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甚至迷失了自我。

萬元在迷霧中繼續向著酒店走去。

剛才的女孩,是可以承載奧札奇肉體的,靈魂扭曲但沒有消失,再扭曲也扭曲不過伊莫庫的影響,伊莫庫可以讓你的靈魂完全變成另外一種形態。

肉體腐爛但算完整,可以說是比較符合奧札奇降臨的肉身了。

然而,萬元並不打算這麼做。

這些女孩已經夠可憐了。

要怪就只能怪這個世界吧。

一切都是世界的錯。

「停下。」

又是一個陌生的路口,一個熟悉的聲音。

聲音中帶著冷峻,戲謔。

萬元轉頭看去,他有一絲疑惑:「你為什麼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是的沒錯。

出現在萬元眼前的男子正是十字路口的黑衣美少年。

在剛在經過萬元的追捕之後,黑衣美少年現在居然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的這種行為用兩個字可以完美的形容。

找死。

不過看他不打算逃跑的樣子,萬元也不急著動手。

這一次不同於上次。

上次沒有經驗,想用觸手抓住他結果被他扭開了,這次不同,這個距離萬元完全可以變成肉網網住他。

以他普通人的速度很難躲開。

面對萬元的問題,黑衣美少年冷冷的一笑:「這不是很明顯嗎,大霧天站在十字路口能幹嘛?當然是占卜了。」

「有意思,那你想占卜什麼?」

「你有能力殺死我嗎?」

黑衣美少年死死的看著萬元,似乎想要看看萬元有沒有說謊。

對此,萬元只能回答:「我覺得我有。」

黑衣美少年嘴角咧開,形態詭異,肆無忌憚的在萬元面前笑著。

笑了一會兒以後,他對萬元說道。

「那好,殺了我。」

「好。」

萬元點頭。

殺是肯定要殺的,就是在殺之前,萬元還有一個疑惑。

「你為什麼想死?」

黑衣美少年眼睛眯了起來:「你為什麼認為自己是個人類?」

萬元:「因為我本來就是個人類啊。」

「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人。」

「這個世界容不下我,但也殺不死我。」

「然而,我喜歡死亡,比起別人的死亡,我更想看到……」

「自己的死亡。」

「但沒人能殺死我,我就只能讓她們死來取悅自己。」

「現在你出現了,一個自詡為人類的非人。」

「來吧,殺了我!」

「讓我感受無盡的歡愉!」

。 陳勝吳廣等人的投靠,讓知世郎王薄興奮不已。泰山寇實力大增,這使得野心勃勃的王薄不再滿足僅僅在泰山郡稱王稱霸,更想着佔據整個徐州,然後稱王……再聯合其他勢力,推翻大漢王朝,逐鹿天下。

王薄想的挺好,其也有這個資本。麾下能臣眾多,再加上新投的陳勝、吳廣、陳友諒、李垂等人,哪怕忠誠度不高,但從形勢上來看,他們為了對付陶謙和戚繼光等漢將,在短時間內還是不會脫離泰山寇王薄的。

此時徐州泰山郡賊寇,知世郎王薄,宴請陳勝吳廣等人。宴會之中,商議如何對付戚繼光和陶謙大軍!

這時毒書生李垂吐言,漢軍當前不知王薄與陳勝軍合併。敵明我暗,可趁機埋伏一波……

此言一出,讓在場所有將領眼前一亮,仰慕的眼神投在李垂身上。這言的確可行,戚繼光等人甚至都不識泰山郡知世郎王薄!

若是戚繼光貿然領軍進入泰山郡,王薄便可帶着部下隱於暗處,運用陷阱、奇謀、野戰等,使得戚繼光大軍人數逐漸減少,隨後四分五裂,化為灰燼。

「李垂先生妙計,吾王薄敬先生一杯。」

王薄看上了李垂的才華,表示自己的尊重敬佩之情,舉起斟滿美酒的碗,浮一大白!

李垂見王薄此舉,眼前一亮,接着便是很好的將內心的想法壓制下來。當前為陳勝軍的軍師,若是棄陳勝而轉投王薄,實在是不厚道。

即便自己是陳勝綁來的,但其厚待自己,讓自己感動不已。故不會轉頭投靠王薄!

