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和你們梅林村中間只隔了一條村的聖魂村,確實有個小鬼的情況和你一樣,也是先天滿魂力,並且就連武魂也和你一樣,都是廢物魂藍銀草!」

素雲濤向墨白解釋著,語氣中還帶着驚訝。

一天之內,在他手中覺醒出兩個先天滿魂力,簡直不可思議。

可惜的就是,他們覺醒的武魂都是廢物魂藍銀草。

可惜,太可惜了!

「哦!」

墨白聞言輕輕哦了一聲,就沒有再問了。

藍銀草是不是廢物魂,他沒興趣和素雲濤爭辯。

他剛剛問那個問題,只是想知道唐三的消息而已。

聽到素雲濤剛剛的話,墨白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了,他的年齡,剛好和唐三一致,大家都是剛覺醒武魂。

不出意外的話,他會在諾丁城中遇到唐三。

畢竟離梅林村最近的擁有初級武魂學院的地方,就是諾丁城了。

見到墨白平靜的就接受了自己的武魂是廢物魂的事實,素雲濤有些驚訝。

不過見墨白沒有繼續追問了,他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下一個!」

很快,在墨白後面覺醒武魂的幾個小孩,也都被素雲濤判定為沒有成為魂師的潛力。

「魂師大人,怎麼樣?」

「我們村子擁有成為魂師潛力的孩子嗎?」

素雲濤帶着墨白他們走出教堂后,村長蘇梅遷連忙上前詢問了起來。

「抱歉啊,村長,你們村子今年還是沒有!」

「雖然有一個先天滿魂力的,不過他的武魂卻是廢物魂藍銀草,基本上也不可能成為魂師的!」

素雲濤看着滿懷期待的村長蘇梅遷,遺憾的搖了搖頭。

「不,村長爺爺,我一定能夠成為一名魂師的!」

素雲濤的話音剛落,在村長蘇梅遷還沒來得及失望的時候,墨白就出聲了!

他沒興趣和素雲濤爭辯藍銀草是不是廢武魂,卻不願意讓村長蘇梅遷失望。

這幾年,村長和村民們都幫了墨白很多!

「魂師大人,這……」

村長蘇梅遷看向素雲濤滿眼茫然,一時間被眼前的情況有些搞糊塗了。

「村長爺爺,我就是那個覺醒了藍銀草武魂卻擁有先天滿魂力的人!」

「藍銀草就算是廢武魂,我也已經先天滿魂力10級了,只要成功吸收一枚魂環,就能成為一名魂師!」

「何況在我看來,藍銀草也不一定就是廢武魂,藍銀草幾乎在哪裏都能看到,可見它的生命力極為頑強!」

素雲濤還沒開口,墨白就先向村長蘇梅遷解釋起來了。

聽到墨白的話,村長蘇梅遷的老眼頓時一亮。

「對對,小墨白說的沒錯,魂師大人,是這樣的吧?」村長蘇梅遷雙眼發亮的對着素雲濤詢問了起來。

「這麼解釋的話,也對!」

「雖然他的武魂是廢武魂,可是只要吸收一枚魂環,他就能從魂士升級成為一名魂師了!」

素雲濤略帶詫異的看了墨白一眼,沒想到墨白還有這樣的見識。

從魂師等級上來說,是這樣沒錯的。

…… 之前小傢伙說翻跟頭,除了蘇小荷和齊墨晨還有老爺子,厲理那一家子祖孫三代五口人全都以為厲天昊說著玩的,不可能會翻的,結果厲天昊就真的連翻了好幾個跟頭,特別的有范兒。

現在他說要唱戲,厲理一家子直接傻了,這孩子要是說能唱,那就一定是能唱的,這孩子從來不撒謊。

這是有多優秀呢,要什麼會什麼,怎麼他家的兒子孫子一個個的全都不行呢。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據說厲天昊可是連跳了好幾級,現在都要升初中了,只是因為他實在太小,這個年紀都不到上小學呢,所以,齊墨川最近才沒同意再給他升級了,先小學六年級里讀一兩個月,再升初中吧。

不然,跳級跳的實在是太快,那小模樣要是到了初中,真擔心保安都不許他進去學校,打眼一看還以為他是幼兒園大班的走錯大門了呢,不過,按照厲天昊的年紀,還真的就是幼兒園的大班。

