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高舉重鎚,不斷地向場邊的執法弟子示意,你們是不是把我的對手搞錯了?

而場邊,執法弟子雖然疑惑,但再三確認后,幾名弟子還是告訴胖子:「沒錯,你的對手就是他,這個小孩童!」

好啊!

望著自己面前,那丁點大的小孩,胖子也是醉了。

待到執法弟子確認比武開始,胖子立刻一聲高喝:「小孩,你別怪我,宗門機緣在前,我就不客氣啦!」

一邊說,胖子那肥碩的身形,便如同高牆一般,猛地向小孩衝來!

在距離小孩還有數尺距離的時候,胖子高舉手中的重鎚,一錘落下!

作為一名外門弟子,胖子這一錘落下,他是萬萬不敢把這小孩砸死的,他的想法是,利用重鎚,在擂台上掀起可怕的衝擊,然後將這丁點大的孩子衝到擂台下去。

只要離開小孩離開擂台,自己就贏了!

然而,就在胖子手中的重鎚惡狠狠地沖向地面時,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原本,距離胖子還有數尺距離的小孩,在那重鎚落下的時候,突然,雙腳一動,如同一道閃電,來到了重鎚之下,伸出稚嫩的小手,一把抓住重鎚!

望見這一幕,一臉憨厚的胖子頓時呆了!

他的腦海中一瞬之間閃過無數念頭,而最清晰的一個便是——我真沒想殺人啊!

說來你們可能不信,他是自己撞上來的。

可就在胖子滿臉驚詫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重鎚,彷彿砸向了一面無比堅固的城牆一般,不動了!!

在自己的重擊之下,那城牆,沒有絲毫凹陷,而自己的手臂,卻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之感!

手臂酸脹間,胖子注意到自己的身下,那位穿著紅肚兜的小孩,正用他的手,牢牢地抓住自己的大鎚。

那小手,已經陷入錘面數寸。

剎那間,胖子大驚!

要知道,自己手中的重鎚,那可是自己的家族,在玄天宗煉器堂花費重金打造的啊,上邊還有一套破甲銘文呢!

別說一個小小的孩童,即便就連百戰將軍的戰甲,胖子手中的重鎚都能輕易砸爛好嗎!

可是,就是這麼一把重達600多斤的重鎚,它不但不能給自己面前的孩童帶來任何傷害,反而還被他牢牢地抓在手中。

手握錘柄,胖子不斷嘗試著繼續進攻,可惜,毫無動靜。

漸漸他察覺到了,眼前這孩子不簡單!

想要抽回兵器,和對手拉開距離,但是,那小孩的手,卻牢牢地抓在了鎚子上,不管胖子怎麼抽,那鎚子就是不為所動!

這下尷尬了!

一想到這斧頭是自己的家族花費了300多靈石,才打造出來的神兵,胖子頓時急躁起來,望著小孩,瞪大雙眼,雙腳往地上猛然一蹬,隨後胖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一個勁將鎚子往外拔!

「我就不信了,我天生巨力,還鬥不過你一個小小孩童!」

擂台上,胖子幾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用力地拔著鎚子,而這邊,在與胖子糾纏了一番后,小孩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就在胖子緊咬牙關,渾身是汗地拔錘之時,小孩雙臂稍稍一動。

剎那間,加上武器,幾乎重達千斤的胖子,就這麼被小孩輕輕一甩,飛出了數百米遠,直接撞到外門主殿飛檐之上,這才停了下來。

轟隆一聲,胖子重重落地,失聲大哭。

「嗚嗚嗚,爹,我被一個小孩欺負了!」

而這邊,望著擂台上那神力驚人的孩童,一眾太上長老們驚呆了。

如果沒記錯的話,眼前擂台上的這個孩子,他才剛剛出生沒多久啊!

這才剛剛滿月的孩子,不但已經學會了站立走路,還能輕而易舉地將一名體格驚人的胖子丟出這麼遠,這……假的吧!

