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怎麼是個普通信徒?你的導師呢?其他人呢?」

「很不幸。」

馬庫斯的眼神變得狂熱起來,他聲音低沉的說道:「因為一些意外,導師他們提前去見瘟疫之神了,不過還好,貨物順利抵達了這裏。」

「……」

老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拍了拍椅子扶手,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繼續負責這一批貨物吧!瘟疫之神在注視着你我。」

「瘟疫之神在注視着你我。」

馬庫斯管事聲音狂熱的低吼一聲,然後眼前一花,老人不見了蹤影。

…… 「師父,不能讓其他人也成為類似洞天之靈的存在嗎?」

夏豆成為了洞天之靈,攝魂洞天,原本只是一團氤氳霧氣,如今這團霧氣變成了很多可愛的小怪獸,有的怪獸還在吃豆子,都是夏豆自己凝聚的。

同時,她成為了洞天之靈也不忘自己的好朋友。

胖子他們,壽命也馬上就要到達極限了。

若是不能成為洞天之靈或是類似的存在,那就只是獻祭給洞天了。

她不願意!

「洞天之靈,沒那麼容易。」

「至於其他,如今你也是洞天之靈,這個問題不需要問我。」

葉晨輕聲道,「夏豆,你的情緒我理解,只是萬事萬物並不是我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如今我體內洞天的規則之力極為簡陋,除了洞天之靈這等特殊的存在,完全容不下活物的存在。」

「可我想試試。」夏豆堅持。

「師父,你看到攝魂洞天中的這些小怪獸了嗎?」夏豆有些執著道,「我想看看能不能把大家的意識挪移進這些小怪獸的腦子裏,將他們的意識保存下來。」

「如果你的攝魂洞天達到了規則的層次,我覺得可以,可是攝魂洞天中的元嬰不過剛剛進入化神境界而已。」

搖了搖頭,對於夏豆的執著葉晨不會阻攔,不過,他不認為這樣會成功。

因為他曾經做過相關的實驗。

是用七絕洞天做的實驗。

七絕洞天中,小蘑菇的蠱神大道可以演化出很多蠱蟲,葉晨曾經想要把人的意識融入到蠱蟲之中,奈何….有着極為嚴重的缺陷。

這些意識會隨着時間而流失,且這個時間會很快。

如今夏豆再次提起這個想法,葉晨忍不住想到當年不良帥斯塔克的腦子轉移金屬殼技術。

那個都比現在靠譜。

而且那個技術似乎也可以借鑒…..

不過若是夏豆能夠將攝魂洞天修鍊到規則的程度,那再配合其他洞天的力量,她的想法也許….不是不可能實現。

「師父,你在想些什麼?」見到葉晨突然陷入了沉默,夏豆有些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就是想到了一點別的事情。」葉晨淡淡道,「好好修鍊,等你的洞天真正達到天道層次,很多事情都會變得輕鬆。」

夏豆成功了,飛雪和墨城還是繼續煎熬。

飛雪在紫霞洞天,雖然她的功法就是紫霞神功,和紫霞洞天頗為契合,可是真當融入,依然極為困難。

「不要一味硬挺,順其自然,想想晚霞是什麼樣的,把自己當成一片霞光,知道嗎?」看着飛雪痛苦的模樣,葉晨忍不住道,「武學從來都不只是讓你開槍更準確的工具,它是一種更深層次的力量。」

