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平凡也知道,副本剩餘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現在可不是意亂情迷的時候,也只能淺嘗輒止,目光炯炯地看着黎曉薇,深情說道:「我是你的男人,保護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怎麼反而還能要你的東西,要不然,我也不配成為你的男人。」

黎曉薇聽后,心裏甜滋滋的,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誰知道,剛剛還一副大義凜然模樣的楊平凡,立馬扭頭沖向劉毅濤,心急火燎地喊道:「那個,毅濤,來,先給我兩捆強效太陽藥水應應急,你剛剛不是正好有多餘的藥水嗎?」

劉毅濤聞言,瞬間石化,大哥這一波操作,真他么漂亮!而且,自己還沒辦法不給,誰讓自己剛剛沒事想着給秋艷去送溫暖呢,這下倒好,全送進溝里了吧,難受!

劉毅濤強忍着流淚的衝動,委委屈屈的從背包中,掏出了兩捆強效太陽藥水,萬分不舍地拿給了楊平凡,還不忘囑咐一句:「大哥,省著點用,存貨真的不多了。」

楊平凡一把接過強效太陽藥水就往自己的背包里塞,還拍了拍劉毅濤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兄弟,放心,等下殺死觸龍神后,還會爆落的,你盡量殺快一點,我們也能少消耗一點,知道嗎!」

劉毅濤苦澀地點了點頭,就連一旁的司空勝也看不下去了,深深的對劉毅濤的悲慘遭遇表示同情,但也只能在心中吐槽了楊平凡一句:當了那啥,還要立牌坊,真是臭不要臉。

這一段小插曲,看似漫長,其實也沒耽誤多少時間,而且,像這種勻藥水的舉動,在小隊中也是時常發生的,大家都已經習慣了,關鍵在於,楊平凡那討女人歡心的手段,還真是讓司空勝和劉毅濤都有些刻骨銘心般的受益匪淺啊。

眾人很快便重整旗鼓,楊平凡讓劉毅濤和趙秋艷帶着7隻多多,再次前往第三條觸龍神所在的地方。

由於這一次,少帶了一隻多多,第四條觸龍神也沒有被驚動出來。

眾人見狀,總算是稍微安心了一點。

快速的將第三條觸龍神殺死後,楊平凡為了彌補劉毅濤的損失,就讓他獨自將地上的藥水拾取起來。

接下來,楊平凡就要調整一下之後的作戰計劃了,因為,如果再出現這種,一次碰見兩條觸龍神的情況,眾人可能都沒法堅持太久了。

楊平凡讓多多們先撤回到眾人所在的地方,留下劉毅濤和趙秋艷來進行排雷工作。

其實也很簡單,只要讓劉毅濤先找出一條觸龍神來,直接進行攻擊,再讓趙秋艷快速的繞着這條觸龍神跑上一圈。

這時,如果沒有引出新的觸龍神,那麼就可以立即委派出8隻多多前去支援。

可如果趙秋艷引誘出了新的觸龍神,那麼,兩人就必須放下一切,立馬撤離回眾人所在的區域。

由於兩人的移動速度,要比召喚獸快得多,被引誘出來的觸龍神也會很快地丟失仇恨目標,從而縮回地底。

這樣一來,眾人所承受的壓力,只會增加那麼一小會兒的時間,所消耗的強效太陽藥水也只有兩、三瓶而已,還可以迅速地渡過這次危機,之後再判斷出比較危險的區域,避免觸發到新的觸龍神。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劉毅濤和趙秋艷一路又擊殺了幾條觸龍神,唯獨只剩下石屋正中心的地方,還留着兩條緊挨在一起的觸龍神,只要稍一靠近,兩條觸龍神就會同時從地底鑽出,這也就意味着,需要硬抗著兩條觸龍神的攻擊,來進行輸出。

而且,無論是副本所剩下的時間還是眾人身上的藥水,都已經不多了,眾人一時間似乎陷入了窘境。

劉毅濤見眾人有些一籌莫展的,當即出聲道:「大家別再考慮了,把所有的藥水留下,剩下的,都交給我,幹得過就干,干不過就逃。」緊接着猖狂一笑道:「哈哈哈!五千年終於輪到我上場。」