而另一邊,公孫昊和他的祖父公孫驚鴻,則是瞪大了雙眼,滿臉止不住的興奮之色!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取得勝利的孩童雙腳一動,一個縱身,飛到了韓飛等人面前。

小小的身體里,藏著三歲小朋友才有的睿智。

這讓蠻兒看起來異常聰明。

望見韓飛,蠻兒立刻恭敬道:「師父!」

這邊,韓飛淡淡一笑,並未理會蠻兒。

目光一瞥公孫昊。

公孫昊早已忍不住一把上前,抱住小孩,臉上掛著一行熱淚道:「我兒,你果然有大帝之姿!」

這邊,蠻兒被公孫昊抱了一陣,只覺得渾身膩歪,用力將公孫昊推開后,蠻兒一臉質疑道:「你就是我爹?」

嗯嗯,公孫昊用力點頭。

「好吧,那你有錢沒有?」蠻兒繼續道。

啊?

此言一出,公孫昊不解何意!

望向蠻兒,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也確實如同林毅想的一樣,原本放贓物的人就想著多放幾處,就算髮現了一個也發現不了其他的,而且還在李陽那邊又做了一手準備,可是兩邊卻都沒有找到。

舍監與老師搜查宿舍內的情況,外邊也自然有人在查找著,邊邊角角全都找了,但是卻依舊沒能找到。

兩撥人馬全都查找過,卻沒有得到任何蹤跡,王世凱也忍不住真著急了,因為東西還真是他偷偷拿的。

爺爺是個老頑固,自己親爹想要往上爬不容易,攀上了二皇子,這才好過一些,如今二皇子交代自己的事情沒辦到不說,可能回去還得挨爺爺一頓毒打。

連人都搜查過了,草地也沒放過的細細查找,那麼貴重的東西,王世凱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人捨得直接扔茅坑裡,自然是找不到的。

林毅與李陽沒有去過王世凱所住的院子,又一直有人證可以證明行蹤,最後山長下了結論,東西應是王世凱自己保管不當丟失,不得再找他人麻煩,這才散場。

王世凱只能自認倒霉。

因為印章一事,原本想要出去的眾人只能放棄原本的計劃。

王世凱:「廢物,連個東西都放不好,要是找不到,本公子讓你好受。」

舍監:「東西我明明已經放好了,但是確確實實是找不出來了,而且他們二人都有人能夠證明清白,想要潑髒水都潑不了。」

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沐休了一日,安陽回來,給林毅二人帶了個口信,隨後便悄悄回了女院。

接連發生了兩起事故,山長又安排了一些人,書院才回歸與平靜,而會試的日子越來越近,在考試的前三天,書院放假了。

林毅與李陽回了林宅,趙遷與孫沐也來到了京城,讓林毅二人沒想到的是,顧家小姐顧嫣然也來了,連帶那個顧旭一起,顧家在京城有宅子,將趙遷二人送到了林宅就去顧府了。

林毅:「進步都不錯,今晚好好吃一頓,讓廚房去準備。」

趙遷:「之前只有不到一半的把握,如今至少也能有七分,還有三天,一起共勉。」

林毅:「共不共勉先不說,這三天最是要小心吃食,能不出門就別出門,我們估計已經讓人發現了。」

孫沐:「林兄這是何意?」

林毅:「我與李陽在京山書院中遭人算計,雖然對方未能成功,但是看樣子也不像是想要放棄的意思,這三天最是關鍵,進了考場,他們也插不進去手了的。」

趙遷二人聞言慎重的點了點頭。

千辛萬苦跑這一趟是為了什麼,可不能敗在這三天,寧願考了未中,等明年再考一次,也不能臨門了考場都進不去。

太子府

趙瑜:「二哥可真是不放棄,居然查到了林毅,派人暗中保護林毅等人,直到他們幾個順利進入考場,銀霜炭一類的東西準備好,一併送過去給他們幾人。」

「屬下遵命,殿下,齊齊哈格爾這邊好像已經有人來查了,南匈奴最近動作不小。」

。 司若風的臉偏向了一邊。

他抬手,擦了一下唇角,「就只有這點力氣嗎?」

莫笛,「我是我你的大嫂,我是司聿衡的女人!我是司聿衡的妻子!」

「妻子!呵——」司若風不屑的笑了一下,他看着莫笛,「你知道,跟你領結婚證的人是誰嗎?」

莫笛的表情彷彿是僵硬住了一樣,她看着司若風,「你什麼意思。」

她嫁給了司聿衡!