「你要放開自己的內心,不要一直緊繃着。」

葉晨看得出來,飛雪沒有放開自己的內心,因此,對於紫霞的領悟不夠,所以在成為紫霞洞天之靈的過程中非常痛苦。

若是繼續下去,她會在強大的力量下消融。

「飛雪姐姐,我來幫你!」

夏豆揮手一股灰色霧氣籠罩紫霞洞天,可惜,她的力量沒有達到煉虛合道的層次,能夠滲透進紫霞洞天的灰色精神力霧氣非常少。

「飛雪,我永遠愛你。」

飛雪還在糾結,身在凌波洞天的墨城卻是成功了。

凌波洞天的異象是一縷雲氣,此刻,墨城化身一個一身古裝的帥哥,腳踏祥雲而來,要多騷包就有多騷包。

「滾!」

忍受着劇痛,飛雪吐出了這麼一個字。

看了一眼毫不在意的墨城,葉晨聳聳肩。

不愧是犬系男友。

「飛雪,放開心扉,我們都是朋友,相信我們!」

就在這時,七絕洞天中傳來一陣波動,居然是一直沉睡的馬克以及冉冰蘇醒了。

這兩個傢伙感受到了飛雪的情況,托小蘑菇帶着他們離開七絕洞天,在紫霞洞天上空不斷呼喚。

隨着冉冰和馬克的呼喚,飛雪臉上的面具竟然漸漸消融。

面具之下,一張絕美的容顏,瓜子臉,五官精緻至極,挑不出絲毫的缺陷,可是!

這精美的彷彿藝術品的臉龐上卻有一到從左額到右臉頰的長長傷疤。

「成為洞天之靈,你的這道傷疤就會消失,恢復你本來的容顏。」葉晨輕聲說道。

「嗯!」

輕輕地嗯了一聲,也不知道事馬克和冉冰的魔力還是葉晨的話說到了心坎里,居然讓飛雪就這麼放下了心結,開始全身心接納洞天的規則,飛雪也離成功不遠了。

目光從飛雪身上離開,葉晨看向馬克,「轉移成功了?」

這些年,馬克和冉冰一直沉睡。

這有兩個原因,第一,當年的融入,馬克消耗的太多,他們需要休養,既養自己也要養冉冰,他要幫冉冰恢復意識;第二,馬克在嘗試將自己生態鏈接者的特性融入蠱神衍生出的七絕蠱中。

這是葉晨的要求。

反制【囂】的武器放在馬克手裏其實不太安全,放在自己身上,自己可以無限復活,他倒是想要看看【囂】還有什麼辦法。

「成功了!」

重重地點了點頭,馬克笑道,「如今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

「輕鬆只是暫時的,你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葉晨笑道,「你和冉冰,也選一個洞天吧!」

「之前因為生態鏈接者的屬性,你和【囂】共生,所以才能在我體內存在這麼長時間,如今沒有了這種屬性,要是不能快點成為洞天之靈,你們兩個就真的要掛了。」

「可是…我們沒有修鍊過武功啊,也可以嗎?」馬克有些期待地問道。

既然能活,沒人想死。

「原則不行,不過有些特別的洞天也挺適合你們兩個的。」話音落下,葉晨的目光放在了龍象洞天中。

「龍象洞天,比較特殊的一個洞天,這個洞天不是真氣為根基凝聚的,是純粹氣血的洞天,某種程度,和夏豆所在的攝魂洞天很相似。」

「而且,龍象洞天的龍象屬性如同雙子座,正好可以容納你們兩個。」

「相比飛雪現在需要的感悟,你們只要能頂住氣血的沖刷,那就沒問題。」

「沒問題!」聽到葉晨的話,冉冰直接代替馬克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進去吧!」

意念微動,二人的意識直接被投放到了龍象洞天。

龍象洞天,這是肉身的根基洞天,這個洞天很基礎,很純粹,就看他們自己的了。

「我去,這是什麼!?」

二人剛一進入龍象洞天,突然感覺置身在了鮮血的世界裏,一片鮮紅,到處血氣,相比黑暗的滿是蠱蟲的七絕洞天,龍象洞天彷彿地獄岩漿血河的景象實在有些滲人。

事實上,龍象洞天的異象正是血河!

