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短暫的沉默過後,「我會主動聯絡他,一會就可以見到他,我的屬下呢?全被殺死了嗎?」無為主動開口,把鳴人從「用腳趾尷尬地摳出三室一廳」的狀態拉回現實。

「不,他們現在在雪之國種土豆,一會我就送回來。」

經過友好和善的交流,無垢重新回到父親的懷抱,為了遏制「悟」的出現,鳴人叫來自來也。

「你是說他體內也有著十分危險的怪物,需要封印術式進行封印?」自來也疑惑看著不斷翻看錄像帶的鳴人。

面前的孩子體內一點波動都沒有,封印個寂寞。

「我還能騙你不成,老頭你要信我。」

工具人自來也在半信半疑下在無垢腹部留下四象封印。

「自今天起,「極樂之箱」就歸我所有。」鳴人帶著自來也來到箱子面前。

「悟」被封印,估計製造者最初也沒有想到過「悟」會一去不復返,願望強制中斷。

再次為箱子蓄滿查克拉后,鳴人看著不斷發光的極樂之箱,面前是擺好的千年神器模型,開口許下願望。

「聽從我的召喚,作為打開冥界大門鑰匙的千年神器,於此時空降臨吧。」

頂點手機閱讀地址 一套王袍,一套戰甲。

此時,

在軒轅青的手上變得沉甸甸。

她有些意外的看着趙信,有些震驚於她說出的這番話。

王袍。

就是王的象徵啊。

儘管他沒有親自去受刑,可是能夠做到這一步,也足夠讓眾仙為之震撼。

帝山仙人愣住。

秦國王山使團的仙人們也有些失神。

虛空中,那些秉持着看熱鬧的心來圍觀的群仙,也被趙信的行為而觸動到不知該說些什麼。

尤其是他最後那句——

為了人族的崛起,奮勇向前。

這話就恍若驚雷一般炸響在他們的腦海,從這句話中他們感受到了趙信的信念,更感受到了他的決心。

為了人族的崛起!

是啊!

現在的人族內憂外患,冥府的魔族以及海域的大凶,看似人族現在依舊屹立不倒,其實現如今的人族早就已是滿身瘡痍。

趙信此時竟說出一句如此振奮人心的話,讓眾仙如何不敬。

一時間,

不管是帝山還是王山使團,亦或是虛空中的仙人,看向趙信的背影時都不由得肅然起敬。

軒轅青也被趙信的這番話所震撼到。

看了趙信許久未曾回神。

她是跟趙信距離最近的,也最能夠直觀的看到趙信的眼神,從他的雙眼中,軒轅青感受不到半點虛假。

他是發自內心,希望人族能夠崛起。

在他的身上散發着一種讓人不由自主敬畏、信賴的氣質,這種感覺她只有在軒轅黃帝老祖的身上感受到過。

那種真正從心底出發,不摻雜任何多餘情緒的為人族而着想。

為了人族而拼搏!

想不到,她今天竟然能夠在趙信的身上感覺到。

趙信並沒有覺得自己的話有多震撼,他只是將自己內心想說的話說了出來,剛才的那番話也確實是他心中所想那般。

他,希望人族能夠屹立不倒。

不管是在仙域亦或是蓬萊,人族相對其他外族都還是有着相對較強的競爭能力,感受不到那種無力感。

凡域,能夠感覺到。

很直接!

不管是爆發的地窟魔族,亦或是那些進化遠超人族的海域凶獸,還有凡域內部錯綜複雜的各方勢力。

這一切,都讓凡域的人族顯得是那樣的弱小不堪。

他們不像蓬萊、仙域,遍地都是仙人,哪怕就算是全民武者都到不了,現在的凡域中至今依舊存在着無數的未能武道覺醒的人類。

凡域人族的競爭力是在是太羸弱了。

沒有辦法!

回到凡域的趙信,他看到的就是在夾縫中求生的人族,也是由於那種感觸,才讓他說出了那樣的一番話。

他太想看到人族贏了。

不管是現在,亦或是未來,他都希望人族能夠屹立在這個世界的頂端。

「軒轅青姑娘,就拜託你了。」將想說出的話說出,趙信朝着軒轅青微微欠身後,振臂一揮王山使團的仙人就都低頭跟在他的身後御空而去。

這些王山使團的仙人,此時看向趙信的眼神都發生了變化。

如果——

之前他們效忠趙信是看中了他的實力,他傲人的天賦讓王山使團折服,現在他們就是淪陷在趙信的人格魅力當中。

為了人族的崛起,奮勇向前。

若非是那種真正心繫人族的人,怎麼可能說的出口。

哪怕,他就算是想賺取好感。

一個心中沒有人族的人,也想不到這樣的話來。

他可能會說出許多漂亮的話,但絕對說不出像剛才趙信所說的,那麼震撼人心的話語。

仙人都是能夠感覺到的!