怎麼看都不象個初中的學生,怎麼看都象一個小奶娃。

「昊昊,這不好唱吧。」厲理熱絡的看向了厲天昊,這一刻是熱心的緩和氣氛,讓老爺子淡忘記剛剛的不愉快,讓一切恢復正常,他也就過關了。

不然要是被趕走了,以後他在老爺子面前就更難有所表現了。

「不會呀,好唱。」厲天昊不明所以然。

厲理搖了搖頭,「沒有虞姬你一定不好唱。」

這話,其實是有道理的。

不過,到了厲天昊這裡,啥都不算事。

「二爺爺,這個虞姬的問題其實很好解決的。」

「怎麼解決?」厲理越聽越好奇了,恨不得鑽進厲天昊的腦子裡一探究竟。

「簡單呀,我再試演虞姬就可以了,一人兩角。」

「霸王和虞姬你一個人唱?」這下子,換蘇小荷好奇了,怎麼兒子這麼厲害,她這個當媽的從來不知道呢?

「對,媽咪要不要聽?」

「要。」蘇小荷半點都不遲疑,巴巴的盯著自家兒子,就想看看這臭小子是怎麼一人飾演兩角的。

那太難了。

大廳里,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小傢伙的身上,老爺子甚至還伸手示意傭人趕緊拿遙控器把電視里的聲音消了,好認認真真的聽厲天昊唱戲。

他此刻與家裡其它人一樣的想法,這小東西只要說了就一定能行的,否則,絕對不會說的。

果然,厲天昊一開口,只一句,現場的每個人都驚艷了。

甚至於連姚紅都呆怔怔的看著唱的有板有眼的厲天昊,移不開視線了,同時,還悄悄的給鼓掌,這完全是厲天昊自己拼來的。

從霸王到虞姬,再從虞姬到霸王,每一次角色的轉換,厲天昊都轉的剛剛好,男聲女聲的唱腔都別有一番韻致,可以說是一種絕對的享受了。

一齣戲唱完,老爺子朝著小傢伙擺擺手,「過來,到太爺爺這裡來。」

厲天昊立刻屁顛顛的一收手就跑了過去,「太爺爺,我唱的好嗎?」

「從哪裡學來的?」老爺子盯著自家重孫子,最近他雖然沒有親自教導厲天昊,但是小傢伙的作息他可是都知道的。

直接派人去打聽就是了,這很簡單的。

所以,每天都有人向他彙報的。

關於這個孫子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就因為知道小傢伙的作息,他才好奇從來沒上過戲曲培訓班的厲天昊是怎麼唱出這麼地道的戲曲來的,都不差了電視里那些專業演員的唱功,簡直是太棒了。

他是真的更喜歡聽厲天昊唱戲。

「百度呀。」

「百度?你就是百度里搜索到一齣戲的視頻,然後照著視頻里的演員的唱腔學的?」這也太絕了吧,要是誰都能象厲天昊這樣只是看看視頻就唱的這樣好,那麼那些教戲的老師豈不是要失業了?

這是赤果果的搶戲曲學院的老師的工作呢。

「嗯嗯,就是這樣的。」

老爺子服了。

蘇小荷更服了,「厲天昊,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跟著視頻學戲呢?」她這個媽,做的實在是太粗心過頭了。

「呃,媽咪你都多久沒回家了?」所以,根本沒理由沒資格教訓他吧,他可是師從齊墨川帶給他的老師,雖然一周沒幾節課,但是上課的課時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誰教,是能不能學到新的東西。

蘇小荷臉紅,立刻閉嘴噤聲了,兒子一句話,就把她打回原形了。

最近,她與齊墨川鬧彆扭,還真的是很少管兒子,這是她的失誤,是她對兒子的歉意。

看來,以後就算是不回家,也要時常與兒子聯絡感情,時不時的了解和知道兒子的變化,不然她這個母親做的太不稱職了,從此刻開始就要檢討自己了。

見她不吭聲了,厲天昊也不會一直追問著不給台階下,很自然的就看向了老爺子,也轉移了大家的視線,「太爺爺,我唱的好不好?」

「好,果然不愧我齊家的孩子,你這是無師自通,很棒。」

「嘿嘿。」小傢伙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虞姬和霸王兩個角色都唱的不錯,來,告訴太爺爺,你是要十萬元的獎勵,還是要太爺爺手上百分之零點五的股份獎勵?」老爺子一臉慈祥的看著這個重孫子,越看越喜歡,比他爹地齊墨川當初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百分之零點五的股份獎勵一出口,厲理的眼睛都直了,與他同樣直眼睛的還有厲凌飛,百分之零點五聽起來是個很小的數值,但是齊氏的資產太龐大,百分之零點五就是幾百億,那可不是開玩笑的,那可是個大數目。

