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盛歷和言景祗聯起手來欺騙自己,這是她怎麼都沒想到的,也是她不能接受的。

雖然盛歷已經和自己解釋了,但是她一時之間還不能接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盛歷和言景祗。

她茫然不知所措,坐在公園裏不知道該相信誰。

手機鈴聲響起時,她眼神里一片茫然,看見是言景祗打來的電話后,她徑直給掛斷了。

電話被掐斷,再也沒有電話進來。半個小時后,公園上方忽然出現了無人機。

正是春天,晚上有不少人在公園裏散步。

頭頂的無人機寫出了「盛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騙你的,希望你能原諒我。」幾個字。引起眾人一陣驚奇。

盛夏微微蹙眉,言景祗一個大總裁什麼時候居然喜歡做這種幼稚的舉動?用無人機給自己道歉?這是電視劇里才會有的情節,他是不是電視看多了?

盛夏抿唇沒說話,只是抬頭看着,沒一會兒無人機又拼出一個盛夏的頭像來。就像是皮影戲一樣,不斷地在空中拼出兩個人在一起時的甜蜜時光。

看多了,盛夏不由得也有了一些觸動。

那些和言景祗在一起的甜蜜時光是真的,縱然她和言景祗之間鬧得不愉快,但那些甜蜜的時光卻是無論如何都抹不掉的。

正當她眼中有淚光在閃爍時,身後有一道溫潤的嗓音響起。

「夏夏,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那些傷害對你來說是痛苦,對我何嘗不是痛苦?我害怕有一天你知道了會離開我,正如現在這樣。」

盛夏愣住了,是啊,她只想到了自己,卻沒有想到言景祗。他背負了這麼多,在他的心裏,應該比自己更加難過吧?

盛夏看着他喉頭微微哽咽,看着他有些疲倦的神色,眼中卻帶着滿滿的愧疚與愛惜,她張了張嘴沒說話。

見此情形,言景祗就知道盛夏已經心軟了,他朝盛夏伸出手,緩緩問:「夏夏,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盛夏略微猶豫了一下,她盯着言景祗的眼睛,在不少人的注視下,她緩緩問:「我還有拒絕的機會嗎?」

。 林棟倒是很爽快的答應了雲歌的請求,說是一隊可能會有點難度,但是二隊問題不大,他會跟主教練和領隊說一聲。

得到林棟的回復后,雲歌也就放心了,他想到了之前的系統,在賽后出現了一堆信息,雲歌還沒來得及查看。

首先是選手個人能力的提升,雲歌簡單地看了一下,參賽的五位選手都獲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提升,提升的能力各有不同。

