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是才穿入到那玄境之中,他只覺得入眼的這片花叢倒是極美。非要說的話,這裡看上去……不太像是一個兇險之地。

有琵琶聲從遠處傳來,祁緣閉眼聽了一會兒,不知怎麼的,只覺得這曲調聽起來倒是十足的讓人覺得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四百零三章暴露面對天陣院的這一大群人,蘇凌絲毫不懼。

她說的也是事實,由於聚靈陣的效果顯著,丹院系的很多人都已經忍不住就地打坐,進入了修鍊狀態。在這個時候,最忌外界的喧鬧打擾。

若是在修鍊狀態里遭到打斷,嚴重的甚至可能走火入魔。

因此她作為學首,也絕對不能……

《丹道至聖》第三百七十一章氣勢壓制 之前被江小魚送給姚烈的那條琉璃珠手鏈,其實是劇組用來拍攝的道具。

因為江小魚喜歡,所以後來換衣服的時候,就沒有摘下來,直接給帶走了。

當時道具師讓她明天記得帶來的,因為拍攝需要用,那串琉璃珠手鏈,是證明身份的東西。江小魚用完之後,飾演成年女主的演員也要繼續用。

結果,江小魚昨天在姚太太家,看到姚烈之後,就把這件事兒給忘了,直接把手鏈送給了人家。

一想到手鏈不見了,江小魚也有點慌。

負責道具的阿姨知道她是江總的女兒,而江總,是本劇最大的投資商,所以沒敢對她假以辭色,而是很溫和的哄著她,道:「那你記不記得,你把手鏈給弄到哪裡去了?你最後一次見到手鏈是什麼時候,你還記得嗎?」

那個手鏈是本劇的一大線索之一,而且是聘請了老手工藝人特意製作的,短時間內根本照不出來第二條。

劇組的時間可耽誤不得,因為某個緩解出問題,耽誤了拍攝,就得連累上百號人白等著。

所以,道具阿姨還是對江小魚循循善誘,試圖讓她說出手鏈的下落。

江小魚的內心也略有些焦灼:她都已經把那條手鏈給了姚烈了,要是再要回來的話,姚烈肯定會生氣,以後再也不會理她了。

再說,給出去的東西再往回要,這種行為真的很不好,至少江小魚做不到。

她只能撒謊說:「我——我好像是給弄丟了,也不記得在哪裡弄丟的!你們試試,重新製作一條手鏈吧……」

可是,重新製作一條一模一樣的手鏈,哪有那麼容易?

那條手鏈原本就是重要道具,有大量鏡頭,所以導演羅同不想在這個上面掉鏈子,特意請了老手工藝人製作的。

想要複製一條一模一樣的,恐怕真的不太容易。

江晟景也略感意外,把江小魚叫到一旁:「你把手鏈給弄丟了?記不記得是在哪裡弄丟的?關阿姨知道嗎?」

江小魚有些敷衍的搖搖頭:「不知道,我忘了……」

「真的嗎?」

江晟景似笑非笑:「真的丟了?還是被你弄壞了,還是……」

江小魚有些急了:「沒有,都沒有,我就是沒有辦法再把手鏈給拿回來了,所以就……」

這麼一說,江晟景就明白了個七七八八。

估計,是送給哪個喜歡的小朋友,或者乾脆送給她的關阿姨了!

所以,他試探著問了句:「送人了?不好意思往回要?」

江小魚想了想,然後點了下頭:「嗯,我——我當時忘了,所以就直接給人了,我不能把手鏈給要回來……」

江晟景有些無奈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那你以後別這樣了,片場所有的東西,都是不可以亂動的。尤其這裡的東西都不屬於你,你更沒有權利將東西送給別人。」

江小魚有些慚愧的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爸爸……」

江晟景伸手模稜摸聽的小腦袋,然後去和羅同說:「東西真的讓她給弄丟了,這樣吧:我認識一個精通琉璃飾品的匠人,他那兒應該有不少存貨,不如你去他那兒挑一件吧。至於魚兒已經拍完的部分,後期製作的是直接改一下就好了,反正也沒拍幾場。」

羅同無奈的嘆氣,默默的吐槽道:「你家小公主的片酬——可真是價值不菲!」

說著,吩咐助理一起去那位琉璃匠人家了。

手鏈的事兒還沒有著落,江小魚的戲份也沒辦法拍,只能暫時先拍其他小朋友們的戲。

羅同的劇,選了福利院當做片場,這裡的孩子們,也就理所應當的成了群演,甚至一些演技不錯的,還多給了幾個鏡頭和台詞兒。

孩子們將這個當成了一場可以賺錢的遊戲,不但很好玩兒,而且羅同還給他們帶來了禮物。

孩子們都在拍戲,就只有江小魚閑著,在福利院里漫無邊際的遊逛著。

福利院很大,裡面有幾棟平房。

平房前面是孩子們活動的小操場,平房後面則是一大片菜園子,還有一個大大的葡萄架。

福利院的生活很艱苦,日常的一切,多半都要靠社會各界愛心人士的捐贈,所以福利院的院長不能開源,只能節流,把後院弄成菜地,帶著小孩子們一起照看,日常需要的瓜果蔬菜基本上坐到自給自足。

正是盛夏時節,菜地里的好多蔬菜都已經熟了,紫色的茄子,紅色的番茄,綠色的黃瓜……

各種瓜果蔬菜,看得江小魚有些眼花繚亂。

她走到菜地旁邊,伸手摸了摸一個又大又紅的番茄,猶豫著要不要摘下來一個。

可是這片菜地不是自己家,不問自取視為偷——

這個道理江小魚還是懂的!