厲理眼看著自家人又要發作,先是伸手一捏姚紅的手背,「別亂說話。」

姚紅經歷了之前的刺激,此刻已經不敢再多說話了,都說說多錯過,這是真理,回頭對張夢道:「別亂說話。」

張夢壓根沒想說,不過她也沒有在人前回應姚紅。

然後,這所有人又一起看向了厲天昊,就看厲天昊要怎麼回答,正常人一定是要百分之零點五的股份的,誰要十萬誰是傻子。

然後,厲天昊在接收到眾人的好奇表情時,終於開口了。

。 熾熱的岩漿之中,火麟正在肆意遨遊。

在他不遠處,一名紫府初期修士正在岩漿中尋寶。

只見他小手一揮,一旁原本緩緩流淌的地火猛的暴動而起,瞬間將這名紫府修士體外的法力護盾打的暗淡,頓時將他嚇了一跳。

連忙輸入法力,穩住體外的法力護盾,向著上方游去。

「嘿嘿,這些人類修士也沒有那麼厲害嘛。」望着遠處落荒而逃的修士,火麟心裏得意的想着。

忽然間,附近的岩漿有着聲響傳出,頓時吸引了他的注意。

等到他抵達后,發現兩名紫府修士正在對峙。在他們兩人中間,正有着一枚赤紅色的赤煉火銅。

「李道友,這塊赤煉火銅是我發現的,你這強搶的行為可不好吧?」一位面帶須髯的鐵塔般的壯漢瞪着對面一位身材矮小的老者,臉上帶着明顯的不悅之色。

「嘿,這岩漿湖中的一切都是無主之物,誰先搶到手,那就是誰的。」

說完,老者身形一閃朝着赤煉火銅而去。

不過,鐵塔壯漢早已有所防備,一拳轟出,將其攔下,兩人就此發生激斗。

劍光森寒、寒氣逼人,拳影橫空、力量十足,將四周岩漿激蕩而起,滾滾翻騰。

「好機會。」在兩人激戰正酣時,火麟遁入岩漿中,控制滾燙的岩漿沒過赤煉火銅,將赤煉火銅奪走。

等到兩人停下來,火麟早已帶着赤煉火銅消失不見。

接連讓人族修士吃癟,這讓火麟十分興奮,不斷的在人類修士身邊遊盪。

……

遼闊的岩漿湖上,熔岩翻滾,赤焰遮天,滾滾黑煙遮蔽,天地間一片火紅,幾乎沒有了晝夜之分。

葉聖林從岩漿湖面緩緩飛過,突然間,前方岩漿上冒起一個鼓包,見狀,葉聖林趕緊避開。鼓包迅速漲大,緊接着爆開,一陣悶響,滾燙的岩漿四處飛濺。

黑紅色的毒火之氣散發而出,帶着刺鼻難聞的氣息。

葉聖林修鍊的是水屬性的功法,在岩漿湖中實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消耗的法力也多了許多。

因此,他每次在岩漿湖中下潛的深度並不深。再加上他運氣似乎不是很好,來到這岩漿湖數月,費勁功夫,所得也不過幾塊二階火晶砂,烈火鋼等靈物。

就在這時,原本平靜的熔岩火海如同沸水一般翻滾了起來,滔天的火浪湧向天空,隨即向著岸邊狠狠的撲去。

葉聖林一個激靈,化作藍色遁光向著高空而去。

不過,岸邊還是有着一些鍊氣、築基修士反應不及,被滾燙的岩漿融化。

「這是?」無極門兩位金丹修士對視一眼,紛紛朝着岩漿深處游去。

本來他們兩人正在打坐恢復法力,這岩漿的暴動頓時吸引了他們兩人的注意力,恐怕是一些金丹修士在岩漿深處有所發現。

……

岩漿湖下一千兩百丈深處。

三道人影分站三方,包圍着一隻巨大的火紅異獸。

這隻異獸體型極大,足有數十丈大小,渾身上下都覆蓋着赤紅色的鱗片,頭頂兩側長著一對蒼勁有力的龍角,身上散發着極為熾熱的氣息,彷彿和整片熔漿融為一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