其中韓軼和徐樂能力提升最多,上單趙銘提升最少,不過讓雲歌比較高興的是韓軼、趙銘、周興和鄭新陽四人,個人實力總評都突破了B+,來到了A-。

再加上個人實力本身就在A-的徐樂,GMO戰隊的五位首發選手的實力總評都來到了A級。

於此同時,戰隊的實力也有一定的提升,正式邁入了A-戰隊的行列,這一場比賽GMO戰隊的進步不小。

雲歌還發現,獲得首勝之後,選手的個人狀態也有一定的提升,目前所有選手的狀態都超過了80%,韓軼和徐樂甚至達到了90%。

從這種情況,雲歌能夠看出,平常的訓練和賽場上的勝利對於選手狀態的正面影響非常大,雲歌似乎找到了維持選手狀態穩定的辦法。

每天保持一定程度上的訓練,然後讓每場比賽能夠獲勝,就能保證選手狀態不會太過於下滑。

知易行難,想要贏下每一場比賽非常困難,要讓選手保持高強度訓練也不簡單,尤其是訓練,必須得制定一個嚴格的規章制度,控制選手的日常生活。

對此雲歌心中已經有了計劃,等丁寧適應了工作后,雲歌就和她商量制定選手每天的作息表。

每個時間點該幹什麼事情,都要明確規定,自由訓練,訓練賽,空閑時間以及休息時間,應該進行科學地分配,以此來保證選手的良好狀態。

這是一個長期的規劃,必須讓選手慢慢適應,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件事急不來。

目前GMO教練組只有三名成員,但是各自分工非常明確,雲歌統籌全局,主管訓練計劃的制定和戰術的安排,秦明主要負責數據的搜集,順便給雲歌一些戰術上的建議。

而丁寧則是負責監督選手的訓練,以及管理後勤方面的事情,每個人的任務還是蠻重的,工作的壓力都不小。

雲歌搖了搖頭,然後看向了系統面板,尤其是最後才出現的勝利點數,這讓他非常好奇。

仔細研究了一下,雲歌發現勝利點數的用處非常多,但是獲得的難度卻非常大。

目前LCL的常規賽,GMO戰隊每贏一場BO3,雲歌才能獲得10勝利點數,季後賽每贏一場BO5,則是獲得100勝利點數。

而世界賽小組賽每贏一場BO1,就能獲得100勝利點數,到了後面的淘汰賽,賽后獎勵更是暴增,每贏一場BO5,就能獲得1000勝利點數。

另外,每五連勝就能獲得一次五倍的點數,十連勝獲得一次十倍的勝利點數

也就是說,常規賽五連勝,能夠獲得50勝利點數,季後賽五連勝,就能獲得500勝利點數。

除此之外,LCL春冠和夏冠各獎勵1000勝利點數,世界賽總冠軍獎勵10000勝利點數。

看完勝利點數的獲取方式后,雲歌立即就明白了,想要獲得大量勝利點數的方法就是拿冠軍,打進世界賽,尤其是世界賽冠軍,拿下絕對一波肥。

在LCL常規賽十連勝,甚至價值只比得上世界賽一場BO1,這個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系統就是擺明的告訴雲歌。

想要勝利點數嗎?去世界賽吧!我的勝利點數就隱藏在世界賽里。

而勝利點數對於雲歌來說非常重要,它能在勝利商城購買卡牌或者抽獎,雲歌簡單地看了一下,商城的物品非常豐富,新手大禮包中的幾張卡牌都在商城之中。

【B/A/S空白卡(僅用來開啟天賦特性):10/100/1000勝利點】

【進步神速卡:1000勝利點】

【卡薩的雷達手錶:2000勝利點】

【小虎的護目鏡:2000勝利點】

【小天的戰術頭盔:2000勝利點】

【廠長的殺豬刀:2000勝利點】

【烏茲的洗澡盆:2000勝利點】

【四保一戰術板:3000勝利點】

【中野聯動戰術板:3000勝利點】

【野輔聯動戰術板:3000勝利點】

【野核體系戰術板:3000勝利點】

【狀態爆棚卡:4000勝利點】

琳琅滿目的商品看得雲歌眼都花了,可是看了一眼自己僅有的10勝利點,雲歌頓時就覺得自己窮得無法呼吸。

商城的東西都很不錯,可惜雲歌一個都買不了。

倒是抽卡環節花費的勝利點數不是很多,可是概率卻非常感人,雲歌似乎知道這個系統的開發商是哪位了。

【白銀抽卡:10勝利點數】

【S卡概率(1%),A卡概率(5%),B卡概率(34%),C卡概率(60%)】

……

【黃金抽卡:100勝利點數】

【S卡概率(5%),A卡概率(15%),B卡概率(50%),C卡概率(30%)】

……

【鑽石抽卡:1000勝利點數】

【S卡概率(10%),A卡概率(40%),B卡概率(30%),C卡概率(20%)】

如果不是看抽獎卡池,雲歌都不知道居然還有C級卡的存在,B級別的選手在LCL聯盟打比賽都非常艱難,雲歌真的不清楚C級卡究竟是什麼逆天的存在。

次級聯賽?還是業餘選手?

皺著眉頭的雲歌打算試一下水,反正10勝利點數存起來也沒什麼用,還不如抽掉呢,目前GMO戰隊的陣容已經固定了,暫時還用不到大規模的抽卡。

沒有過多的猶豫,雲歌果斷的點開了白銀抽獎,跟之前使用A卡五連抽卷完全不同,這次抽卡,雲歌面前出現一個不斷旋轉的空洞,然後一道綠色的光球從中飛了出來。

【本次抽卡結果為C級卡:IG-xiaoxiao(孫亞龍)】

雲歌的嘴角抽動了一下,他現在總算是明白,C級卡的選手是什麼水平了,看到是這種結果,雲歌也沒有了攢錢抽卡的心情。

即便是【鑽石抽卡】也有20%的概率抽到C級卡,要知道一個夏季賽的冠軍的獎勵,也不過才一千勝利點。

如果用1000勝利點數,再抽出一個孫亞龍來,雲歌的心臟肯定是頂不住的,畢竟商城中用來點亮天賦的S級空白卡也不過才1000勝利點。

晚上十一點,就在雲歌打算回到宿舍睡覺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訓練室內還有人在排位,走近一看,原來是韓軼。