當然是跟司聿衡一起領了結婚證。

不過當初…

莫笛回想起來,司聿衡身體不好,跟她去領證的時候,是司若風開車帶她去的,當時的司若風,莫笛就單純的把他當做司聿衡的弟弟而已。

司若風看着她,「跟你領證的人,是我!你嫁給的是我司若風,不是司聿衡!」

莫笛瞳仁猛地瞪大。

她似乎接受不了一樣。

好半天,她的臉色蒼白。

半天沒有說出話來,只是唇瓣顫抖著。

她顯然是很震驚。

司若風回想起來,當初,江秋蘭給司聿衡安排這一場婚事的時候,他跟司聿衡兩個人商量過。

司聿衡覺得莫笛是一個清白的好女孩,而他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不希望耽誤了這一個女孩一輩子。

但是,二人又受制於江秋蘭,沒有辦法拒絕江秋蘭的安排。

於是司聿衡提出來。

司聿衡名義上娶了她,但是跟莫笛結婚領證的是司若風,等到司聿衡以後死後,司若風要麼照顧莫笛,要麼就跟莫笛離婚,給莫笛一筆錢算是補償。

但是司若風沒有想到,自己這一顆心,竟然淪陷在莫笛的身上了。

莫笛捂住了胸口,她胸前的衣扣早就被司若風撕開了,此刻,她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從震驚之後緩過來,「你說的話,我不信,我的丈夫是司聿衡,不會是你!」

「既然你不信,那我就給你看看,我跟你的結婚證。」

司若風說着,站起身,走上了樓。

莫笛其實心裏已經信了。

因為,她了解司聿衡。

司聿衡是一個溫柔的人。

可是那一夜,關上燈之後,他整個人,卻彷彿蓄勢待發的猛獸一樣。

之後的每一夜,都是關着燈。

他熾熱彷彿如同岩漿翻滾,抱着她。

原來,那是司若風。

而自己腹中的孩子,也是他的。

莫笛鞋子也沒有來得及穿,走到門口,想要打開門出去,就算跟她在一起的是司若風,那麼,也有自己拒絕的權利,她現在只想離開!

但是房門緊閉,需要密碼才能打開。

莫笛輸入了幾次都是錯誤的。

就在這個時候,司若風從樓梯上走下來。

他似乎是看到了她要跑。

俊美流暢的五官帶着明顯的不悅。

莫笛發現他來了,有些恐慌,她背靠着門,「司若風,即使你說的都對,即使我們是夫妻,但是這也是錯誤的,我嫁給的是你的哥哥,我喜歡的也是你哥哥,我是司聿衡的妻子!」

司若風雙拳緊握,「你嫁我的是,是我司若風的妻子!」

「不!」

司若風幾步走過來,莫笛想要退,也沒有了退路。 有陳瀟在堵門,秦趙他們自然是沒有這麼輕易就進來把譚雅帶走的。

沈初跟譚雅兩人在房間裡面帶著,兩人看著投屏視頻裡面的狀況。

譚雅看了一眼沈初:「她這麼狠,也不怕結婚的時候被人攔著?」

沈初挑了一下眉:「放心吧,等她結婚的時候,估計沒人敢攔她老公。」

譚雅想了一下,覺得也是:「還是你了解她。」

沈初笑了笑,「不過秦趙也挺厲害的,兩關了,再有一關就能進來接你了。」

聽到她這話,譚雅微微低了低頭,收了視線看著前面的投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