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宋晚舟一頓。

卧槽!!!

好燙好燙好燙。

滾燙的溫度從喉管一路燙到了胃裏,她差點沒有當場暴走,狗屎陸諶要我性命。

我要鯊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宋晚舟的心理活動非常豐富,不過臉上依舊強裝鎮定。雖然裝的挺好的,不過陸諶還是從她精彩紛呈的面部細微表情看出了她十分複雜的心情。

他揉了揉宋晚舟額前細細的劉海。

笑道:「傻不傻。」

宋晚舟好想給陸諶一鎚子,要不是他她至於這麼丟人嗎?

狗男人有毒,每次遇到他都沒什麼好事情,以後她要離他遠遠的。她轉過身去背着陸諶偷偷的喝了一口涼水,然後轉過頭來說道:「走吧,去給你做紅燒肉。」

早做早完事。

「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給我做吃的?」

「……」宋晚舟真的想打人了,「那你到底吃不吃。」

在他面前向來溫婉的宋晚舟再一次露出尖尖的小獠牙,陸諶竟然覺得莫名享受,「你這麼想給我做,我當然要吃的。」

「???」

什麼叫做她這麼想給他做?

能不能要點臉,能不能!

她上輩子跟他做了五年的夫妻,也沒見過他如此無恥的一面,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重生的方式不對,為什麼陸諶現在的變化這麼大。

大到她真的懷疑人生了。

是林亦柔不能滿足他嗎?還是他原本就是這樣的,不過她上輩子沒發現而已。

陸諶笑了笑,問道:「現在好點了嗎?」

「好多了。」

「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什麼,摔了一跤而已。」

陸諶笑容淡了幾分,她還是不肯跟他說,是不是因為她並沒有完全的任性自己,沒把他當做可以依靠的人。

曾經,她似乎也把他當做過唯一的依靠。

只是那個時候他沒有珍惜罷了。

陸諶心裏竟然升起了一種想要重新回到過去的衝動,活了這麼多年,他的人生一向順利,也沒有什麼值得他遺憾和後悔的事情。

哪怕是那次意外,他也只是當做人生的一次經歷,沒有想過再重來。

現在看見對他愛答不理的宋晚舟,他太懷念曾經那個對他笑臉盈盈的女孩兒了。

宋晚舟拿起自己的衣服往外走,陸諶忽然叫住她,「等等。」

她轉過頭來,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清晨的陽光從病房偌大的窗外落進來,淡淡的一層薄光灑在她的身上,光影之中她面色殷紅,整個人溫柔的連臉上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怎麼了?」

他走到她的面前,輕輕的替她拂開她耳邊的頭髮,然後從桌子上拿起一根棉簽一瓶碘伏溫柔的給她擦拭著耳朵上的傷口。

這是他第一次,為一個女人做這樣的事情。

宋晚舟怔愣的看着陸諶認真的神情,眼睛裏寫滿了不可置信。

這樣的表情讓陸諶有些心疼,他以前對她是有多差才會讓她露出這樣的神情。

「晚舟。」

「嗯?」

「對不起。」

宋晚舟纖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這狗男人為什麼忽然說這三個字,她寧願他一直狂炫酷拽吊炸天,這樣她才有足夠的理由繼續討厭他。

宋晚舟轉移了話題,不想回應他的對不起,「能把你的手機借我一下么?我手機昨天摔跤的時候不知道掉到哪裏去了。」

陸諶拿出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宋晚舟,「沒密碼。」

宋晚舟接過電話直接走出了病房門給秦菀菀撥了過去,電話響了幾聲才接聽,一接通那邊就傳來了秦菀菀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有事?」

「菀菀,是我。」

電話那端的語氣突然一變,「粥粥?」

「對啊。」

「你,你跟陸諶在一起?我靠,大早晨的你們兩個怎麼在一起?」

「這個說來話長,你昨天跟王明兩個人……」

秦菀菀說到這就來氣,「我跟你講簡直是絕了,我昨天跟王明兩個人在酒店正準備那啥的時候,你猜怎麼着?

