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是戴的時間更久一點,這效果只會越來越顯著。

這種寶貝,已經不能用金錢去衡量了,所以,龍佳怡才會拿出那張龍紋卡還人情。

要知道,這龍紋卡,整個龍家,也不過雙手之數,在京都,只要持有這張卡,辦什麼事情,都會方便許多,一些達官顯貴,多多少少也都會賣幾分面子。

整個濱州市,羅天還是第一個擁有龍家龍紋卡的人。

「行了,羅天的事情,以後有機會的,走吧。」

……

離開慕緣咖啡廳后,羅天在周圍一個商場,找了個肯德基店,選了個偏僻的位置,叫了點吃的后,就拿出了手機,點開了鯉魚精的私聊。

「多謝大妖前輩的妖丹,小妖已經順利達到妖將巔峰,也已經感應到了天劫即將到來,只要渡過,小妖就是妖王了,這多虧大妖前輩了,小妖無比感謝。」

看到這話,羅天有些無奈,這私聊他,就只是為了來感謝?

天劫都還沒渡過呢,會不會早了點?

想了想,羅天回復道:「本來就是搶紅包搶來的,再則,咱們不是交易了嘛,不用這麼客氣,妖友還是多加準備,天劫可不是兒戲。」

「小妖明白,萬不會掉以輕心的,這不是激動,高興嘛,大妖前輩,聽玉兔妹妹說,您經常探索秘境,肯定得到了很多奇異的寶貝吧。」

「的確不少。」

羅天沒有多說什麼,這鯉魚精可不是玉兔精,單純的像個傻兔子,明顯機靈的很,要說裝高手裝嗨了,說了什麼不該說的,那可就麻煩了。

而看到羅天的話,鯉魚精那邊卻是有些興奮了。

「上次,我聽玉兔妹妹說,您給她了一個什麼,沐浴露,沐浴用的,她寶貝的不得了,讓她給我一點都不給。」

羅天無奈一笑,那小兔子,果然是一個受不住秘密的人,又將沐浴露的事情說給這鯉魚精聽了。

不知道,她還給多少女妖精說過。

不過,這倒不是一個壞事,要是其他女妖精都來找他,想要沐浴露,那到時候羅天不就可以從那些女妖精身上獲得其他寶貝嘛?

當然了,這事情不能急,也不能太頻繁了,免得出現意外。

嗡嗡!

羅天剛想回復鯉魚精,不料,又是一個私聊發了過來,羅天一看,發現是玉兔精發來的。

「這小兔子,正想到她,這麼巧正好發來消息了。」

暫時沒有回復那鯉魚精,切換了出去,點開了玉兔精的聊天框。

一個吐著舌頭的表情包。

下面,就是玉兔精發來的消息。

「大妖姐姐,有沒有想本兔啊,好多天沒找你聊天了,本兔都想死你了。」

看到這話,羅天都能想象到玉兔精此時,那可愛的表情了。

嘴角不自禁的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心思一動,羅天打算調侃調侃這玉兔精,手上也是打字回復道:「沒想,忙著探索秘境呢,還有,你這小兔子每次找我不是想要沐浴露就是要其他的,想我?是想沐浴露或者香皂吧?」

「哪有啊,大妖姐姐,本兔真的好想好想你的。」

後面三個委屈的表情。

羅天見狀,笑容越發燦爛,回復道:「那你怎麼證明,光說,我可不信。」

「本兔以主人的名義發誓,是真的很想你,要是大妖姐姐不信,本兔還可以立下天道誓言!」

伴隨著這句話,後面還發了三個無比堅定的表情包。

很是可愛。

不過,羅天卻是一驚,心想差不多了,這玉兔精要是真的發了天道誓言,可就真的玩笑開大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觀京寺到了,觀京寺到了。」

廣播聲傳入了木村悠的耳中。

木村悠睜開了眼,在汽車挺穩了之後便是下車。

「呼。」

下車了之後,木村悠便是深深吸了一口氣。

不得不說,偏遠有樹林的地方,空氣確實是比東京好上太多了。

如果這一次不是來找木村拓海的話,

《東京養妹人》第一百四十八章賣你個東西你為什麼一開始明明就可以拿下我,可還要等到現在,你這是在耍我嗎?雖然我不是你的對手,可你也應該尊重一下你的敵人吧!