她抿了抿唇,縮回自己的小手。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你就是在電視劇里演主角的哪個人嗎?」

江小魚出現在劇組的時候,就是眾星拱月的架勢,所以福利院的好多人都認識了她。

回過頭去,江小魚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女孩。

女孩的個子很高,比江小魚要高出很多,身上穿著件略有些陳舊的綠色連衣裙——那是一些愛心人士捐贈給福利院的舊衣服。

江小魚嗯了聲,道:「你也是福利院里的小朋友嗎?你怎麼沒有去拍戲啊?」

記得,福利院里的小朋友們都被請去友情演出了,怎麼還會有漏網之魚?

穿著舊裙子的女孩抿了抿唇,道:「院長讓我來澆菜地……」

其實是因為她個子太高,年齡也偏大,不符合羅同眼中的上鏡標準,所以就和許多年齡偏大的孩子一樣,都給刷下來了。

一想到那些長大矮小,年紀也矮小的孩子們都在拍戲,而自己卻被院長打發來澆菜地,她的心裡,變多了些許的怨念——

尤其在這個時候,還讓她在這裡遇到了飾演女主的這個小姑娘!

聽說:這個小姑娘是江總的女兒,命可好了,小小年紀就住著好幾百平的房子,還有保姆照顧,而她飾演的就是本劇女主的少年時代……

江小魚問她:「我叫江小魚,你叫什麼呀?」

「我叫唐麗!」

女孩說,她看著江小魚的那張臉,隨後問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來澆菜地啊?」

。 睜開眼,汐兒臉上泛起一抹好看的羞紅。

「長的還行啦!」

汐兒趕忙起身,因為她感覺到浴盆里的水開始變涼了。裹好浴巾就往梳妝台那邊走去,她先是利用水系能力將頭髮弄乾,然後再拿起梳子梳了起來。

望着鏡子裏面可愛的自己,汐兒腦海中竟情不自禁又浮現出那男生的模樣來。

完了,汐兒想,早知道就不該看的,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男生,可偏偏自己就是抵擋不住誘惑,好奇心太強了。

聽說今晚有慶祝會,是由光芒聖城學院上善級別的學長和學姐們組織的迎新會。

到時候會有美麗的煙花,以及各種好看的、好玩的遊戲活動。汐兒怎麼能錯過呢?她穿好新衣服,打理好頭髮,鎖了房門,就匆匆出門去了。

他們約好晚上八點在市區中心的大廣場上集合,好參加活動和遊戲。

到了集合地點,汐兒遠遠就看到陽零、月百合、陽昊、月心、月芝和月海在等著自己,急忙快步跑了過去。

「讓大家久等了。」

汐兒有些尷尬,原來自己是最後一個到的,都怪自己在伴生系統中待太久,忘記了時間。

「沒事,下次不要再遲到就行了,我們走吧,表妹。」陽零拉起汐兒的手就往大廣場上走去,因為迎新會就在大廣場上展開。

「表姐,舒丹妹妹她怎麼沒來?」汐兒忍不住問起那個白衣小女生來。

「她啊,不敢來人多的地方,尤其是在晚上,所以就只能呆在葯零閣睡覺了。」陽零笑着搖頭道。

「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啊。」汐兒有些失落的說道。

眺眼望去,此時的大廣場上熱熱鬧鬧的,有的正在準備放煙花,有的在表演舞台劇,有的在屏蔽陣法中說書。

一步步走過,賣天材地寶的、賣書的、賣燒烤小吃的、賣字畫的、賣首飾的、買衣服的、撈金魚的、賣琴的、賣藝的、下棋的等等,各種各樣都有。

「表姐,我想去玩一會兒,可以嗎?」汐兒忍不住來了興趣。

陽零想了想,點頭道:「行,到時候你去中央噴泉那邊找我,九點鐘,迎新會正式開始。」

「好的,那我先玩去了。」

汐兒先是走到撈金魚的地方,用紙網成功逮到一條小金魚,然後買下。接着再帶上金魚,走到下棋的地方,與那棋手大戰了上百回合,最終擊敗棋手,把買金魚的錢賺了回來。

「小姑娘,棋藝好厲害啊,再來一局?」棋手繞有深意的看向汐兒,當他看清楚,打敗自己的確實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妹妹后,連忙誇讚道。