陳勝吳廣等人見李垂沒有接受王薄敬酒,心中皆是鬆了一口氣。而後為緩解尷尬,陳勝起身浮一大白,表示對王薄的感謝。

宴會進行了半個時辰左右,王薄軍中的將領已然與陳勝軍將領活絡認識。其中陳友諒與那王薄軍中將領:鬧天龍、彭虎、郭子和、郭方預、白瑜娑交好!

就差上香跪拜,結義成為兄弟了……

這陳友諒滿是心機,雖說是跟着那陳勝吳廣等人暫時投靠王薄。但其野心,使得其魅力爆發,與那王薄部下將領關係密切!

宴會結束,知世郎王薄已然了解陶謙軍和戚繼光軍的大概實力。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報告!漢軍抵達泰山郡!」

一斥候前來彙報情況,引的那知世郎王薄大怒。自己不去找那漢軍麻煩,反倒是他們來找自己麻煩?既然敢到泰山郡境內,那就要給這些漢軍有點顏色瞧瞧!

王薄氣急敗壞,大手一揮,喚來自己兩員心腹愛將,孫華和趙萬海。

命令他們倆,帶上一萬士兵與那吳廣一同,去阻擊埋伏戚繼光等人!李垂的話,一直在王薄腦海中回蕩。

泰山郡密林山地較多,可隱蔽于山林之中。藉助火攻或是陷阱,不廢一兵一卒傷那戚繼光等人性命!

「末將遵命」

二將領命,隨即去喚那陳勝軍中的吳廣,讓其為大軍出謀劃策。畢竟這吳廣對戚繼光和陶謙軍的情況了解較多……

有其帶路或是幫助,也為孫華和趙萬海省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如此一來,戚繼光等人不知有埋伏,一頭扎來陷阱之中,死傷慘重恐怕難以避免!

二將領命以後,便是點上萬人向南邊進發,往南邊泰山郡邊緣處的那奉高、梁甫兩縣進軍。

再轉至戚繼光等人視角,他們北上泰山郡,在這一路上小心謹慎行軍,生怕遇到陳勝吳廣等人的埋伏。

抵達泰山郡境內后,便是派遣斥候前往打探消息,這不打探還好,一打探就暴露了蹤跡!

知世郎王薄在泰山郡作威作福有些時日,暗線遍佈四處,那戚繼光麾下派遣出去的斥候向著一砍柴夫打探情報,砍柴夫直接會意這斥候想法,謊報情況以後,便是火速向著附近暗線統領彙報情況。

那暗線統領再將情報彙報給知世郎王薄……戚繼光大軍進入泰山郡不到兩日時間,這王薄便是清楚了戚繼光等人的行蹤。

王薄除了派遣心腹愛將孫華和趙萬海出戰,還讓陳勝和陳友諒、李垂等人,帶着本部士兵去戚繼光大軍必經之路進行陷阱和埋伏。

雙重佈局,只待戚繼光等人險入……

可惡至極!

這王薄與陳勝相比,倒是有些腦子。再加上其佈局划策皆是詢問毒書生李垂,這就使得其計謀被不斷完善,可行度高達百分之八十。

戚繼光等人不識知世郎王薄,聽了回來彙報情況的斥候的話,一路北上向著奉高進發。

「咳咳!泰山郡一片欣欣向榮,應該沒有遭到賊人的破壞吧……」

戚繼光率軍一路走來,泰山郡境內並沒有出現千里無雞鳴,白骨露於野的慘狀。

不說全部富裕,但勉強裹腹還是可以達到的!戚繼光大讚泰山郡太守賢明,孰不知那泰山郡守已然被王薄架空,成為一具傀儡。

王薄作為泰山郡無冕之王,怎麼會看着治下百姓民不聊生?其也是百姓反叛,故深知百姓反叛的危害。故其在起義成功並且架空郡守以後,便是派遣麾下文官對整個泰山郡進行治理。

同時眼線什麼的,遍佈泰山郡每個角落……

戚繼光渾然不知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若是其知道這些欣欣向榮之景皆是王薄這位起義軍做成的,又不知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或許是詫異,又或許是驚訝,更或許是嘆惜!

「大軍進發」

對於泰山郡,戚繼光心中無比滿意,自認為是多慮了。這泰山郡欣欣向榮,怎麼會有賊人存在呢?或許臧霸所思是多慮了。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而去!