特么的,一群警察沖了進來然後就把我倆帶到局子裏去了。

我就想知道到底是哪個小王八羔子報的警,氣死我了!你說老娘存了二十幾年的貞操好不容易準備送出去了,居然給我來這麼一出。」

宋晚舟咳嗽了一聲,「咳咳,如果……我說那個小王八羔子就是我,你會不會砍死我。」

「啥?」

「你?」

秦菀菀頓了頓,「你丫的。」

聽到秦菀菀沒事宋晚舟終於鬆了口氣,她笑道:「好啦,好啦,我錯了。我就是覺得你不能這麼草率的給出自己的第一次,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別生氣了哈,乖,我晚上請你吃大餐。」

秦菀菀氣鼓鼓的,「為什麼不是中午。」

宋晚舟瞥了一眼門口等她的陸諶,為什麼不是中午……

因為這狗男人想吃紅燒肉唄! 錢掌柜為了能夠讓兒子將來參加院試過得舒服一些,早早就物色了一個小院,別的學子忙忙碌碌尋找可以租住的地方,王福直接就按照錢修說的地址將馬車趕了過去。

兩進的院子,州府這樣的地方,尤其是靠近考場,那是寸土寸金,為了這一個院子,錢掌柜不僅搭了不少的錢,還搭了人情進去才搶到手的。

「真羨慕你們三個,要不是師娘給提前準備的葯,只怕這路上就耽誤了。」

范呂兩對兄弟喝着薑湯裹着褥子,出發第二天開始下雨,走一路下一路,原本四五天就應該趕到了的,中途因為雨大沒能按照預期的到達落腳的地方,找了個寺廟借住了兩天。

雨一淋,風一吹,大家都有了風寒的跡象,樂正將穀苗兒給準備的藥丸拿出來燒了熱水化開大家喝下去。

錢修跟樂正一直有習武,而木端生有個學醫的弟弟,三人的身體比其他幾人要好得多,吃了葯,很快就沒事了,四人卻還是難受了兩天,不過比別人要好,其餘同樣在寺廟借住的學子雖然也喝了草藥,但是效果慢。

等樂正一行人天好能離開了,其他人都還在病著呢。

只是沒想要眼看就要到州府了,雨又下起來了。

「你們四人平日裏還是鍛煉得少了,先生之前就一直強調科舉不易,除了要有才,一具健康的身體也很重要。」

木端生、樂正錢修三人正泡着腳,他們雖然沒有像這兩對兄弟一樣,不過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泡腳驅寒,大家也能一起繼續探討學識。

「藥丸是不能帶入考場的,這雨下的,也不知考試的時候會如何,我讓人多購置了一些老薑回來,到時候一人帶一些進去,萬一下雨,就只能靠一碗薑湯熬過去了。」

錢修也跟着開口,之前覺得衣裳帶夠了就行,現在看來不僅要防止自己生病,還得小心被別人傳了病氣。

「唉,官學里的先生不像咱們先生那樣,課業繁重不說,吃得又不好,睡得也差,剛進官學的時候,差點沒因為撐不下去想不讀了。」

范和忍不住抱怨,別人都覺得官學多好多好,但是真的去了才知曉其中艱辛。

寒窗苦讀四字是一點都不差,不論颳風下雨,天不亮就要起,天黑還要熬著點燈做課業,有時候為了剩些錢,在晚上月亮好的時候,大家都把席子擺在外邊,然後藉著月光看書寫字。

沒有午休,從早上到晚上,只有中午吃飯有半個時辰的時間,排隊打飯,別的有的人帶了書童,可以負責排隊刷洗的事情,他們連喝口茶水都要自己動手,匆匆吃完就要將課堂上沒完成的課業抓緊寫完。

那段日子實在是苦,范和每每回憶都想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堅持下來的,或許沒有表弟全理,他就已經退學不讀了。

而范全理更可怕,本就喜歡念書,光是入了官學第一個越,瘦了足足十斤,差點沒暈倒在宿舍,後來還是范姑姑發現兩個孩子暴瘦,一問之下,吃不好睡不好學業還重。

學業上幫不了了,但是吃食上還是可以的,總算是將媳婦娶到家的薛庄提出了帶媳婦去縣裏住,只要有山,他就能打獵,反正村子裏也沒什麼親人,無牽無掛的,這樣自己媳婦也不用總擔心繼子。

要說范和能夠堅持下來,范姑姑真的貢獻不小,每日給二人費心做飯送到官學門口,差點讓人以為是哪家公子家中的僕婦。

錢修家有錢配了小廝,木端生有個好弟弟,呂家兄弟二人就凄慘得多,只有家中送來好東西的時候補補。

每當這個時候就特別懷念在私塾的時候,還好先生讓他們堅持鍛煉,日常家裏的瑣事也都要求他們參與,有個好的體魄堅持了下來。

「這才院試,以後若是不斷的往上,光是趕考就十分不易,什麼情況都會遇到,你們還是不能疏忽了鍛煉。」

樂正一開口,裹着褥子的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卻也紛紛點頭。

現在距離考試還有不到十天的時間,外邊又下了雨,想到路上的那些學子,若是真的病了,哪怕趕着進了考場,狀態也不佳,難怪那麼多早早就提前趕路的考生。

林家

林毅在給學生上課,如今私塾里的學生並不多,一共十五人,其中三個就是承磊還有樂天姐弟。

樂天在後面悄摸摸的畫了只烏龜,然後貼到了承磊的後背,捂住嘴憋著笑。

前面的承磊也感覺到了,不過一想到後邊是誰,最終沒有轉身,挺直著腰桿繼續聽課。

不過嘴角似有似無的縱容,一臉的無可奈何,然後又恢復了正經,免得被先生髮現不對,到時候小樂天要受罰的,這丫頭最不愛寫字了,而先生,也就是林叔最喜歡罰小樂天的就是寫大字。