「不了,我的夥伴們還在等我呢,我得趕緊去找她們。」

汐兒搖了搖頭,棋手雖然棋藝不錯,但還遠遠比不上自己,找不到對手,汐兒便覺得沒意思,也就不繼續玩了。

接下來,汐兒繼續往前走,看到附近有表演短劇的地方,就走到戲台前坐了下來,認認真真的觀看着。

戲台上表演的是一出名為「魚和兔子」的小短劇。

短劇的內容是這樣的,從前有一條魚,它自由自在的遨遊在水裏,總是在兔子面前炫耀着自己會游泳的本領,一拍尾巴,魚兒鑽出水面,一躍而起,帶起一朵水花和一圈圈漣漪;接着它又在重力作用下鑽進了水裏,魚兒得水,速度快的如離弦之箭,不斷在水中穿梭。

兔子見了,不以為意道:「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有本事你到岸上來啊!」

說完,兔子飛也似的在岸上跑了起來,然後馳騁在寬闊的大草原之上。

魚兒見了,立刻就不服氣起來,只見它吃力的擺動着魚鰭,想要追上兔子,可無論它怎麼努力,上個岸都顯得那麼的吃力,更不用說追上兔子了。

於是,它這才明白:終於知道我的優越感是什麼了,原來就是一條魚在兔子面前,覺得自己有游泳的本事,而感到自豪;卻不去考慮自己沒有在陸地上奔跑的能力。

就算考慮了,也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對方在陸地上奔跑,而自己只能吃力的擺動魚鰭,爬上岸,然後把自己變成健步如飛的兔子。

……

這個故事告訴人們,人各有所長,一個人如果沒有絲毫優越感,那他就只能自備下去了。

「魚在變成兔子后,雖然獲得了在陸地上奔跑的能力,但卻失去了游泳的能力。」汐兒若有所思的說道,突然她臉上綻開了燦爛的笑容,她十分的喜歡這個故事,便從水晶珠里取出一枚月幣,打賞給了這部短劇。

嘣!煙花突然綻放。

望着漫天的彩色煙花,汐兒十分的開心。但是不知怎麼的,汐兒居然又想起了那個男生的臉,那張她所謂「長得還行」的臉,此時正顯現在漫天煙花之中,讓她忍不住俏臉微紅。

「早知道就不該看的,討厭。」

汐兒眉頭一皺,又忍不住抱怨道,怎麼老是想起自己的另一半呢?想不明白啊!

一個人有些無聊,汐兒覺得有些涼颼颼的,看了看時間,差一刻到九點鐘,就去找陽零她們了。

到了廣場的中央噴泉處,汐兒找到了陽零、月海、月百合、月芝、陽昊和月心,迎新會也正式開始了。

突然,汐兒感覺到有不懷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順着感覺看過去,發現竟然是月小花,在月小花的旁邊竟然是月冰嵐,這兩人怎麼混在一起了?汐兒有種不舒服的預感。

月小花在擂台賽上被自己擊敗,肯定已經盯上自己,對自己耿耿於懷了。

再看月小花身旁的月冰嵐,正冷笑着看向自己。

汐兒瞬間明白了,這真的是冤家路窄啊,有些人就是輸不起。

現場不止月冰嵐和月小花,就連舉邀月和暮月歸這兩大妖孽也來了,月劍山、月將影、月徘徊等進入擂台賽前十的天才,以及未進入前十的天才也全都在,這下包括汐兒在內的四十九名學員就全都到齊了。

另外,汐兒還感受到三十幾股強大的氣場。

那是……

汐兒瞪大了難以置信的眼睛,就在她的對面,那是被稱之為地生盟一百零八將的一百零八名地生盟學員,還有星輝聖殿的三十六超新星,以及太陽神殿的六十四天驕,天才齊聚,卧虎藏龍,這場面太震撼了。

「小丫頭,這些人裏面沒有一個會是簡單的人物,光是我推算到的重生者就有三十四個,那地生盟有十八個,星輝聖殿六個,太陽神殿十個。」

這時候,洛心玄語氣凝重的說道。

「我知道了。」汐兒點了點頭,內心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今天是周末,算是林家家庭聚餐時間,連林家大姑也回來了。

張晴初也在,她在雲珊一進來的時候就注意她了,也就一直用餘光留意著她。

這會兒看到她被女兒忽略而有些失落的樣子,不由眼裡就染了笑,湊過來細聲細氣地道,「燦燦很喜歡跟晨晨玩呢。」

「雲珊回來了,快坐過來吃飯吧。」飯桌那邊的林大姑招呼了雲珊一聲。

雲珊應了一聲,然後問張晴初,「這是大姑家的孩子?」

林大姑好像也抱孫子了,雲珊認得不太全,以為這個叫晨晨的小男孩是林大姑的孫子。

張晴初道,「不是,算是林家的孩子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