那份鏗鏘,那份發自肺腑,他們都能夠感受到的。

帝山的那些仙人們看着趙信的背影,久久都沒有將目光收回,曾經他們確實是由於兩千年前,始皇屠戮仙人而留下的仇怨,讓他們記恨秦國。

然而,趙信剛才的那一番話。

好似將他們心中的仇恨都給撫平。

趙信說的很好,始皇跟他們之間的仇恨是歷史問題,秦國現在已經不是始皇做秦王了。

現在的秦王是他趙信!

就算是算賬,他們也應該去找債主。

偏偏——

趙信卻心甘情願的為始皇恕罪,褪下自己的王袍,留在帝山給所有的仙人出氣,這份心胸,眾仙誰能不為之折服。

趙信跟始皇之間沒有任何瓜葛,尚且能夠做到如此。

兩千多年了,

他們這些仙人也該從以前的那些陳年往事中走出來了。

人,要向前看。

趙信不也說了,奮勇向前。

可能,他當時就是在痛心三皇五帝山的仙人們,總是緬懷於曾經,而不想着向前看讓蓬萊停滯不前吧。

「這個秦王。」

軒轅青望着趙信背後抿了下嘴唇,心中滿是感嘆之色。

她抬了抬眉。

就在王山下豎起兩根木樁。

上面懸上趙信的王袍和白起的戰甲。

「有仇怨者,請自由宣洩,也請諸位仙人互相轉達,莫要辜負了秦王心意。」軒轅青正色道,「七日後,還望我中帝帝山仙人,能為兩千年前的恩怨化上個句號,化干戈為玉帛,與秦國重修於好。」

話落,軒轅青就飄然而去。

就留下一眾仙人,還有迎風而動的王袍和戰甲,卻不想許久都未曾對王袍出手,反而有許多仙人走到王袍前,深深的鞠躬。

群仙御劍。

得到了三份生命之泉的趙信心情大好,他第一時間就給傅夏發了消息,詢問她所在的位置。

「王。」

在回歸王山的途中,白起神色中伴着尊敬的低語。

「嗯?」趙信淡淡的應了一聲,注意到白起的神色笑了一聲,「怎麼了,覺得面子抹不開啊?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咱們秦國就算是再強也不可能強大統御整個蓬萊,未來咱們還是要跟三皇五帝山同氣連枝的,歸根結底咱們才是盟友,是人族,魔族才是我們的敵人。剛才的那種方法是最好,也是最適合的解決方式,你就稍微委屈委屈。」

「末將不覺得委屈!」

白起抱拳,一臉的肅穆道。

「不委屈就行。」趙信咧嘴一笑道,「等你回去的時候,也跟咱們秦國王山的仙人們都說一聲,以後不要再跟三皇五帝山的仙人發生口角了。」

「是。」

抱拳應和的白起看着趙信的側臉,眼中儘是敬慕。

從趙信的神色中——

他竟然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不願,他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跟三皇五帝山,或者是蓬萊的人族交好。

共御外敵。

人族命運共同體,這種事兒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可是能夠貫徹始終的人,卻是微乎其微。

不管是七國、聖山,哪怕是三皇五帝山都算上。

其中依舊還是存在着諸多為了自己謀利,而妄圖侵略他人,爭奪地盤資源的想法,像趙信那般純粹。

着實少見!

感嘆片刻,白起回想趙信剛才的話,突然反應過來低呼一聲。

「王,你不回王山?」

「本王就不回去了,有其他的事兒要忙,你們回去吧。」趙信拍了拍白起的肩膀,「王山的安全問題就交給你了,有任何事情及時聯繫。」

「是!」

微微一笑,趙信看了一眼傅夏給他發位置,就直接脫離隊伍破空而去。白起顧慮到趙信的安全,又派了五個大羅金仙在暗中庇護。

此時,傅夏依舊在那片神秘海域。

清國的王山使團遵從了趙信的建議,將周圍的空間封鎖,內部的海獸也依舊是那頭天仙境的鮫人。

被仙元封印在一處空間的鮫人未曾感到不適。

他依舊雙眼充斥着懵懂之色看着四周,偶爾還會有手拍打着海浪,臉上有些細微的變化好似是在笑。

「怎麼樣,三皇五帝那裏派人來了么?」

隔着數百米趙信就喊了出來,聽到這呼聲的傅夏頓時瞪大了雙眼,迎了上去。

「相公,你小點聲。」

「怎麼了?」趙信面露不解,傅夏朝着前面的幾個仙人努嘴,「那幾位就是五帝山派來的仙人,乃是中帝帝山軒轅黃帝的仙使。」

「喔?」

趙信微微抬眉有些驚訝。

還真夠巧的。

他才剛從中帝山回來,這裏來的仙人也是中帝山的。

「讓他們盯着吧,我剛從五帝山回來,生命之泉我拿回來了。」趙信笑吟吟的低語,聽到這話的傅夏瞬間瞪大了眼睛,「你……你把生命之泉拿回來了?」

「是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