眾人無語,看來,這小子的中二病又犯了。

而楊平凡卻聽出了點其他的東西,稍一思索后,便打定了主意。

於是立即安排道:「大家把所有的金瘡葯和強效太陽藥水,全都交給小薇和司空,讓他倆帶着10隻多多留在這裏,其他人直接回城。」

楊平凡話語一出,劉毅濤立馬錶示反對道:「不行,如果這樣安排的話,兩名法師是相當危險的,還是讓我上吧。」

楊平凡直接無視了劉毅濤的請求,轉頭看向黎曉薇和司空勝道:「你們倆覺得有問題嗎?特別是魔法盾被擊碎的時候,會有生命危險嗎?」

黎曉薇稍微回憶了一下,便快速回道:「只要操作得當,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一旁的司空勝也點頭補充道:「其實,在有盾的時候,也費不了多少血,哪怕破盾了,只要兩條觸龍神不同時發動攻擊,我們還是可以頂住的。」

黎曉薇連忙附和道:「對對對,我就是想表達這個意思。」

楊平凡也基本有了數,關鍵在於,不能讓兩條觸龍神同時出現,這樣一來,它們的攻擊,也不會疊加到一起。

楊平凡將視線又轉向了劉毅濤,沉聲說道:「你不是一直想出一迴風頭嗎?沒問題,我就給你這次機會。」

劉毅濤一聽,瞬間來了精神,急吼吼道:「大哥,什麼機會?是要我削死那兩條小蟲子嗎?」

楊平凡搖了搖頭,抓緊時間說道:「你只需要讓兩條觸龍神,不在同一個時間點出現就行,但又必須保證,兩條觸龍神不在同一時間進行攻擊,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劉毅濤稍微思考了一下,不確定道:「大哥的意思是,不能讓兩條觸龍神同時發動攻擊,必須你一下,我一下的輪流進行攻擊,沒錯吧?」

楊平凡不得不佩服劉毅濤這小子,還真他娘的是個邏輯鬼才,當即點頭道:「沒錯!而且機會只有一次,如果失敗了,就表示這一趟的副本之行,大家算是白耽誤功夫了,你說這次機會重不重要?夠不夠你出盡風頭的?」

劉毅濤想了一想,總感覺大哥在忽悠自己,但又沒有證據,而且仔細一想,又似乎真的很重要,於是便不再猶豫,慎重地點點頭,算是接下了這次任務。

既然,幾個關鍵人物都表示沒有問題,那就可以按照這個方案執行了。

於是,大家把身上剩餘的金瘡葯和強效太陽藥水全都交給了黎曉薇和司空勝兩人,而楊平凡自己卻留下了一點,準備等下給觸龍神上毒的時候用的。

將藥水全都交出來后,白俏俏和趙秋艷都沒有急於回城,而是想親眼確認一下,劉毅濤到底能不能順利完成任務,之後再使用回城卷。

楊平凡給所有人,包括10隻多多,全都打上了「防」、「魔」雙抗,並讓10隻多多,稍微向觸龍神刷新的地方靠近一點,也能節省出幾秒的攻擊時間。

眾人紛紛開始向黎曉薇和司空勝鼓勵、祝福了一番,希望兩人等下能帶回勝利的好消息。

待一切都準備就緒后,劉毅濤將手中的大菜刀一把扛在肩上,左手甩起背後的黑色披風,大有一副將軍出征的模樣。

正當劉毅濤還要吟詩一首,以作鼓舞眾人士氣之時,趙秋艷立馬拆台道:「誒!你稍微亮個相就行啦,別矗在那裏磨磨唧唧的,大家都趕時間,你能不能搞快點,還沒完沒了了是不是?」

劉毅濤欲哭無淚,自己好不容易當上一回主角,就被秋艷訓得跟孫子一樣,要是以後跟她在一起了,估計就沒什麼好日子過了。

可劉毅濤心裏正在亂想一通,身體倒是動了起來,待要臨近觸龍神所在的位置時,就已經摒棄掉所有的雜念。

雖說兩條觸龍神是緊挨在一起,但肯定是有前有后,有左有右的,不可能完全重合在一起。

之前劉毅濤在掃雷時,還特意觀察到了兩條觸龍神的精確位置,這也是劉毅濤敢接下這個任務的底氣所在。

眾人只見,劉毅濤走着走着突然變換了一個角度,腳步也隨之放緩了下來,改成一點一點地向前挪動。 石晉和狂鷹,皆是微微躬身道。落霞之都,在西陵宇宙,頗具威望,尤其是站在落霞之都背後的人物,一些地域都不敢招惹。

至少西陵宇宙和狂魔界,是不能與之相提並論的。

實力,便是決定了地位。

「西陵宇宙之主,狂魔界太上長老,不知道你們兩位前來,所謂何事?」屏風後者,傳出了一陣婉轉,空靈的女音。

落霞之都都主,竟然是女的!

