家新型藥劑的主要研究人員,王琦的研究能力非常強,但也正是如此,所以很多惹怒他的人,最後都被抬上了實驗台。

「王辰?」

「他來幹什麼?」

「真是打擾我的興緻!」

王琦臉色沉了下來,讓一旁的工作人員表情異常惶恐!

「抱歉!我們馬上就能處理掉!」

「很快處理?那你能解釋一下他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的嗎?」

怒吼的咆哮聲震耳欲聾,王琦冷著臉指著玻璃窗外的楊凡三人。

「馬德!都是一群廢物!」

「竟然讓人闖到這裏!」

「你們都該抬上我的試驗台!」

罵歸罵!

但是無論如何,都得保證這裏的秘密才行,新型藥劑才剛剛投入生產,而且據說研製的比例有問題,所以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這些信息絕對不能暴露!

……

「那麼就是這裏了嗎?」

「王家的秘密精靈實驗室!」

一間巨大的房間外,楊凡冰冷的表情上帶着難以訴說的嚴肅,眼眸中此刻也帶上了絲絲妖異的色彩。

他能感受到,這裏就是那股藍色氣息的研製地點!

而與他同行的兩人,此時也都是四處張望,尋找着他們各自想要的東西。

「暴鯉龍,把這扇大門破壞吧!」

稍稍退後兩步,楊凡毫不猶豫的對身旁的暴鯉龍說道。

「吼~!」

暴鯉龍高吼一聲,口中再一次的蓄起了毀滅性的白色能量。

「大岩蛇,岩崩!」

而就在這時,一道怒火衝天的聲音傳來。

幾塊巨大的岩石赫然間從天而降,目標直指楊凡等人。

「果然……還是有人來了嗎?」

楊凡眼神微微眯起,轉頭望了過去,正是那次潛入王家所遇到的和王瞿同行的人!

在其旁邊還有一條看起來完全不像大岩蛇的大岩蛇!

就是因為它真的太小了!

這隻大岩蛇的體型連正常大岩蛇的一半都不到!

剛剛走來的時候,楊凡就注意到了這人,當時還覺得挺熟悉。

暴鯉龍自然也察覺到了岩崩,口中蓄積的破壞死光扭頭就迎向了岩崩。

岩崩和破壞死光劇烈碰撞,但讓王琦臉色微變的是,兩股衝擊沒有持續一會,破壞死光就以完全壓制住了岩崩!

並且還有餘力粉碎岩崩,直接打了回來!

「守住!」

大岩蛇雖說體型不佔優,但反應還算敏捷,瞬間就變換成了守住的姿勢,擋下了這一擊。

爆破聲響,煙塵揚起。

很快煙塵散去,喘息的大岩蛇映入了楊凡眼帘,而在大岩蛇的後方,王琦的胖臉上此時卻是有些扭曲。

「王辰!你究竟是怎麼知道這地方的!」

「還帶着外人來進攻實驗室,是嫌自己命長嗎?」

王琦抹了一把自己臉上的灰塵,朝楊凡身後的王辰吼道。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被逼急了!

「你……王琦!我問你!我父母的屍骨在哪裏?」

本想着身為同族的王琦,對於自己的兄弟還能又幾分憐憫,可誰知對方僅僅只是冷笑一聲:「呵!那兩叛徒不是早就被你哥給挫骨揚灰了嗎?」

「屍骨?哪來的屍骨?!」

「老太爺說過,叛徒永不進入王家族譜!」

「你進來的時候,應該也看到了不是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