站在門外的雲歌既欣慰又生氣,欣慰的是即便贏了比賽,韓軼依舊能夠自覺的訓練,但生氣的是,以韓軼這麼高強度的訓練,身體可能會吃不消。

雲歌沒有去打擾韓軼,而是轉身回到了宿舍,於此同時,雲歌在心中默默想到,選手們的作息規劃表,或許要慢慢開始實行了。 張山他們五個人,在國戰地圖中遊盪的時候,遭遇霸氣公會的偷襲。

雖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甚至連上馬逃跑的時間都沒有,但是他們五個人絲毫不慌。

張山火力全開,很快就打倒了大片的霸氣公會成員。

而風雲一刀和心隨我動,分別擋在前面和後面。

開始的時候,他們兩個人還能堅持住,畢竟這兩位大佬的裝備和技能。

都是遊戲中最頂級的存在,而且還有吳老闆,在給他們加血,一時半會是不會有問題的。

但是,很快霸氣公會就分出部分來,開始攻擊吳老闆。

為了保命,吳老闆自然就沒空,再給他們倆人加血了。

一時之間,這兩位大佬,很快就要陷入危險的境地。

張山看出情況不對,但是他又不能抽身支援過去。

他還得將火力,掃向霸氣公會人員最密集的地方,爭取儘快打倒更多的人。

不過小妖精,應該是能抽出空的。

雖然也有霸氣公會的人,想要攻擊她,但是還沒有靠近,就被她打倒。

看到這裡,張山大聲叫道。

「道士帶刀不要管自己,注意給風雲一刀和心隨我動加血,小妖精幫輔助解圍。」

一隻小妖精連續射出幾支分裂箭,將圍攻吳老闆的霸氣公會成員打倒。

而吳老闆則繼續,給風雲一刀和心隨我動加血,形勢又緩了一波。

霸氣公會的人,好像特意忽視張山的存在,幾乎就沒有人上前攻擊他的。

以至於張山可以一直愉快的打輸出,半分鐘不到,超過千人的霸氣公會隊伍。

就被他們打倒了近半的人。

要是霸氣公會的人,知道張山的想法,一定會破口大罵。

他們怎麼會不想,上前攻擊張山呢,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啊。

離著張山還有老遠,就被打倒在地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機會上前啊。

再說了,他們早知道張山不好對付,就打算先把他的四個隊友解決了再說。

哪知道,才打不到半分鐘,張山這邊一個人都沒倒地。

可霸氣公會的人,居然倒了六百多。

直接把他們給整懵逼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人,倒得這麼快?」

「不知道,沒看見人打我,就莫名其妙的倒了。」

「特么的,見鬼了。」

「是六管管菩薩,他的傷害好像,可以在我們之間跳躍彈射,就跟彈彈樂一樣的。」

「去尼馬的彈彈樂,這特么是個什麼技能?」

「鬼知道啊,干就完事了。」

「不錯,拖住他們,老大帶著大部隊在後面,很快就能趕過來。」

「等老大他們過來,上千萬的人,一人口唾沫都能把六管菩薩淹死。」

「我們稍微拉開一些距離,不要讓六管菩薩的傷害彈射到。」

「慢慢拖,不要讓他們跑了就行。」

「說得對,這回看他們怎麼死。拖死他們。」

雖然半分鐘不到,就被張山打倒了近半的人員,但是霸氣公會的人,顯然不打算放棄。

只是他們再沒有像之前那樣,密集的衝鋒,而是分得很開。

顯然這些霸氣公會的人,已經發現了張山彈射技能的奧秘。

霸氣公會的人一分開,張山打人的效率,呈下線下降。

雖然說霸氣公會的人分開后,基本上就沒法再對他們造成威脅。

但是這樣下去可不行,他們不能一直被拖在這裡,得想辦法儘快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