石晉和狂鷹,皆是有些驚訝道。

「都主!」狂鷹說道,「我狂鷹,一向敬佩都主,能夠在這如此亂世,設下這樣一個中立區,給予了許多無家可歸之人,一份世外桃源,安身立命之處!這些年,我們狂魔界,也一向恪守規矩,無論如何,也沒有在落霞之都生亂!」

「有事說事,無事便走!」落霞都主,冷冷地說道。

「是!」狂鷹接着道,「落霞都主,前不久,我狂魔界的統治者,狂魔大帝被人殺了,兇手就潛藏於落霞之都中,祈求都主破例一次,讓我狂魔界的人,能夠進入落霞之都,緝拿兇手!」

「哦?狂魔大帝被人殺了?」落霞都主表現地微微一驚道,「西域是什麼樣的人,能夠擊殺一介大宇宙之主!」

「是西陵叛逆,塵沐!」狂鷹還未開口,石晉說道。

「塵沐?此人,我也略有耳聞,是你石晉之徒吧?」落霞都主輕然道,「不對吧,塵沐不是被你們設計,囚禁至地獄聖城了嗎,怎麼會殺了狂魔大帝呢?」

「還有一人!」狂鷹接着道,「此人,手段逆天,心狠手辣,也是我們一併想要緝拿之人!」

「區區兩個人,攪亂了地獄聖城,殺了狂魔大帝,還能桃之夭夭,看來,此人不簡單啊。」落霞都主接着道,「不過,落霞之都的規矩,你們是知道的!」

「落霞都主,方才我已經說過,我狂魔界和西陵宇宙,定會恪守落霞之都的規矩。」狂鷹說道,「但是,我狂魔界統治者被殺,此人罪大惡極,望都主破例一次,我狂魔界和西陵宇宙,願意奉上五千萬噸神核能晶!」

「區區五千萬神核能晶,就想破了我這落霞之都的規矩,未免太小瞧我了吧。」落霞都主輕笑道,「兩位請回吧,倘若他在我落霞之都,隨你們處置,不過既然進了我落霞之都,那你們想要強行帶走,也是不可能的!昨日,靈仙都少主花無仙,和兩位神主三重天長老在此生事,已經被就地正法了!」

「哦,對了,正法他們的不是我落霞之都的人,就是你們口中的西陵叛逆,和所謂手段通天之人!」落霞都主,笑着補充道。

狂鷹和石晉,瞬時臉色一變,塵沐和這個人,連靈仙都都敢得罪,直接殺了兩名神主三重天的長老,這是何等可怕的手段!

石晉正要詢問這手段通天之人的信息,而狂鷹說道,「都主,我等告辭!」

「鷹老,此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連靈仙都都敢得罪?」走出宮殿,石晉朝着狂鷹皺眉問道。

「此人,看來不是一般人啊!」狂鷹的目光一凝道。

「那我們的仇,就不報了嗎?」石晉臉色一變道。

「你有什麼仇?是你設計了塵沐,奪走了西陵宇宙,你無非就是害怕塵沐奪回大權,想假我狂魔界的手滅掉塵沐吧。」狂鷹語意一冷道。

被狂鷹戳穿了心思,石晉一時語塞。

「仇,當然要報!」狂鷹冷笑道,「狂魔可是我的親侄子。」

「可是,落霞都主油鹽不進啊!」石晉皺眉道。

「你剛剛沒聽到她說嗎?」狂鷹陰冷一笑道,「塵沐已經得罪了靈仙都,靈仙都金靈神尊,此人我有耳聞,乃是出了名的護犢子,他的兒子死在了塵沐的手中,必然會前來尋仇。靈仙都,可不會畏懼什麼落霞都主,我們這就去找他!」

「對啊,有了靈仙都的相助,還怕殺不了一個塵沐?」石晉,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與此同時,落霞神殿之中。

