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什麼亂七八糟的,不管是有人進去,還是人已經走了,我們都應該離開!」

法禪急得都快哭了,大概是聽到很可能有人在裡面,隨時都有可能出來的時候,恐懼的眼淚都憋不住了!

他不停的扯著我的手臂,三番兩次想要打斷老子的思路,都沒得逞。

「如果最後一個進入裡面的人是吳倩的話,她肯定將這個秘密地窖進行了封鎖,除非知情者,否則就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好使。」

法禪這回不再抱怨了,大概是被我說動,終於讓他有了幾分好奇心。

他小心翼翼的問道:「你的意思是……」

「這裡面的人大概率是徐明華。首先,他爹和吳倩都已經死了,不可能是兩者之中的任何一個。」

「萬一是吳倩的鬼魂呢?」法禪貧嘴道。

「一開始我也有考慮過,可是,當想起來新聞上吳倩死去的地點,以及她的長相后,這一點被排除掉了。」

「為什麼?」這法禪的問題還真是多,我都有些不耐煩了。

「沒注意嗎?吳倩在死去的時候,在她的右手手腕上被系了一根黑繩,與之相連接的脖子上,還有一隻黑色的符印。」

「我之前見吳倩的時候,這些都是不存在的。」

法禪這才反應過來:「是六角巫師?」

「沒錯!」我重重的點了點頭,「他的意思很明確,不想讓那個傢伙再活過來,所以選擇了這種永不超生的方法,將吳倩的靈魂鎖在身體之中,等到天亮,就會魂飛魄散了。」

「靠!」法禪禁不住咒罵道:「雖然吳倩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這個招數也太毒辣了吧!」

氣的他直跺腳!

「還真有這麼狠毒的師父!」

我搖了搖頭,:「這只是我們的猜測,吳倩和六角巫師真正的關係恐怕只有他們自己心理才清楚,至於這個密碼……」

我再次走上前,用手電筒照了照。

突然想到一個主意,往上面呼了幾層哈氣,果然隱約的能夠看到一點痕迹。

但即便知道了密碼,也還是不敢貿然前往,萬一和裡面的人碰了個正著,那可就尷尬了。

突然,從裡面傳來了一點動靜,我趕緊拽著法禪偷偷的跑到隔壁的房間。

有皮鞋踩在地板的聲音。

之後,那人好像進去了廚房,發出重重的一聲響。

他又從廚房出來,在客廳裡面來回的走走停停,這期間並沒有開燈。

「奇怪……」這聲音十分熟悉,就是徐明華!

「那個東西究竟在哪裡?難不成是那老傢伙騙人?不行,一定要找他談明白!」

他冷哼一聲,隨後又是關門的聲音,感覺徐明華好像走了,我這才擺擺手,示意法禪趕緊出來。

「這太危險了!」在確定徐明華終於離開之後,法禪才說道。

我比他更加小心,偷偷的跑到窗帘後面,觀察著徐明華的一舉一動。

見他確實上了車,並且打火離開,這才鬆了一口氣。

。 妖艷女人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這麼漂亮的鐲子當然想買了。」

聽到妖艷女人這麼說,小老頭心裡不禁泛起了一股厭惡感。

他心想,要自己花兩百多萬買一個破鐲子,不如去市中心全款買套房子。

畢竟山南市中心的房子,兩百多萬能買上一套位置不錯的了。

而妖艷女人看到小老頭臉上那猶豫的表情,她心裡也有些鄙夷了。

這個死老頭,心裡色的要死,但卻小氣的要命!

像那個十八萬八千八的鐲子,她還是軟磨硬泡的求了很久,小老頭才答應給她買的。

有時候妖艷女人心裡忍不住的想,小老頭明明身家都過億了,為什麼他還是這麼的小氣?

如果自己要是身家過億的話,那肯定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的。

小老頭捏了一把妖艷女人腰上的肉,瓮聲瓮氣的說道:「這個鐲子不漂亮,以後我再給你買更好的。」

「不要,王總,人家就要這個鐲子嘛。」妖艷女人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聽話。」小老頭沉著臉說道。

這個時候,小老頭心裡盤算了一下。

他突然發現,自己認識這個女人以來,已經不知不覺中給她花了一百多萬了。

暈了,一百多萬,要玩什麼女人沒有啊!

想到這裡,小老頭心裡竟然有點心疼錢的感覺了。

妖艷女人嘟著嘴說道:「王總,兩百多萬對你來說,不是小意思嗎?」

「是啊,我是有錢,但老子的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你覺得你值兩百萬嗎?」小老頭冷冷的說道。

「什麼?」妖艷女人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小老頭繼續說道:「你是選擇要這個鐲子,還是離開我?」

聽到小老頭這麼說,妖艷女人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這個時候,服務員把那個十八萬八千八的鐲子,遞給了妖艷女人。

「何姐,您之前付了一萬多的定金,尾款還有十七萬呢。」服務員笑著說道。

聽到服務員說尾款還有十七萬,小老頭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的不自然。

妖艷女人拿著那個裝著手鐲的盒子,對小老頭說道:「親愛的,這個鐲子的尾款幫我付一下唄。」

小老頭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周芷若,再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妖艷女人,他心裡越發的不滿意了。

這個時候,他突然覺得周芷若有點眼熟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到過。

他越是這麼想,心裡就越是懷疑。

當他仔細在心裡回想了一下,頓時驚醒了。

眼前的這位小姐,竟然是山南周家的千金!