元吉坐在前面,畢竟他小,不知後面姐姐的玩鬧。

林毅習慣性的看了女兒一眼,一看那小動作就知道寶貝閨女又作怪了,無奈中又透著寵溺,瞪了一眼,最終還是沒有點名讓自己的寶貝閨女站起來。

「好了,今日練習大字五篇,明日交。」

林毅的話說完,一群學生站了起來跟先生告別,這裏就是先生的家,他們自然也不用等先生走了才走,行完了禮,便收拾東西,然後有序的離開。

「下次不許在課堂上胡鬧。」

林毅走了下來,抬手給了寶貝女兒一個腦瓜子,然後看向承磊,承磊已經將身後的紙給摘了下來摺疊了起來壓在書本下。

「林叔。」

不告狀不求請,但是那神色明顯就是不想讓林毅追究小樂天。

「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總是任由她胡鬧對她並不是什麼好事,將來不是誰都會這樣讓着她。」

兩個孩子也算青梅竹馬,林毅沒有那個心思,他們也如同兄妹一樣,但是越是如此,林毅越不能讓兩人這樣下去,男女大防,按說七歲不同席,林毅卻依舊讓女兒在私塾里念書,自有自己的用意。

。 保護傘的部隊出現,並沒有出乎陳墨的預料。

電影里愛麗絲他們解決了威斯克之後,只是剛放出那些倖存者,便遭到了由吉爾所率領的保護傘部隊的襲擊,大部分倖存者被殺不說,愛麗絲也被抓到了北極基地。

所以對於解決了阿卡迪亞號的問題之後會遭到保護傘部隊的襲擊,陳墨也是做了準備的。

眼見敵人逼近,艾達·王一邊讓帶來的自己原來安保部隊的手下們做好迎敵準備,一邊向陳墨半是開玩笑的問道:「老闆,你需不要去船艙里避一下?流彈什麼的怕弄髒您的衣服。」

對於艾達·王的這個玩笑,陳墨只是翹起嘴角笑了一下:「如果沒有誤差,飛機上帶隊的應該是吉爾·瓦倫汀,前浣熊市的一名女警察,給我抓活的。」

「抓活的?」艾達·王愣了一下,抬頭看著正在逼近的保護傘部隊的飛機,沒有想到怎麼抓活的。

這十幾架來襲的飛機對於艾達·王來說並不是問題,她帶來的安保部隊攜帶了防空導彈,也已經在甲板上提前設置好了,只要開火這十幾架飛機沒有一架可以活下來。

但是現在陳墨要抓飛機上的人,這就有難度了,因為即便以艾達·王變成吸血鬼之後日益發達的感官,也沒有辦法從十幾架飛機里找出陳墨要的吉爾所在的那架飛機。

這要怎麼抓活的?總不能等著對方飛過來自己下來,然後再抓活的吧?

放棄使用防空導彈的話,可是要被這十幾架飛機掃射的。

陳墨自然看出了艾達·王面對自己命令時的為難,顯然她還是沒有脫離原有的思維模式,並不知道遇到這種情況該如何去在不捨棄優勢的情況下完成自己的命令。

於是陳墨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傑克,開口向她問道:「傑克,你有辦法抓到飛機上的人嗎?」

「我可以變成陰影形態飛上去,不過我不知道船長您要抓的人長什麼樣子。」傑克估算了一下距離,發現自己可以用陰影移動跳躍到飛機的機艙里,於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可以做到。

陳墨笑了起來,向傑克說出了吉爾的特徵:「她應該穿紫色的作戰服,胸口有一個看上去很像紅寶石的蜘蛛狀裝飾,把人抓回來,我要活的。」

「我知道了,船長。」傑克點頭記下陳墨所說的吉爾的特徵,默默拔出了自己的匕首,抬眼估算著自己距離飛機的距離,開始醞釀陰影移動。

而陳墨則對一旁的艾達·王說道:「不用介懷,艾達你需要多習慣一下用魔法來思考問題。」

「是,老闆。」艾達·王被陳墨這麼一說,也不由得覺得有些尷尬。

作為吸血鬼,她的力量其實比傑克還要強大,陰影移動她自然也會,這是吸血鬼的種族能力之一,只不過她平時很少用到這項能力,自然也就沒有往這方面想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