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三世又彈了顆糖豆在嘴裏,瞄了一下男孩的褲子。

好吧,他確確實實的尿褲子了。

「說實話,你沒有發現嗎?我們每次穿越過的時空都表現的特別奇怪嗎?無論哪一個時空,好像都有長羽楓和K的存在,他們要麼在對抗中生,要麼在對抗中死……或者說,那種奇妙的像是命運一樣的東西,太吸引我了……要知道,擁有一個宿敵是多麼難得。」

長羽楓手上的香煙還未燃盡,看着突然從時空裏出來的人,一動不動,聽着他們的談話,而其他的八個人都警惕起來,發現是兩個小孩子也沒有要動手的意思。

不過,在他們看來,這兩個小孩子淡定自若的樣子是極為反常的,就連陳琳也稍微有些猶豫不決,她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去解釋……

現在的這種情況。

「你們不用緊張,我並不是來干預這個時空的,我只不過在找一個人,他長的很高,帶着一副白色狐狸的面具,是一個會冬天扇扇子的怪人,或者是,壞蛋,如果你們中有人見過,我希望……你們能夠告訴我……長……羽楓醫生?」

三世將自己的小木盒伸出來,想要彈一個糖豆給一臉嚴肅的長羽楓。

長羽楓只是看着她,不作言語,也沒有任何錶達。

「嘿!三世!這個時空的長少主肯定不認識你!不是嗎?你說我們來自於【β時空】,而我們在【α時空】穿梭,如果找不到那個怪人的話,我們的飛船就沒有辦法飛回原本的時空,那就一定會糟糕透頂了……」

男孩子捂住了自己的褲子。

會害怕的尿褲子的孩子,陳琳還是第一次見。

他的樣子有些過於可愛,以至於又讓人很奇怪的心疼。

陳琳看向所有人都在注視的女孩,她被稱為三世,也就是派洛斯三世。

派洛斯三世將糖豆盒放回了口袋,將機關槍拿了出來,朝地面開了一槍,用極為強勁的臂力抗住了槍械的后坐力。

【buci~jiu~】

新的傳送門轟然打開。

只見傳送門中一道紅色的火焰噴薄而出,就好像傳送門內的世界正由火焰燃燒,熊熊大火毫不客氣的做了一次時空穿梭者。

「不行!【赫赫瑪】!那些遠古的人類還在放火燒我們的飛船!正是糟糕……」三世收槍,迅速將一顆藥丸似的東西丟在了地上。

「希望我們能夠在這個世界找到那隻狡猾的狐狸!」

那藥丸嘩的一下變為了一輛像是甲殼蟲一樣的老爺車,三世立馬拉着赫赫瑪的衣服,將他拖入了老爺車的後座。

在眾人反應不及的這一分鐘里,三世一下子跨上老爺車,猛然開足馬力,轟鳴著由老爺車上天入地的飛行火焰中消失了。

無論是太過於睿智的長羽楓還是太過於冷靜的陳琳都沒有一時半會兒接受「奇怪的傢伙」「穿梭時空」「來到自己身邊」。

匆匆得來,匆匆得去,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奇葩行徑……

也就在這房間內的八個人面面相覷,長羽楓停頓住不知道該怎麼去理解的時候。

三世駕駛的老爺車又如風一樣回到了他的面前。

「對了,我有駕照!長少主爺爺,可別跟我爺爺告狀,好嗎?雖然你們現在還不認識,但是在某種情況下,如果你真的想要和K同歸於盡的話,這裏的一切又都會重啟,那樣的話,你就一定能夠明白現在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麼……」

三世又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好吧,說了和沒有說一樣……有時候我也挺討厭這種情況的,因為你根本沒有辦法和其他時空的人解釋,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又或者出現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是的……就像我沒有辦法理解我那麼喜歡芝士蛋糕的奶香味一樣~還有,我不由自主的無法控制的前列腺……」

赫赫瑪沮喪的聳了聳肩。

他們的目光都看向了長羽楓。

長羽楓的白大褂在微風中搖曳。

他並沒有那麼不懂現在的情況,但是又難以言表。

比如,他知道這兩位應該是一句假話也沒有說。

他們不是同一個時空的,他們是時空穿梭者,他們來自於更遙遠,科技更發達的未來,他們可以隨心所欲的不在乎時空悖論的理論干預,他們並不會因為他們不相識而出現尷尬的表現,所以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不同時空相同的人類了。】

自己,是他們認識的人里,比較親密的一個也說不定。

雖然大多像瘋人瘋語……

如果有一個人穿越時空來到你身邊,那大多數的時候,你一定不知道,又或者會被他的穿越行為而改變。

如果你知道了,那說明,他的出現並不會受到時空悖論的懲罰……

也就是【α】與【β】的區別……

長羽楓大概以最快的速度時間——一分鐘——整理出來的三世和赫赫瑪為什麼會出現和出現后的「後果」。

長羽楓教授的思緒轉的很快。

雖然結論並不重要,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默默的看着這個一臉關心他的派洛斯三世和尿褲子小鬼。

三世略帶可憐的看着長羽楓,擰了擰這輛神奇老爺車的發動閥門。

「哦~祝你好運~α世界的長爺爺,如果你選擇和K同歸於盡的話……記得……給α世界的陳奶奶打個招呼……我是說……一定還有別的辦法,不至於和那個魔頭一起去死……額……我是說,好吧……你有自己的想法,不應該由我來改變你,但是,聽我一句勸,長爺爺,壞人是殺不絕的……和他們同歸於盡簡直是最糟糕的想法,沒有之一……」