要知道,周家在山南可是巨無霸的存在啊!

自己雖然有幾個閑錢,但是跟周家比起來,那真的什麼都不是。

自己剛才竟然得罪了這位周小姐!

想到這裡,小老頭心裡不禁有些發暈的感覺了。

妖艷女人輕輕的搖了搖小老頭的胳膊,有些發嗲的說道:「王總。」

「你,你趕緊給我滾!」小老頭突然很激動的說道。

「什麼?」妖艷女人非常不可置信的說道。

小老頭語氣顫抖的說道:「你沒聽明白嗎?快點給我滾!」

妖艷女人沒有反應過來,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小老頭突然要讓她滾蛋。

但是看小老頭臉上的表情,又不像是在開玩笑。

這個時候,她走也不是,繼續呆著也不是。

「王總,我……」妖艷女人紅著臉說道。

「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點滾!」小老頭怒氣沖沖的說道。

聽到小老頭這麼說,妖艷女人只好把那個裝著手鐲的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後低著頭走出去了。

等妖艷女人走了后,小老頭趕緊走過來了。

他非常緊張的對周芷若說道:「周小姐,對不起啊,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你認識我?」周芷若驚訝的說道。

小老頭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之前在一個晚會上,有幸見過您一面。」

「認識我剛才還敢這麼跟我說話?」周芷若皺著眉頭說道。

「對不起啊,剛才是我兩眼發昏,沒有認出您來。」小老頭非常低聲下氣的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看來你這種事沒少做啊,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聽到胡天這麼說,小老頭臉色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

這個時候,周芷若對小老頭說道:「我不想再看到你,趕緊在我面前消失。」

「好的,周小姐,我立刻消失。」

小老頭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然後就準備轉身走了。

服務員對小老頭喊道:「先生,這個鐲子還要不要?」

「不要了。」小老頭說道。

「可是,剛才那位小姐已經交了一萬多塊錢的定金呀。」服務員解釋道。

小老頭揮了揮手說道:「說了不要了就不要了。」

說完后,小老頭像是逃離一般,迅速的離開了這個珠寶店。

看著離去的小老頭,胡天心裡也有些感嘆。

看來這個世界上,哪裡都有狗眼看人低的人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小老頭及時反應過來了,估計他這輩子就完蛋了。

以周芷若的性子,心裡雖然有些生氣,但也還不至於跟他一般見識。

等小老頭走了后,胡天對周芷若說道:「好了,我們也走吧。」

「好。」

周芷若點了點頭,然後準備跟胡天離開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走過來對周芷若說道:「小姐,這個手鐲請您收下。」

說著,服務員就把那個叫做翡翠明珠的鎮店之寶手鐲盒子,遞給了周芷若。

周芷若淡淡的說道:「我剛才說了,你難道沒聽明白嗎?這個手鐲我不需要。」

「小姐,這個是我們老闆的意思,請您一定要收下。」服務員很有壓力的說道。

「留著吧,拜拜。」周芷若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她就拉著胡天的手,然後出去了。

這個時候,服務員心裡泛起了欲哭無淚的感覺。

因為剛才在電話里,老闆明確的交待她,叫她把這個鐲子送給周芷若的。

現在周芷若不收,代表她肯定生氣了。

她也知道,周芷若的身份肯定不一般的。

現在事情弄成了這樣,如果要是被老闆知道了,那自己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的。

想到這裡,服務員心裡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吃飽喝足的午後,妙木山蛤蟆油瀑布前。

「嘔。」鳴人和自來也半跪在地上乾嘔,手不停地拍自己胸口。

「你們這樣讓孩子媽看到了她是會生氣的。」深作仙人手裏拿着黑棒,一隻老蛤蟆能有什麼壞心思呢,不過是看着人吃蛤蟆的食物罷了。

「所以這樣我才勉強自己全部吃掉了啊。」鳴人緩了緩狀態,這樣下去不行,晚上得改良一下,油炸還是能入口的,要不就吃系統的食物,總之這個蟲宴還是算了。

「好了,既然吃飽了就繼續開始訓練吧,小自來也也要來嗎?。」

「不了不了,我都這麼老了,還是算了,鳴人你好好學。」自來也訕訕一笑,擺着手溜了。

「走吧,小鳴人。」自來也不學深作大人也沒有強求,仙人模式的學習的確枯燥了一點。

完成了第一步舉起石像的標準后,深作仙人拿一塊一塊木板,下來就該進階教程了。

「嘭!」一隻黃毛從天空落下。

鳴人拍了拍身上的土,踩着石柱跑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