「這條血河深處,有一滴金色的精血,你們進入其中,如果沒死,就算成功了。」葉晨的聲音適時響在了兩個人頭頂。

沒有多去看這兩個洞天的後續情況,能成功最好,不能成功,那也是命。

此刻,葉晨沉心七絕洞天,然後查看七絕蠱的情況。

通過七絕蠱,他彷彿看到了一條鐵鏈,這邊拴著七絕蠱,另外一邊拴著【囂】。

「是你!?」

【囂】似乎感受到了葉晨的氣息,居然順着這條鐵鏈傳音。

「馬克已經沒有了,從今以後,咱們哥倆混了。」葉晨笑道,「你是知道我的,不死,所以咱們這輩子估計都要糾纏在一起了。」

「不過,這就是你現在的狀態嗎?真的很奇妙。」

順着這聯繫,葉晨可以探查【囂】的一些情況,更重要的是,他還可以為【囂】體內的【女媧】意識進行補給,總之好處多多。

當然,也有壞處。

這種聯繫更像是兩頭拴狗的鏈子。

一邊限制了【囂】,另一邊同樣也限制了葉晨。

只是限制的只是葉晨的一個七絕洞天,其他地方,【囂】觸碰不到。

【囂】:「……..」

「你怎麼不去死?」

「只要你願意,我隨時都可以死。」葉晨笑道,「要不要我現在給你演示一遍?」

「滾!」

【囂】現在是一句話都不想和葉晨說話,這樣的情況雖然他極力避免,可他知道,終歸會來臨。

可實在沒想到會來臨的這麼快。

同樣的一條鏈子,其實握在馬克手裏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可握在葉晨的手中….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和【囂】簡短的對話結束,葉晨開始沿着這條鏈子感悟【囂】目前的狀態。

所謂能量體,完全沒有了基因引擎的束縛。

力量的源頭似乎也不再只是表面看到的能量,似乎涉及到了另外的層次,暗能量?

心中有着疑惑,想要看仔細,可無論如何都弄不明白。

「師父,我幫你。」這時,夏豆突然出現在身邊。

「好端端的你跑這裏幹嘛?這裏很危險。」看着突然出現的夏豆,葉晨直接就要趕她走。

如今的七絕洞天,某種程度就是在【囂】的監控中,被他看到夏豆,這可不好。

「師父,我剛剛感受到了你的精神波動,突然有了點想法,這才來找你的。」夏豆笑呵呵地看了一眼蠱神莽牯朱蛤身上的七絕蠱,然後瞬間離開七絕洞天。

每一個洞天之靈都有自己獨特的能力,比如小蘑菇的蠱神之力,比如司藤的生命大道,還比如阿青的生死輪迴,一歲一枯榮。

夏豆的能力就是強大的精神力,細微至極的滲透力,她的感知能力極強。

再配合蠱神的天蠱能力,可以說,葉晨周身三十米範圍內,一草一木,任何的事物變化都在心中。

這種都在心中可不只是深層次觀察所謂的看到,更有對未來的預見!

周身三十米,未來三十秒的情景都在腦中!

「師父,我剛剛有個想法,我可以在攝魂洞天建立一個生物計算機,進而幫你計算出那條鏈子後面敵人的變化。」來到安全區域,夏豆開口說道。

「生物計算機?」聽到夏豆的話,葉晨微微一怔。

這個詞語他自然不陌生,在科技年代,好多人都提出來過,只是在自己身體中建立生物計算機,這是個什麼邏輯?

「以天蠱為核心,每一個天蠱其實都像是一個小型的計算機,將無數的天蠱聯合起來,就相當於一個無比強大的計算機,而我有將它們串聯起來的能力。」夏豆挺著小胸脯,腰部以下都是煙霧,一臉小驕傲道,「生物計算機除了強大的運算解析能力,還有非常獨特的特點。」

「天蠱是單獨存在的,所以,這生物計算機也是量子計算機,能夠計算的東西超多。」

「這也可以?」

說實話,葉晨的腦洞沒有夏豆那麼大,最起碼,他現在真的沒有想過這個點子。

「聽起來好像大有可為,不過天蠱現在有着蠱神大道之力,是很真實且強大的,而你還沒涉及到大道的層次,真的可以?」

四兩可撥千斤,那一兩呢?

葉晨覺得夠嗆,最起碼現在的夏豆有點夠嗆。

「總得試試嘛!」聽到葉晨的話,夏豆神色微怔,覺得自己真的是漏掉了點東西,不過仔細想想,就算如此,也不一定就不能操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