「嗯嗯!」赫赫瑪瘋狂點頭。

「當然,如果你實在是!必須要用這個方法的話……」

三世長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陳琳。

「多給陳奶奶打個電話……這樣也許大家都會好受一點……比如說……寧子明叔叔……」

「對對!」赫赫瑪更加篤定的點頭。

說完,三世拉了拉發動機,老爺車外形是老爺車,但是性能卻直逼強悍的戰鬥機了。

「再次祝你好運!在這個世界毀滅之前!」

【祝你好運!】

【在這個世界毀滅之前!】

再一次的,三世和赫赫瑪一溜煙的離開,那輛老爺車在天空中飛行,比這裏任何飛行工具都快的老爺車毫不留情的穿梭在了每一個所到之處人們的視線里——化為了一道光影,迅速溜走。

屋子裏又只剩下「敢死隊」的八人,還有一臉平靜的長羽楓。

或者說……

這並不是作為「神明」的【長羽楓】,而是作為人類高智商男性代表的【基因學家】長羽楓。

他們彼此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說什麼,但又好像什麼都說了,眼中凈是迷茫。

他們把【解釋】剛剛情況的期望的目光投向長羽楓教授時,長羽楓教授已經閉上了眼睛。

「為什麼唯獨這個α世界沒有被合併,我想唯一的解釋就是,這個世界的K大有來頭……但我又不知道怎麼……好吧,我只是不想要去捲入他們之間的宿命糾葛……」

老爺車的車前鏡並沒有快速掠過形成的弧影,而是非常清晰可見的周遭事物,這是一個顯示器,將老爺車外部的畫面慢放到了與速度閾值相匹配的程度。

並且,老爺車是自動駕駛的,三世唯一的作用就是在屏幕上點擊要去的地方或者距離。

他們輕鬆的穿越過人類聯盟的邊界,迅速到達了影國境內。

三世對於這個還沒有毀滅的【α時空】有所了解,但是也定然有很多無法想像的事情存在。

比如,天空中出現的第二個太陽。

藍色的太陽。

他們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

「哦~快看!三世!藍色的太陽!」

那輪藍色的太陽掛在天空,完完全全和天空不再違和。

這輪藍色的太陽,實在是太過於憂鬱,以至於三世和赫赫瑪不約而同的望向它,它也回應以詭異的藍光。

「我想,我已經知道了……這麼糟糕的事情,我應該早就想到的……」三世難過的嘆了口氣。

然後丟給了赫赫瑪一個小藥瓶。

「吃了它,不讓你的身體在半個小時之內就會腐爛!」

說完,她給自己灌了一瓶。

赫赫瑪嚇了一跳,立馬咕嚕咕嚕的喝完了。

「這是什麼?你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你已經尿褲子了,還怕再尿一次褲子嗎?」

影國的旅途開始的很快,結束的也很快。

老爺車以寄超級快的速度掠過了這裏,不放過沒一個地方,每一個可以進入的區域。

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卻也只是像一陣風,從所有影國的感染者身邊掠過。

「這是……說來難為情,剛剛喝的就是我們的感冒藥劑罷了,儘管在這裏,會被當成救世的神葯……」

三世將自己的馬尾辮扭到後腦勺,咬了一下牙關。

「我沒有感冒啊……為什麼要嚇我喝感冒藥呢……我也,嘗出來了,小時候老媽經常給我喝來着……」

赫赫瑪嘟嘴。

「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不是嗎?你認為珍貴的東西,到頭來在別人的眼裏,卻是隨處可見,甚至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感冒藥!很有用!」

「我想也是,赫赫瑪,這就是科學……無情的科學……」

一粒糖豆彈到了嘴裏,三世開始閉口不言。

飛躍蒼穹的老爺車在藍色的天空發亮,如魚躍龍門般,老爺車的龍頭快速的向前。

【buci~jiu~】

時空之門吞噬了老爺車。

世界,歸鳥入林,鯉躍雲遊。

。 中午的時候,陳瑤終於幽幽的醒轉過來。

想着昏迷前得知的事情,她的心臟再次狂跳不止,差點再次暈過去。

努力的穩住心神后,陳瑤才注意到,自己好像正在酒店裏。

發現這一點,陳瑤眼皮陡然一跳,下意識的撩開身上的被子。

直到確定自己還穿着之前的衣服,她才稍稍放下心來。

這時候,一陣輕微的聲音傳入她的耳朵。

循聲看去,才發現房間裏面還有一道門。

聲音就是從裏面的房間傳來的。

好像是爺爺的聲音。

陳瑤側耳仔細的傾聽一陣,從床上爬起來,擰開房門。

果然是爺爺!

只不過,除了爺爺之外,還有兩個人!

林羽和寧亂!

見到兩人,陳瑤心中頓時一慌,匆匆將房門帶上。

「既然醒了,就進來吧!」

房間里傳來爺爺戲謔的聲音,「放心,他們不會吃了你的!你丫頭之前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這下知道怕了?」

廢話!

陳瑤心中輕哼一聲。

能不怕嗎?

這兩個人要弄死自己,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而且,被他們弄死,自己死了都是白死!

默默的心中吐槽一陣后,陳瑤這才壯著膽子,小心翼翼的推開房門。

她這才發現,三人的面前,還擺着三片泛黃的玉簡。

陳瑤驚訝,下意識的問道:「你們找到玉簡了?」

「他們兩位出馬,還能找不到嗎?」陳學海好笑的看孫女一眼,又沖她招招手,「別在門口杵著了,快進來吧!」

其實,在陳瑤昏迷后的半個小時內,他們就找到了另外兩片玉簡。

不過,這三片玉簡可不是屬於他們任何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