戚繼光大軍抵達奉高縣,正欲進入歇腳。卻被人阻擋在城外,死活不讓進……這是怎麼回事?

「將軍,吾感覺不對勁,但是不知哪裏有問題。咱們先不要貿然進入吧!」

梁師泰拍馬來到戚繼光身旁,對其勸說道。這話說真的,救了戚繼光大軍所有將領的身家性命!

戚繼光在抵達奉高縣外時,見城門未開,便是準備帶軍靠近后高呼。而那城牆之下,孫華帶領五千弓箭手隨時待命,就等戚繼光傻不愣登的靠近城,再一舉探頭出來,萬箭齊發!

「所言極是!還是先命令斥候進去打探一番吧,行軍當萬分謹慎,不可有一絲馬虎。」

話畢,戚繼光大手一揮,派出一支十餘人的斥候軍。讓他們先行進入城中,打探情報!

若城中有埋伏,則大軍免受損兵折將之苦。若沒有埋伏,則大軍進城便是……

戰場之上,斥候打探消息乃是必不可少之環節。畢竟不像現代時期,有無人機、熱感應、雷達等一大堆探索情報的工具!

這一點,也是袁軍當前還需加強的地方。畢竟斥候也是士兵,若是每抵達一處,便是損失一大堆斥候。

那打到後面,士兵光是擔任斥候被賊軍滅殺了……

話又說回來,那戚繼光派遣出去的斥候,在進入城中以後,便再無了音訊。早就交代一刻鐘時間回來,此時都快半個時辰了,也不見那十餘位斥候中有一人回來!

這還不夠明白嗎?

「哎,多虧兄弟提醒,否則此戰又要損失慘重!」

戚繼光拍了拍身旁的梁師泰,感激的說道。隨後便開始商量對策,如何消滅城中的賊人!

賊人一共多少,戚繼光等人也不知道。獅子搏兔,尚拼盡全力,故戚繼光等一眾將領,沒有輕視……

「梁師泰何在?」

「末將在!」

「吾命汝為先鋒軍,楊志為副將!領三千士兵前往攻城,結盾陣進行防禦,破開城門。」

戚繼光這個命令下達的非常好,梁師泰手中大鐵鎚早已饑渴難耐,只見其拱手俯身接過命令,便是點上大軍向城牆處進發。

推衝車,結圓陣,攜大盾。梁師泰大軍宛如一個鋼鐵巨獸,緩緩向著奉高城牆進發。

這奉高城牆並不是特別牢固,更不用說那城門了,城中賊軍埋伏,待梁師泰軍進入射程以後,便是探身出來,彎弓搭箭,萬箭齊發。

可惜早有準備,那一支支羽箭如同雨點一般,滴在那『鋼鐵巨獸』之上,對梁師泰大軍造成0傷害。

梁師泰大軍緩緩移動至城門處,衝車推進,城門轟隆巨響,吱嘎聲不絕於耳。更有盾下的諸多士兵,奮力推那城門!

大概一刻鐘時間,城門已然抵達崩潰邊緣,但就是還差了那麼一些。

「讓開,本將軍來。」

梁師泰見這城門一直不倒,直接怒吼一聲,手中兩個大鐵鎚掄圈,用盡全力轟在那城門之上,僅僅兩錘下去。

碩大的木製城門,轟然倒塌,城門開!

「將士們,殺!」

戚繼光見城門打開,便是帶領剩餘將領出擊,魚貫進入城中。此時那賊軍一臉懵,沒有想到這城門會被梁師泰兩錘轟倒。

(這城門之所以會倒,主要是之前眾將士的賣力,使得城門堪堪要倒。梁師泰則是兩錘擊中關鍵處,便是讓城門倒塌。)

若是平常時期,百錘下去,估計都轟不倒城門!

城中賊人見漢軍魚貫而入,大驚失色的同時。賊軍統領孫華組織大軍繼續反擊,號令眾將士放下手中弓箭,掏出腰間佩刀,與漢軍肉搏……

說到這裏,又不得不提一下袁軍盔甲配置了。袁術擁有系統商城和那麼多召喚點,卻不知將好剛用在刀刃之上,只知道召喚人才,而不知兌換一些精鍊兵器製作圖或者是堅硬盔甲製作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