「都主,您故意將塵沐和那個叫楚秦得罪靈仙都的消息告訴石晉和狂鷹,不是沒有原因的吧。」那名侍衛,朝着黑色屏風說道。

「哦,風影,你說說看,我的原因是什麼呢?」落霞都主,輕然一笑道。

「這個楚秦,在落霞之都大舉殺戮,雖然此事是因靈仙都而起,但也是破壞了我們落霞之都的規矩,都主想要除掉他,奈何擊殺一名神尊代價巨大,所以都主趁機泄露此事,讓靈仙都,狂魔界,西陵宇宙,聯合擊殺楚秦!」風影回道。

「你的推測,很合理!」落霞都主慵懶地說道,「但是有一點你錯了,我要殺的並不是楚秦,而是花金靈,石晉,狂鷹!等他們的精銳,全部被楚秦殺了,主人掌握這三個宇宙,豈不是輕而易舉!」

「原來是這樣!」風影有些驚訝道,「但是都主,花金靈可是神尊,您真的認為,楚秦一個神尊,能夠滅了三大宇宙!」

「一個神尊?你錯了,他的身邊還有至少一個神尊,和十幾個神主呢!」落霞都主輕笑道。

「啊?」風影,微微一驚道,「兩大神尊,十幾個神主,這些人到底什麼來頭?」

「風影,將靈仙都,狂魔界和西陵宇宙,要殺楚秦的消息,告訴他吧。」落霞都主輕笑道,「必要時,幫他一把!此人,來頭絕不簡單,寧可得罪靈仙都,也不要得罪他!」

「是,都主!」風影,立刻領命道。

聖宗。

楚秦和青龍,鳳凰,正在吸收著宇宙能核的能量。

正如楚秦和青龍說的那樣,鳳凰在成功地吸收了第一次能量之後,後面的吸收,已經變得極為順利。

在持續的吸收之後,青龍,鳳凰的實力,皆是迎來了不小的增長。

而楚秦,更是感受到,距離突破,只有一步之遙了!

吸收完畢,楚秦和青龍,鳳凰皆是站起身來。

「楚秦,鳳凰,我想起來,還有件事要做,先走了」站起來之後,青龍似乎想到了什麼,說要這一句,直接瞬移離開了!

青龍溜的非常快,似乎早有預謀一樣!

房間之中,便只剩下了鳳凰和楚秦。

鳳凰,頓時心率微微加速,她想起了剛才的尷尬一幕,俏臉微紅。不過,她很快平靜下來,微笑道,「楚秦,謝謝你啊!」 「你這話說得怎麼像是在告白?」

北條誠眨了下眼睛。

「理解能力出現問題也是一種疾病。」

我妻嵐顯然是被北條誠的話氣到了,張開櫻桃小口咬在了小臂上,毫不留情。

「你這已經脫離了打情罵俏的範圍了誒!」

北條誠吃痛地抗議道。

「為什麼你身上到處都是硬的?」

我妻嵐很快又一臉嫌棄地鬆開了嘴,看着他手臂上自己留下的那排深刻的牙印,美眸中閃過一絲得意。

「再動嘴就讓你回味一下早餐奶。」

北條誠威脅道。

「噁心。」

我妻嵐小聲的罵了一句,她的睡意似乎已經上來了,眼皮在打架。

「眼睛閉上睡覺。」

北條誠沒有再和她鬥嘴。

「你好啰嗦。」

我妻嵐蜷曲著嬌小玲瓏的身軀依偎在他的懷中,北條誠沒有回應,只是輕輕的拍着她的細嫩的美背。

少女略微皺着的柳眉逐漸的舒展開來,呼吸聲很快變得平穩,精緻的小臉蛋上的戾氣也消失了。

她不健康的蒼白臉色配上甜美的睡顏就宛如吃了毒蘋果的白雪公主。

「真好看。」

北條誠盯着她如畫的容顏,忍不住地又低下頭親了一口,擔心會吵醒她才沒有更進一步。

「嚶……」

我妻嵐似乎處於淺睡眠的狀態,遭到襲擊之後,像是只護食的小貓咪一樣將他的手臂抱得更緊了。

「弔橋效應有夠可怕的呢。」

北條誠能夠感覺到自己心裏對我妻嵐的些許情愫,這或許在夏令營的時候就有了,但現在卻格外的活躍。

「不得不承認是上了她的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