城主最終接受了現實,可是還是將心中的不滿說了出來,他不明白凡楊一開始說的可以拿下自己,為什麼一開始不這樣做,非要弄出這樣多的事情后,在將自己拿下。

我不也是怕你還有很多後手嘛!如果不然你的這些後手都解決了,那萬一你留了後手,到時隨便來一個域外的生物,都能將這後手啟動了,那你說……

《全職鎮守》第五百五十四章:小主人你太賊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沈懷琳就被人從被子裏面拖了起來。

機械式的去洗漱刷牙,坐在梳妝台前的時候,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

化妝師沈老夫人是一早便找好的,此時正準備給她上妝。

見沈懷琳困得不行,一旁的沈佳慧趁機對着化妝師使了個眼色。

後者心領神會,點了點頭。

「沈小姐,清醒一些,你這樣我不好給你上妝。」

「好,我清醒一點兒。」

沈懷琳用手指撐開眼皮,勉強睜開了眼睛。

這時,管家送了一杯咖啡過來:「小姐,喝杯咖啡能提提神兒。」

「救命稻草!」

沈懷琳顧不上其他,連忙將咖啡端起來,無視放在一旁的奶和糖,直接一飲而盡。

苦澀又香甜的味道在舌蕾處炸開,逐漸的蔓延到各個部位。

一下子,沈懷琳的眼睛「唰」的睜開了。

不僅如此,還「噌噌」冒光!

「好了,我清醒了,你化吧。」

「……」

看着一杯咖啡下肚,就宛如換了個人似的沈懷琳,化妝師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可是話到了嘴邊,卻是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抿了抿唇,她拿着水乳開始給沈懷琳做妝前補水。

一邊抹一邊說:「沈小姐,你這個皮膚……」

「我皮膚好的很,水潤光滑有彈性,沒有色斑沒有痘。」

沈懷琳抬眼看着她,「羨慕嗎?」

「……羨,羨慕。」

「羨慕就對了,不過我是天生麗質,不用保養,不像有的人,不敷個十層八層面膜,都不敢出來見人。」

說着她扭頭看向身旁,「是不是呀佳慧?」

「你——」

沈佳慧臉都黑了。

雖然兩人年齡差距不大,但是不知為何,容貌比不上沈懷琳也就算了,膚質也不如她。

為此沈佳慧不知費了多大的勁,用了多少護膚品,又去美容院做項目。

然而收效甚微。

當時看着還好,但是一旦和沈懷琳站在一起,高下立現。

為此,沈佳慧一度嫉恨她。

「哎呀,佳慧,怎麼回事,你的臉色看起來這麼不好,一會兒有不少客人呢,你這個樣子,很容易被笑話的。」

「你,你胡說什麼,我好的很。」

嘴上逞強,但是身體卻已經做出了反應。

雙手捧住臉,沈佳慧下意識的朝着鏡子瞄了瞄。

沒想到沈懷琳卻直接將鏡子舉到了她的面前:「這樣看多清楚呀!你看你臉上的死皮,黑頭,還有……天吶,這是暗瘡嗎?我的媽,這是什麼樣的人臉呀。」

沈懷琳捂著嘴,驚呼不已。

直接摧毀了沈佳慧的心理防線。

她狠狠的跺了跺腳,捂著臉轉身跑回了房間。

見她跑了,沈懷琳微微一笑,渾然不在意。

彷彿剛才擠兌人的那個人,不是她。

坐回原來的位置,看着鏡子中正在發獃的化妝師,沈懷琳莞爾一笑。

「嚇到你了?」

「沒沒沒。」她連連搖頭。

「沒有就好,不過想想也對,你怎麼會輕易被嚇到呢,畢竟……」

轉過身來,沈懷琳的目光鎖定在她的身上,像是釘子一般,「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動手腳的人,膽子應該小不了,對不對?」

化妝師聞言,神情猛然一僵。

顫抖著聲音,笑容無比的勉強:「沈小姐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聽不懂沒關係。」

沈懷琳不以為然的一擺手,伸手從她的化妝箱裏掏出來幾樣化妝品,一一擺在梳妝台上。

看着那幾樣東西,化妝師的臉色已經不能用蒼白來形容。

死了三天的屍體都不如她白。

「沈小姐,這……」

「不用緊張,我只是好奇這幾樣東西用起來的效果,要不然,你先給自己用一些,我看看?」

「我,我已經化了妝了。」

「卸掉就好了,不費事的。」

說着沈懷琳還主動將卸妝水拿了過來,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神示意,請吧。

化妝師緊張的渾身都在顫抖,話都不會說了,只是一個勁兒的搖頭。

見狀沈懷琳長嘆一口氣:「你自己都不敢用的東西,我怎麼放心用呢,對不對?」

伸手拿起其中的粉底液,仔細的端詳一番,她語氣輕快,帶着綿長的音調:「而且你怎麼覺得,這種手腳,我會發現不了?就算當時沒發現,事後也會找到你,你就不怕承擔後果?」

「為了練習化妝,那雙手也辛苦了很久了吧?」

眼睛瞄向她的手,沈懷琳意有所指,「若是斷了,你以後該怎麼辦呀?」

話音未落,化妝師已經扛不住,「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沈小姐,我知道錯了,求你給我一個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